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澶渊之盟」?

胜战赔款却能两利
关注者
309
被浏览
179,224

32 个回答

题主问题:如何评价历史上胜战赔款却能两利的檀渊之盟?
回答之前先说结论:
表:檀渊之盟是什么?能吃吗?
里:澶(chan)渊之盟是在宋辽战争的参战两国对对方实力的充分认可下签订的有条件的和平条约,反应了双方虽然对现状不满但都无力改变现状的心态和现实。
===================================================================
北宋在建立(960)之后,最晚在乾德元年(963)两国间就开始时不时地发生地区性冲突:
是月,北漢主誘契丹兵攻平晉軍,命洺州防禦使郭進、濮州防禦使張彥進、客省使曹彬、趙州刺史陳萬通領步騎萬餘往救之,未至一舍,北漢引兵去。
次年
北漢尋誘契丹步騎六萬入侵,繼勳復與彰德節度使羅彥緓、西山巡檢使郭進、內客省使曹彬等領六萬觽赴之,大破契丹及北漢軍於遼州城下。
乾德三年
契丹侵易州,略居民,上令監軍李謙昇率兵入其境,俘生口如所略之數,俟契丹放還易州之民,然後縱之。
曾瑞龙先生考证,认为宋初和辽存在一个雄州和议。双方承认对方政权和领土的合法性,似乎宋太祖想以此获得北疆的和平。不过两国对于此和议依然存在一定分歧,比如当时为辽附庸国的北汉政权是否包括在和议内容中。北宋方面显然认为他北汉是北汉,你契丹是契丹。辽的看法是,北汉是俺的小弟,同时也是我的“藩篱”,你说杀就杀了,我这个大哥会不会很没面子?所以在雄州和议后,北宋几次讨伐北汉,以及两次太原围城战中,辽都多少派了兵对北汉进行支援(也都被打退了)。
开宝二年宋太祖围太原
初,棣州防禦使何繼筠為石嶺關部署,屯於陽曲。上聞契丹分道來援北漢,其一自石嶺關入,乃驛召繼筠詣行在所,授以方略,并給精騎數千,使往拒之。且謂繼筠曰:「翌日亭午,埙卿捷奏至也。」時已盛暑,上命太官設麻漿粉賜繼筠,食訖,辭去。戰於陽曲縣北,大敗契丹,擒其武州刺史王彥符,斬首千餘級,獲生口百餘人,馬七百餘匹,鎧甲甚觽。己未,繼筠遣子承睿來獻捷,承睿未至,上登北臺以俟,見一騎自北來,逆問之,果承睿也。北漢陰恃契丹,城久不下,上乃以所獻鎧甲、首級示之,城中人奪氣。
契丹兵果分道由定州來援,韓重贇陣於嘉山以待之。契丹見旗幟,大駭,欲遁去。重贇急擊之,大破其觽,獲馬數百匹。癸未,使來告捷,上大喜,手詔褒之。
太平兴国四年宋太宗围太原(灭北汉)
郭進言契丹數萬騎入侵,大破之石嶺關南。於是北漢援絕,北漢主復遣使間道齎蠟書走契丹告急,進捕得之,徇於城下,城中氣始奪矣。
因此,在宋太宗灭北汉后,宋方认为辽似乎并无意维持雄州和议,于是发动了对辽的全面作战。后面的事情估计很多人都多少知道一点:
