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写古诗好像七律写的人最多,不知道谁写的比较好,可以发过来学一下吗?

我也写,但是写的比较差,不敢透露名字,平常只是看看古诗、词吧。 怎么老有人不服气别人说你答的不好?难道我看的七律都是假七律。陶短房说的话,有一句挺好,…
关注者
276
被浏览
70,298

36 个回答

今人佳作太多,精力有限,无从尽读,略检几首,以为津梁。

诗不能学,学之无用。遥夜苍茫,留供一诵。


嘘堂


題舊札·檢點舊札存稿得十餘萬字,題之

捧札如逢九死人,鏡中重看鏡中身。江湖滿地鏤空簡,香火無聲走水銀。

但寄深哀憐小我,時將大患叩朝菌。秋聲掠盡飛鴻少,一紙青春可細詢。


畸人兄自卸馬甲,戲賦

呼牛喚馬事何奇,白眼逢人骨不萎。面目深時爭喪我,皮毛脫盡始如詩。

空雷賺得群山動,老氣吹寒末座卮。數疊宮商留幻影,一回眸處一回癡。


懷舊遊•遵囑次菊齋、秋水軒韻

劇飲石餘今者寡,青樓歌動眾星闌。吹來大夢迷難醒,拂盡天花去不言。

肯借雲端留座位,爭如水底看波瀾。新書一劄無由寄,昔日建安皆少年。


次韻寄蓴鱸歸客、郁庵、梅莊莊主諸兄

蟲沙草線意態真,懺盡煙花數部神。側帽風來心不昧,行香境在我為因。

須彌角上添新盞,囈語聲中托至人。明月滿湖應再現,殘荷一梗一前塵。


胡僧


与軍持蒓鱸二兄同游虞山

別處生涯倘可歸,此心不与古心違。名山磊落招賢止,落葉蒼茫乘興飛。

碧澗秋崖虛劍气,高天厚土迫重衣。言公碑上斯文漶,況与閑人共落暉。


雜感十首步丘逢甲韻

其二

民性千年苦未新,河山即此久蒙塵。投砂幾度歎銜鳥,拾筆於今寫獲麟。

事有難言文字隔,痛無可忍酒杯陳。小樓獨坐欄杆朽,花片沾衣不覺春。

其五

縱使雙輪墮浩溟,豐城劍氣在南星。光分千里地先赤,血飲萬鍾鋒尚青。

道路荊深埋駿骨,膏肓疾隱守殘形。韓非低首無言語,治國新推道德經。


早起寄軍持蒓客

風雲枕上去堂堂,身外乾坤入野望。末世文章留寂寞,綴天星斗思琳琅。

郊原久曠行人影,夜氣猶鍾落月光。漫啓瑣窗驚宿鳥,小樓一角破蒼茫。


與荒坡八胡訪靈泉寺石窟

坎埳盤陀幾折輪,臨崖秋氣忽超塵。萬松寒碧眼如洗,諸佛邃清花與鄰。

絶壁遺書摩蠆尾,微途落石任龍鱗。此身亦是劫餘物,歸夢時將一聳神。


張大春


水之二

豈道愁心似個長,激湍澄靜兩堪忘。屈沉李溺渾詩藪,秋積春流即酒漿。

膠擾浮漚歸一定,迴環清影住非常。塵紅不染淵停碧,上善如斯蒼復茫。


嶺南偶感之三──授諸生小說論


尋常世事本糊塗,縱筆收羅用意孤。披撿沙金從結構,窮搜餖飣入陬隅。

一編閒弄漁樵語,百狀深摹市井圖。沁骨哀歡誰識得,臨秋野鶩對風呼。


嶺南偶感之十七──與諸生論小說之誤會契約


開卷憑虛誤會多,不求正解卻求訛。忽逢難料成驚喜,漸入懸疑討折磨。

失望風光唾手得,無邊意趣轉眸過。相生情節讀時變,與爾共謀知幾何。


為張宜大考饁飯有懷

考場饁飯腐儒餐,烘蛋蒸魚漫喜歡。字句鮮烹一切法,功名熟就六如觀。

眾生學問爭先後,唯我心情託苦酸。薇蕨山阿安可食,南風初送獨行寒。


望安島玄武岩

一千七百萬年外,浴火漿巖開望安。金石噴流焦土潰,歲時堆積老山寬。

曾經熱切歸沉寂,肯託高虛坐峭寒。放跡登臨只雲朵,滄桑能數幾潮看。


調馬世芳,約賭巴布迪倫領取諾獎與否,贏一桶哈根達斯芒果冰激淋

記得當時約賭金,閒猜巴布迪倫心。應知諾獎殊榮甚,難測詩人仙道深。

峭拔珠峰雲外絕,堂皇袞冕世間尋。哂君未識真寒冷,來試香芒冰激淋。

☞珠峰(珠穆朗瑪峰)典故,是剛剛過世的LeonardCohen對於諾獎頒給迪倫的評語。


沙畫

一瞬流光結俗塵,心聲錐畫擬精神。沉埋猿鶴功名骨,破碎蟲沙涕淚巾。

相勸好風無別意,教看萬象是吾身。娑婆世界問因果,去向恆河沙上巡。

☞猿鶴蟲沙:《太平御覽》卷九六一引《抱朴子》:[周穆王南征,一軍盡化,君子為猿為鶴,小人為蟲為沙。]


