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波殺妻女案】官指許金山沒有明顯殺人動機 陪審團正式退庭 | 蘋果日報

【瑜伽波殺妻女案】官指許金山沒有明顯殺人動機 陪審團正式退庭

更新時間 (HKT): 2018.09.19 11:57
被告許金山用貼有反光紙的筆記簿掩面(朱永倫攝)
(蘋果日報)

【更新】

中大醫學院麻醉及深切治療學系副教授許金山,其妻女於2015年被發現倒斃於一輛Mini Cooper私家車內,警方調查發現車尾箱有一個洩氣的瑜伽球,內含一氧化碳。許金山被指因他與女學生兼助理發展婚外情 ,遂以該瑜伽球殺妻,未料累及女兒。許被控兩項謀殺罪,案件上月於高院開審,經過連日審訊,法官今早完成引導陳詞,由5男4女組成的陪審團約於早上11時正式退庭商議。

法官張慧玲今早引導陪審團時指出,許金山沒有明顯殺人動機。雖然他有情婦Shara Lee,但這事許妻及子女均知道,許家自2013年開始已和Shara共處一段時日,沒證據顯示許因妻子不願離婚或索取任何東西,而萌生剷除妻子的念頭。

另一方面,雖然許和妻子共同持有一些物業、汽車和現金,正常而言妻子過身後許可繼承財產,但也沒證據顯示許想謀財害命。

辯方結案陳詞指,許沒理由留下很多證據,將他和一氧化碳扯上關係。法官指出,的確有頗多WhatsApp和電郵通訊記錄,顯示他獲取和使用一氧化碳,尤其是案發日早上他和助手討論實驗的事。

官:可確信許金山案發早上才知妻子沒如常外出打羽毛球

辯方指,許到了案發日早上才知妻子沒有如常外出打羽毛球,因此他不可能預謀在當日中午出門前犯案。法官指可以相信,許的確是當日早上才知。此外,許妻當日下午會接孩子放學,法官籲陪審團考慮,被告會否冒著殺害孩子的風險,在妻子車上放毒。

法官指除了被告外,有機會主動將瑜伽波放上許妻座駕的人,相信只有次女Lily。辯方指Lily不是自殺,但可能當時見到車上有昆蟲,驚慌下用毒氣瑜伽波殺蟲。

惟法官分析指,若如辯方所說,Lily應該不會將瑜伽波的氣塞丟走,但檢取證物的警員稱搜遍車內均找不到氣塞,這點或有助判斷誰人放波上車。同時法官也指出,證物警員在庭上混淆證物編號,應思考他找不到氣塞一說是否可靠。

被告許金山(53歲)否認兩項謀殺罪,他被控在2015年5月22日謀殺47歲黃秀芬和16歲次女許儷玲。

【案件編號:HCCC374/17】

記者勞東來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