高粱河战役
乾亨元年,宋侵燕,北院大王奚底、统军使萧讨古等败绩,南京被围。帝命休哥代奚底,将五院军往救。遇大敌于高梁河,与耶律斜轸分左右翼,击败之。追杀三十馀里,斩首万馀级,休哥被三创。
岐沟关战役
五月庚午,至岐沟关北,敌追及之,我师大败。彬等收余军,宵涉巨马河,营於易水之南。李继宣力战巨马河上,敌始退,追奔至狐山,方涉巨马河,人畜相蹂践而死者甚觽。
君子馆战役
契丹将耶律逊宁号于越者,以数万骑入寇瀛州。都部署刘廷让与战於君子馆,会天大寒,我师不能彀弓弩,敌围廷让数重。。。。廷让全军皆没,死者数万人,廷让得麾下他马乘之,仅脱死。
陈家谷战役
业力战,自日中至暮,果至谷口,望见无人,即拊膺大恸,再率帐下士力战,身被数十创,士卒殆尽,业犹手刃数十百人,马重伤不能进,遂为敌所禽,其子延玉与岳州刺史王贵俱死焉。
望都战役
副部署、殿前都虞候、云州观察使王继忠常以契遇深厚,思戮力自暛,与敌战康村,自日昳至乙夜,敌势稍却。迟明复战,敌悉觽攻东偏,出阵后焚绝粮道。继忠率麾下跃马驰赴,素炫仪服,敌识之,围数十重,士皆重创。殊死战,且战且行,旁西山而北,至白城,陷於敌。
也有一些大家可能不知道的:
满城之战:
三战,大破之,敌觽崩溃,悉走西山,投坑谷中,死者不可胜计。追奔至遂城,斩首万余级,获马千余匹,生擒酋长三人,俘老幼三万口及兵器、车帐、羊畜甚觽。
雁门关之战:
癸巳,潘美言自三交口巡抚至代州,会敌十万觽侵雁门,令杨业领麾下数百骑自西陉出,由小陉至雁门北口南向与美合击之,敌觽大败,杀其节度使、驸马、侍中萧咄李,生擒马步军都指挥使李重诲,获铠甲革马甚觽。
唐河之战:
至是摧锋先入,契丹骑大溃,追击逾曹河,斩首万五千级,获马万匹。己丑,捷奏闻,髃臣称贺。
曹河之战:
敌方会食,既食,则将进战,继伦出其不意,急击之,杀敌将一人,号皮室,皮室者,彼相也,觽遂惊乱。于越食未竟,弃匕箸,为短兵中其臂,创甚,乘马先遁。敌望见大军,遂奔溃,自相蹂践死者无数。继伦与镇州副都部署范廷召追奔过徐河十余里,俘获甚觽。州副都部署孔守正又与敌战曹河之斜村,枭其帅大盈相公等三十余级。
子河窼之战:
契丹大将韩德威,率数万骑诱党项勒浪嵬族十六府大首领马尾等自振武入寇,永安节度使折御卿率轻骑邀击之,大败其觽于子河窼。勒浪等族乘契丹之乱,诈为府州兵蹑其后,敌大惊扰,死者十六七,悉委其辎重涉河而遁。敌将号突厥太尉、司徒、舍利死者二十余人,生擒吐浑首领一人,德威仅以身免。
遂城羊山之战:
丙子,王显遣寄班夏守贇驰骑入奏:“前军与契丹战,大破之,戮二万余人,获其伪署大王、统军、铁林、相公等十五人首级并甲马甚觽,余皆奔北,号恸满野。
看着两边每次死个上万的人头是不是很过瘾?但是这没什么卵用,几十年下来两边的国境线基本没有任何变动。宋军受制于后勤无法进行长时间的远征,辽军方面攻城能力也是各种拙计。

