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肺炎疫情:政治正確還是價值堅持?一位香港資深政治人物的兩 - 看板 CrossStrait - 批踢踢實業坊
肺炎疫情:政治正確還是價值堅持?一位香港資深政治人物的兩難之選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52034169 https://i.imgur.com/eRXaTDK.jpg
蔡耀昌參與NGO社會組織協會的工作,曾為大陸新移民爭取權益。(Getty Images) 香港民主派資深人士蔡耀昌今年三月代表他所服務的NGO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向政府機構 投訴部分餐廳歧視大陸食客。消息一出,在其所屬的民主黨及泛民主派掀起軒然大波。壓 力之下,他在3月14日辭去民主黨中央委員會委員及數個黨內要職。 52歲的蔡耀昌說他對黨內的強烈反彈感到驚訝,但不後悔自己做的事。 「我還是堅持做 該做的事,」他在與BBC中文的採訪中說道。 香港社會因去年數月的反修例抗議活動更加撕裂,官民、警民更加對立;中港關係也因政 見、認同感的分歧等變得更加緊張。新冠疫情在中國武漢爆發,迅速擴散開來,1月底, 香港出現第一例確診病例。「封關」呼聲高漲,包括香港民主黨在內的泛民主派不斷向政 府施壓,但特首林鄭月娥拒絶對大陸全面「封關」。加之2013年SARS慘痛教訓在很多香港 人中仍然記憶猶新,「恐中」情緒再次暴發。一些香港食肆和店鋪貼出告示,表示不歡迎 大陸客或講普通話的人(強調不包括台灣人)來「自救」。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本月初發佈調查,稱有上百家食肆貼出類似告示。隨後,該機構向香港 致力消除歧視的機構平等機會委員會(平機會)投訴,稱這些商家的做法涉及"歧視",促 請政府修訂《種族歧視條例》,將同一國籍不同背景人士相互不公平對待的行為,也定性 為歧視。現行條例未涵蓋因身份不同而產生的歧視。 具有強烈本土意識的泛民主派對這些食肆的做法保持沉默,鮮有微詞。但作為香港最大政 黨民主黨中委成員的蔡耀昌認為,他的投訴是出於「保障人權」的考慮。他說,「很多時 候看一個行為是否涉及歧視,不會考慮背後的動機,而要看最終的行為是否出現差別對待 ,差別對待是否合理。不應該因政治原因或社會大氛圍令我們忽視最基本的人權價值。」 蔡耀昌的投訴受到平機會的支持。主席朱敏健稱,若餐廳不招待大陸人而招待其他講普通 話的華人,可能構成「間接種族歧視」;如果以防疫為由拒絶招待某一國家的人,可能涉 及「殘疾歧視」。 不過,隨之而來的是,60多名區議員及民主黨黨員發起"蔡耀昌不代表我"的聯署,稱蔡的 言論「等同支持林鄭月娥拒絶全面封關」,與民主黨立場相左,敦促他辭任中委一職。 3月14日,民主黨發表聲明稱,此前並未討論過相關議題(餐廳食肆涉嫌歧視),蔡耀昌 的立場也與民主黨無關。中委會當天召開緊急會議。蔡耀昌在會上作出自己的陳述,但未 能得到多數認同。會後,他表示辭任所有黨內職務,包括中央委員會、選舉委員會、財務 委員會和章程委員會委員。 「老一派的人物」 香港出生的蔡耀昌大學期間就參與社會事務,曾擔任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主席及學聯秘書 長。對他影響最深的事是"八九民運"。當年6月4日,蔡耀昌在電視中看到北京軍隊射殺學 生。震驚之餘,便下定決心致力推動中國民主。他在2003年統籌50萬人上街的七一大遊行 ,反對《基本法》23條立法,即香港境內有關國家安全的立法,助就了八九民運以來最大 規模的遊行示威。後來擔任民間組織支聯會的副主席,該組織30年來風雨不改舉辦"六四" 紀念晚會,令香港成為中國唯一可以舉辦相關活動的地方。 「六四」之後,蔡耀昌多次到大陸與民運人士往來,直到1993年被當局沒收回鄉證,從此 禁足大陸23年。即便如此,蔡耀昌依然在政治身份上認同自己是「在香港的中國人」,認 為「香港的民主、自由會促進中國的進步」。 同樣,他認為香港也能在推動平等、保障人權等普世價值方面為大陸樹立榜樣。只有堅持 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路線,才能贏得大多數人支持。蔡耀昌認為,在香港,從大陸 來的新移民比土生土長的香港居民數量少,因此是弱勢群體。鑒於西方平權制度中尊重少 數的論述,需要保障他們的權益。 2013年,蔡以社區組織協會幹事的身份,協助一名新移民就申領政府綜援需滿足居港七年 條件一事提出司法覆核,最終由香港終審法院判定勝訴。 隨著香港本土主義興起,這些理念被冠以「左膠」的標籤,泛指對中共抱有幻想和不切實 際的左翼分子。「膠」字在粵語中是髒話,帶有貶義。 https://i.imgur.com/5AdCzE5.jpg
