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6的房客

编辑 锁定 讨论 上传视频
《1006的房客》(英语:Meet Me @1006)为爱奇艺台湾代理商欧锑锑娱乐首部自制戏剧,由陈戎晖执导,李国毅谢欣颖谢坤达谢沛恩黄腾浩许光汉领衔主演的电视剧,于2018年3月14日播出。
故事讲述高傲自负、从无败绩的金牌律师柯震宇,接手柔道金牌教练命案却遭逢人生第一场败诉,被陷害伪造证据而身败名裂的他,搬进了一间神秘老公寓… 每到深夜,他都在家中惊见另一个陌生女人的身影?!她究竟是人还是…? [1] 
中文名
1006的房客
外文名
Meet Me @1006
出品时间
2018-03-14(中国台湾)
出品公司
爱奇艺出品
制片地区
中国台湾
拍摄地点
中国台湾
首播时间
2018-03-14(中国台湾)
导    演
陈戎晖
编    剧
李登雅、费工怡、 陈萱 、方婕
主    演
李国毅谢欣颖谢坤达 [2] 谢沛恩许光汉黄腾浩
集    数
26集
每集长度
47分钟
类    型
剧情、爱情、科幻、悬疑
上映时间
2018-03-14(中国台湾)
在线播放平台
爱奇艺台湾站、台视、东森综合台

1006的房客剧情简介

编辑
高傲自负、从无败绩的王牌刑案律师柯震宇(李国毅饰),在柔道金牌教练命案遭陷害,被检察官慕思明(谢坤达饰)起诉伪造证据而身败名裂,而落魄的他,搬进了一间神秘老公寓…
  每到晚上10点06分,公寓里都会出现另外一位女房客,柯震宇原本以为自己遇到鬼,但其实这位女房客是菜鸟实习记者程家乐(谢欣颖饰),她是这间老公寓的前房客,但因为某种关系,他们在这间公寓虽然相隔了四个月的时空,却生活在一起,能看见对方。
  震宇原本想利用家乐来帮他改变人生,但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却逐渐萌芽,而且震宇发现,四个月后的程家乐在看似不起眼的意外中死亡,竟藏着真正破案的关键,震宇只能选择要挽救“失败的官司”或是“家乐的生命”之间其中一个,他会如何选择… [1-3] 

1006的房客分集剧情

编辑
    第1集
      柯震宇,毫无败绩的王牌律师,接手众所瞩目的柔道金牌教练命案,在地方法院开庭审理,本案是耀泰集团的千金吴继柔被指控杀了自己的新婚丈夫,记者挤爆法院门口。辩护律师柯震宇在开庭前两天,声称拿到关键证物,可证明被告是无辜的,检辩双方对此激烈交锋,没想到却被检察官踢爆柯震宇伪造证据,甚至因此失去了律师资格…… 人生就此跌落谷底的震宇,卖掉了豪宅搬进一间老公寓。每晚借酒浇愁的他,半醉半醒间居然看见公寓出现了另外一个女人,连刮胡刀都变成女用除毛刀!人衰八字也轻?就连睡梦中也发生鬼压床,但却不可否认这女鬼倒也长得挺可爱,直到两人四目交接那一刻开始,女鬼的叫声彷佛来自地狱的声音……她究竟是谁?

    第2集
      震宇和兄弟大军诉说自己见鬼遭遇,两人质问房东家里为何会出现一个女生,描述长相後,房东脸色大变藉故逃跑,震宇更相信自己被女鬼缠上了…… 夜晚震宇淋浴时,一瞬间背脊发凉浴缸中居然出现另一双腿!一转身和浴缸中泡澡的家乐四目相对,家乐和震宇惊吓尖叫後连忙躲入浴缸中,震宇问对方是不是鬼?家乐则问震宇为何闯入家中?慌乱中震宇触摸到家乐大腿,是有温度的,鬼没有温度才对啊!震宇下一秒就被家乐一脚踹晕。公寓里充斥著震宇和家乐的物品,气炸的两人拿出租约对峙,两份租约时间相差了四个月,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家乐觉得震宇的说词根本是鬼扯,震宇怀疑家乐是得了心因性失忆症的前房客,才会每晚都把东西搬回他家里。争执不下的两人决定一起去找邻居求证,就在走出家门後,下一秒家乐竟活生生消失在震宇眼前!震宇感到不可置信……

