《為閣下而設的精神煉獄》- 2 - EP 4 銅鐵之心 - sylviepoiowo的創作 - 巴哈姆特
小說

《為閣下而設的精神煉獄》- 2 - EP 4 銅鐵之心

黑化跌死 | 2020-11-29 14:30:41






《為閣下而設的精神煉獄》

第二章 —— 粉碎心靈而行

EP 4 (脫離)銅鐵之心










別給我如此輕鬆地放棄






2218/9/6 [錯誤]


雲端資料庫連接狀態:已啟用黑箱

指揮部信號連結:已啟用中頻率信號連接



v2.0.0.1 - Alpha [Arc DK]




「⋯⋯」

如果⋯⋯


⋯?


?!



「Arck722」

「⋯Arc K6指令!強制執行過濾模式!」

「X7!匯報心智模組執行紀錄!」




「什—— 報告!注意到紀錄的不尋常消失!」

「⋯要求——」


「Arc型綜合模因極性濾層系統全開」

「⋯其他人形,立即開始C型信息危害處理模式!馬上回哨站B2報告!自由行動,去!」

「Arc K6,以上」

「是!」



見一行人離開視野外,便沒出2秒,立即任由心智的壓力操控思維、身體,發洩出來




「該死!SHIT!」


「走!X7!跟上來!」


「⋯是?⋯!」


即使已不行規條,完全捨棄其他分析組件,處理器仍然以阻速運轉,心壓還是持續提升,壓力指數毫不收或減降

「⋯隊長⋯究竟怎了?!」

「蒲公英」

才不是,那怕只有百分之十概率,至少以個人經驗不是,蒲公英的逆模因是會令處理器過熱,但沒有曾過熱的感覺/跡象,要是撇開其可能性,則代表著有另一勢力⋯


蒲公英的敵人,那怕甚至是自己的,KDUL的更大是我的

特別是知道狩獵令的逆模因將無法波及此處一點



「什麼⋯」


未知的逆模因個體,我無法知道之身份、存在,甚至模因特性,要是⋯要是那為逆吸收定律呢?只是一個儲存,是會最後饋返,會成為傳播模因?


不,我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我絕不可以任一失誤發生!



⋯⋯卻總不能這樣説呢





「⋯總之⋯跟上」




這可是私人協議,祕密

但⋯⋯


在那?該存在?



⋯⋯



—— 模因學逆向探測模式:B ——


只能靠運氣、概率了

即使99.9%,沒有餘下的0.1%,亦純可能性,無法完全確定,視野中所顯示的定向儀也唯以記憶和處理可能性,並從其延伸到外,得出上萬機率,我有著地圖資料又怎,太多未知數存在了

我不知道其之活動模式、知性、移動方法、速度


這根本

只可依靠運氣,雖前言我絕不喜歡這個詞

甚至討厭




我討厭不明不白


—— 偵測到D型模因效應:氣體 ——

—— 氣體過濾模式:On ——


越往信息危害的源處接近,空氣中的光氣濃度越是低下,調光視訊影像,收光率一倍,維持視線範圍無死角之光亮,而現實中,唯一光源,只有作緊急照明系統的小燈,亦即一旁的那些

