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閣下而設的精神煉獄》 - 2 - EP 8 身理需求 - sylviepoiowo的創作 - 巴哈姆特
小說

《為閣下而設的精神煉獄》 - 2 - EP 8 身理需求

黑化跌死 | 2020-12-23 15:42:07





《為閣下而設的精神煉獄》

第二章 —— 粉碎心靈而行

EP 8 (缺乏)身理需求



“Crescendo”

「漸大」




“Subito Forte”

「突然/大聲」




危機等級:Keter-Mayhems


忽然作出了動作,往右一躍,空中射擊

將槍嘴瞄向黃瞳所注視之處,人形以中指迅快地連按板機,好使每發子彈也是先瞄準好才從槍管離開

彈道旋轉出,持續轉動的彈頭方能抵消空氣阻力而直飛,尖鋭的前尖乃為突進的工具,斥開看不見的空氣,斥走目標的肉體,貫徹其中

梅杜莎的能力是蛇,地上爬動的生物,輕柔緩慢卻又能突然果斷的生物

唯獨子彈並沒有任何一顆能成功進入之身體,每根柔絲細髮自覺地保護著主人,抱住、逆向轉動,迫使子彈減速



確定命中,卻沒有命中




動作沒有要緩慢的跡象,反而增快

不是突擊而是首擊

轉向突前,直線衝鋒至側方,人形步時腰射,接著停步轉向,沒有要突前,反跳後


氣壓轉向,熱感瞄準,發射炮彈,氣式壓射,炮筒尾,背後冒出灰煙,灰煙隨突然的氣壓改變,快速的衝前,拉前



目標距離,中,炮彈時速,剛好亞音速,極高速旋飛向目標


梅杜莎以同樣方法迎對,空手接住,指頭壓彈尾撞針,頭髮纏繞,轉,繞實、繞緊,伴旋轉方向順之,動能低位,逆轉,指頭非人類的皮膚,隨鑽動產生的磨擦力磨蝕撞針片,細髮一束調好位置後,直插,破壞內部結構,通氣,噴出大量氣體氧化而自毀、無效化




漏氣的其後立即丟回去,好干預投射物的拋物線,從人形一方,一早看透其策略操作,金屬彈頭碰上圓珠,接觸到導電體,通電系統循環,成功觸發,引爆迷你破片投彈,指方向性:有,而單向密集



猶如拉炮,單方向,高密度飛片,炸出約8立方米的傷害帶,錐體概,直接構成物理障礙


擁有自我意識,頭髮自動緩衝下破片,儘管無論數量、速度、大小也接近肉眼可分辨的極限,始終自我意識,反射動作,作為宿主而可能做到



但傷害源實際過多



接輪攻勢,迎接之後緊及的子彈來襲,個體仍曝露在破片的傷害帶中,判斷,破片數一定高於子彈,最後判斷結果是什麼,回擊,突進

範圍內子彈被破片劃破,但彈頭不是金屬,感官分析判斷,聲音頻率不是,是脆弱的液體 —— 玻璃



是算漏了?可不會,才不能




違反常理,古人類的科學估計不了,如此的生理反應存在,細胞活化程度急起,釋放能量上升,分裂速度遞增,細胞淨量的暴升,頭髮增生,燈罩式包裹自身,然後旋轉,捲起氣流



造成逆風,狂風陣陣



空氣粒子急撞,氣流高低之異,低氣壓、高氣壓,氣旋,偵測到推力強,啟動靴內倒尖,攻擊模組作機動用途,氣壓轉向,手動瞄準,手動發射,斥棄啞彈模式,握住跌出的炮彈,拍打從大腿填裝系統拿出的一發玻璃彈,子彈屁股打在炮彈屁股,以反作用力抗對作用力,噴壓對上氣流



灰煙在半秒遮掩視野,衝力過大,是噴了子彈出去,亦唯可放手任之隨作用反作用力,因為無彈道,空中轉一圈迴力鏢,破風,直飛路徑,即刻向地面著陸,卻炮彈仍能使用,用料性質,在著陸前


要預備,要回復,需時間:距離,兩方各後跳,拉遠距離,但拉近了攻勢的差距




玻璃彈要自己碎掉的前一幀被炮彈提前命運,放出酸性氣體,酸性+鹼性->進行中和,放熱反應


眾多之中唯一,炮彈第一次引爆成功,熱量乘以熱量,疊加另一次風爆,熱風爆,高能量反應更離子化爆炸中心的光氣,之所以無火光且忽暗




落地前一連掃射,半空中的射擊乃使彈道偏地心吸力中心前進,斜線理論上命中率較大,比筆直的,飛行距離較遠,45度向下



結果同上,命中,沒有命中



又再一次讓頭髮去著管防護,而自己則只需突進


迴避與阻擋,乘勢逆上,交換角色,進攻、防守




跑幾步腳便離地,不是飛,純粹讓梅杜莎之髮也擔任移動的工作,騷動的亂髮一團,卻是規則地動著,不會撞上其他個體



是在減少防禦機制,原意是在小看對家


高速迫近,百足永遠比兩足強



移動速度急跌,是行動前兆,忽然跳起,再次讓頭髮包住主體,就如此壓下去

直盯上來,直視危機的目光毫不表現失焦,唯金沙黃之瞳化成紺橙之旋,貓眼放大

沒有要移動、閃開的意思,即攻擊之意

左手一擺,一打十二顆圓珠朝上來,只見團集絲頭髮緩緩鬆散分開,任由彈珠物穿到後方

進到髮間中,包住,才進而引爆,免傷到最前線或最後方



距離少於半米,進入捕獵模式,伸出束縛肢,頭髮要來抓住目標,繼而拉入主體,進盤口大中開

至此地步仍保持堅定無比的氣息,人形只是稍稍放鬆,放空,重心靠向背,跌後,手捂炮筒,馬上實行動作


齊射



已經進行了調節減少了力度,但能上到亞音速之物,動能不容小覷,像火箭引擎,送之、推人形進之


進到盤口中,再次碰針,使用全部氣壓





提腳,倒尖很鋭利,人形向前的速度不低,更不用說炮彈已被碰針預備引爆

自殺式襲擊,面對此,對方只能屈服——




嗎?