    第3集
      震宇发现自己的过往记忆居然会因蝴蝶效应而产生改变,因而有了两段记忆,震宇开始相信家乐是来自四个月前! 夜晚,震宇看著时钟等待著,10:06分一到,相差四个月的公寓融合了,家乐差点撞上突然冒出来的震宇。震宇解释时空融合的理论,家乐却怎麼也不信,家乐完全当机,不知道震宇怎麼变出来的,震宇则解释了自己的虫洞理论,他说起白天法扶会两人冲突,如同亲见,家乐完全搞不懂他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又是怎麼进到公寓的?震宇因有之前记忆,知道她原本想问邻居修水管的争论,因为他两段记忆都记得,想藉此证明他不是变态而是未来的人,震宇拉著家乐走出门外,亲眼看看2018年的世界,确认了时空交错…… 震宇好奇查看家乐的脸书,意外发现家乐竟认识柔道教练命案的死者江承浩!他和大军讨论著或许可以利用这个大好机会,扭转命案结果,改变他完蛋的人生!

    第4集
      震宇看著四个月前的脸书,家乐、承浩和继柔三人的开心合照,书桌上却是一张张江承浩惨死在血泊中的命案照片,这麼讽刺的对比也让震宇忽然想起继柔曾在婚前流露的一丝不安,难道继柔没有说出真相…?震宇套问家乐承浩的事,透露两人後来会结婚,家乐讶异教练居然求婚成功了,很开心。震宇本想见缝插针,没想到家乐是承浩铁粉,他的心机完全失败。 新闻台办公室,家乐自告奋勇要去跑女大生裸屍案的新闻,却再度被组长忽视。沮丧的家乐晚上回到家中独自生闷气,震宇温暖的陪伴和鼓励,让家乐有点感动,觉得震宇其实人还不坏! 一大早,文哥忽然叫家乐一起去法院采访女大生裸屍案。这起命案的嫌犯小铁被监视器拍到弃屍,成为众矢之的,引起社会大众挞伐,而他的辩护律师却始终坚称小铁是无辜的,家乐这才发现这位自信到讨人厌的律师,竟然就是柯震宇!旧震宇和思明在法庭上为裸屍案针锋相对,旧震宇不可一世的走进法院,记者都围上去,家乐和旧震宇眼对眼,他眼神犀利,意志坚定,家乐不敢相信眼前这男人就是昨天晚上那个劝自己不要放弃的暖男,家乐对震宇印象转坏……

    第5集
      震宇对检察官的推论提出质疑,声称小铁是受到逼供,才在冯侦查员要求下说出上述供词,震宇拿出小铁的自白书,要他念出自己所写的内容,但发现小铁对其中字词根本不解其意,小铁於是翻供表示这份自白书是警察逼他抄写的。思明质疑小铁和律师串通好装痴扮傻。震宇欲传唤证人大军。思明对证人有疑虑,要求延期,两人激烈交锋… 庭讯结束,小薇的父亲要旧震宇别再为人渣辩护,因此与旧震宇发生口角,旧震宇冷回应拿出手机试图蒐证,家乐阻止旧震宇录影,思明替家乐解围。震宇回到现实,火大思明居然还来英雄救美这一招,而家乐那个傻妹居然相信了,大军担心恋爱经验不多的家乐,是否会让思明在裸屍案反败为胜? 思明对家乐一见如故非常投缘,甚至帮她牵线采访小薇家人,在采访过程中证实小薇与小铁的交往!旧震宇和大军看著新闻,认为家乐和思明想利用受害者家属的眼泪操弄舆论,打媒体战影响法官判决,不甘示弱的旧震宇决定召开记者会,展开反击!

    第6集
      新震宇坚称在未来成功替小铁打赢官司,家乐提醒思明,要小心震宇可能会出烂招,思明对官司很有把握,却好奇家乐和震宇是什麼关系?蔓蔓看不下去两人的话题都是案情,故意插嘴爆料家乐很有行情,想撮合家乐和思明,两人一阵尴尬,突然接到震宇临时召开记者会的消息! 震宇在记者会上遭民众砸鸡蛋,非但没有因此生气,反而表示能够理解愤怒群众想伸张正义的心情。他对小薇父母同样不舍,但如果因为他个人在法庭外的发言,因此让无辜的人入罪,这才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大家可以讨厌他,但过几天再度开庭,他有把握在证据上证明小铁的清白。 家乐对震宇的自信感到讶异,震宇的倔强和不服输,让家乐感觉到他是真心相信小铁不是凶手,家乐想起两人46分钟相处的点点滴滴,家乐开始觉得震宇似乎没那麼坏…… 时空融合後,震宇拿出小铁案的关键资料想说服家乐,却被闯进公寓的大军劝阻,大军还不小心透漏两人常偷看家乐脸书,探查家乐的一举一动,家乐气震宇心机重,火大拒绝帮震宇约继柔来家中,震宇十分沮丧,眼看著他原本的完美计划就要完蛋了……

