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孝成王

(战国时期赵国第八代君主)

编辑 锁定 讨论 上传视频
赵孝成王赵丹(?—公元前245年),嬴姓赵氏,名丹。赵惠文王之子,东周战国时期赵国第八代君主。公元前265年即位,史称“赵孝成王”,在位21年。
赵孝成王年幼执政,在位的第一年便联合齐国退走秦军的进犯。
赵孝成王四年(公元前262年),韩国献上党郡与赵国,赵王贪恋土地,于是秦军进犯长平,赵孝成王六年(公元前260年),赵孝成王用赵括代替老将廉颇,改守为攻,在长平(今山西高平西北)主动全线出击,向秦进攻。秦将白起实行反包围,使赵军粮道断绝,困于长平。最后,赵军四十六日不得食,分四路突围五次不成,赵括战死,四十五万赵军精锐部队被杀,赵国大震,史称“长平之战”。
但长平之战后,赵国联合其他诸侯国,进行战略动员,打败了秦军。晚年重用廉颇,多次战胜燕国,守卫赵国北方。
赵孝成王二十一年(公元前245年),赵孝成王赵丹去世。
人物关系
纠错
关闭纠错
本    名
赵丹
别    名
赵孝成王
所处时代
战国
民族族群
华夏族
出生地
赵国邯郸(今河北邯郸)
逝世日期
公元前 245年
主要成就
守卫赵都,合纵诸侯,击退秦军,屡破燕国。
在位时间
前266年—前245年
谥    号
孝成王
性    别

赵孝成王人物生平

编辑

赵孝成王立为太子

赵惠文王二十二年(公元前277年),赵国国中瘟疫横行,赵惠文王立公子赵丹为太子。 [1] 

赵孝成王年少继位

赵惠文王三十三年(公元前266年),赵惠文王死,太子丹继位,史称“赵孝成王”。由于年少初立,故由太后赵威后掌权。 [2] 
赵孝成王元年(公元前265年),秦国进攻赵国,攻下了三座城。赵国向齐国求救,齐王说:“一定要让长安君来作人质,才能出兵。”太后不肯,大臣极力进谏。太后明确地对左右说:“有再来谈让长安君去作人质的,老妇一定要唾他的脸。”
2018年《大秦帝国之天下》 :刘钧饰赵孝成王 2018年《大秦帝国之天下》 :刘钧饰赵孝成王
左师触龙说希望拜见太后,太后怒气冲冲地等着他。触龙进宫后,慢慢地走着小碎步坐下,自己告罪说:“老臣我脚有毛病,简直不能快跑,没来拜见您有很久了。我私下里宽恕自己,可是又恐怕太后的身体有什么不舒服,所以很想看望太后。”太后说:“老妇我依仗车辇行动。”触龙说:“您的饮食没有减少吧?”太后说:“就靠喝粥罢了。”触龙说:“老臣我近来很不想吃饭,就勉强散散步,每天走上三四里,多少增加了点食欲,身体也舒适一些了。”太后说:“老妇我办不到。”太后不平和的脸色稍有缓和。
左师公触龙说:“我的儿子舒祺年龄最小,没什么出息,可是我已经衰老,心里很疼爱他,希望他能补上黑衣卫士的空缺来保卫王宫,我冒着死罪向您禀告。”太后说:“好吧!年纪多大了?”回答说:“十五岁了。虽然还不大,但愿在我还没入土的时候把他托付给您。”太后说:“你们男人也疼爱小儿子吗?”回答说:“超过妇人。”太后笑着说:“妇人爱得更厉害。”
触龙说:“老臣私下里认为您老疼爱燕后胜过爱长安君。”太后说:“您错了,比爱长安君差得多了。”左师公说:“父母疼爱子女,就应该为他们考虑得周到长远。您老送燕后远嫁的时候,握着她的脚后跟,为她哭泣,想到她要去那么远,也是很可怜她呀。走了以后,并非不想念她,可是祭祀的时候却祷告说‘千万不要让她回来’,难道不是为她的长远打算,希望她子子孙孙都能继承王位吗?”太后说:“是啊。”
左师公说:“从现在上推到三代以前,直到赵国每位君主的子孙被封侯的,他们的继承人还有在位的吗?”太后说:“没有了。”触龙说:“不只是赵国,各国诸侯子孙后代的继承人还有在位的吗?”太后说:“老妇没听说过。”
触龙说:“这是由于离得近的灾祸落到自己身上,离得远的灾祸就落到子孙头上。难道君主的子孙被封侯的就全不好吗?是由于他们的地位尊贵但没有功勋,俸禄优厚但没有劳绩,而拥有的贵重的宝物又太多了。如今您老让长安君的地位尊贵了,又封给他肥沃的土地,给他许多贵重的宝物,可是不趁现在让他为国立功,一旦您辞别了人世,长安君凭借什么在赵国立身?老臣以为您为长安君打算得短浅,所以认为疼爱他不如疼爱燕后。”太后说:“好吧,任凭您派他到哪里去吧!”于是为长安君准备了一百辆车,到齐去做人质,齐国这才出兵。 [3] 
同年,齐国的安平君田单率军攻克了燕国中阳及韩国注人。
赵孝成王二年(公元前264年),赵孝成王的母亲赵惠文后(赵威后)去世,田单任赵国丞相。 [4] 

