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MS小隊 下 - wayneshih的創作 - 巴哈姆特

創作內容

0 GP

第九MS小隊 下

作者:焚花煮詩、飾文綴歌│東方 Project 系列│2020-08-02 21:38:26│巴幣:0│人氣:89

7.

 
──Stage123.赤眼狂氣的討伐者
 
「沒有肘關節的傢伙可別扯後腿喔!」
「妳──才是呢──!」
「好了啦,妳們兩個,不好好合作的話……當心被清爽地幹掉唷!」
「阿大,妳那邊準備好了嗎?」
「嗯,就剩妳們了。」
「佈──置完成──」
「抱歉啊,我們可沒有堂堂正正衝突的打算!」
桑妮‧密爾克瞇起眼盯著天空。
「發動咒卡『約定的日子』!」
 
*****
 
「嘻嘻,跟妖夢組隊真是有趣呢,多多指教!」
「我、我才是,如有不周之處尚請包涵。」
正經八百的半人半靈,面對穿著短袖襯衫的月球兔搭檔,煞有其事地回了個禮。
「不才在下秉持武者的榮譽,一定會盡全力保護妳的安全!」
「那就拜託妳囉!老實說,作為這趟征討的代價,硬是被公主抓去陪她練了兩級才肯放行呢!現在──呵──有點睡眠不足。」
「其、其實我也為了不讓幽幽子大人餓死,先在家裡準備好數天份的食物,所以做菜做得手腕痠痛說。」
「那個人早就死了吧?」
「不,在我心中她仍然活著喔。」
「噗哈……不是這樣用吧?妖夢果然很有趣!」
「咪嗡。」
「我們兩個很好笑耶,好不容易能去排除異變了,狀態卻都這麼差。」
這席話讓妖夢略微沉吟了半晌。
「我以前有體會過……在啟程時威力變得非常低落的感覺。」
「哦?是什麼時候?」
「呃……這個……」
「快說嘛!」
鈴仙用惹人憐愛的大眼望著妖夢,使她就範。
「妳不要生氣喔,就是……永恆之夜那一次。」
謎底揭曉之後,月兔不以為意地垂下耳朵:
「……原來是那個呀。」
「我、我不是故意要提起的……」
「什麼啊,因為那樣我才能遇見妖夢呀!」鈴仙巧笑倩兮地彈了下妖夢的鼻尖:「我不會生氣啦。」
「……真是對不起。」
「咦?為何要道歉呢?」
「兩個理由。一是我擅自揣測妳的想法,二是為了──」半靈園藝師拔出了雙劍。「沒有即早看出,我們已中了敵人的圈套。」
「這麼說來……我也覺得從剛才起好像就一直在上空兜圈子……」
 
 
「First Contact!」
 
 
一排高速彈無預警地朝她們襲來,「準備、右二、跟我射擊!」隨即巨量的彈幕鋪天蓋地而至。
「妖精們……之前都躲在哪裡……」
「以一開始來說陣仗未免太大……是把全關卡的妖精都集中在一塊嗎?」
魂魄妖夢持劍立於鈴仙面前。
「人符『現世斬』!」
大量的妖精被一招打飛,頃刻間鈴仙發現自己的狀態恢復不少。
「妖夢……?」
「這就是我所說的那種情況,透過擊敗敵人,威力會漸漸回升到平時的水準。」
 