    第7集
      家乐一早接到承浩电话,请她陪继柔挑婚纱,一到婚纱店,就看到旧震宇对继柔大献殷勤,家乐连忙上前阻止震宇搞鬼。旧震宇认出家乐就是跟自己不对盤的菜鸟记者,两人不断斗嘴看在继柔眼里却是默契十足。 夜晚10:06分时空融合,家乐没好气的看著震宇,直言过去的他毒舌又自大,只有对继柔特别温柔,认定震宇是喜欢继柔的。震宇表示两人真的只是兄妹之情,家乐质疑震宇对自己根本没说过真话,震宇异常诚恳的回应之前对家乐说的每句都是真心,遇见家乐觉得幸运更是千真万确,突然的一番真情告白让家乐有些悸动。 裸屍案再度开庭,旧震宇在法庭上提出了关键证据,是否又让柯震宇的不败战绩再添上一笔?组长指名要家乐采访旧震宇,家乐只好硬著头皮上场,尖锐质疑旧震宇不顾受害者家属感受,旧震宇坚定而自信地阐述自己伸张正义的理念。四个月後的震宇记忆再次更新,对於过去自己缺少人情味感到懊悔,他决定做些改变,他来到了小薇家门口…

    第8集
      思明因为女大生裸屍案的官司结果心情不佳,向家乐吐露苦水,一旁的蔓蔓劝两人喝个两杯暂时忘记不开心的事吧!没想到思明酒量之差很快就醉了,无奈下,家乐只好先将思明带回公寓。两人一待便不小心超过了10:06分,家乐瞥见震宇现身浴室,家乐惊吓的急忙扑上前抱住思明,避免思明转身看见震宇,但家乐这误打误撞的行为却意外闯入了思明的心,思明觉得在全世界都嘲笑自己的时候,只有家乐是真心支持自己。家乐藉故躲进浴室,震宇嘲讽两人搂搂抱抱好不亲密,趁机要胁家乐帮忙约继柔来公寓,否则他就直接走出浴室,让思明误会两人同居,家乐只好含泪答应。 家乐约继柔来公寓学做菜,震宇藉故时空融合後来访,进门後却支开家乐,劝继柔结婚的事要再三思,继柔不解,震宇只好说出承浩有小三的真相,家乐大怒,认为震宇是暗恋继柔才故意要搞破坏,震宇激动否认,两人争辩之时,继柔给了家乐和震宇一个震撼弹…

    第9集
      继柔拿出瀚文给她的承浩和羽乔偷拍照,看着照片中两人状甚亲昵的照片,情绪激动的继柔将照片藏起来塞到抽屉最底层,也同时埋藏在她内心最深处,忍不住落下泪来…家乐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震宇也无法理解继柔近乎执着的原谅。继柔约了旧震宇出来见面,巧遇也相约在咖啡厅的家乐和思明,旧震宇出言讽刺思明和家乐两人感情进展神速,两男互相较劲,继柔感受出旧震宇似乎特别在乎家乐,内心不是滋味,继柔告诉旧震宇他对自己来说是多么无可取代的存在,并邀请旧震宇当她的结婚证人,成为她人生重要大事的见证… 家乐去柔道馆印证了教练和小三羽乔的事,承浩解释只是安抚情绪不稳的前女友,并未做任何对不起继柔之事,家乐不禁想起震宇曾预言承浩将会被杀,表面上认同了承浩的话,但实际上却很忧心。震宇拿出通联记录,要继柔解释案发当天的真相是什么,继柔面对震宇再度的质疑情绪崩溃,继柔要震宇哪怕是一点点心意都请不要再管自己了,不要再增加她的罪恶感了,震宇发现眼前的继柔已经变了…

