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魏德圣电影《海角七号》 、《赛德克巴莱》、《kano》中所传递的「中日情结」?

会看到一些人评论魏德圣「媚日」,想听听大家看法。
关注者
887
被浏览
204,423

58 个回答

没有看过kano,但海角七号和赛德克巴莱都看过,而且前几天刚刚完成了在台湾的环岛15天自由行,接触了很多台湾当地人,所以对这个问题很想说几句。
非专业人士,不喜勿喷。只是讲讲自己的看法。
先说这两部电影:

一、《海角七号》,其实最初我看这部电影完全是听说这部电影十分卖座,而台湾的电影界历来是商业化偏弱,倒是有很多很有性格,在国际电影界很受关注的导演和作品,比如侯孝贤导演,杨德昌导演等等。(其实我自己也没有看很多台湾的电影,但为数不多看过的大都很喜欢,诸如《一一》,《蓝色大门》。)看了这部在台湾本土十分卖座的电影之后我的感觉是:很讨巧,几个元素都抓的很好,比如邮递员、信、演唱会、跨国恋、音乐,甚至那句出名的“你留下来,或者我跟你走”。这种作品,连我一个当时对台湾文化不熟悉的伪小清新的人,都觉得很有意思,更何况是台湾土著。连垦丁这样一个偏远的“农村”(借用飞机上认识的台湾奶奶的话)都逐渐在这几年成了台湾最火爆的旅游区。不得不说,魏德圣的运作能力真的是一流。

当时只是觉得很好看而已,并没有对电影中的“亲日”等情节做多考量,顺便提一句我们学院一位我十分欣赏的教授电影类课程的老师的话“《海角七号》真的是看不下去”(正是他推荐我们看的《一一》)。

二、《赛德克巴莱》,2012年在大陆上映,我忘记当时是因为什么原因去看的,可能真的是受了“意见领袖”韩寒长微博的影响Sina Visitor System?或是发行方万达影业那条热血沸腾的介绍微博?反正我就是去看了,那天下午下课去朝阳大悦城的金逸,忘记当时热映的是哪部片子,反正当天晚上只有两场《赛德克巴莱》,排片真的不太理想,当时好像距其上线也不过一周多不到两周的时间,由于场次过少而刚刚好错过一场,我不得已在金逸门口等了将近两个小时等到电影开场,看完电影后又不得不多花了许多钱打车回学校,真是十分难忘的回忆。。。

这部电影,看了之后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这种感觉很难形容。影片在打斗以外探讨了当时原住民和日本人之间那场搏斗,或者是说一种殖民文化与反抗殖民文化的斗争,但这种电影核心价值观,其实在电影中的表现很欠缺,起码我觉得情感上是有所不足的,记得比较清楚的就是那个当兵的原住民在犹豫在徘徊的情景。而除此以外,绝大部分的打斗即使不能说是无意义的也可以被称之为是流于表面的,我有一种错觉——他们是为了打斗而打斗,情感上的烘托表现不充分。甚至我觉得那些激烈的打斗可以称之为是魏德圣为了吸引眼球所做的尝试和努力。所以,这部片子,在我心里,明显就是一部各类元素充分展现的“商业大片”,也许是为了炒作,这部片子总是被冠上各种“高尚、有气节”的帽子。
至于过了一段时间真的学了一些相关产业的内容,得知魏德圣当时已经不能对投资人负责,明白了其实他这种盲目大投资大制作的模式其实是一种电影界中十分不负责任的行为,就更加失去了对魏德圣最初的一点点好感。

三、关于“亲日”
题主问出这个问题,我觉得可能是由于真的不了解台湾文化,我之前为了去台湾玩,准备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在台湾玩的十五天尽管不能算与期待完全符合,但也是获益颇多。

在台湾的时候,接触时间最长的是一位包车师傅,我当时是从花莲县瑞穗乡包车游玩花东纵谷,他是一个退役的军人,三十多岁,现在专职坐包车这个行当。期间我请教过他这个困扰了我比较久的问题,我之前一致认同的是“台湾对于日本有种奇妙的情感,作为殖民地,既要反抗侵略,又会不知不觉的受殖民文化的影响,所以这种情感可以算是既爱又恨”。而他的解释是“说台湾恨日本,其实相当的不正确,台湾就是一个非常亲日的地区,很多台湾人都很感谢日本人给他们带来的发展,带来的工业化,你看,你是东北人,你们被侵占了14年,但台湾被侵占了多少年,这种时间上的长久已经让殖民文化在整个社会弥漫。”