赵孝成王不吉之梦

赵孝成王四年(公元前262年),孝成王做梦穿着左右两色的衣服,乘飞龙上天,没到天上就坠落下来,看见金玉堆积如山。
第二天,孝成王召见名叫敢的筮史官来占卜,他说:“梦见穿左右两色衣服,象征残缺。乘飞龙上天没有到天上就坠落下来,象征有气势但没有实力。看见金玉堆积如山,象征忧患。” [5] 
当时,秦昭襄王派大将王龁进攻韩国,占领了野王。截断了上党郡(治所在今山西长治)和韩国都城的联系,上党形势危急。上党的郡守冯亭不愿意投降秦国,于是让使者带着地图把上党献给赵国。
2018《皓镧传》王志飞饰赵丹
2018《皓镧传》王志飞饰赵丹(4张)
在赵孝成王做梦的三天后,韩国上党的郡守冯亭派遣的使者到达赵国,对赵孝成王说:“韩国不能守住上党,就要并入秦国。那里的官吏百姓都愿意归属赵国,不愿归属秦国。上党有城邑十七座,愿再拜归入赵国,大王怎样向官吏百姓施恩,请您裁决。”
赵孝成王大喜,召见平阳君赵豹告诉他说:“冯亭进献十七城,接受它怎么样?”
赵豹回答说:“圣人把无缘无故的利益看做是大祸害。”
赵孝成王说:“人们都被我的恩德感召,怎么说是无故呢?”
赵豹回答说:“秦国蚕食韩国的土地,从当中断绝,不让两边相通,本来自以为会安安稳稳地得到上党的土地了。韩国所以不归顺秦国,是想要嫁祸于赵国。秦国付出了辛劳而赵国却白白得利,即使强国大国也不能随意从小国弱国那里得利,小国弱国反倒能从强国大国那里得利吗?这怎能说不是无故之利呢!况且秦国利用牛田的水道运粮蚕食韩国,用最好的战车奋力作战,分割韩国的土地,它的政令已经施行,不能和它为敌,一定不要接受。”
赵孝成王说:“如今出动百万大军进攻,一年半载也得不到一座城。现在人家把十七座城邑当礼物送给我国,这可是大利呀!” [6] 
赵豹出去后,赵孝成王召见平原君赵胜和大臣赵禹告诉他们这件事。他们回答说:“出动百万大军进攻,过一年也得不到一座城,如今白白地得到十七座城邑,这么大的便宜,不能丢掉。”赵孝成王说:“好。”于是派平原君赵胜去接受土地。 [7]  由此,激怒了秦国,引发了秦、赵两国之间的长平之战

