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州近期爆发的感染群,大部分来自州内工业区及工作场所,受影响厂商除了面对员工被隔离,工厂被迫暂时关闭,影响出货及提高货运成本,尚面对舆论指责、要求政府全面封锁制造业相关领域的压力。

Advertisement

据了解,自去年尾开始至今,包括麻坡县武吉巴西工业区、新山县甘拔士工业区、地不佬工业区、巴西古当工业区等多个工业区爆发不少感染群,当中确诊的大部分为外劳,也有本地员工受感染。

大马厂商联合会(FMM)柔州分会主席苏上和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反映,该会多数会员都是以出口为主,出口又与物流船运有关,若工厂爆发感染群,除了生产线带来影响,货运船期也要重新安排,造成买卖双方都不方便。

他举例,曾有会员向他反映,工厂半数员工确诊,除了生产部门,甚至连品管部门也有员工确诊,工厂唯有暂时关闭,致使要出口的货柜要重新安排船期,进而造成国外买家的不便。

根据他的了解,国家安全理事会已经从2月起,强制本地工厂都要为所有外劳进行检测。早在上述宣布之前,就有不少厂家已自行为外劳进行检测,这也是为何不少工厂及工业区新增那么多确诊病例。

Advertisement

他坦言,尽管不少人将矛头指向工业区,但本地厂家其实也不希望员工确诊,因为除了要负担员工的隔离费用,若违例还得面对当局处罚或是勒令工厂关闭的风险,因此厂家都遵守政府所制定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包括检测及记录体温,定期为工作场所消毒。

新山县多个工业区爆发感染群,舆论将矛头指向工业区厂商及外劳。(档案照)
新山县多个工业区爆发感染群,舆论将矛头指向工业区厂商及外劳。(档案照)

货运原料成本大增

“然而,虽然工作场所可以防备,但厂商无法控制外劳放工后的活动,毕竟外劳在工作场所以外的地方受到感染机率也很高,但当局为员工检测后,发现有确诊病例,就会定义为工作场所的感染。”

柔佛家具同业商会会长黄友欢坦言,尽管家具业订单确实有在增加,但基于不少家具厂因为有员工确诊而不得不暂时关厂,加上最近出口及进口货运成本大增及原料涨价的情况,对麻坡家具业可说是双重打击。

麻坡家具同业商会会长黄友欢。
麻坡家具同业商会会长黄友欢。
Advertisement

“虽然如此,但麻坡家具厂商不会有裁员的打算,毕竟现在连本地员工都不足,不少同业甚至还要征聘更多员工以应付订单。”

他强调,业者都不希望自己或员工确诊,毕竟一旦有员工确诊,意味著工厂就必须关闭,即使没有完全关闭,也不能加班,造成出货延误,可能还要面对赔偿。

柔南机器厂商公会会长林国强则表示,工业区爆发感染群,使得同业们的售后服务受到影响,不能到购买机器的厂商进行售后服务。订单和出货方面,以萧条经济情况来看,反而比往年爆发前减少了约40%。

柔南机器厂商公会会长林国强。
柔南机器厂商公会会长林国强。

“在这样的情况下,厂商也没有裁员的必要。然而,若有员工要主动辞职,厂商也不会挽留。”

工作场所交叉感染爆发感染群

一名不愿具名的巴西古当工业区厂商透露,在巴西古当工业区,爆发感染群的主要是员工以外劳居多的大型工厂,例如是电子厂、食品加工厂或家具厂会等。

“巴西古当工业区大部分都是外资厂居多,本地工厂则是以巫裔厂商较多,一旦有员工在工作场所或宗教场所交叉感染后,就把传染到员工宿舍甚至家人,才会爆发一系列感染群。”

他表示,其实若要说影响最大,还是当局不允许雇主将那些没有症状的确诊员工安排到工厂的宿舍隔离,反而规定必须安置在当局所指定的隔离中心,例如酒店等,费用则必须由雇主承担。

他认为,让雇主承担员工的医疗及检测费用无可厚非,但是既然原本厂方就有安排宿舍让确诊员工隔离,为何还要让厂商负担额外的开销。

“即使是符合当局隔离标准的三星级酒店,一晚也要150令吉,若有大量外劳需要隔离,至少也要3至4万令吉的开销。”

矛头直指外劳不公平

麻坡工业区频频爆发感染群影响,不少人把矛头指向当地的外劳,黄友欢认为对那些外劳不公平,虽然无可否认,当地确实有不少外劳染疫,但那也是因为雇主们自主为大量外劳进行检测的结果。

“也有一部份是在工作场所与确诊的本地员工接触而感染,因而导致外劳感染。”

他说,政府所推行的外劳漂泊计划,也有可能会引发感染群,不少外劳中介将外劳从冠病较严重的州属带来柔州,也是引发本地工业区爆发感染群的因素之一。

“在麻坡,外劳与本地人接触的机会不多,一般上在宗教场合或者工作场所才有接触机会,而且麻坡市议会制定的标准作业程序中,已规定雇主必须确保及限制外劳只能在员工宿舍及工厂之间移动。”

他强调,外劳如果被感染虽然会造成冠病在外劳之间传播,可是外劳的感染群却比较容易控制,因为活动范围小,根据卫生部准则封锁就可截断感染链。

“反观本地员工,即使被隔离了,还是会有很大机会和家人接触,引发社区感染。”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