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的现代批评

编辑 锁定 讨论 上传视频
本书所收,然而个别篇章,材料与考证色彩较为浓厚。由于很难想出一更好的书名来统括此两类文章,只好顺从大部分作品之特色,名之为《传统文学的现代批评》 [1] 
中文名
传统文学的现代批评
出版社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页    数
300 页
开    本
32 开
品    牌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作    者
周建渝
出版日期
2002年1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7500433263
定    价
19.0 元

传统文学的现代批评媒体推荐

编辑
自序
人生的前途是很难预测的。年少之时,羡慕那些整日坐办公室的长辈,希望长大后,也能那样过日子。小学四年级遇上“文革”,初中毕业又逢上山下乡,去了云南西双版纳。回家探亲,同学见了,差点儿认不出我来,十足的农民样!后来真的坐了办公室,抄抄写写,却没有过去憧憬中的美妙感觉。挤进了七七级大学生行列,颇为学问所吸引,便如饥似渴地读了进去,学士、硕士、土博士、洋博士,居然把青壮年消耗在学业上,实非当初所预料。
大学本科,始知学问之深。虽能广泛涉猎,却未必专精。毕业回渝任教,为考研究生,深得西南师大徐永年教授指点,补上文字、声韵、训诂三科。进入四川师大读硕士,师从屈守元、汤炳正、王仲镛、王文才、魏炯若诸恩师以及时任客座教授的王利器先生,受到严谨的“蜀学”浸濡。恩师一再强调阅读《四库总目提要》与张之洞《书目答问》,视之为“治学门径”。所读典籍,不再是今人“选本”,读《诗经》必读毛序、郑笺,读《楚辞》必读王逸章句、洪兴祖补注;读《庄子》必读郭象注、成玄英疏,读《史记》必读裴驷集解、司马贞索隐、张守节正义。也是在那时,系统地补了目录、版本、校雠等科,得知“相台五经”与“百衲本”之优劣,乃至“鱼鲁亥豕”之误传。后来写文章,知道该怎样去寻找资料,多受益于此时的训练。写硕士论文,本打算跟汤先生治《楚辞》,然而承蒙屈先生厚爱,坚持要我做徐陵,由他与王仲镛教授指导。从徐陵年谱做起,进而作品版本考证,然后讨论其骈文,再扩展至“宫体诗”与《玉台新咏》。屈先生说,这个过程是一种治学的系统训练。写出的论文共四部分,其中《徐陵骈文初探》一文,经曹道衡先生推荐,刊于《文学遗产》1988年4期,讨论《徐孝穆集》版本部分,亦于次年刊于《文学遗产》,论“宫体诗”与《玉台新咏》部分,载《四川师范大学学报》1987年4期.而《徐陵年谱》部分,10年后重新整理,补订了近一倍的内容,刊于台湾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集刊》第10期(1997)。
论文写作过程中,深得王师仲镛先生关照。记得1987年秋离开成都北上前夕,王先生为我饯行,并送我《章太炎先生国学讲演录》一书。那是一年前我到南京查阅资料,代王先生拜访程千帆先生时,程先生托我转赠王先生的。那时能得到恩师们赠书,心中有莫大的激动。而今在我的书架上,多有各位恩师所赠大著,然而时逾十载,恩师多已辞世,睹物思人,未尝不感伤于肺腑!
川师大毕业前夕,有志到北京深造。本想报考中国社科院曹道衡先生的博士生,继续研治六朝文学。不巧那年曹先生不招生,而是蒋和森先生招生,研究方向为明清小说。我一来不想再等,二来很喜欢蒋先生的《红楼梦论稿》,遂生报考念头。屈先生支持我的打算,说北京专家多、资料多,是做学问的好地方。于是,在文学所陆永品先生的引荐下,报考了蒋先生的博士生,终得如愿。这是我第二次离开四川。
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读博士,接受的训练颇不同于“蜀学”。恩师蒋和森教授督促我多读文学与美学理论,注意文学批评领域的现状与走向。现在想来,这两种训练恰好可以互补。在北京的主要收获,除了在蒋先生指导下,读了一些理论书籍外,主要是开 阔眼界,结识了不少同行。毕业论文是做清初才子佳人小说研究,我自己选的题。蒋先生对这类小说评价不高,却并不反对我做此题,并对论文的写作给予了细致的指导。
……