赵孝成王长平之战

详见词条“长平之战”
赵孝成王四年(公元前262年),赵孝成王派军队接收了上党。过了两年,秦国又派左庶长王龁(音hé)围住上党。赵孝成王听到消息,连忙派廉颇率领二十多万大军去救上党。他们才到长平(今山西高平县西北),上党已经被秦军攻占了。上党的百姓纷纷往赵国逃。于是廉颇在长平屯兵,据以接应上党的百姓。 [8] 
之后,秦赵两军士兵时有交手,赵军士卒侵害秦军,秦军又斩了赵军名叫茄的副将,战事逐步扩大。六月,秦军攻破赵军阵地,夺下两个城堡,俘虏了四个尉官。
七月,赵军高筑围墙,坚壁不出。秦军实施攻坚,俘虏了两个尉官,攻破赵军阵地,夺下西边的营垒。廉颇固守营垒,采取防御态势与秦军对峙,秦军屡次挑战,赵兵坚守不出。 [9] 
赵孝成王对于廉颇的防御态势很不满,屡屡派人指责他不与秦军交战。
秦相范雎闻讯,遂派人用千金来施行反间之计,在赵国大肆宣扬说:“秦国最伤脑筋的,只是怕马服君的儿子赵括担任将领而已,廉颇容易对付,他就要投降了。”
赵孝成王早已恼怒廉颇军队伤亡很多,屡次战败,却又反而坚守营垒不敢出战,再加上听到许多反间谣言,信以为真,于是打算派赵括前往长平,代替廉颇。 [10] 
蔺相如闻讯,与赵孝成王进言说:“大王仅凭虚名而任用赵括,就好像用胶粘死调弦柱再去弹瑟那样不知变通。赵括只会读他父亲遗留的兵书罢了,并不懂得灵活应变。”赵孝成王不听,仍命赵括为将。 [11] 
就在赵括所率领的大军要起程时,他的母亲上书给赵孝成王说:“不可让赵括为将。”
赵孝成王追问其中原因,赵括母亲回答说:“当初老身侍奉他那个为将的父亲,由其亲自捧着饭食侍候吃喝的人数以十计,被他认作朋友的数以百计,大王和王族们赏赐的财物全都分给军吏和僚属,从接受军令的当天起,就不再过问家事。现在赵括一下子做了将军,就面向东接受朝见,军吏没有一个敢抬头看他的,大王赏赐的金帛,都带回家收藏起来,还天天访查便宜合适的田地房产,可买的就买下来。大王你看他哪里像他父亲?父子二人的心地不同,希望大王不要派他领兵。”
赵孝成王答道“:您把这事放下别管了,我已经决定了。”赵括的母亲接着说:“您一定要派他领兵,日后一旦他不称职,老身能不受株连吗?”赵孝成王答应了她的请求。 [12] 
秦国得知马服君的儿子充任将领,就暗地里派武安君白起担任上将军,让王龁担任尉官副将,并命令军队中有敢于泄露白起出任最高指挥官的,格杀勿论。
赵括一取得了廉颇的职权,就立刻全盘更改法令,调动官吏,发兵进击秦军。白起得到情报,运用奇兵巧计,假装战败而逃,同时布置了两支突袭部队逼进赵军。
赵军乘胜追击,直追到秦军营垒。
但是秦军营垒十分坚固,不能攻入,而秦军的一支突袭部队两万五千人已经切断了赵军的后路,另一支五千骑兵的快速部队楔入赵军的营垒之间,断绝了它们的联系,把赵军分割成两个孤立的部分,运粮通道也被堵住。这时秦军派出轻装精兵实施攻击,赵军交战失利,只好就地构筑壁垒,顽强固守。 [13-14] 
赵兵断粮四十多天,军内士兵饥饿难耐,暗杀人肉充饥。困厄已极的赵军编成四队,向秦军营垒发动攻击,打算突围而逃。可轮番进攻了四、五次,仍不能冲出去。最后,赵括亲率精兵突围,被秦军射死,四十万赵兵也就投降了秦国。
白起谋划着说:“前时秦军拿下上党,上党的百姓不甘心作秦国的臣民而归附赵国。赵国士兵变化无常,不全部杀掉他们,恐怕要出乱子。”于是用欺骗伎俩把赵国降兵全部活埋了。只留下年纪尚小的士兵二百四十人放回赵国。此战前后斩首擒杀赵兵四十五万人,赵国上下一片震惊。 [15] 