    第10集
      时空融合后震宇找出当时案发后的剪报资料,几经挣扎后,为取信于家乐,也把当继柔律师时拷贝的命案照片给家乐看,家乐就算已有心理准备,但看到承浩的死状仍震惊的哭了,艰难的问震宇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震宇隐瞒了日后自己为继柔辩护,甚至还因此吃上伪证证据的官司,只选择性说出部分事实,根据他最近得到的消息判断,两人新婚后,因为承浩和小三羽乔的事,两人发生口角,继柔疑似被承浩掐住脖子,她有可能是在情急下捉起承浩新家的奖杯,误杀了他。家乐面色凝重,才明白震宇一直说想弥补的遗憾是因为命案,原来是真的…家乐和震宇直言,其实你人不坏,如果坦率一点,别人就会信任你了。家乐消失后,震宇想着她的话,若有所感。家乐和震宇开始把握每晚仅有的46分钟讨论著如何改变承浩和继柔的命运,两人逐渐产生了革命情感,震宇说着家乐露出额头时真的很美,震宇替家乐别上发夹,在这一刻两人的心都悸动着… 隔日家乐和思明一起追名医收贿案,差一点就被旧震宇发现,两人只好突然来个壁咚解围,此时旧震宇居然停下了脚步转身…

    第11集
      震宇火大家乐居然戴着发夹和慕思明出任务,大军断定震宇这就是「吃醋」,蔓蔓认定震宇的态度分明是喜欢上家乐了,家乐看着震宇不禁害羞了起来。终于到了承浩和继柔公证结婚的这一天,旧震宇也出席了。家乐看着眼前的承浩和继柔幸福的模样,内心满满的祝福,每张快门按下却不断提醒着家乐曾看过的承浩命案现场照片,那样的血腥画面让家乐的情绪再也无法隐藏的崩溃了… 家乐告诉承浩和继柔她一定会用尽全力让他们一辈子幸福的!家乐、思明和文哥跟监沈洛玮失利,思明为了保护家乐而身陷险境。震宇更加不能认同思明对这案件的处理方式,也不满思明拖累家乐,四个月后的沉洛玮带着遗憾无助的求助震宇,当下的震宇决定帮助洛玮改变命运!家乐成功拍到沉洛玮和小三的暧昧画面,名医外遇新闻闹得沸沸扬扬。正当家乐认为她的任务完成之际,沈妻突然召开记者会……

    第12集
      记者会上,沈洛玮的妻子陈玉芳力挺丈夫。家乐看着患有渐冻症的沈妻吃力地为丈夫澄清,这才明白震宇所说的并非任何事都是非黑即白,家乐第一次认为自己所谓的正义感居然如此可恶,震宇告诉家乐四个月后的沈洛玮带着遗憾与悔恨,安慰家乐有些真相的揭发是必然的选择。思明带着大队人马搜查沈洛玮家,旧震宇转达了沈妻的心意,沈妻渐冻了自己的身体,但她却不愿再继续渐冻着沈洛玮的心,不愿善良的他为了自己被迫做不善良的事……家乐与震宇这次蝴蝶效应的改变是好的开始吗?当晚时空融合,震宇发现承浩死去的当天与黑道袭击异常巧合,甚至承浩在回家前的两小时不知行踪!震宇认为这就是阻止命案的关键。家乐发现家中多了一只新折的飞马,震宇好奇家乐为何想学折飞马,家乐回答飞马是小时候一个特别的人送她的护身符,家乐诉说着如果能再见这人一面她想说谢谢、对不起。这一晚震宇教着家乐折着飞马,两人的距离也更加靠近了……隔日,门铃声响,震宇开门后竟发现是四个月后的蔓蔓……

    第13集
      震宇这时才明白家乐在他搬进这间公寓一个月前便已过世,蔓蔓火大震宇之前还和家乐暧昧,家乐一出事,震宇居然人间蒸发,连丧礼也没出现。震宇得知家乐会死,讶异得说不出话。蔓蔓进书房翻找家乐遗物,找出一罐纸飞马,震宇惊觉这明明是昨晚家乐和他学折的飞马…… 练习赛上一杰异常神勇,完全把对战的外国培训选手压制,最后让对方还受了伤,家乐感到讶异不已,承浩上前查看状况。承浩一离开,羽乔马上出现,拿出和承浩的床照示威,继柔倒是表现的不卑不亢表示自己早已知道,代替承浩谢谢羽乔的爱,也抱歉承浩不能回应她的爱。承浩一回来便被一旁气不过的瀚文揍了一拳。震宇来到咖啡店找四个月后的蔓蔓,询问家乐的发病日期,震宇更加确定,继柔案一审结束时,他在法院门口看到一个女生被抬上担架时,曾掉落了一只纸折的飞马,那个人就是家乐!时空融合后,震宇知道家乐会死,当晚看家乐折纸及她为救承浩而努力,有点黯然…