可是作為脫序者的宿主


可是能不死再生呢




繼續嘗試拉住口中的獵物,但為讓之維持在分三層的話,內層外,要調配個體到衝擊範圍中心,但可是亞音速


一直調配,結果是全員完全迎擊而無個體能拉到獵物




目的已成,下一步



炮筒移動向上,離開頭髪外層,炮口一有空間,裏頭高壓移動之物便捉緊機會跑出,動能方向偏側,向下


人形身體向下,藉動力而能 I 字腳,一字馬,以靴設倒尖為刃刀,順時針劈出一行




脫離炮筒,直飛


自己則空翻往後




第一輪引爆


左手持槍,右手一擺,這次不是彈珠,是彈射裝置的飛彈,三顆



往怪物稀鬆的身體內丟


同樣道理,因為接觸彈,要到中層才引爆




引之入來⋯


中路大開,因為剛剛的攻擊減少了能活動的個體



紅眼看到紺橙,還有閃金色子彈頭

—— 咻 ——

三個傷口,下胸,左腹,眼部

分別瞄準肝上部分腎臟眼球

前兩者能加速新陳代謝以回復,但後者不能,不在未破解到基因鎖之前,宿主化器官無法用同樣方法回復,再者本來器官受損的負荷極大


那麼脊椎呢?屬於那種?


神經系統,是宿主化器官,但限肋骨以上



頸後面,抓住迎來的炮彈向下,大腿、下身,儘管肌肉血管量也不少,也是致命,但沒有代謝器官,為取捨之點


二次


沒有叫痛,畢竟那條神經重組了,用作感識活動,即「第六感」,方才能避免爆頭



攻擊組合完成,接下來回到掃射及距離保持

移動工作也終交給腿部,剛再生好的,才如此飛快,Z字突近



高速迫近


拉遠距離,但對方速度實在過分,故然無可能,除非靠額外工具


模組,懸索系統,只不過非對向那方,正正是對目標使用




始終人形可知道、預測了自己的極限

無法突破A點,便要去尋求其他可突破的境界點


沒有用頭髮去承住,畢竟對方,人形在這種力量懸殊的戰況,頭腦成為了關鍵,只要破其戰略即必勝無疑




捉住鈎子,要向下拉,給予較大動能,迫之改變方向



倒是在抓住的頓時已經陷入人形計算,遭算計


表面薄薄的一層強鹼,不多,但高濃度,皮膚貼上的瞬間就已經燒起來,代表損傷,代表會痛,代表出血

卻沒預計過那最小機率的可能性

因為怪物,之所以是怪物,正正因為非人



它沒有表現到任何痛楚,始終冷定,它在硬撐嗎?不是


但那利光打轉的紫魂,證明它是知道的

但是無效了


感覺不到痛感,怪物它可是



向上一抽鋼大繩,使上下波動回進攻方


太快,太出乎意料,打在肚子,也束住了金髮

軍刀,斬開

聚焦對比度有浮動數定,但很快就回復正常,目的達成




任務下一階段





受傷範圍:不大[中][偵察到腐蝕傷害]



頻頻突射,而反之前進


只見掃射的子彈落空,卻彈幕並沒停息,緊接著,是數輪炮彈的齊發




極速迎來,航道不是直線,在目標的側、上、前、後方,彎曲弧形逆返


爆炸,並沒有按觸到目標亦能如此,前提設計本來就非接觸引爆





在半秒的空閒,人形預備好武器,打算削之半條命


在機緣及至的空隙中,兩炮筒又開始製造濃煙雲

爆炸直接致幽暗區,人形方彈幕密集,直線對向敵方而偏向上



命中,沒有命中目標



畢竟用意另有,目標不是要射中它


金屬的移動,肥重的物體移動的聲響由遠處傳來




沒有陰影

直落



故障的閘門即將往兩人的頭衝去


不想以腦漿作其之跳彈床,便需移動,可又怎會那麼容易




人形早已看準、計算好,並不會攻到自己,始終是自己回合


跳後,撒出手中的圓珠於地上

人形射撃地上的丸狀,致之引爆,爆炸牽連周圍,連鎖反應




不是單次,而碎炮,持續向上炸出熱力,噴火息


但對此,怪物也和之前的自己一樣,沒有表露出慌亂,餘下的紫目反而冷酷地盯向此


沒有理會,人形漸漸退後,預備著

看著對方,微微一笑,咳一聲,舉手兩指指上







這時——


巨大的鐵塊直接落在其身上,貼在地面





沒有,沒有個體,系統掃描過去,沒有頻率、熱能、能量、異點唯有震動


就這樣⋯?


才沒有那個可能性

剛剛的怪物可是在克制能力,不就反映之未用全力



再者直接承受衝擊力,又是為什麼

各種數據反映的是,才剛開始




這只是熱身








這只是消閑娛樂











52 巴幣: 14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