赵孝成王邯郸之战

赵孝成王七年(公元前259年),长平之战后,白起想乘胜进围赵都邯郸,攻灭赵国。
赵国、韩国害怕,于是派苏代带着丰厚的钱财去游说秦国丞相范雎,范睢忌惮白起的功劳,以秦军疲劳应休整为由,建议韩国割让垣雍、赵国割让六城请和,秦昭襄王同意。 [16] 
赵孝成王准备按和约割让六城时,大臣虞卿认为割地与秦,秦势更强,赵“地有尽而秦之求无已”,如此赵将灭亡。虞卿建议以六城赂齐国,联齐抗秦。
赵孝成王用其谋,派虞卿去见齐王建,商讨合纵抗秦计划,并借魏国使者来赵连络合纵之机,与魏订立盟约。同时将灵丘封给楚相春申君黄歇,结好楚国,并对韩、燕亦极力交好。
国内则积极发展生产,重整军备,进行抗秦准备。 [17] 
秦昭襄王见赵违约不割六城,反而与东方诸国合纵对付秦国,遂于公元前259年10月令五大夫王陵率军直攻赵都邯郸。
赵将廉颇率赵军顽强抵抗,赵相平原君赵胜亦散家财于士卒,编妻妾入行伍,鼓励军民共赴国难,王陵战至第二年,仍不能取胜。秦国增兵十万支援王陵,秦军五校阵亡,秦昭襄王命白起接替王陵为帅,白起称病推辞。 [18]  秦昭襄王改令王龁接替王陵为主将,增兵十万继续围攻邯郸。秦军死伤过半,仍不能下。邯郸城内粮食耗尽,赵孝成王被迫向魏、楚两国求救。 [19] 
赵孝成王八年(公元前258年),平原君赵胜奉命出使楚国。他想在门客中选拔二十名文武双全的随行人员,却只选出十九人。一门客毛遂自荐随往,赵平原君以为他在门下三年,未闻其能,不肯带他去。
毛遂说:“臣乃今日请处囊中耳。使遂早得处囊中,乃脱颖而出,非特其末见而已”。平原君用人之际,就带毛遂同去了。 [20] 
平原君一行来到楚国,向楚考烈王陈述合纵抗秦的利害关系,从“日出”谈到“日中”,楚考烈王还是犹豫不决。毛遂于是拔剑而前,走近楚考烈王说:“今楚地五千里,持戟百万,此霸王之资也。以楚之强,天下弗能当。白起,小竖子耳,率数万之众,兴师以与楚战,一战而举鄢郢,再战而烧夷陵,三战而辱王之先人。此百世之怨而赵之所羞,而王弗知恶焉。合纵者为楚,非为赵也”。
楚考烈王羞愧,“唯唯”答应,“歃血而定纵”。平原君回国后,楚国出兵十万救赵。 [21] 
魏安釐王晋鄙率军十万救赵。秦昭襄王派人威胁魏安釐王说:“诸侯中有敢去救赵国的,等打败赵国后一定攻打先救赵国的国家”。魏安釐王恐惧,命晋鄙的大军暂停于邺观望。信陵君魏无忌依靠魏安釐王的宠妃如姬盗得虎符,带勇士朱亥杀晋鄙,夺其兵权,并挑选八万精兵进击秦军。 [22] 
赵孝成王九年(公元前257年),魏、楚两国军队先后进抵邯郸城郊,进击秦军。赵国守军配合城外魏、楚两军出城反击。
在三国军队内外夹击之下,秦军大败,损失惨重。王龁率残部逃回汾城,秦将郑安平所部两万余人被联军团团包围,只好降赵,邯郸之围遂解。 [23-25] 

赵孝成王反击围燕

赵孝成王十年(公元前256年),燕军攻克昌壮城。赵将乐乘、庆舍打败了秦国信梁的军队。 [26] 
赵孝成王十五年(公元前251年),燕王喜派丞相栗腹以百金为赵孝成王贺寿,以求与赵国交好。栗腹回国后向燕王喜报告说:“赵国年富力强的人全死在了长平之役,而他们的孤幼尚未成人,可趁现在进攻。” [27] 
燕王出动两支军队,两千辆战车袭赵,让栗腹率军进攻鄗城,卿秦率军进攻代地。赵国派廉颇用八万军队在郝邑迎击栗腹,派乐乘用五万军队在代地迎击庆秦,将燕军打得大败,最终杀死主将栗腹,并俘虏了卿秦、乐闲。赵孝成王遂将尉文城封给廉颇,号信平君,任其为假相。 [28-30] 
赵孝成王十六年(公元前250年),廉颇趁胜围困燕都,赵孝成王封乐乘为武襄君。 [31] 
赵孝成王十七年(公元前249年),乐乘复与廉颇一同包围燕都。燕国用厚礼向赵国求和,赵国才退兵解围。 [32] 
赵孝成王十九年(公元前247年),赵国和燕国交换国土,赵国把龙兑、汾门、临乐给燕国;燕国把葛城、武阳、平舒给赵国。 [33] 