    第14集
      震宇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捡到的是家乐的飞马,才牵起了两人的缘分?时空融合时蔓蔓来找家乐,后阳台传来蔓蔓的声音,发现竟是四个月前的蔓蔓!两人因此发现后阳台可以通往家乐的世界也就是2017!震宇在后阳台打电话给2017的继柔,震宇和家乐认为阻止承浩案发生的成功机会看似变得更大了……家乐开心震宇可以一起来到过去的世界,震宇这才想到,如果他们真的阻止了承浩的命案,他就不会接下承浩案,也根本不会住进这间公寓,当一切因为蝴蝶效应而改变,他还会遇见家乐吗?这个即将分离的夜晚下起了雨,这次的震宇因为明晚后可能再也看不见家乐,忍不住吻了她…… 家乐接到承浩电话,表示明天专访前会先去训练中心探班。家乐担心承浩探班跟命案有关,便先前往训练中心打听,却意外发现师兄弟在柏禹教练的指示下使用禁药。同时震宇检查案件计画时,发现有关命案的所有关键日期竟在眼前产生变化,都提前了一天!

    第15集
      禁药事件提前曝光,家乐陪着承浩回到训练中心,承浩和代理教练因此撕破脸这也让家乐开始担心承浩的安危是否与这事有关,提醒着承浩万事一定要小心,承浩随后接到一通神秘电话…… 家乐回到公寓时,已时空融合,震宇心急如焚地告诉家乐所有事情都提前了,两人直奔承浩家。一推开门,却是见到了承浩冰冷的尸体,继柔血迹斑斑的模样震撼了震宇和家乐,家乐痛哭失声,震宇将她拥入怀中,誓言要找出真凶,时空融合结束,震宇回到四个月后的江家,映入眼帘的是门口一道道封锁线,震宇难掩心中无法改变过去的悲愤。震宇向大军透露自己回到过去仍来不及阻止命案发生,大军讶异居然有能回到过去的方式! 震宇因为记忆更新,认为禁药案和承浩的死或许有关,震宇告诉思明家乐的死因绝对不单纯,并透露有可能是毒杀,思明决定重新彻查。震宇从蔓蔓口中得知,家乐在死亡当晚曾接获线报,这让震宇脑中出现了新的记忆线索……

    第16集
      大军查出承浩案发当天出现的可疑车辆线索,目击者曾看到开车的是一名鸦舌帽男,而同时震宇来到承浩与黑道扭打的重划区,依循位置找到了曾在监视器中看到的针筒…… 家乐不解震宇为何对她隐瞒当继柔委任律师的事,蔓蔓觉得震宇只是担心她吃醋,要家乐不要再多想。当晚时空融合,震宇心疼家乐因为命案而受的打击,震宇轻轻的吻上了家乐的额头,对家乐来说心情更加复杂… 旧震宇陪继柔接受思明问讯,思明质疑继柔说谎,旧震宇提出承浩的事可能和一起禁药案有关,两人问讯过程激辩……思明约了家乐,再度劝她要小心震宇这个人,并告诉家乐当年陈凡学姊与他和震宇三人发生的事…

    第17集
      瀚文决定发动媒体战,安排继柔接受专访,扭转大众和法官对她的印象。旧震宇坚决反对,在这种时刻让继柔站在风尖浪口上,继柔意外答应了瀚文的想法,没想到瀚文安排的记者就是家乐…… 继柔在家乐的访问后情绪崩溃,旧震宇气不过找家乐理论,家乐则质问震宇为了保护继柔什么事都可以做的出来吗?家乐想起之后震宇会为了继柔伪造证据而心情沉重。当晚时空融合,两人都各怀心事。震宇认为柏禹可能就是禁药案的幕后主谋,希望家乐能和他一起去找柏禹,因为他可能会畏罪潜逃。家乐对震宇的一切行为猜不透,心中爱着震宇的家乐,开始感到无助,震宇告诉家乐他一定会证明他的真心…… 家乐和文哥跟踪继柔,发现德培和她关系非比寻常,想起震宇在案发当晚曾看到一辆可疑车辆,难道这第三人不是黑道而是德培?