 
「第二波,繼續攻擊!」
 
 
數不清的妖精及其子彈,再次從近到不可思議的距離憑空出現。
「居然還有這麼多……這不可能呀!」
「可惡……人符『現世斬』!」
再度使用符卡,卻沒獲得多少喘息空間。「Diamond Ring!」緊接著又抵達放射彈及直線的雷射彈。
雖然數量極多,不過這種單純的軌道──
「──妳想說『非常好閃』是嗎?」毫無一物的空中傳來聲音。
「妖夢!不是那邊!」
已經避開的子彈竟出現在妖夢跟前!不僅如此,所有妖夢以為擦身而過的子彈全都尚未飛過!
「幻波『赤眼催眠』!」
這次由鈴仙拯救了妖夢的危機。
「似乎沒有溫存咒卡的餘裕呢。能夠指揮這麼多妖精,我大概知道敵人的身分了。」
「鈴仙……妳看得見嗎?」
「還不是很清楚,但托妳的福,我可以開啟一些『共感覺』,在彈幕很接近時察知它真實的位置。」
鈴仙的赤眼變得更加鮮紅,呈現瑰麗的色澤。
「對方曲折了光線使我們看到幻象。」
「怎麼辦,我的修行還不到家,無法憑氣息同時與這麼多敵人戰鬥。」
「嗯──我的速度很慢,要是數量太多我也躲不掉。啊、我想到法子了!」
鈴仙將裙襬撕去一大片,本來就很短了現在更是十分誘人。
半靈紅著臉轉過頭:
「鈴、鈴仙……!」
她的眼睛被月兔用布條蒙住,腰部以纖細的手臂環起,背上受到曼妙的身材壓迫。
「這……這個姿勢是……?」
鈴仙抱著妖夢說道:
「我來當妖夢的眼,妖夢來幫我移動,我覺得是很好的合體唷!」
「合、合體?不過妳為何不用袖子……」
「上衣的話我單手扯不破嘛!」
咪嗡咪嗡咪嗡咪嗡……。鈴仙的體香緊貼著妖夢的意識,差點使她混亂。
 
 
「Baily’s Beads!」
「保持距離,上二,發射!」
 
 
比前兩波加起來更多的妖精們現身,展開攻勢。
「左邊!」
「好!」
「下方四十五度!」
「好!」
「接下來是上方二十五度!右舷二十度!」
「咦咦……好!」
靠著鈴仙的指揮,妖夢或閃或避的在彈海中載浮載沉,雖不致淹沒,但龐大的浪潮毫無止歇之意。
「這些只是普通彈幕而已,不擊破敵人就不會停下來!」
「對方拉開間距了,無法輕易掃蕩她們呀……」
「能持續扭曲眾多的彈道,那隻小隊裡應該沒有持擁這麼深厚魔力的人啊?要是『那個孩子』還說得通,但我覺得這戰法與她的個性不符。」
「如果對方不只一位,並服用了某樣食品呢?」
「什麼?」
「師傅分析過守矢神社的麵包,證實它能讓妖精魔物的能力暫時增強。」
「這還真是……不能給幽幽子大人聽到啊!」
「妖夢,我完全復元了!」
眼神交會的瞬間,妖夢明瞭了夥伴的心思。揮劍格開子彈,全力遠離戰場。
「可別被我波及囉!」
鈴仙獨自留在大濤前端的灘頭,闔上雙目縮起身子。
 
「幻朧月睨。」
 
「……到此為止了呢……」
集結而來的妖精軍團一瞬間被紅光吞噬,大妖精勉強擠出一絲苦笑。桑妮跟露米亞的術也瓦解了,三人毫無屏障地暴露在討伐者的面前。
「原來是妳們。」
「有三個頭目……難怪妖精的數量會這麼誇張……」
「事已至此,我該誇獎妳們做得不錯,但妳們也知道接下來只是單純的消化戰了吧。」
「啊哈哈……妳說的沒錯,我們已經沒招啦!」
「可以問問為何做到如此地步?」
「這都是為了我們那位『冰雪聰明』的隊長啊!」
「原來如此。」妖夢頷首。「這是一場很好的戰鬥,我對妳們表示敬意。」
樓觀、白樓齊出,朝三人斬去。
「露米亞啊,其實我一直想告訴妳……」
「有──什麼事──?」
「就算當初妳沒吃壞肚子,操縱光線比較高竿的也是我呀!」
「原來……妳一直耿耿於懷啊……」
「住──比較近。」
「竟然會是這個原因。」桑妮啞然失笑:「我還真是……小家子氣呢。」
「沒──關係啦──!」
「桑妮……記得妳之前講過的話嗎?雖然我們終究被打敗了,不過這次非常好玩喔!」
「啊啊,我們的確參與其中,異變真是太有趣啦!」
「合──作愉快──」
「哈哈……彼此彼此……」
劍刃的寒光映到她們臉上,桑妮不由得閉起眼睛。
 