赵孝成王逝世之后

廉颇 廉颇
赵孝成王二十一年(公元前245年),赵孝成王薨,太子赵偃即位,史称“赵悼襄王”。
当年,廉颇攻取魏国繁阳,赵悼襄王即位后,派乐乘接替廉颇。廉颇大怒,回师攻打乐乘,乐乘逃跑,廉颇于是也逃奔魏国的大梁。
第二年,赵国便以李牧为将进攻燕国,攻下了武遂、方城。 [34] 
廉颇在大梁住久了,魏国对他不能信任重用。赵国由于屡次被秦兵围困,赵王就想重新用廉颇为将,廉颇也想再被赵国任用。
赵王派了使臣去探望廉颇,看看他还能不能任用。廉颇的仇人郭开用重金贿赂使者,让他回来后说廉颇的坏话。赵国使臣见到廉颇之后,廉颇当他的面一顿饭吃了一斗米、十斤肉,又披上铁甲上马,表示自己还可以被任用。
赵国使者回去向赵王报告说:“廉将军虽然已老,饭量还很不错,可是陪我坐着时,一会儿就上了三次茅房。”赵王认为廉颇老了,就不再把他召回了。楚国听说廉颇在魏国,暗中派人去迎接他。廉颇虽做了楚国的将军,并没有战功,他说:“我想指挥赵国的士兵啊。”廉颇最终死在寿春 [35] 

赵孝成王家族成员

编辑

赵孝成王史书记载

编辑
《史记·卷四十三·赵世家第十三》 [36] 