唯獨前方⋯



—— 水平差注意 ——




「K6 ——」


「⋯先停下來」



緩下腳步,站在本該有小燈的水平線,站在高處俯望低處,不該發生,然而地板確是斷開,路斷


盡頭是破口


兩倍感光,只見原先行道的延伸向下,失去撐力的走廊以接近45度曲折,外部結構損壞,掛在這無底洞之上

遠方,約一公里左右筢圍內的光氣呈藍色,稍協助了看清四周,透視外圍




「⋯」


「直接走上去吧」



「⋯什麼?」




—— 咻 ——


發射繩索,拋物線直插到走廊第五段,即曲折角度未過20度的那段,間距約65米



「這樣行嗎?」

「跟上,來」

「⋯」

站在自己前方,X7的戰術裝備可允許之手動瞄準,從腰間拔出粗筒狀的發射器,直線發射,著陸第六段,曲折角度未過5度,間距95米


「來,去吧」

「⋯嗯」

跳躍,收緊繩索,使自身跨越空間

—— 咻 ——

—— 咚 ——

踩在著陸點,我彎身打算拔出矛尖

「⋯?」


「⋯怎麼了?」

「拔不出」

—— 解除繩索:失敗 ——


「試試強行切斷?」


「不行」

「軍刀⋯」


碰著大腿,左邊,尋找著硬膠套,頓時才想起來軍刀的去處⋯以及這肢體的由來


「⋯能借來嗎?軍刀」


「⋯是!呀⋯抱歉」


「別用拋的,我又不是斷了腳

以迅速接下拋物線偏右的軍刀,握正,以之切割



「抱歉」



「⋯算了」

「⋯⋯該死⋯怎麼無故無源故障了⋯」



—— 咯咯咯 ——

對刀鋒切割時的灰煙,我自言自語道


「好了」

「接好」



「啊⋯」


手執刀背,伸手作勢要拋,倒是沒真的拋

「拿好吧」


「嗯⋯」


「⋯⋯」



「走吧」


————
「啊?!」


「弧極!」

—— 咯 ——

——咚碰——

重心由頭跌至上胸,水平顯示自己正背對地面,而成因為所企之處的彎曲與墮下,眼見自己的身體跌落,金髮的她成為我除離心力,唯一記得的存在


不應發呆的時候在發呆,頗叫該死



—— 咻 ——

「嗚咽——呀!!」


腰部一抽,即使有彈性援助,反彈特性減少碰撞,但抽上之力仍足以勒傷內筋位置,卻怎亦好過就此往無底深淵去

「⋯K6,還好嗎?」

上方的聲音直下來

「⋯⋯」

「⋯⋯未斷腰⋯等我,我現在上來」


—— 回收繩索:緩慢 ——

身體升上去,跌下約十數米,我不敢向下望,不敢倒帶記錄

「來」

扯住自己發射上去的繩索段,而矛鈎則在其腳下,X7伸出另一手,拉自己上去

「謝——啊⋯」

「這是⋯腐蝕液體?」

「強鹼,恐怕是導致故障的原因」

金髪説著並搓自己的手,她手心釋出特殊的奶白液,中和了腐蝕的痛感和傷害,留下陣陣熱感,非體溫,而是中和反應放出的熱能

「前輩⋯⋯K6,你⋯今天狀態不太好呢」

「是怎麼了」



「⋯抱歉,別擔心」


「⋯⋯」

「⋯真的?」


「⋯好了⋯別磨時間了⋯我可以的了」

「⋯⋯」

「謝謝關心」


「⋯嗯」




v2.0.0.1 - Alpha [Arc DK]

[開啟簡化程序]



⋯⋯

「沒事了吧?」

「嗯⋯」

「⋯⋯」

老實說,我雖然很想將其歸因在逆模因的信息遺失效應,直接如此表明,裝作不知道,責無旁貸,然而已被無視上成萬次的誠信協議,卻在這時阻撓了思緒往那方向前進

解壓緩存,呼氣,我提手示意

「別亂用槍口指人,X7」

「用不著每次也要我説,好嗎?」


「嗯⋯抱、抱歉」


回到重點處,前方的兩人



「⋯那個⋯嘖⋯」

「⋯⋯」

「有一半以上是我本人的失職」

「另外的四分一是你的」


「這樣滿意了嗎?」


「好」

女性回答

「搞什麼⋯還以為你倆要討論什麼大事」

「閉嘴」

「閉嘴,燒肉」

「嘛⋯隨你們」


機械身軀的他回應道,口中發出「嘖嘖」聲音有夠煩人


「計劃?目標?」

潔怡她繼續一邊說一邊包紮位於下腹的爪痕

「你先,反正你也知道了吧?」

「不,其實我們不知道你們的內部計劃」

「先前的話也是誇大的,我們頂多就是知道行動時間和地點」


「⋯耍你的」

「切,那麼你還是我先?別浪費更多時間」

「我、我,好」

撕掉繃帶段,確實地包住紫黑襯衫,方才接下去,坐在碎石板上的女性抱住胸語道

「IA這邊,我是打著調查「啞巴殺手」之名介入,不過似乎背後⋯事情比想像的複雜程度⋯一樣,蒲公英⋯更不用提那不知名存在了」

「但⋯總之現在先把他們給弄出走吧,這樣方便行事些⋯還是⋯⋯」

提高尾音,瞄了一眼這邊的自己

「你⋯另有安排?」

「唔⋯⋯不過那是你那處的機密⋯對吧?」

打了個眼色,示意了什麼的樣子

我知道她的意思嗎?