「──天孫降臨之道!」
 
「呀啊!」「這風是……?」
從雲宵直下的巨大龍捲振開了妖夢,將桑妮她們包裹在中心的無風帶。
桑妮睜開眼,發現自己被射命丸文打橫抱著,一旁大妖精和露米亞則是被安穩地扛在椛的雙肩。她頓時感到疲倦陣陣襲來,只想好好大睡一覺。玩得很盡興嘛。陷入夢鄉前,她依稀聽到文的聲音。
天狗將三人輕輕巧巧地置於柔軟的草皮,討伐者們不發一語地降落在幾步開外處。
 
「我會放水給妳們的,拿出幹勁繼續吧!」
 

8.

 
──Stage45.比光更快!
 
「日蝕啊……三個小傢伙還真是擺出了有趣的陣法。」
「妳想到什麼了嗎,前輩。」
鴉天狗摸摸白狼天狗的頭:
「妳小時候以為太陽是糖果,拼命地想飛上去抓,我在後面大喊:『小椛!太陽不能吃喔!』都叫不住。」
「前、前輩,那種事還是請妳忘記吧……」
「我說、妳們如果要這樣聊開的話,我們可以先走一步嗎?」
「啊呀呀呀呀……失禮了。」
文捻起裙角,惺惺作態地鞠了個躬。
「吾乃大家的好鄰居射命丸是也!職業是記者,興趣是扶八雲紫過馬路,一天一次不夠要做好幾次呢!」
「前輩……雖然妳想表現出善良的形象,但怎麼聽都像是挑釁。」
「小笨狗,我就在挑釁……不過效果好像只有一半?」
文納悶地看著二名從者截然不同的反應。
「真是太了不起了……竟然願意扶紫大人過馬路!」
「原來妳不僅是個牙尖嘴利的記者,還擁有如此的好心腸呀!」
半靈一臉欽佩,月兔出言諷刺。
「哦?這就是能使人發狂的紅眼嗎?我的就沒有這麼方便的功能呢!對我也無效就是啦。」
「對呀,因為前輩早就瘋了。」
「小椛椛,我還記得妳九歲的時候呀──」
「嗚哇哇!我錯了請原諒我!」
鈴仙馬上取出符卡:
「妖夢,別跟她廢話──」
疾風刮過月兔的肌膚,天狗在眨眼間站在她的身後,連咒卡也一併奪走,現場飄落下許多黑色翎羽。
「因為妳的動作太慢,我都看見蒼蠅停在卡上了耶!特地拿來幫妳趕跑牠,我很好心對不對?」
可惡……。鈴仙回過頭,文將她的咒卡扔還給她。
「放輕鬆,我的目標不是妳,而是妳的小情人,我跟她的相性比較合唷。」
「胡、胡扯什麼……」
「呵呵呵,吃味啦?」
文張開雙翼,緩緩升起。
「椛,鈴仙小姐交給妳來伺候囉!」
「遵命!」
椛拔出大刀。
「那邊的劍客,前輩在等妳了喔,還是妳要先在這裡二對一把我擊倒呢?」
「妖夢,她說的對,先幹掉她再去料理討厭的鴉天狗吧?」
「不,鈴仙就好好休息吧,因為對方也是個習武之人。」
妖夢將布條牢牢綁在額上。
「文小姐由我來對付,不用擔心,我有護身符呢!」
「妖夢……」
園藝師對夥伴微微一笑,飛上了雲端。
 
