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術戈登向全能鋒線轉型受阻,窮人版格裡芬緣何進退兩難? | PTT新聞
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魔術戈登向全能鋒線轉型受阻,窮人版格裡芬緣何進退兩難?

如今小球陣容風靡聯盟,在強調位置模糊的NBA潮流中“鐵算子”萊利一度大力倡導的“無位置籃球”似乎逐漸開始大放異彩。

管理層在建隊引援時往往優先考慮球員間的兼容性以及對於球隊容錯率的提升程度,最好是能夠勝任於多位置間搖擺且具備一專多能性便可在聯盟中如魚得水。

“全能”一詞成為了用以衡量角色球員成色的新準則(對於核心來說更是裨益良多),以致於3D側翼拚圖,策應型內線(附帶蹲坑防守本能,空間威脅,擋拆順下懲戒三選一),雙能衛等等應運而生。

魔術是一支頗具悲情色彩的球隊,在隊史不斷收割超級天才的同時其光芒卻也如流星般轉瞬而逝,自魔獸西遊洛杉磯後再未迎來能夠獨當一面的建隊核心,於是團隊籃球便被奧蘭多奉為圭臬。

儘管近些年來奧蘭多管理層昏招頻出,囤積天賦同時倒賣半成品也是習以為常,但一路坎坷之中除開堅定圍繞武切維奇搭建體系外對於無冕扣籃王的栽培之心從未動搖,然而全能鋒線養成美夢尚未成真,被譽為“下一個格裡芬”的戈登卻由此陷入困局。

扣將全能化轉型可遇不可求,戈登複刻格裡芬生涯軌跡是否可行?

前人栽樹後人乘涼,我們在不斷尋找戈登與格裡芬二人之間的共性來佐證複刻論的可行性

“飛天遁地狀元郎”是人們對於格裡芬的初印象,而戈登則是憑借扣籃大賽上與拉文複刻80年代喬丹威爾金斯的世紀之爭自此進入人們視線之內。

而除開格裡芬在實戰中也可依靠純動態天賦屢屢上演轟炸籃筐的驚豔表現之外,其技術細膩程度,長期以來趨於穩定日臻嫻熟的傳控技巧及後期投射開發均是如今戈登拍馬所而不能及的

平心而論,即便二人出道時均以扣將之姿撼動聯盟但卻存在著不可逾越的天賦差距(自選秀報告中便有所呈現)。

事實上格裡芬的組織前鋒屬性早早便顯露鋒芒,在後天個人不斷積極打磨技藝後終於在上賽季打出完全體表現——場均以36.2%的命中率保有2.5記三分球產出同時兼顧24.5分7.5籃板5.4助攻集攻堅,策應及持球投於一體,乾拔三分或是後撤步跳投更是手到擒來儼然後衛模樣

如果拋開傷病不談的話,格裡芬為人們提供了關於勁爆身體素質男如何向全能鋒線轉型足夠的暢想空間,但對於戈登來說是否適用呢?

集攻防組織於一體|意在挖掘戈登全能化潛力最終淪為“不三不四”前鋒?

戈登的轉型之路也頗為艱辛曲折,於三,四號位之間如何抉擇是戈登一直以來無法回避的問題所在。

從技術特點來看戈登范屬於雜而不精的搖擺型鋒線行列:

他具備勁爆的身體素質卻沒能擁有瘋狂攻框的資本,速度及結合球能力限制了自身持球技能的進一步開發,在克利福德降速磨陣地的進攻方針下也無法頻繁策動反擊;

投射方面倒是先知先覺,自生涯第三個賽季起戈登便樹立起成為投射型鋒線的偉大願景,無論是中距離抑或是外線發炮(保持在3成以上)他都照單全收,缺點在於極度缺乏穩定性;

至於策應方面戈登在近兩賽季場均保有3.7次助攻,對於魔術主張傳導球的進攻體系而言算是最大助力(主控奧古斯丁受限於身高出球能力有限,球隊自然尋求增設組織銜接點),但繼續消化球權的可能性並不高。

戈登個人進攻端雞肋的一面便在於其“不三不四”性站三號位時其持球攻擊手段乏善可陳,論及突破造殺傷缺乏速度支撐且不長於節奏變化,側翼牽製力有限;出任四號位時以空間型定位來看其射術水準又不達標,個人營造的空間威脅實屬有限。