當然,百分之百

或許未至計算最大化之數據,必不會少

「那麼,別叫你頭痛了」

「單是一句⋯交他們給我,行嗎?」

「這——」

「不行」

久久未言者,選擇此時此刻開口

「前—— K6 事先申報了捕獵許可,考慮到目標眾人的背景」

「⋯⋯」

你到底在幹什麼⋯

「X7」

「我——」



「但她是行動司令」

「再者行動分級是?」



「⋯⋯嗯⋯」



「請,你可以回答她,這是同級、我的命令」



「嗯⋯Ex⋯突發Z級行動」


「所以?」



「全行動計劃首命旨由行動司令」


「對」


女性語畢看了看自己

她阻止了一場災難,我的,對己而言


詳情自知



「⋯⋯」

「⋯」

「照你意思」



左盼右望,視線通通在沉默之時轉移至我身上

「⋯怎了?X7」

「⋯⋯沒」

唯一特別的,是她的視線

不難理解,始終,大概是唯一一個狀況以外之人的樣子

該告訴她⋯?

別犯傻了


「⋯對我的指示有任何意見?」



「⋯⋯不!不⋯我⋯」

「了解」



儘管是這樣地說,隱藏在其系統的間諜程式倒是很誠實,處理器的活動極為活躍,她的腦袋還在想著什麼

「⋯⋯」


「那麼」

「就這樣吧」



「等等」

「?」


「潔怡⋯可不可以⋯離開?」


「直白點」


「⋯⋯別幹涉我⋯們」

「抱歉,語氣強了些」

女性只是站了起來,緩緩走向自己後方

「⋯⋯」
「如汝所願」


「謝謝⋯配合」





若然世界更溫柔




「⋯⋯」

「⋯所以——」



「你⋯你知道我會說什麼的,對吧?」



「⋯唔⋯嗯⋯」


「⋯⋯」




唯金髪的她漸漸地減慢步速,直至時速降到完全靜止,一人的停下引至另一人的回頭,同時的停頓,腳步聲的緩減甚止去卻仍沒有完全消去所有聲音,空氣不寧靜,胸膛騒動不息,心跳正在競速