 
空中,射命丸正不停做著筆記,見妖夢來到,隨手收進胸前口袋。
「妳果然沒有為難我的小跟班吶,這就叫武者的原則?」
「受到幻想鄉最快的天狗指名,是我的榮幸嗎?」
「唉呀、真見外,天狗兩個字可以去掉啦。」
「不不,我覺得還是加上比較好呢。」
「想不到妖夢小姐也挺伶牙俐齒的咧。啊啦……妳那副頭帶……」文促狹地說:「裡面該不會藏有她私處的體毛唄?」
「才、才沒有──!」
「妖夢紅著臉急忙反駁,似乎在掩飾什麼。」
「不要亂寫啦!」
「抱歉抱歉,隨時隨地都要尋找題材是記者的原則嘛!」
「呃、差點隨之起舞,我真是修行不足呀……」
冷靜……冷靜。以言語動搖內心趁隙而入是記者的技倆。
「耍嘴皮子就到這邊吧,如果靠舌上工夫把妳攻陷了,我會很失望的。」
文文拋起一顆石子。
「而且接下來──是連聲音也追不上的世界了。」
 
 
鈴仙拾起被砍成兩半的石頭,斷面如鏡子般的平滑。
「這也未免太快了……啊、妖夢危險!呼……嚇我一跳……」
「鈴仙小姐可以捕捉她們的動作嗎?」
「哼!妳不是也看得見?」
「白狼一族是特別強調視力的……鈴仙小姐在那麼劇烈的消耗後還能跟上比較厲害。」
「所以妳才不對我出手喔?妳們這些練武的人都是一個臭脾氣!」
「哈哈,我沒有那麼偉大啦,只不過是被前輩硬抓來罷了,不管前輩贏或輸,我都沒有打算與妳戰鬥。」
鈴仙愣了半會兒,聳起的肩膀慢慢垮下:
「是喔……妳也很辛苦呢,對不起,隨便遷怒於妳……」
「重點不是包容對方,而是要忍耐對方喔!這是我的秘訣。」
「妳、妳在說什麼,我跟妖夢又不是……妳果然是臭烏鴉那邊的人!盡講些五四三……」
「啊、第一回合的攻防結束了。」
鈴仙和椛抬頭上望,兩造皆是一派氣定神閒、遊刃有餘的模樣,一點傷痕也沒有。
「平分秋色?」
「似乎不是。」
椛伸手接住落下的毛球。
「妳的毛做的?」
「不是啦!是前輩帽穗的裝飾被切掉了。」
「真的耶!」
「一開始果然是妖夢小姐佔優勢呢。」
「什麼意思?」鈴仙不解地問。
「前輩的力量是風,妖夢小姐的力量是那兩柄劍,如果速度不分軒輊,那一定是射程較長的獲勝,這是兵法常識。」
 
 
「文小姐,為何要與我為敵,甚至不惜成為冰精的手下?」
「我們是對等的同盟關係呢,至於立場問題,我跟妳並無不同。」射命丸優雅地整理衣衫。「雖然我的私心是比妳要多一些。」
「不一樣,我們是為了排除異變。」
「哦?可是巫女並沒有出動唷?」
「消滅異變絕非巫女、魔法使和女僕的專利。」
「美食、力量、金錢,不管是什麼,妖怪是憑藉自身的欲求而行動,沒錯,妳的主人──西行寺幽幽子也是。」
「休得多言!」
妖夢掄起武器再次進攻,更為凌厲的劍氣彈指間將天狗的衣服劃開了無數道口子。面對怒濤般襲來的刀光劍影,文不避不閃,一抹揶揄的笑容,於多處負傷的同時揮出羽扇:
「這種駑鈍的劍是贏不了我的。」
烈風彈結結實實地擊中妖夢。
「呃……!」
終於,有一方的呼吸開始紊亂。
 