    第18集
      震宇和大军从后阳台回到过去,到律师事务所找旧震宇表明两人来自未来,要旧震宇一起帮忙追查承浩案。旧震宇觉得这是整人的恶劣玩笑,震宇只好用家乐之前说的许多关于未来的话说服过去的自己,却遭到旧震宇嘲讽怎么会喜欢上家乐这种过期少女,震宇这才发现过去的自己有多讨人厌,怪不得家乐后来不愿再信任他。震宇和大军回到公寓,恰巧遇见思明送家乐回家,两人在大门前离情依依的情景,让震宇大吃飞醋,故意出来搞破坏。思明离开后,家乐因为震宇莫名其妙的举动和震宇吵架,说自己未来会死于禁药案根本就是在说谎,大军证实家乐未来的确会死,家乐震撼…… 旧震宇看了未来自己提供的资料,认为德培非常可疑,怀疑德培案发当天一定在场,继柔为了保护德培才坚持黑道杀人的说法,继柔坚决否认。四个月后的震宇来到看守所看继柔,追问起关于德培继柔是不是说谎了?继柔说出案发当晚的事实……

    第19集
      继柔的说词让震宇产生怀疑,更加担心家乐的安危。震宇重新整理案件时,意外发现家乐的死亡时间和一审开庭时间都提前了,大军记忆也出现变化,震宇认为德培是加速案件提前的关键! 时空融合后,震宇担忧追问起家乐的行程,是什么导致她的死亡日期提前了?家乐透露自己曾在案发当下看见继柔收起烟蒂,破坏命案现场,两人因此推断案发现场除了德培应该还有第四人。家乐得知自己的死期提前,情绪崩溃。震宇安慰家乐,认为自己捡到家乐掉下来的飞马,是两人之间的缘分,自己一定能改变命运,震宇更对家乐表明了心意,从现在开始就要当家乐帅气又能带她看夜景的男友。 旧震宇在庭讯结束后送继柔回家,瀚文和旧震宇一言不合吵架,继柔为了维护旧震宇抓伤瀚文,瀚文气愤难平……

    第20集
      小铁找大军喝酒,抱怨这些日子以来,虽然弃尸的官司已被判缓刑,但大家还是认为他是凶手,小铁问起大军的感情生活,大军于是回忆起他与小薇的过往……家乐问继柔案发当天烟蒂的事,继柔否认有破坏现场,她为了证明清白拿起一包同样蓝色滤嘴的香烟,当着家乐面前抽起烟来,家乐对于继柔此举动感到心寒,认为她无可救药的继续为了一个人而掩护着,这时旧震宇和旧大军在门外目睹了这一切……旧大军和旧震宇在山区的草丛中找到了假凶器,震宇记忆同时更新,庆幸一切的发展如他所料并未有变动,这样与家乐的时空通道就不会提早关闭,震宇检视禁药案和承浩命案的种种关联,继柔究竟为了谁?而愿意冒着被当成是凶手的风险,难不成是在保护……瀚文?

    第21集
      家乐为了与震宇的浪漫约会而精心打扮,却因紧张而在接近时空融合时选择夺门而出的逃避,锁在公寓门外的家乐懊悔不已。而公寓里等不到家乐的震宇焦躁不安,难道她真的决定已读不回相信旧震宇的鬼话?震宇决定回到过去查案转移注意力,震宇追问德培难道不知道瀚文做了些什么? 家乐想爬梯子回公寓找震宇,却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摔落在地,此时旧震宇竟出现在公寓大门,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家乐如此狼狈模样被旧震宇撞见,旧震宇更加不解为何未来的自己会爱上这样的女人!震宇在时空融合结束前赶回公寓找家乐,这一刻两人终于确认彼此心意,深吻定情…… 大军在时空融合时也回到过去,找到可以反制瀚文的关键证据。时空融合结束后,震宇接收到了令他震惊的新记忆!

    第22集
      家乐想起昨晚与震宇的甜蜜,忍不住对镜子微笑,出门前她拿起了飞马,默默许下心愿,希望飞马能守护震宇一切顺利。才走出公寓,就看到旧震宇的车停在门前,家乐故意放闪照给旧震宇,以自己是女友的姿态说话,令旧震宇非常头疼,愤怒未来的自己居然趁他不在和家乐恋爱了,看着家乐的背影,旧震宇居然有那么一瞬间心动了! 瀚文追问继柔烟蒂的下落,担心继柔留下威胁自己的把柄,两人之间的信任彻底瓦解……同时在山区的草丛中,旧震宇和旧大军挖出了奖杯,也传来思明起诉继柔的消息。旧震宇告知继柔此消息,已在刚才找到黑道丢弃的凶器,却发现继柔的反应异常。 未来的震宇等待时空一融合,便和大军赶往法院拯救家乐,大军租的车却在半路没油,当然这是大军的计谋,眼看就快来不及,震宇在雨中奔跑着,时间一分一秒消逝,震宇还能救回家乐吗?