的确,在我看来,台湾的确是个文化很多元的地区,但其中日本文化占了很大的比例,比如当地许多的地名“西门町”名字取自日本,处处可见的日本料理店,日式咖喱饭,比例甚至超过中国菜的比例;九份、金瓜石的黄金博物馆、林田山的博物馆、花莲光复糖厂到处都是日式的建筑,联排房屋或是日式独栋,进门多数都要拖鞋;在台东池上和花莲住的民宿即使外面不是日式的样子,室内也大都是和式的摆设。甚至许多很老很老的老人家,可能国语不会讲,都会讲日文。

所以,事实上,亲日,是台湾社会的一种文化或者说一种整体的取向,与电影无关,如果从其中挑出这样的问题,只能说明只是普遍的大陆民众不了解台湾文化罢了。台湾民众是不会发现这几部片子中的亲日取向的,因为,他们的社会就是这样。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碰巧看到這提問,然後看了一下現有的回答,大多是2014~2015年左右的答案,我震驚了。

身為台灣島內碩果僅存的中國人,醜話先說在前面,我認為大陸把KANO禁掉是完全正確的。因為《KANO》真是部好電影,太好了,好到連這麼多大陸人都被台獨那套歷史虛無主義史觀洗腦的如此徹底,這部電影真的非常成功。甚至還有人說出「看完電影後,覺得大東亞共榮也不錯」這種話。

顯而易見,有很多大陸人民,乃至是一天到晚自詡為高知識份子的知乎群眾,無法分辨糖衣砲彈裡糖衣和砲彈的區別(抑或是他們能區別,但他們的立場讓他們裝作無法區別?),那把這種包藏禍心的電影禁掉是最為明智的選擇。

看了所有答案,我心中真的充滿強烈的無力感,就是那種眼睜睜看著原本還在高唱「我們是龍的傳人」的島民,如今卻在大喊支那人滾出去,這種失落,卻無能為力的感覺。如果你不是島內僅剩,猶如稀有物種的中國人,那你不會理解我的感受。你也無法理解我看到這些答案時有多麼震驚且憤怒、無力。

很多人竟然還在爭論這是不是媚日片這種旁枝末節,著實悲哀,這不是媚日片,那什麼才是媚日片?

諸位答主,甚至有編輯推薦那位,表達出來對台灣的所有認知,全都對台獨歷史虛無主義者推出的史觀照單全收,也難怪連媚日在哪都看不出來。在另一篇關於KANO的提問裡,還有人引用馬英九的談話,證明這不是媚日片……此類言論,令我感到萬分痛苦,因為這正是島內僅剩中國人的困境,痛苦的根源。

島內兩大政治勢力,不過是獨台和台獨的區別罷了,沒有一個真正能說得上還是中國人的團體組織 ,能稱為中國人的組織,又弱小到幾乎不存在。諸位大陸答主你知道嗎?馬英九此人任內,連把歷史課本裡的慰安婦加上被迫這兩字都做不到。馬英九就任之初,對媚日獨台史觀不置一詞,毫無修正意圖,等到即將卸任,民意低迷,才拿中國人身份做文章,好穩住支持度的傢伙,把民族情感當成工具利用的人,他獨台立場早讓人看破,你們還把他的話奉為圭臬?

諸位對台灣歷史的理解,和現今的台獨年輕人別無二致,所以我有很深的無力感。畢竟造謠一張嘴,闢謠跑斷腿,要告知真相給各位,實在太難了,幾千字、幾萬字也打不完,整個台灣已經認定那種史觀,許多島內中國人嘗試訴說真相都失敗了,我又何德何能可以破解諸位心中被灌輸的想法?

話雖如此,我還是只能嘗試,嘗試徒勞無功的闢謠吧。

以下針對幾個答主講得內容回應;

一、此片不媚日,單純是還原當時台灣景象。

答:否,台灣漢人在當時是二等公民,如教育資源就存在差別待遇,台灣學生的小學就學率一直到日本殖民台灣的第四十年才超過40%,在台日本人一直超過九成,且高等教育偏重職業教育,農、工、商為主,此外多數為醫學及教育系,只有少數中的少數,菁英中的菁英,才得以就讀其他科系,如法律、政治乃至哲學。

說日本人不把台灣人當人看是誇張了點,但台人在當時可無法和日本人平起平坐,而是被蔑稱為清國奴、支那人的存在。

二、日本人給台灣帶來現代化。

答:否,台灣在清朝後期,是中國最進步的幾個省份之一,是列強的侵略,打斷中國人在台灣推行現代化的步調。中法戰爭中擊退法國的劉銘傳,在中法戰後被任命為台灣建省後第一任巡撫,此公向朝廷積極陳述建設台灣的重要性。