传统文学的现代批评图书目录

编辑
自序
《周南》之“序”与《大学》之“道”
“连珠”论
也评“宫体诗”和《玉台新咏》
徐陵骈文初探
吴兆宜《徐孝穆集笺注》并非刘少彝辑本
——《四库提要辨正》之辨证
徐陵年谱
重读《杜十娘怒沉百宝箱》
“色诱”主题在叙述中的建构
——重读《白娘子永镇雷峰塔》
从《牡丹亭》、《桃花扇》与才子佳人小说看明末
清初的文化变迁
才子佳人主题:明清传奇与小说叙述的同与异
论《燕子笺》小说本实据传奇本改编
——从其叙事结构之比较分析加以探讨
从小说到传奇:《玉娇梨》与《珊瑚鞭》对同
故事叙述的不同结构方式
才子佳人小说研究的回顾与探讨
“红学”的困境与出路

传统文学的现代批评文摘

编辑
书摘
许槠《玉台新咏序笺注》亦同二纪之说②。由此可见,徐陵是以“诗三百”为范例,把“温柔敦厚”的儒家诗教作为编选《玉台新咏》作品的思想标准。
在《玉台新咏》选诗之艺术标准上,“清文”“新制’’是其鲜明的特色。被大量选入集中的“宫体诗”,《隋书·经籍志》评之“清辞”,《北史·文苑传序》称其“清绮”,无不抓住‘‘清,,之特色。所谓“新制”,据《梁书·庾肩吾传》:“齐永明中,文士王融、谢眺、沈约文章始用四声,以为新变,至是转拘声韵,弥尚丽靡,复逾于往时。”《梁书·徐搞传》:“搞幼而好学,及长,遍览经史。属文好为新变,不拘旧体。”是则所说“新制”,当包括齐、梁以来讲究“声律”之作。《北史·文苑传序》评梁大同以后的诗‘·争驰新巧”。《玉台新咏序》称“惟属意于新诗”,并以“新咏,,命名是集。又《文心雕龙·明诗》:“情必极貌以写物,辞必穷力而追新,此近世之所竞也”,也指出追求“新”辞,是当时诗歌创作的主要风气。徐陵处于这样的背景之下,自然以其时代的文学风尚作为《玉台新咏》的选录标准。
所以说·“无忝与雅颂”,“靡滥于风人”的思想标准和“清文”“新制”的艺术标准既与《玉台新咏》入选的作品相符合,又与“近世之所竞”的文学潮流相一致。“选本所显示的,往往并非作者的特色,倒是选者的眼光”③,而选者的眼光又何尝不反映了选者所处时代的文学眼光!
《玉台新咏》的编撰原因,历来众说纷纭。刘肃《大唐新语》卷三:“梁简文帝为太子,好作艳诗,境内化之,寝以成俗,谓之·宫体,。晚年改作,追之不及,乃令徐陵撰《玉台集》,以大其体。”然而此说无考。晁公武《郡斋读书志》卷二“玉台新咏”条引唐李康成之语:“昔陵在梁世,父子俱事东朝,特见优遇。时承华好文,雅尚宫体,故采西汉以来词人所著乐府艳诗,以备讽览。”康成系天宝间人,早于刘肃,亦未言及简文“令徐陵撰《玉台集》,以大其体”之事。今人隽雪艳《玉台新咏》一文提出:徐陵编此集·“以供宫中妇女们‘对玩于书帷,循环于纤手’,作为排遣苦闷,消磨光阴的闺中良伴”③。
笔者认为,《玉台新咏》的成书,决非仅仅出于偶然的个人动机,它有其必然的历史原因。魏、晋以来,我国文学进入了一个自觉的时代,各类创作并驾齐驱。延及刘宋,文学从儒、玄、史学中独立出来,表明它的发展臻于成熟。沈约“四声八病”说和齐代“永明体”,旨在把文学当作专门的学问来研究,而更多的人,则可以把它作为专门的艺术来欣赏。《玉台新咏序》提到宫中妇女“优游少托,寂寞多闲”,“无怡神于暇景,惟属意于新诗”。所谓“属意于新诗”,就是指宫中妇女把诗歌当作专门的文学艺术来欣赏。通过欣赏诗歌,既可陶冶情操,又能娱乐闲暇。《玉台新咏》所收,多为男女情诗,这是与当时诗歌敢于描写真性情的文学风尚相适应的。唯其有真性情,才能以情动情。徐陵编《玉台新咏》,正是出于这样的原因。所谓“永对玩于书帷,长循环于纤手”①,并非仅仅停留于“对玩”“循环"的字面意义,它旨在欣赏诗歌,陶冶情操。因此,徐陵才称是书的作用“因胜西蜀豪家,托情穷于鲁殿;东储甲观,流咏止于洞萧”②,盖指此集具有的“欣赏”和“陶冶”作用,比起人们整天沉溺于吟诵铺陈“飞动之势”③的“显物”之作《鲁灵光殿赋》④和“穷变于声貌”⑤的《洞萧赋》来,要有意义得多。其次,宋、齐以来,成熟了的文学进入了一个总结性的时代,从萧统《文选》到钟嵘《诗品》、刘勰《文心雕龙》,无不标志着文学在自觉地集往古之大成,发未来之