    第23集
      思明深夜赶往地检署,见到家乐无恙,激动之下握住家乐的手,却发现旧震宇也在一旁,思明急忙松开手,旧震宇只是冷笑离去,思明以为他和家乐已经在一起了,态度却如此冷漠有点困惑。德培被当现行犯逮捕,思明问德培为何要杀家乐,德培表示早就看不惯家乐访问继柔时充满敌意,更直言自己一点也不后悔。 家乐回到公寓,发现自己身上的飞马在制伏德培时不小心掉了,懊悔不已。她点开了消失的震宇的留言,听见震宇温暖的嗓音,回想起两人46分钟的点点滴滴,家乐难掩悲伤……当震宇说到瀚文可能就是杀承浩的凶手时,录音档渐渐消失…… 旧震宇睡梦中不断闪现与家乐的过往回忆,让他惊恐不已,这一切真实的不像梦境,家乐主动打给旧震宇,想传达瀚文可能就是凶手的线索。旧震宇来到公寓,讶异这里的一切就是梦境中的场景。家乐不断想起震宇对自己的承诺,激动问着未来的震宇是否用某种型式透过他与自己联系?旧震宇坚决否认,也让家乐失落。看着家乐难过的神情,旧震宇突然感到一阵心痛难受,难不成旧震宇也喜欢上家乐了?

    第24集
      租车行老板找上旧震宇,控诉大军租了车却弃置路边,旧震宇看到行车纪录器的纪录,对大军跑去继柔家感到怀疑……旧震宇前往旧大军家想找寻线索,发现小薇和大军的合照,旧震宇终于明白了真相为何,试图试探着旧大军…… 继柔质问瀚文为何要德培顶罪,瀚文认为是德培自己深爱着继柔使然,继柔指出案发当天瀚文本就企图杀害承浩,继柔说起两人的过往,她觉得瀚文变了,她很后悔曾经爱过他……瀚文暴怒挑衅要继柔去举发他,继柔崩溃,瀚文失控,他上前用力勒住了继柔的脖子,继柔不断挣扎直到最后失去意识…… 旧震宇认为家乐处境十分危险,在思明面前不自觉说出要搬去她家保护她,家乐意外发现旧震宇开始有了新震宇的记忆!

    第25集
      担心瀚文会对家乐下手,旧震宇决定暂时搬进公寓保护家乐。看着公寓里的种种,旧震宇自然地说出另一个震宇和家乐间的回忆,家乐质问旧震宇是不是回想起所有的事了?旧震宇嘴硬自己和另一个震宇并不同,对家乐一点感觉都没有,这一次家乐主动吻上了旧震宇,一瞬间回忆涌现,两人就这样重新相爱了…… 旧震宇检查小铁案的监视器画面,发现凶手在进门前停留的小动作,他重回小铁家找寻线索,看到了那双拖鞋,旧震宇终于明白真相!他约了大军动之以情,希望大军能不要一错再错,两人间深厚的兄弟情,他绝对会与大军一同面对,而这却只是旧震宇的一厢情愿。 家乐从蔓蔓那发现瀚文的打火机上有可疑血迹,交由思明化验,瀚文却在检方搜索吴家时逃亡,大军告诉旧震宇不但决定自首更会协助他们抓到瀚文。不放心大军的旧震宇带着家乐,跟着思明一同前往逮捕瀚文,当警方正要攻坚时,却是谁中了枪?

    第26集
      警方成功包围瀚文躲藏的废弃民宅准备攻坚,没想到瀚文却举枪,而这名人质竟然是家乐!威胁警方撤退不然就对家乐不利,旧震宇顾不得自己性命直冲现场。而这里就是震宇父亲为了救女高中生殉职的地方,旧震宇终于知道当年父亲救的女孩就是家乐。两人在生死瞬间,心意相通,明白了两人为何会相遇与时空融合,原来都来自于柯父飞马的牵引,他们虽然身陷险境,依旧只想看着彼此珍惜着这最后一刻……板机扣下,枪响,震宇倒地…… 书房里的飞马发出融合的光芒,家乐和震宇之间坚定的爱,能不能唤醒沉睡的震宇?