「中國自與外洋通商以來,門戶洞開,藩籬盡撤,自古敵國外患,未有如此之多且強也。…俄人所以挾我、日本所以輕我者,皆以中國守一隅之見,畏難苟安,不能奮興。若一旦下造鐵路之詔,顯露自強之機,則聲勢立振,彼族聞之,必先震讋,不獨俄約易成,日本窺伺之心亦可從此潛消矣。」

出自《劉壯肅公奏議/卷二、謨議略/籌造鐵路以圖自強摺》

劉銘傳任內,台灣造出全中國第一條運客鐵路,在台灣建水利灌溉設施(這很重要後面還會提到),連結島內南北電線,並在台北建造西式學堂,台北城首次也有了電燈電報。儘管他未竟全功;但仍開啟了台灣近代化建設的先聲。

三、日本人讓台灣富庶。

答:否,根據日本東京大學博士、台大教授、日本綜合研究權威,許介鱗教授所著《日本殖民統治讚美論總批判》書中,舉證歷歷,日本殖民之前,台灣早已是中國富庶省份之一。

「早在1860年台灣開港,外資在台已獲投資利益。而清廷派沈葆禎、劉銘傳撫台,自1874到1895年,20年的投資與心血建設,其成果讓日本隨軍記者寫下當時進台北城所見『…財貨金銀之流溢,人民之意氣高昂…』」

故意忽視日據前富庶的台灣,只歌頌日據後的殖民建設,其心可議。

日本強占台灣,台灣人展開長期的武力、非武力的反殖民抗爭。根據日本官方文書累積統計,50年間約近40萬台灣人遭受日軍警屠殺。為了嚴密控制、鎮壓反抗和經濟榨取,貫徹實施50年警察統治。才數十年前的歷史,台灣人凜烈正氣的抗日,已被漠視扭曲。積非成是,日本人的高壓統治及榨取,全數不提,電影呈現出來反倒一片欣欣向榮,這是何道理?

四、電影沒有美化,日本確實對台灣有許多貢獻,譬如水利工程師八田與一,連馬英九都對他表達感謝。

答:日本命令八田與一建烏山頭水庫與嘉南大圳水利工程。不是為台灣農民謀福利,而是為奪取更多的台灣米與糖,供應日本。在當時,嘉南平原的農民吃到白米飯是奢求,曬乾或發霉的蕃薯籤幾乎是餬口的正餐。日據時代,台灣人沒因八田與一受惠;台灣光復後,國民黨在台實施的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也就是土改),農民這才因水利增產而受惠。

馬英九媚俗的配合台獨史觀,感念八田,非常噁心,因為台灣人對八田的感謝,遠遠超過開墾台灣400年來的任何一名中國人。八田與一已成台灣民族英雄,光是這件事,就十足媚日了。否則怎不見有台灣人感謝國民黨的土地改革政策?痛恨國民黨也行,那為何不見台人感謝沈葆楨開放更多漢人來台開墾,感謝劉銘傳開啟現代化?現在眾多台灣人對八田與一吹捧的程度,講得好像他甚至比開台聖王鄭成功更偉大。

(這幾年還真有開始抹黑鄭成功的跡象)

五、台灣人不歡迎國軍來台接收,看看二二八事件以及後來的白色恐怖就知道。

答:我知道大陸人痛恨國民黨,但很多台獨巧妙利用大陸人這種想法,用國民黨的壞來遮掩他們分離主義意圖。二二八事件非常複雜,絕非台灣人反抗國軍,或是反中國這種簡單二分法可以解釋。無可否認,確實有台灣本省人在國軍的肅清中被殺害,不過,根據二二八事件及白色恐怖的親歷者,陳明忠先生所述,事情絕非台獨宣稱的那樣。

台獨把二二八事件,以及數年後登場的「白色恐怖」,當成台獨的起源,認為是國民黨太壞,台人才反中要台獨,是偽造歷史。

我先簡單介紹一下陳明忠先生,他親身經歷過二二八和白色恐怖,坐過國民黨的牢二十多年,受過無數酷刑折磨,1987年才出獄。此人是台灣共產黨在228期間組織的二七部隊成員。二七部隊是在國軍21師登陸台灣後,還持續與國民政府對抗的部隊,而他正是台灣共產黨少數還在世的見證者。