开端。《玉台新咏》作为诗歌专集,也是应这个总结性的文学时代的需要而产生的,这是它成书的社会原因,也是它出世的必然性。
《玉台新咏》在我国文学史上的价值实在是值得注意的。首先,它是我国古代第一部以妇女为表现对象的诗歌专集。其《序》言此集为“艳歌”,胡应麟称之“但辑闺房一体”⑥,纪容舒视其“此书之例,非词关闺闼者不收”⑦。入选的诗,从不同角度,描写了不同社会阶层妇女的思想感情,生活面貌。其中绝大部分作品,表现了作者对于妇女忠贞爱情的歌颂,对妇女不幸遭遇的同情。在那个仅把妇女当作传宗接代的工具和侍奉男子的玩物的传统社会里,徐陵敢于将表现妇女情感的清新诗作汇编成集,流传后世,这真是难能可贵了。他在文学史上开创了妇女爱情诗歌专集的前例,为后世同类诗集导乎先路,这自然有其进步的作用。
其次,《玉台新咏》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自西汉诗歌到梁代“宫体诗”这六百年间我国诗歌发展变化的过程。此时期诗歌语言由古朴渐尚华丽,且渐重对偶、用事,声韵渐趋和谐,五言诗体成为诗歌的主要形式,七言诗有了进一步发展。这些都为唐代诗歌的繁荣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而《玉台新咏》则为我们粗略地展示了这一时期诗歌发展的面貌,它对于今天研究那个时期的诗歌历史,有着不可或缺的重要意义。
再次,是集成书较早,可以考较齐、梁以前诗歌之异同得失。《四库全书总目·集部·总集类一》说:“其中如曹植《弃妇篇》、庾信《七夕诗》,今本集皆失载,据此可补阙佚。又如冯惟讷《诗纪》载《苏伯玉妻盘中诗》作汉人,据此知为晋代。梅鼎祚《诗乘》载《苏武妻答外诗》,据此知为魏文帝作,古诗《西北有高楼》等九首,《文选》无名氏,据此知为枚乘作。《饮马长城窟行》,《文选》亦无名氏,据此知为蔡邕作。其有资考证者亦不一。”所谓枚乘、蔡邕之说,固难尽信,而言其可补《文选》阙佚,则不为无据了。《文镜秘府论·集论》亦言王融《古意》二首,《文选》“弃而不纪",却为《玉台新咏》所收①。吴兆宜《玉台新咏笺注序》称:“考穆所选诗凡八百七十章,其入昭明选者六十有九”,可见其于齐梁以前的诗歌,具有重要的文献学价值。特别值得称道的是:我国第一部具有悲剧意义的爱情长诗《古诗为焦仲卿妻作》竟是靠《玉台新咏》才得以保存和流传下来,成为古往今来多少人为之动情的千古绝唱。在这个意义上,徐陵编《玉台新咏》的文学眼光,的确是比较高的。
徐陵骈文初探
梁、陈时期,南北文坛上影响最大者,莫过于徐陵和庾信,故时人有“徐庾体”之称①。当庾信入周,“迁声于河北,,之时,徐陵也以其才华,“振采于江南”②,故世称“一代文宗”③。然而,徐陵并不是天生的“文宗”。在漫长的七十七个春秋中,这位作家经历了不同的生活时期,反映在其作品中的意识形态及其表现方式,也有着前后不同和日趋成熟的特点与风格。从他那幸存的八十余篇骈文中④,看他给后世留下了什么有价值的财富,他又是怎样地
创造了这些财富,这就是笔者试图在本文所作的初步探索。
徐陵的骈文创作大致可分为前、中、后三个时期,以下分别论之。
……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