「⋯前輩」

「恕屬下無禮,允許將處罰我一事就先放到旁邊去」



「為什麼」


「X7⋯你的意思是什麼?」

緊張,一方是單純的,一方則不是

「你很清楚」


「⋯⋯你是在生氣⋯⋯嗎⋯?不滿意我⋯嗎?」




「K6,你一直以來都不是這樣子的」

「我⋯我不是不滿意⋯⋯呃⋯」

「對不起,我應該精簡點,抱歉⋯⋯」



望向一邊,瞳孔是尖的,不同藍髮的老一輩,不是圓珠而是貓目尖,琥珀的中央卻不是特別神氣,稍稍眼皮的垂下,眉頭皺得很,似不適要吐,壓力感是完全寫了在臉上


無疑,人形的身分,無誤,困惑的氣息,無獵狩方該有的殺氣而是目標的弱質,稱不上楚楚可憐,但的確事與所望有違



兩方也是


對望,人形,人的形象,人



「個人認為⋯你狀況不佳⋯⋯K6」

「⋯確定還能繼續執行任務嗎?」



「個人⋯而言覺得不樂觀」


人性,感情

「⋯這⋯⋯這⋯」


「K6⋯你不曾口吃過」

「恕罪⋯⋯我⋯我只是陳述意見」




「⋯⋯」

「我知道」

嘗試去抑壓的表情其實只會是壓力的表現


「抱歉」

「我的狀態確是不佳,反常是百分百」

「對不起,叫你失望⋯




「我⋯可以做到什麼嗎?」


真相是,複雜的表現也有簡單的結構,事物之所以顯得不同,乃為大小及細節,角度其一,再美麗的油畫也是三色之合



「我知道⋯自己⋯⋯我的能力有限」

「⋯怎麼説?」


但簡單為 1 和 0 ,卻能為位元,二進制的基本單位,寫成複雜

是、否之意,黑白相分制,然而能適用於思維之創,各種人造靈魂的始祖

或許根本就沒有什麼複雜不複雜,簡單不簡單


「⋯⋯」
「對、對不起!」

「⋯嗯?!」

她對她的突然反應不來,從那既淡單又明澈的臉部肌肉活動中反照出,稍張口的樣子任誰也能一目了然,如同小孩一樣

不懂去隱藏

「我⋯我的自以為是令你困擾了⋯⋯」

「萬、萬分抱歉!!」

「還請好好教育後輩!」



「⋯⋯X7⋯」

第一次感覺到好像「應該要有」的感覺,驚訝久久未能釋懷,若是以前,自己只會任其想法隔在核心外圍,不過現在是現在,那拒一切於外的能力失去了,不,是能力缺陷?


錯誤,是沒有了那必要


因為是理解了,何為「在意」的感覺


終於在意這份多次拒於門外的感覺




首次


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


「嗯⋯唔⋯⋯嗯」

「別放在心頭上」


「什麼⋯?」

不局限第一人,第二人亦受到了回饋,首次



「我不知道⋯但應該是這樣吧⋯」

「呀⋯啊⋯⋯」


「不是嗎?」

「不⋯不⋯⋯純粹⋯這真的是K6的意思嗎?」
「恕無禮直接⋯⋯」

「⋯嗯」
「⋯⋯我⋯我是這樣子想的」

剛學會如何,剛學會、如何

兩種層面上的初生



「至少我覺得」



唯獨兩人猶如平衡線一樣,互存互生雙向映之像

平衡線卻不相交了,不怎也使人叫陌生呢?


「⋯⋯」


太過不可思義,各種層面上

計算機率上的小眾可能性居然發生,居然,代表著要把本來主要計算發展的草稿通通捨棄,重新開始,重新輸入變數


但,差點忘記了,她誕生以來,是彷肉體之身,不像得自己

倒結果為論言中心,一定相同吧,百分百



「真的⋯就這樣而已?」

「⋯⋯不,我還有話要說」

「有話⋯要説⋯?」

結果=等於=處理不了

「對不起」

即使人造的腦部比真正人體的快一倍多,最大化效能,自行掌控一切不是什麼難題,前提非面對什麼大對手,好比感情

「我不應該什麼事也隨自己主意」


「我要多點和你交流,C3沒錯,我該多點了解你的想法」

「你不是我」

「我不能當你是單純的下屬」



「抱歉」

「我才是應當道歉的一方」




「抱、抱歉」
「我⋯⋯我不明白!」



始終不只是什麼是和否

五位元而言又怎樣,那根本不能以數字概括

理解不能而感覺到的奇妙,卻使人可怕


對陌生



「純粹我想說的是⋯」

「對不起,一直以來對你這麼差——」



「我不明白!」

「K6 !」

「這真的是你嗎?!」


「X7 —— ?!」

「退後!別過來了!」

和「愚蠢」連合起來無可爭議之處,恐懼有時真的「不可解釋」,而是有點似非牛頓流體一樣,聚集一起的都是大原因,各種各樣的條件,加上一瞬壓力方才激發起

可是,都說了

科學是科學

數字就數字

感情乃感情


「不要動!」


不可斗量

抖動的手,顫抖且聚焦不停的兩目,姿勢、氣息,都是和人形稍早前,一樣

名為焦慮,出於?