他本人雖然遭國民黨政府迫害,可是眼見台灣歷史修正主義猖獗,陳明忠先生仍寫出「被扭曲的歷史集體記憶」一文,以及接受記者採訪,不慍不火、就事論事的還原歷史。以下引用台灣的中國時報對陳明忠先生採訪內文。

1929年出生在高雄縣岡山鎮的陳明忠,是地主兼榻榻米工廠經營者的小孩,小時候跟當時多數的台灣子弟一樣,以為自己是日本人,上了高雄中學之後,受到老師不公平的待遇,以及處在絕對多數地位的日本同學欺凌、辱罵他是「清國奴」、「支那人」才幡然省悟、認清自己不是日本人,而是漢人,是中國人。同時,他受叔叔的啟發,從這時開始涉獵社會主義方面的文學、哲學、社會科學著作。

回憶當時的物資條件,陳明忠說從午餐就看的出家境的優劣;陳家是地主,有白米飯配酸梅(長得像日本國旗,又稱為愛國便當),而多數的台灣人就只能吃蕃薯和蕃薯葉了。陳明忠覺得白米飯食之無味,反而沒有新鮮的蕃薯簽好吃,因此他會與其他同學交換吃,其他同學都覺得他很傻,不知白米飯的珍貴稀缺。到了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就連地主家庭也感受到物資匱乏了,日本政府收繳的糧食愈來愈沉重,要吃上一頓飽飯愈來愈不容易。面對戰爭,學校裡軍事訓練的課程比重愈來愈高,搭配日本軍國主義的洗腦教育,就是要台灣青年能夠為日本犠牲,然而陳明忠不吃那一套。

陳明忠16歲便考上「農林專門學校」(後易名「台灣省立農業專科學校」、「省立農學院」,即現今中興大學前身)的農化系,但時值二次大戰末期,書還沒念就被徵調去當兵,不過仗還沒去打,台灣就光復了。據他所說,台人當時確實熱烈歡迎國軍來台,絕對沒有諸多答主質疑台灣人喜歡日本人,不歡迎國軍這種事。

此時陳明忠就讀農學院,有部分老師是留用日本人,更少數是台籍老師,而多數的老師就是外省老師,這些受過新文化運動的中國知識份子,教育的風格與日本老師極為不同,都是謙和客氣,對學生態度平等良好,不像日本老師動輒打罵。雖然這些中國老師語言不通,但是中文講義大致能看懂,有些課程還是英文授課;陳明忠極其聰明,買了本英漢字典,用一個月的時間就能完全融匯原文課本的內容。

陳明忠的妻子馮守娥,也對當年的外省老師深有好感。她回憶道,當時有個四川老師教地理,但是四川口音沒人聽的懂,考試大家集體交了白卷,老師難過的哭了,對大家說一定會好好學普通話再來教大家。會對學生認錯哭泣的老師,在日殖時代根本可能想像。另外她也記得當時的外省音樂老師很優雅,能彈奏世界名曲。

有好的一面,但光復初期,國府接收的亂象很多。陳明忠回憶,原本台中機場數十架的日本飛機,由台灣人妥善保管,然後接收人員一來,就把整批的飛機通通銷毀,熔鑄成鋁製品,獲利都自己取走了。除此之外,他還曾看到某部隊的伙食兵拿大陸某軍閥的紙幣來買米,與台幣的匯率不通,還硬要老闆收下並且找錢,後來才知這鈔票早已不發行,根本一文不值。他還曾經遇到不講理憲兵,就硬要他跪下。類似的案件很多,全台灣的不滿情緒一直在上升,終於導致了二二八事件。

陳明忠回憶,由於國民黨如「土匪」的接收,他們拋棄了國民黨的「白色祖國」,走向了共產黨的「紅色祖國」,二二八事件發生時,自己正看完電影回到學生宿舍,結果延平中學的人來通知「台北已經開打了」,意思就是要大家一同響應,陳明忠毫不思索的就加入,先是參加市民群眾大會,就是在這時,首次看到台灣共產黨的主持人楊克煌與謝雪紅。

在大家的印象中,謝雪紅為了反抗日本人做了十幾年牢,因此大家都很欽佩,也就認定她為群眾領袖,然後就在群眾的要求謝雪紅的帶領下,幾乎是未遇抵抗的就佔領了台中縣警察局,收繳了武器,解散了警察,有些警察也加入到群眾行列。包括陳明忠,大家都分到槍與子彈,不過並沒有真正的指揮者。之後台中也建立了「台中二二八事件處委會」,主持人是當地仕紳林連宗、黃朝清、林獻堂等人,並沒有謝雪紅、楊克煌這些台共成員。