换个比较通俗的说法:就是宋辽在打一盘长达几十年的LOL,两边选手各种风骚走位越塔强杀或者越塔被强杀,打到末期发现,尼玛这是个推塔游戏,两边选的都是团战英雄,毫无推塔能力。

宋军方面的“推塔”记录比较具有代表性的就是两次北伐,第一次征辽,宋军败于高粱河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宋军后勤疲态已露,宋太宗不得不把预备队投入攻城中,间接导致高粱河阻援失败,功亏一篑。
第二次宋太宗的战略就非常复杂了,概括起来就是:你看我东路曹彬一个假动作,西路潘美假动作重播,这战略,把你迷惑,你有没有爱上我?
咳咳,然而并没什么用,宋军还是喜闻乐见地断粮了,撤退了,被打崩了。

辽军的情况很相似,且不谈其在野战中的表现(因为辽军在宋军境内一贯胜少败多),其在澶渊之盟前夕的攻城表现很能说明问题:
初,契丹自定州帅觽东驻阳城淀,遂缘胡卢河逾关南。是月丙戌,抵瀛州城下。势甚盛,昼夜攻城,击鼓伐木之声,闻於四面。大设攻具,驱奚人负板秉烛,乘墉而上。知州、西京左藏库使李延渥率州兵、强壮,又集贝冀巡检史普所部拒守,发礧石巨木击之,皆累累而坠。逾十数日,多所杀伤。契丹主及其母又亲鼓觽急击,矢集城上如雨,死者三万余人,伤者倍之,竟弗能克,乃遁去。

到了这份上,其实宋辽都已经意识到这场战争都不太可能按照自己预想的剧本走下去了。因为双方都是一个内部统一且较为团结的大国,在对方内部不发生大的危机或分裂的情况下,战局很难发生多少实质性的改变。
在这种情况下,辽开始寻求积极的以战逼和的策略。之前宋辽的河北主战场在易州到唐河一带,而辽军在景德元年采取更为大胆的突击策略:在攻打瀛洲不利的情况下,辽军转而向更南的方向突进,摆出一副要拼命的样子。宋朝方面也很快做出反应(当时北宋政府的左相毕士安、右相寇准、枢密使王继英以及军职中位阶最高的高琼都持主战态度),开封部队开始向北移动,两军在澶州相遇,然后。。。辽“统军顺国王挞览,有机勇,所将皆精锐,方为先锋,异其旗帜,躬出督战。威虎军头张緓守床子弩,弩潜发,挞览中额陨,其徒数十百辈竞前舆曳至寨,是夜,挞览死。敌大挫衄,退却不敢动,但时遣轻骑来觇王师。”
很多人认为辽此时主帅已死,孤军深入,宋军完全可以一战定乾坤。可惜历史并不能假设,这里只说一下我自己的一点浅薄见识:在大平原环境下,以步兵为主精于阵战的宋军如果继续与辽军决战,的确有很大概率击败辽军,但前提是以骑兵为主的辽军愿意与宋军会战。设若辽军分几路同时向东退去,宋军固然能在追击和拦截中取得一定战果,甚至瓦解景德元年的这场辽军攻势。然后。。。。然后宋辽继续在国境线附近进行苦逼的拉锯(当然宋军此时可能会取得战争主动权),因为根据宋辽战争的历史经验,任何一方在战争中短时间内死个几万甚至十万人都不会对双方的国境线产生多少实质性的改变。

于是历史的发展就变成了,辽方以遣回宋军俘将传达和议建议,在双方进行一番讨价还价后,最终达成了澶渊之盟。和之前宋太祖时代的雄州和议相比,北宋必须额外缴纳一笔岁币,辽承认北宋对其原属国北汉及自己在后周时丧失的关南诸县两地领土的统治。
宋觉得自己原来打算“收复”幽云十六州,现在幽州打不下来,狠话撂下了却食言了,好像很丢脸。
辽觉得自己原来有小弟而且领土完整,不料开心地吃着火锅唱着歌,突然就被人给抢了,小弟死了,自己原来丢的地还拿不回来,好没面子的说。
所以尽管双方各种不情不愿,但是靠战争已经很难再得到更多实际利益的情况下,双方只能选择接受既成事实。这也可以解释了为什么宋仁宗时期北宋在西北一有点罩不住的迹象,辽立刻就派人来讹诈岁币。而宋徽宗时期北宋一听说辽后方不靖,就屁颠屁颠地去找女真谈合作拉赞助。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唐朝建立时有渭水之盟,然后灭了突厥。汉朝建立时有白登之围,然后灭了匈奴。北宋建立时有澶渊之盟,然后……终其一朝与契丹“和平友好”。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