2015年,蔡耀昌(左)、何俊仁(右)和其他支聯會成員前往中聯辦,呼籲釋放被拘留的 人權活動家。 過去幾年裏,中共拒絶香港直選行政長官,並在出版、言論等方面壓制香港的自主權,被 廣泛批評侵蝕「一國兩制」。去年反送中抗議運動更增加了對蠶食法治的擔憂。同時,陸 港兩地因制度、語言、文化差異,政府在自由行和水貨客(把香港貨物私帶到大陸轉差價 的人)等一系列政策上的失誤,中港矛盾進一步激化。加之本土意識的覺醒,類似蔡耀昌 發起的公民行動並不被主流社會關注; 出於政治考量民主黨和泛民主派也主動與之「割 席」。 肺炎疫情去年底在大陸爆發時,香港政府對大陸關閉數個口岸,但未有完全截斷兩地人流 ,令部分民眾不滿。2月底,當韓國疫情爆發,政府迅速採取封關措施。隨後疫情蔓延至 歐洲,政府對意大利封關。 民主黨副主席羅健熙認為,香港政府對於中國內地的封關措施明顯寬鬆過其他地方,而市 民不過是因差別對待而採取"自救"行為。他反問:「當政府差別對待,你說誰在歧視,是 政府還是餐廳?」 羅健熙認為蔡耀昌和自己「在意識形態上有明顯差異」。他對BBC中文說,「我對中國 critical(批判)的程度和對香港本土意識的興起關注比較多,而蔡耀昌屬於老一派的人 物。」 「一個擇善但固執的人」 香港民主黨的一條政策綱領中寫道, 「促進建立和維護一個體現法治精神、保障人權及 消除所有歧視的法律制度。」蔡耀昌認為自己長期奉行這個綱領,但未曾料到,這成了他 辭去黨內職務的原因。 蔡耀昌說,「儘管立場未必相同,但作為組織核心,從組織的角度考慮,我都必須兼顧這 些(地區層面的)感受。經過衡量,決定主動辭職。」 「政治只是一時,做人卻是一世,」蔡耀昌在臉書上感慨。他不後悔自己的行為,也否認 自己違反了民主黨的立場。 在接受BBC中文訪問時,他說,「政治風氣不斷在變,意味著很多時候要處理實時問題, 不管你是否同意。但做人的基本價值卻要守住,有重要的問題,更要實時提出來。」 蔡耀昌承認北京威權制度對香港人權體制的壓迫,但他認為,正是在這種衝突下,少數或 弱勢的權益更有可能被侵害,所以更加需要在此時保障基本人權。 他說,「推動人權的其中一項是,推動制度的改變。如果香港走向民主、普選的制度,社 會對立就會減少。如果人權制度可以完善,比如針對過去半年可能涉及的警暴,追究違法 行為,也可以舒緩矛盾。同時,人權保障的法例,包括反歧視條例的完善,都可能舒緩矛 盾。起碼大家會有更加多的規範,遇到問題時有合理的機制去處理。我認為出發點是一致 的。」 香港資深媒體人,也是蔡耀昌友人的蔡詠梅評價他說,蔡是一個擇善但固執的人,「認定 是對的就要做下去,即使是一個人也要堅持」。「只是他少一點彈性,不太善於溝通。」 出生於成都、80年代移民香港的蔡詠梅說,她也不認可部分餐廳不招待大陸客的做法,但 認為可以採取其他方式表達,比如寫文章提出異議,引發公眾討論。 她說,在香港政治大環境下,通過平權委員會投訴某些餐廳的行為無異於「火上澆油,是 小題大做,上綱上線」。 蔡詠梅對BBC中文說,「在目前的環境下,(對這些餐廳)過分的指責可能起到了幫助強 權者的作用。」 -- 淩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錦瑟年華誰與度? 月橋花院、瑣窗朱戶,只有春知處。 飛雲冉冉蘅皋暮,彩筆新題斷腸句。若問閒情都幾許? 一川菸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北宋】賀鑄《青玉案・凌波不過橫塘路》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0.53.18.143 (馬來西亞)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rossStrait/M.1585322042.A.3F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