對未知的恐懼

對未知的遺憾


對她而言,她是全個世界;對她而言,她亦是全個世界;對她而言,她也是全個世界

而世界的改變,總叫人不安




「K6⋯我⋯⋯我認識的K6不是這樣的⋯」
「才⋯才不是!」

「她從不在我面前⋯表示任何一絲弱勢⋯⋯」

「我知道⋯我⋯⋯我也知道⋯她對我不是溫柔⋯⋯但⋯但是⋯⋯」

為什麼人形要有感覺

究竟是祝福還是詛咒

「正因為K6的堅強⋯才叫我與前輩一起行動時安心」

「你不是K6⋯你不是!你才不是!」



「⋯X7⋯」


「你不是⋯你⋯你——」

「別動!」



「⋯你⋯你根本不存在⋯」

「這只是模因效應而已!」




感應系統顯示,沒鎖槍

「就像爱麗絲的水母群⋯」

「就像5555的忘記能力⋯」

「就像⋯⋯夢一樣⋯」

「你不是K6⋯」


「要是⋯⋯要是你是K6⋯不⋯⋯才不可能⋯⋯」


或許也是同樣

沒有爭論的意義

「K6可是很堅⋯堅強的⋯」

「K6⋯K6⋯我⋯」

「我不相信⋯我才不相信」




「我才不相信⋯K6會這樣⋯不⋯⋯才不會⋯」

「⋯嗚⋯」

人形的身體也是能自行控制,大部分,例如使淚腺口閉封,腫脹另談

「你⋯你——別過來——我——」


—— 碰 ——



「你——果然——呀⋯」

「嗚咽⋯」


是空包,嗎?不是,子彈是打了在已穿破的外套上,有穿過嗎?有

本來是會穿過心臓


可不是自己,而是她

似乎剛好地承接了大部分初速之力

倒為何在痛?





「抱歉,我沒有你想像中堅強」


「嗚咽⋯嗚⋯對不起⋯⋯對不起⋯」

「弧⋯弧極⋯⋯對不起⋯」


「對不起⋯⋯X7⋯」


有些問題不需要答案


「⋯⋯我⋯我不應該這樣的⋯」

始終比真相多,比真相少

「別把我的不正確正確化」


身體很誠實

「⋯是幻覺也好⋯嗚⋯⋯對不起⋯」

抑制壓力:->0

「對不起⋯⋯」


「你沒錯⋯」


「⋯⋯對不起⋯⋯對不起⋯⋯」

「請原諒我的軟弱⋯」


明明是自己的對白,不是嗎?欺騙他人的可是自己,她清楚不過


她有權嗎?知道真相

恐怕本來不應有



「X7⋯」



然而就此讓寧靜稍作延長吧,反正

已經模糊不清了

映照出的前景



不明




「⋯?!」

「K6——呀——」

「沒事的⋯沒事的⋯⋯」

人形,將之,提出

那是核心

「這不是幻想」

「K6?!你在幹什麼?!——」

連時間,反抗的機會也沒有


「不要啊⋯⋯前⋯⋯前輩⋯⋯」

「抱歉,我要為自己的軟弱作出補救」
「而過程,只能由我自己承擔」

人形的身體停止了活動,眼睛的金黃失去色澤,維持最後一秒的掙扎形勢,嘴角流下口水,唾液與淚晶迎合至下巴



沒錯,猶如死亡的姿態,特別是逐漸鬆開懷抱的雙手,蝴蝶合上翅膀之日,一瞬成為永恆


只是她沒有殺死對方,只是令對方的意識抽離於身體和觸覺,困其在自己的思緒之中,是了,以人類的話語表譯,為「麻醉」



核心的晶片是分佈在全身,儘管如同腦部一樣的作用但位置不一,是為了平均受傷風險為由之設,但提取出來的地方是下巴,喉嚨


在胸膛上感應,輸入Arc型入廠化程碼,趁之情緒不穩而無效的防盜警鐘,解鎖、提取主核心



人形的大腦、靈魂



接著,放入那黑盒子

不久前在K6肩上,裝住稱為「燒肉」,處決亞人形的核心,現在裝著的是正式Arc型人形

X7




「對不起,我不是一個稱職的人形」




—— 接收:K6號令 ——

—— 自動搜路中 ——






不是機能錯誤

而是單純接收了不該有的資訊






63 巴幣: 2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