赵孝成王影视形象

编辑
2001年电视剧《寻秦记》:黎彼得饰演赵孝成王;
2008年电视剧《西风烈》:耿胜饰演赵孝成王;
2017年电视剧《大秦帝国之崛起》:张迪饰演赵孝成王;
2018年电视剧《皓镧传》 :王志飞饰演赵孝成王;
2020年电视剧《大秦赋》 :刘钧饰演赵孝成王。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解读词条背后的知识 查看全部
参考资料
  • 1.    《史记.赵世家》:(惠文王)二十二年,大疫。置公子丹为太子。
  • 2.    《史记.赵世家》:(惠文王)三十三年,惠文王卒,太子丹立,是为孝成王。
  • 3.    《史记.赵世家》:孝成王元年,秦伐我,拔三城。赵王新立,太后用事,秦急攻之。赵氏求救于齐,齐曰:“必以长安君为质,兵乃出。”太后不肯,大臣强谏。太后明谓左右曰:“复言长安君为质者,老妇必唾其面。”左师触龙言愿见太后,太后盛气而胥之。入,徐趋而坐,自谢曰:“老病病足,曾不能疾走,不得见久矣。窃自恕,而恐太后体之有所苦也,故愿望见太后。”太后曰:“老妇恃辇而行耳。”曰:“食得毋哀乎?”曰:“恃粥耳。”曰:“老臣间者殊不欲食,乃强步,日三四里,少益嗜食,和于身也。”太后曰:“老妇不能。”太后不和之色少解。左师公曰:“老臣贱息舒祺最少,不肖,而臣衰,窃怜爱之,愿得补黑衣之缺以卫王宫,昧死以闻。”太后曰:“敬诺。年几何矣?”对曰:“十五岁矣。虽少,愿未及填沟壑而讬之。”太后曰:“丈夫亦爱怜少子乎?”对曰:“甚于妇人。”太后笑曰:“妇人异甚。”对曰:“老臣窃以为媪之爱燕后贤于长安君⑧。”太后曰:“君过矣,不若长安君之甚。”左师公曰:“父母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媪之送燕后也,持其踵,为之泣,念其远也,亦哀之矣。已行,非不思也,祭祀则祝之曰:‘必勿使反’,岂非计长久,为子孙相继为王也哉?”太后曰:“然。”左师公曰:“今三世以前,至于赵主之子孙为侯者,其继有在者乎?”曰:“无有。”曰:“微独赵,诸侯有在者乎?”曰:“老妇不闻也。”曰:“此其近者祸及身,远者及其子孙。岂人主之子侯则不善哉?位尊而无功,奉厚而无劳,而挟重器多也。今媪尊长安君之位,而封之以膏腴之地,多与之重器,而不及今令有功于国,一旦山陵崩。长安君何以自讬于赵?老臣以媪长安君之计短也,故以为爱之不若燕后。”太后曰:“诺,恣君之所使之。”于是为长安君约东百乘,质于齐,齐兵乃出。
  • 4.    《史记.赵世家》:齐安平君田单将赵师而攻燕中阳,拔之。又攻韩注人,拔之。二年,惠文后卒。田单为相。
  • 5.    《史记.赵世家》:(孝成王)四年,王梦衣偏裻之衣,乘飞龙上天,不至而坠,见金玉之积如山。明日,王召筮史敢占之,曰:“梦衣偏裻之衣者,残也。乘飞龙上天不至而坠者,有气而无实也。见金玉之积如山者,忧也。”
  • 6.    《史记.赵世家》:后三日,韩氏上党守冯亭使者至,曰:“韩不能守上党,入之于秦。其吏民皆安为赵,不欲为秦。有城市邑十七,愿再拜入之赵,财王所以赐吏民。”王大喜,召平阳君豹告之曰:“冯亭入城市邑十七,受之何如?”对曰:“圣人甚祸无故之利。”王曰:“人怀吾德,何谓无故乎?”对曰:“夫秦蚕食韩氏地,中绝不令相通,固自以为坐而受上党之地也。韩氏所以不入于秦者,欲嫁其祸于赵也。秦服其劳而赵受其利,虽强大不能得之于小弱,小弱顾能得之于强大乎?岂可谓非无故之利哉!且夫秦以牛田之水通粮蚕食,上乘倍战者,裂上国之地,其政行,不可与为难,必勿受也。”王曰:“今发百万之军而攻,逾年历岁未得一城也。今以城市邑十七币吾国,此大利也。”
  • 7.    《史记.赵世家》:赵豹出,王召平原君与赵禹而告之。对曰:“发百万之军而攻,逾岁未得一城,今坐受城市邑十七,此大利,不可失也。”王曰:“善。”乃令赵胜受地。
  • 8.    《史记.白起王翦列传》:(昭襄王)四十七年,秦使左庶长王龁攻韩,取上党。上党民走赵。赵军长平,以按据上党民。
  • 9.    《史记.白起王翦列传》:四月,龁因攻赵。赵使廉颇将。赵军士卒犯秦斥兵,秦斥兵斩赵裨将茄。六月,陷赵军,取二鄣四尉。七月,赵军筑垒壁而守之。秦又攻其垒,取二尉,败其阵,夺西垒壁。廉颇坚壁以待秦,秦数挑战,赵兵不出。