一直到國軍登陸以後,原先對抗政府的地方組織一哄而散,各地處委員也都紛紛解散,只剩下謝雪紅的二七部隊還堅持對抗到底,決定往埔里山區打游擊。二七部隊的總數也就5~60人,即使加入陳明忠被任命為小隊長,收納新加入的20位原住民成員,最多也就100多人。這個總數約1連的二七部隊,就在日月潭一帶與國軍戰鬥了幾天,最後陳明忠領了12人守烏牛瀾橋,結果黃金島提前撤退,謝雪紅不知所踪,防線不戰即潰的情況下,二七部隊就此終結。

之後陳明忠回到台中農學院,打包行李準備逃亡,結果同宿舍的朋友提醒他,要是逃亡被發現可能會被直接擊斃,當時陳明忠已被懸賞1萬元。不如就主動投案,因為台中農學院校長周進三已經與政府求情,而周進三校長是陳儀的妹婿,很有上層關係。校長希望政府能寛恕學生,最後就以制式悔過書的形式通知國軍21師,校方再帶著6名曾參與二七部隊的學生,正式到21師的師部向國軍認錯,就此取消了通緝令,也結束了屬於陳明忠的二二八事件。

陳明忠在談這場70年前的往事時,並沒有任何悲情與控訴,他認為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既然選擇對抗政府,那麼戰役失敗,被政府鎮壓也就沒有什麼怨恨的。

他認為228事件的發生,主要是台灣殖民50年造成的觀念差距,雙方有誤會與矛盾沒有能夠及時化解,最後擴大成蔓延全台的群眾事件。他認為,雖然日本人對台灣很壞,但是除了太平洋戰爭的最後4年以外,台灣在日殖時代沒有遇到太多戰爭。而中國則是相反,在甲午戰爭後,一直被列強侵略、戰禍不斷,與台灣比較,顯得更為貧窮落後,其中又以日本侵略中國最為兇狠,因此中國當然會對日本有極深的怨恨,這就反應到接收台灣的公務員與軍人的心理上。

光復之後的公務員與軍人,面對被日本統治50年的台灣,當然當成是日本人的地方,仇恨或是鄙視的情緒都有,兩者的衝突也就難以避免。而台灣人也有品德極壞的,總是藉機滋事鬧事,陳明忠就親眼看到228事件期間,一名台灣流氓正在暴打一名外省孕婦,還一直踩她的肚子,陳明忠趕忙阻止,並問他有什麼仇恨,而那名流氓僅說:「阿山仔就該打」這些人打無辜者很行,卻是欺善怕惡。當國軍登陸後,他們通通躲藏起來,只有二七部隊敢於與國軍對抗。

陳明忠也解釋,二二八事件一直被過份誇大,許多的悲情描述根本就不符事實,曾有人說高雄發生大屠殺,殺死30萬人,但是當時全高雄也才15萬,如何屠殺30萬呢?

根據他的說法,二二八事件如今被台獨運動者當作神主牌,為為反中目的而扭曲歷史,但二二八事件真相是人民對抗腐敗政府,絕非台獨。

更詳細的過程,請參閱陳明忠先生的著作《無悔:陳明忠回憶錄》吧,大陸也有出版。

六、當時的台灣人真的喜歡日本人,日本人也真的關心台灣人,大東亞共榮圈其實不錯。

答:這是這部電影最可惡的地方,他讓人產生一種幻覺,塑造出一個用糖衣包裹的日殖台灣,遮掩住了無數醜惡。從陳明忠先生的親身經歷來看,當時日本人把台灣人當成支那人,打從心底看不起,台灣人難道不知道?就這麼賤?不想當堂堂正正的中國人非要當位於日本底下的支那人?

不能否認,當時確實有放棄祖先的皇民家族,那些台灣人承認日本人的尊貴,但又自認優於其他台灣人,他們界於日本人與台灣人之間,同時對日本人獻媚,又瞧不起自己的同胞,但他們是少數,少之又少。許多台灣人私下批評皇民台灣人是「三腳仔」,這個意思是:日本是狗,台灣是人,皇民介於人與狗之間。當時的台灣人是不喜歡日本的。

總之……這幾個比較嚴重的誤解先解釋了。唉,就說到這裡吧,我也累了,這種無償闢謠,費時間又不討好,有何意義?反正也沒人看。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