秋下來燕

舊泥微著伏痕雙,故認紅櫺透綠幢。三繞歌梁繫風語,一辭詩卷展秋窗。

差池羽發飛猶怯,嘈哳聲喧笑不降。十月雲秋消息遍,呼來仙客剪澄江。


小森素行


投畀

其一

幾回堅坐傚離形。為守枯苞隱鐵瓶。覆缽檀灰沍冰海。隔江燈火集秋螢。

心齋一霎耽虛寐。浮世餘哀問小町。記得歸來月輪滿。有人吹笛兩三聲。

作者按:铁瓶澡不净也。

蕉翁俳云:浮世の果は皆小町なり。小町者,日本国之殊丽也,其姿绝世,歌诗复绝世,至于老死,乃证浮生。


陟彼高岡

陟彼高岡瞻彼蒼。四千年事舊泫潢。隴頭流水沈石鼓。海底枯桑趺冷陽。

帝國開疆陵樹溼。詩人遺夢野花香。相逢一色涳濛裏。欲辨緇黃已兩忘。


有雪

漠漠荒穹隱默雷。長街車蓋氣初摧。乘鸞素客紛來下。徹地冬雲半已開。

埋覆冠纓同皓白。洞燒天野有餘灰。四衢燈影人俱化。卮酒通明爲久煨。


香返

返魂誰認骨嶙峋。色界昏茫證未真。兩涘渚涯同一冷。萬燈痕影判諸塵。

君應有語生死漸。予欲無言天地新。照眼重樓猶廣獄。亂雲如墨浴紅輪。


任之


乙未七月十八日

靈湖瘦損謫湖船。碧月初憐碧色蟬。骨隱畸躬長獨往,手持新夢正無眠。

大心療我投英氣,秋水生雲贈遠天。漚裡光陰豁然滅,芙蓉城外可為仙。


夜讀有感

既以精魂答玉皇。何勞更問此蒼蒼。天機已似魚梁淺,愁肺昔如雲屋涼。

心不能灰其曰往,老而彌狷是為狂。可能氣象歸前聖,風骨於吾有激昂。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当今苦境诗林,虽无复古之高蹈,亦有许多潜心诗道之英灵,可谓高手之称。七律一门者,诗中之儒宗也,正大光明,温文敦厚,以克己之能,为复礼之举,守中庸之道,虽配玉剑,不在杀人,藏锋之用,只为修身。所谓君子不重则不威,七律之厚重,使善为者为之,固当此也。方今之时,七律大昌,门中才人不可胜计,其中佼佼者,当以战于群论所展诗境依傍,以为高下。观其战绩,可有芋水堂、顾青翎、昨夜三位,当之高手之名。

昨夜,楚人也,其诗亦多楚风。

数年前一首《与诸君访会龙山栖霞寺,白跑堂云该寺始建于晋,传建文在靖难之变后曾长时间挂单此处》,眩目惊人,道友拜服,自当高手之名。

其诗如下:

灵山终古得霞栖,岳色南来北去低。僧杖闻传资水外,帝乡已在楚云西。涤尘梵唱飞花雨,向晚江声动鼓鼙。唯有秋风无一事,过栏又认旧诗题。

顾青翎,楚人也,虽与昨夜同出楚地,其诗则异。当年春诗一组,惊荡诗林,其中“人间文字已秦余”一式,更是造极后天直达先天之境,可谓一式留神。

其诗如下:

都門春日漫興〔以下壬辰〕

漫說東風度帝居,春陰依舊峭寒初。幾回玉殿雞香暖,十載金臺馬骨虛。座上簪纓空漢季,人間文字已秦餘。慣逢四海爲家日,例看丹墀下詔書。三月五日大朝。

芋水堂,吴人也,当年诗圣杜甫颇研吴体,此人或得遗谱,早年诗道尚众人之姿,然孜孜不倦,后豁然关窍畅通,炼精化气,勇猛精进,众人俯首。经年之期,云泥之变,可谓厚积薄发,水到渠成,此人或于七律将首入先天。

其诗如下:

【题水绘园雅集图】

诸公雅集于敝邑。游冒(辟疆、董小宛)氏水绘园。作画题诗以记之。予亦写呈。

新柿拂霜朱荐碗。东皋鸿灭雪生烟。追回春色苏魂梦。落尽梨花罢舞筵。碧海移沙桑似野。春江鉴月水如天。故园人物犹相类。寻迹秋风独黯然。

又有顾从山,其诗亦见其诗境积厚,只未能积练而达,尚在筋骨皮肉处角力,不得炼精化气。然,力大者运石如飞,固皆筋骨强壮,却亦是千里挑一。

其诗如下:

夜坐有感并补去岁残句

占此花光比日新,摄衣欲醒老天民。人间未锁横江铁,往夜曾封寸壤身。已死微澜无大恨,可怜巨雪有轻春。瞰渠灯火昏昏外,渐次风声起蛰鳞。

此四人,可堪当今七律四大高手。

又有五毒

上越秀山

為抱深心縱目長,山卑故未覺蒼茫。秋風吹我如低樹,白鳥翻雲向夕陽。南國使臣懷陸賈,漢家城市賴弘羊。五經破碎今難用,況乃秦王復武皇。


又有少司命

天涯

天涯節序望中新,二月山陽寒未勻。花不待人隨意發,柳才垂葉背城春。依依歌罷淮南賦,特特風吹江北塵。王粲遠游終有得,一簪華髮上綸巾。


又有少年刘静之

再懷梅村

憐汝孤臣愼已深,靈旗不敢作招唫。城中淫潦天邊雪,花外樓船笛裏心。五季豈知身似幻,六朝獨憶事如沈。衹今廣柳聲猶在,枉諾朝宗淚滿襟。


此三子,可谓强手。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