  • 10.    《史记.白起王翦列传》:赵王数以为让。而秦相应侯又使人行千金於赵为反间,曰:“秦之所恶,独畏马服子赵括将耳,廉颇易与,且降矣。”赵王既怒廉颇军多失亡,军数败,又反坚壁不敢战,而又闻秦反间之言,因使赵括代廉颇将以击秦。
  • 11.    《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赵王因以括为将,代廉颇。蔺相如曰:“王以名使括,若胶柱而鼓瑟耳。括徒能读其父书传,不知合变也。”赵王不听,遂将之。
  • 12.    《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及括将行,其母上书言于王曰:“括不可使将。”王曰:“何以?”对曰:“始妾事其父,时为将,身所奉饭饮而进食者以十数,所友者以百数,大王及宗室所赏赐者尽以予军吏士大夫,受命之日,不问家事。今括一旦为将,东向而朝,军吏无敢仰视之者,王所赐金帛,归藏于家,而日视便利田宅可买者买之。王以为何如其父?父子异心,愿王勿遣。”王曰:“母置之,吾已决矣。”括母因曰:“王终遣之,即有如不称,妾得无随坐乎?”王许诺。
  • 13.    《史记.白起王翦列传》:秦闻马服子将,乃阴使武安君白起为上将军。而王龁为尉裨将,令军中有敢泄武安君将者斩。赵括至,则出兵击秦军。秦军详败而走,张二奇兵以劫之。赵军逐胜,追造秦壁。壁坚拒不得入,而秦奇兵二万五千人绝赵军後,又一军五千骑绝赵壁间,赵军分而为二,粮道绝。而秦出轻兵击之。赵战不利,因筑壁坚守,以待救至。
  • 14.    《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赵括既代廉颇,悉更约束,易置军吏。秦将白起闻之,纵奇兵,详败走,而绝其粮道,分断其军为二,士卒离心。
  • 15.    《史记.白起王翦列传》:至九月,赵卒不得食四十六日,皆内阴相杀食。来攻秦垒,欲出。为四队,四五复之,不能出。其将军赵括出锐卒自搏战,秦军射杀赵括。括军败,卒四十万人降武安君。武安君计曰:“前秦已拔上党,上党民不乐为秦而归赵。赵卒反覆。非尽杀之,恐为乱。”乃挟诈而尽阬杀之,遗其小者二百四十人归赵。前後斩首虏四十五万人。赵人大震。
  • 16.    《史记.白起王翦列传》:(昭襄王)四十八年十月,秦复定上党郡。秦分军为二:王龁攻皮牢,拔之;司马梗定太原。韩、赵恐,使苏代厚币说秦相应侯曰:“武安君禽马服子乎?”曰:“然。”又曰:“即围邯郸乎?”曰:“然。”“赵亡则秦王王矣,武安君为三公。武安君所为秦战胜攻取者七十馀城,南定鄢、郢、汉中,北禽赵括之军,虽周、召、吕望之功不益於此矣。今赵亡,秦王王,则武安君必为三公,君能为之下乎?虽无欲为之下,固不得已矣。秦尝攻韩,围邢丘,困上党,上党之民皆反为赵,天下不乐为秦民之日久矣。今亡赵,北地入燕,东地入齐,南地入韩、魏,则君之所得民亡几何人。故不如因而割之,无以为武安君功也。”於是应侯言於秦王曰:“秦兵劳,请许韩、赵之割地以和,且休士卒。”王听之,割韩垣雍、赵六城以和。正月,皆罢兵。武安君闻之,由是与应侯有隙。
  • 17.    《史记.平原君虞卿列传》:秦既解邯郸围,而赵王入朝,使赵郝约事于秦,割六县而媾…虞卿对曰:“今坐而听秦,秦兵不弊而多得地,是强秦而弱赵也。以益强之秦而割愈弱之赵,其计故不止矣。且王之地有尽而秦之求无已,以有尽之地而给无已之求,其势必无赵矣…秦索六城于王,而王以六城赂齐。齐,秦之深仇也,得王之六城,并力西击秦,齐之听王,不待辞之毕也。则是王失之于齐而取偿于秦也。而齐、赵之深仇可以报矣,而示天下有能为也。王以此发声,兵未窥于境,臣见秦之重赂至赵而反媾于王也。 从秦为媾,韩、魏闻之,必尽重王;重王,必出重宝以先于王。则是王一举而结三国之亲,而与秦易道也。”赵王曰:“善。”
  • 18.    《史记.白起王翦列传》:其九月,秦复发兵,使五大夫王陵攻赵邯郸。是时武安君病,不任行。四十九年正月,陵攻邯郸,少利,秦益发兵佐陵。陵兵亡五校。武安君病愈,秦王欲使武安君代陵将……武安君终辞不肯行,遂称病。
  • 19.    《史记.白起王翦列传》:秦王使王龁代陵将,八九月围邯郸,不能拔。
