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心情忐忑了兩天,隔著時差一覺醒來,天亦未光,焦急地查看電話傳來的消息。雖然已經有最壞的想像,但真正發生時,心裡面還是比想像的要沉重及激動。昔日在議會、街頭的戰友,你們可會安好嗎?只能無語問蒼天。

當一切都崩壞,道盡歪曲,我們在路途上僅有的,只有彼此。讓我們咬緊牙根,絕不放手,撐著他們,大家一起走過去。

May be an image of 2 people, people standing and indoor

論「國際戰線」

來到英國已經超過兩個月,除了日以繼夜會見官員、議員,不斷接受媒體採訪的生活,也不忘在忙碌又重複的工作中思索「國際戰線」四字。究竟國際戰線應包括甚麼呢?我過去兩個月是否做得足夠?國際戰線工作未來應該何去何從?

我認為國際戰線應該起碼應該有四方面,包括(一)直接國際遊說;(二)為香港輸入思想/思潮;(三)發起牽動國際事件的行動;(四)連結及建立海外香港人及抗共力量。

...

(一)直接國際遊說,顧名思義,當然就是直接與官員、議員、國際組織及公民社會會面,以第一身經歷及視野去披露港共政權打壓香港自由的暴行,公開或私下遊說對華的制裁行動,提出各國應以具體政策回中共對人權的侵犯;(二)為香港輸入思想,則是以身處海外享有的言論自由,為香港人說國安惡法下禁說的話,這當然不只是代為說一句「時代革命」般簡單,而更是要將反抗的思想、策略、行動等討論從外輸入到香港,帶動反抗暴政的社會思潮於香港發酵;(三)發起牽動國際事件的行動,例如將匯豐「奶共」行徑成為國際焦點熱話等。行動可以是海外的街頭政治動員,也可以是如發起國際聯署,例如杯葛2022北京冬季奧運等;(四)連結及建立海外香港人及抗共力量,就是團結及整合越來越多的海外香港人,互相連結互助,不論是流亡的抗爭者或是接受不了國安惡法的移民家庭,甚至是維吾爾、台灣議題上的抗共者等,集合社會資本,成為足以影響各國國策的力量。

國際遊說是簡單直接的,但目前於海外主力做遊說的手足不算多,需要投放很多時間及策略配合,才可事半功倍;為香港輸入思想則需要恆久不斷的思想衝擊及反思,在這惡劣的世代,應該對香港人說什麼,叫他們如何反抗?所以我一直有與經濟、社會學、國際關係等範疇的專家學者見面,注入新的想法。發起牽動國際事件的行動則需要很多的勇氣、魄力及行動力;至於連結海外港人,需要的是細水長流的功夫,亦很需要人事、社區組織工作方面的經驗及技能。

以上工作中,需承認很多時自己也是「摸著石頭過河」,還在不斷的探索中,慶幸過去十年的議員生涯,於議會、社區及街頭的經驗成為我重要的歷練,讓我有信心闖蕩在很多未知的範疇裡。但畢竟個人的力量有限,再此呼籲在外頭的手足,誠邀你們加入一起經營這條光復香港國際戰線,若你有以上各方面工作的技能或經驗-包括法律、IT、政策研究、公關、語言文字、思想策略、籌款、國際或社區組織機構等方面的經驗,歡迎PM與我聯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就讓我們保持燃燒,一起沉著打拼,直到暴政燎原焚毀的一天。

#圖文不符
#感謝英國曼城手足送來文房四寶

See More
No photo description available.
Videos
【許智峯私人檢控抗警暴】交代最新發展
2.3K
357
【許智峯民事禁制大陸製有毒催淚彈】庭後見記者
2.7K
259
Phot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