 
在數度交換奏效的攻擊後,戰況急轉直下。
「嗚哇哇……妖夢是怎麼回事,連那種彈道也不躲。」
「前輩的壞毛病又犯了,現在妖夢小姐一心只想攻擊前輩吧。」
「嗚……又被打中了……」鈴仙注意到妖夢觸及對方的頻率漸漸降低。「難道鴉天狗的速度提升了嗎?」
「前輩的速度一直維持不變喔,是妖夢小姐的威力減弱了。」
啊!鈴仙掩住驚呼的神情。
「竟然會是這樣……!」
椛對她點點頭。
「沒錯,成為互毆局面後,不利的一定是妳們。我們是關主,妳們是討伐者,對子彈的承受程度完全無法相提並論。」
「妖夢還有咒卡可用啊,到時就一發逆轉啦!」
「拿出咒卡的瞬間會產生微小的破綻,鈴仙小姐應該才體會過吧。可是……前輩還有另一個壞毛病所以……」
加油啊,妖夢!鈴仙不發一語,殷切地盯著上空。
 
 
靈活的劍尖已不復見,妖夢喘著大氣,身上披著碎布似的衣物。
文的情況不惶多讓,部品唯一完好無缺的,就只有那份從容。
「一下子就滿頭熱,真是可愛的妖夢小姐,可惜妳似乎沒辦法繼續了?」
「只要手還能握劍,就沒有認輸的道理。」
「呵呵,妳比我這個記者還難纏呢。大概知道妳揣著什麼算盤,因為我也累積了不少傷害,可以用咒卡一口氣打敗我。」
「是又怎麼樣。」即使被文說破,妖夢的雙目依舊炯炯有神。
「也罷,我就配合妳吧,較量使用咒卡的速度也是一項樂趣。」
妖夢收刀入鞘,文自然垂下羽扇。讓「形」放鬆,將「勢」繃到最緊,等待一剎那的勝負到來。
 
「人符『現世斬』!」
「突風『猿田彥的先導』!」
 
高速的短兵相接,其結果,妖夢的長劍堪堪擦過文的腰間,而文確實地命中妖夢的額頭。
「我贏了!」
鈴仙的裙帶被切斷後滑落。
「不、贏的人是我!」
妖夢身體四周展開了異樣的力場。
「決死結界……難不成……!」
「焦躁的劍勢,是我在過去五百次斬擊裡假裝的。」
妖夢笑了。
「我早就知道幽幽子大人是個欲望深重的人了!」
「是啊、的確是……」文也笑了,如同孩童般開心,這是她在整場戰鬥中初次露出真正的表情。
 
「人鬼『未来永劫斬』。」
 
 
「啊──前輩輸啦。」
天空散落大量的黑羽,遍體鱗傷的妖夢緩緩著陸。
「妖夢──!」
「嘿嘿……我把護身符弄壞了,對不起。」
「笨蛋笨蛋笨蛋──妖夢是笨蛋!」粉拳如雨點般下在半靈的魂體上。
「呃啊──」
「如果再堅持什麼怪榮譽,至少把它留下來讓我隨時戳妳兩下。」
「可、可是……」
「恭喜通過我們這關。」椛朝糾纏不清的搭檔打岔:「這是前輩要我交給妳們的,盡速服用可以完全恢復力量。」
「這是什麼……好苦喔……」
「上面似乎有寫字,我強烈地覺得不行念出來……」
「那麼、前輩不知被打飛到哪去了,我得去撿她回來,再會啦!」
「且慢!」
月兔叫住了白狼天狗,小巧精緻的臉蛋變得比眼睛還要紅。
「我是不會跟妳道謝的,不過……或許哪天我們可以一起聊聊,關於我們彼此喜歡的人……」
最後幾個字低微近乎不可聞,但椛沒有聽漏。
「哈哈,一言為定。」
 

9.