  • 20.    《史记.平原君虞卿列传》:秦之围邯郸,赵使平原君求救,合从於楚,约与食客门下有勇力文武备具者二十人偕……得十九人,馀无可取者,无以满二十人。门下有毛遂者,前,自赞於平原君曰:“遂闻君将合从於楚,约与食客门下二十人偕,不外索。今少一人,原君即以遂备员而行矣。”平原君曰:“先生处胜之门下几年於此矣?”毛遂曰:“三年於此矣。”平原君曰:“夫贤士之处世也,譬若锥之处囊中,其末立见。今先生处胜之门下三年於此矣,左右未有所称诵,胜未有所闻,是先生无所有也。先生不能,先生留。”毛遂曰:“臣乃今日请处囊中耳。使遂蚤得处囊中,乃颖脱而出,非特其末见而已。”平原君竟与毛遂偕。
  • 21.    《史记.平原君虞卿列传》:平原君与楚合从,言其利害,日出而言之,日中不决……毛遂按剑而前曰:“……今楚地方五千里,持戟百万,此霸王之资也。以楚之彊,天下弗能当。白起,小竖子耳,率数万之众,兴师以与楚战,一战而举鄢郢,再战而烧夷陵,三战而辱王之先人。此百世之怨而赵之所羞,而王弗知恶焉。合从者为楚,非为赵也。吾君在前,叱者何也?”楚王曰:“唯唯,诚若先生之言,谨奉社稷而以从。”毛遂曰:“从定乎?”楚王曰:“定矣。”毛遂谓楚王之左右曰:“取鸡狗马之血来。”毛遂奉铜槃而跪进之楚王曰:“王当歃血而定从,次者吾君,次者遂。”遂定从於殿上。
  • 22.    《史记.魏公子列传》:魏王使将军晋鄙将十万众救赵。秦王使使者告魏王曰:“吾攻赵旦暮且下,而诸侯敢救者,已拔赵,必移兵先击之。”魏王恐,使人止晋鄙,留军壁邺,名为救赵,实持两端以观望。……公子请如姬,如姬果盗晋鄙兵符与公子。……至邺,矫魏王令代晋鄙。晋鄙合符,疑之,欲无听。朱亥袖四十斤铁椎,椎杀晋鄙,公子遂将晋鄙军。……得选兵八万人,进兵击秦军。
  • 23.    《史记.赵世家》:(孝成王)八年,平原君如楚请救。还,楚来救,及魏公子无忌亦来救,秦围邯郸乃解。
  • 24.    《史记.秦本纪》:(昭襄王五十年)十二月,龁攻邯郸,不拔,去,还奔汾军二月余。
  • 25.    《史记.范雎蔡泽列传》:任郑安平,使击赵。郑安平为赵所围,急,以兵二万人降赵。
  • 26.    《史记.赵世家》:(孝成王)十年,燕攻昌壮,五月拔之。赵将乐乘、庆舍攻秦信梁军,破之。
  • 27.    《战国策.燕策三》:燕王喜使栗腹以百金为赵孝成王寿,酒三日,反报曰:“赵民其壮者皆死于长平,其孤未壮,可伐也。”
  • 28.    《史记.赵世家》:燕卒起二军,车二千乘,栗腹将而攻鄗,卿秦将而攻代,廉颇为赵将,破杀栗腹,虏卿秦、乐闲。
  • 29.    《战国策.燕策三》:赵使廉颇以八万遇栗腹于鄗,使乐乘以五万遇庆秦于代。
  • 30.    《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赵以尉文封廉颇为信平君,为假相国。
  • 31.    《史记.赵世家》:(孝成王)十六年,廉颇围燕。以乐乘为武襄君。
  • 32.    《史记.乐毅列传》:其明年,乐乘、廉颇为赵围燕,燕重礼以和,乃解。
  • 33.    《史记.赵世家》:(孝成王)十九年,赵与燕易土。以龙兑、汾门、临乐与燕;燕以葛、武阳、平舒与赵。
  • 34.    《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赵孝成王卒,子悼襄王立,使乐乘代廉颇。廉颇怒,攻乐乘,乐乘走。廉颇遂奔魏之大梁。其明年,赵乃以李牧为将而攻燕,拔武遂、方城。
  • 35.    《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廉颇居梁久之,魏不能信用。赵以数困于秦兵,赵王思复得廉颇,廉颇亦思复用于赵。赵王使使者视廉颇尚可用否。廉颇之仇郭开多与使者金,令毁之。赵使者既见廉颇,廉颇为之一饭斗米,肉十斤,被甲上马,以示尚可用。赵使还报王曰:“廉将军虽老,尚善饭,然与臣坐,顷之三遗矢矣。”赵王以为老,遂不召。
  • 36.    《史记·卷四十三·赵世家第十三》
展开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