1006的房客演员表

编辑
    • 李国毅 饰 柯震宇
      备注  28岁,从无败绩的王牌律师,震风事务所前老板,慕思明的学弟。
    • 谢欣颖 饰 程家乐
      备注  25岁,零恋爱经验的热血菜鸟记者。
    • 谢坤达 饰 慕思明
      备注  29岁,嫉恶如仇的正义检察官,柯震宇的学长。
    • 谢沛恩 饰 吴继柔
      备注  27岁,命运多寡的集团千金,吴瀚文的妹妹。
    • 许光汉 饰 周大军
      备注  28岁,柯震宇的律师助理,有感情洁癖。
    • 黄腾浩 饰 吴瀚文
      备注  柔道协会会长,吴继柔的哥哥。
    • 郭鑫 饰 江承浩
      备注  柔道金牌教练,吴继柔的丈夫。
    • 刘品言 饰 李淑真
      备注  面店老板娘。
    • 刘宇菁 饰 萧蔓蔓
      备注  程家乐的闺蜜。
    • 何紫妍 饰 周羽乔
      备注  江承浩的情人。
    • 严浩 饰 周一杰
      备注  柔道选手。
    • 洪浩竣 饰 温育仁
      备注  柔道选手。
    • 古斌 饰 沈洛玮
      备注  名医受贿案当事人。
    • 赖雅妍 饰 陈玉芳
      备注  沈洛玮的妻子,渐冻症患者。

1006的房客角色介绍

编辑
  • 柯震宇
    演员 李国毅
    28岁,高傲自负、从无败绩的王牌大律师,震风事务所老板,慕思明的学弟。
    冷酷犀利,让检察官头疼不已的不败律师,但接手柔道金牌教练命案却遭到人生中第一场败诉,还被陷害伪造证据而身败名裂,让人生跌落底,而搬进了一间神秘的老公寓,那间公寓竟然每到深夜都会有一个叫程家乐的陌生女子闯入。
  • 程家乐
    演员 谢欣颖
    25岁,零恋爱经验的热血菜鸟记者。
    性格乐观爽朗,从小就在柔道馆和师兄弟一起长大,为了替社会正义发声而立志成为记者。但怎么也没有想到,每到深夜会闯入一个高傲又难缠的律师柯震宇家,甚至开始同居生活,而自己的命运也被柯震宇改变。
  • 慕思明
    演员 谢坤达
    29岁,嫉恶如仇的正义检察官,柯震宇的学长。
    出身于法律世家,个性严谨,是检警界的明日之星,但与学弟柯震宇两人因价值观的差异而不睦,也让两人在法律界当上对峙的职位,而在爱情世界中有着最纯粹与暖男的一面。
  • 吴继柔
    演员 谢沛恩
    27岁,命运多寡的集团千金,吴瀚文的妹妹。
    不同于典型的集团千金,继柔性格温柔婉约,和震宇是青梅竹马,因为被同学欺凌,震宇为她出头,两人建立深厚的情谊。也因此,当继柔被控谋杀亲夫,她向已成为律师的震宇求助,因为她相信震宇会再次拯救她,帮她洗脱冤屈。
  • 周大军
    演员 许光汉
    28岁,柯震宇的律师助理,有感情洁癖。
    与震宇是难兄难弟,在专业领域上深得震宇信任,和震宇相处时有着爽朗外放的一面,但内心感情世界存在着专一和执着。
  • 吴瀚文
    演员 黄腾浩
    集团富二代,吴继柔的哥哥。心思缜密,宠爱妹妹,又浪漫多金,被称人生胜利组,但内心渴望被认同。

1006的房客音乐原声

编辑
序列曲名歌手备注
1凛冬将至潘裕文片头曲
2聊伤毕书尽片尾曲
3逃不过张怡博插曲
4奇奇怪怪魏妙如插曲
5当我们不在一起魏妙如插曲
6假假魏妙如插曲
7Hello Angel陈彦允插曲
[4] 

1006的房客影片评价

编辑
《1006的房客》呈现出导演鲜明的风格,画面干净,节奏不缓不急,循序渐进,情节设定有一点小幽默,抽空现实并填入梦幻般的设置。在塑造人物方面知道如何把握程度,保证简单幼稚的人物不至于愚蠢到令观众厌恶,如何让角色身上的缺点成为塑造人物性格的关键,简而言之就是如何保证角色的“可爱”。这也是一部让广告主开心的电视剧,植入无处不在,构成了剧情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5] (澎湃新闻评)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