拋開高達7成的籃下終結準星暫且不提,戈登的出手選擇優化依舊止步不前。本賽季戈登三分出手佔比回落至31.1%但降權未能提效,其準星也由上賽季生涯新高的34.9%大幅跳水至30.1%;非籃下兩分球(3英尺之外)綜合佔比依然高達36.7%卻只能保有31.9%的命中率,近框端終結在對抗下失準,中距離回應能力有限同時長兩分準星為堪稱災難級的16.1%,以致於戈登真實命中率僅為51.1%

其進攻低效於投籃熱圖便可見一斑,戈登屬於單打,背身,擋拆持球等有球方式皆能露上一手卻無法維系產量效率的半吊子持球手,這是全能鋒線的必經之路——在真正開發出安身立命的殺人技之前始終需要背負“樣樣通,樣樣松”的質疑。

至於所謂的戈登徹底向組織前鋒轉型的前景個人認為也應謹慎看好。

他確實是那種需要球權在手的主攻型打法,兼顧反擊戰轉換推進以及陣地戰持球攻的同時適當肩負起串聯球隊的重任(以20.3%的回合佔有率交出了13.6%的助攻率及9.2%的失誤率)。

但受限於個人進攻威脅不足且改變對手防守陣型的能力也並不突出,因而這種可視作反哺形式的突分或是肘區牽製效果都無法呈現最大化,作擋拆掩護人時又無法兼備高質量掩護和外彈威脅,這便直接導致了他作為組織前鋒去消化球權的上限觸手可及

通常來講,在戰術環境及個人進攻方式未發生巨大變更前提之下,這種策應屬性只能算作附加值而無法幫助球員起到實質性的蛻變,更何況魔術本就是出球點眾多以量維持運轉的團隊式打法,在坐擁策應中軸型內線武切維奇的同時再加磅戈登走純組織流的可能性並不高

而防守端戈登似乎是繼承了格裡芬的優缺點——長於單防但協防稍遜一籌

戈登並不像格裡芬那樣存在著臂展劣勢的天然硬傷,他的尺寸保障其在面對主流向下搖擺或是側重空間性而非力量型的三四號位時對抗並不吃虧,即便是在對位移動上略有吃緊也可以憑借體型加以彌補,在繼續提升防無球專注度及鍛煉下盤力量後有望將單防水準再提升一檔,倒是協防方面的傳球路線判斷和逼迫失誤則有待改善

由於陣中艾薩克的迅速崛起戈登在內線防守端的壓力驟降,依托於魔術守蹲坑鋒線掃蕩的防守策略他的重心逐漸開始向外傾斜。數據顯示,當他在場時球隊百回合將少失去6.7分同時對位球員在其防守下命中率會被限制在44.2%,降幅達1.6%;而相比於以往積極參與內線協防外(6英尺內DIFF值達到了4.5%)戈登開始側重15英尺外單鎖及線型驅趕,以便於魔術內線防守陣型得以展開。

魔術瘋狂囤積前場天賦,未能展現足夠持球才華的戈登又該何去何從?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魔術對於戈登的全能化鋒線改造事實上是難以實現的,從主觀上來講戈登確實具備一定的可塑性但能力上卻不足以在一支季後賽級別的球隊中單扛攻堅主攻手,防守體系支柱或是策應組織前鋒中任何一種角色,歸根結底能力有限。

而客觀上退一步來說,魔術也不具備為其營造出無限火力放開掄的練級機會,球隊空間環境有限加之匹配戈登自身特性的攻框或是提速打法對於魔術來說便相當於自斷臂膀,因此甘作副攻手才是戈登繼續立足於魔術最合適的定位

單就目前來說,魔術隊矛盾並不在於戈登與艾薩克二人間的共存問題,由戈登攻四守三+艾薩克攻三守四雖是權宜之計但依舊可以解決鋒線持球份額及防守聯動,即便二人似乎都更適合在四號位上建功立業謀取功名。

但如果將未來發展考量結合其中,那麽長此以往艾薩克的進攻養成則又會陷入怪圈,戈登的全能化大抵上也只是原地踏步,僅此而已。當然魔術如果執意於雙鋒線前者無球終結+後者萬能填空者的搭配方式,將主攻希望寄托於後場也未嘗不可(倘若魔術另有心思,戈登的合約也與武切維奇相仿屬遞減性質,可運作性強易於處理)。

在全明星扣籃大賽飲恨而歸的戈登迎來了短暫的高光時刻,到底是曇花一現還是知恥後勇吹響進擊號尚未可知。即便戈登無法蛻變為頂級的全能鋒線或許也不是一件壞事,在明晰自身定位後穩扎穩打,明確分工之下各司其職,專己所長還是綽綽有余

感謝關注,歡迎討論,阿哲願與你“球”得真經,一路侃球,直到世界盡頭。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