 
「前輩……妳又打輸了耶。」
「少囉唆,我是故意的啦!」
滿身瘡痍的天狗披著白狼的外衣,躺在地上。
「小笨狗……妳來找我做什麼?還不快去採訪最終決戰?」
「啊哈哈,小椛不清楚,想在這偷懶休息。」
動彈不得的文眼睜睜看著椛在自己身旁坐下。
「……等我恢復後有得妳受……」
「是的!到時請好好懲罰我唷。」
「哼……她們有把道具吃下嗎?妳沒說是我給的吧?」
「當然囉。」
忽有一龐然大物,拔山倒樹而浮在空中。
「椛……撐著我。」
文勉強坐起,將背靠在椛身上。
「……這裡似乎是做現場連線的特等席呢。」
 
 
──StageFinal. Give You The Bullet Before The Supper
 
塗滿各式廣告的阿琪九號雙手抱胸,威風凜凜地擋在兔魄二人面前。當初為了擺出這姿勢可是特訓良久。
好傢伙……不過更為驚人的是洶湧的魔力波動,通體纏繞在裝甲上。
「這是最後通牒!本官乃琪魯諾小隊隊長,琪魯諾軍曹是也。」
機體的雙眼放映出琪魯諾和阿空的影像,不用說又是似鳥亂裝上的功能。
「降者既往不咎,共同為本隊的壯大而努力,否則,將會與便宜的英國牛肉一起冷凍!」
「然後再全部Fusion掉喔!」
「給妳們兩分鐘考慮,over!」
駕駛艙內,絲妲看著莫迦之爐的監控螢幕。琪魯諾正悠哉地翹著二郎腿。
「琪魯諾……妳認為她們會投降嗎?」
「絕對不會。」
「那妳還講這麼囂張的話……」
「依照慣例總要嗆聲幾句吧?這不過是『你好嗎?衷心感謝。』的程度而已。」
「左肩中彈!」
「咦咦──時間還沒到啊!」
主攝影機將手指甫放出子彈的鈴仙以特寫顯示出來。
「果然不能讓笨蛋擁有這麼強的力量啊,馬上就得意忘形。」
「心靈的強弱跟智力高低可沒關係,我的隊員們都是一群明知會被碾仍堅持搗亂的傢伙,比起妳們那些只能動口的老大,我們的心靈要更為強悍!」
一連串的子彈由指尖射出,命中機體各處。
「哈哈……這個回答夠讚吶!絲妲,指揮拜託妳了!」
「收到!啟動感應砲!」
 
 
鈴仙仍維持挺臂前伸的動作,豎起秀眉:
「氣死我了,那些臭屁的小鬼!」
「那裝甲……當心點,敵人不可小覷。」
經由注入魔力而成的彈轉移裝甲,使子彈只在其表層擦過,充其量抹殺掉那些廣告。
阿琪九號的背後的六根長翼與本體分離,四散飛去。
「這是什麼!」
「要來了!」
霎時間強烈的彈幕火網從八方展開,沒有直接朝她們攻擊,而是將活動範圍越逼越小,形成兔靈同籠之勢。
感受不到惡意,所以更加難預料……!妖夢在近乎極限的閃避中不停探索著氣息,尋找突破口。
天真無邪……鈴仙腦中浮現出這個詞。我們是在跟一群小孩子戰鬥……!
 
 
「說是感應砲,其實就是把大家的子機塞在裡面,再交給敏特控制而已。」
「不過沒辦法專注地發射耶,因為心神都放在操縱機體上了。」
「大家都在想到的時候弄幾發,子彈相當雜亂呢。」
三位舵手喋喋不休,邊讓雙手快速地來回扳動各項開關,維持機體平衡,夙夜匪懈苦練後已顯得駕輕就熟。
「我看妳們的嘴巴也沒閒著嘛……」作戰通信參謀對她們下了指令:
「已困住對方了,全彈齊射!」
「噢!」「好!」「去吧!」
感應砲上的無數砲口同時發出放射彈、蝶形彈、直線彈、隨機彈等亂七八糟彈幕,毫無規則可言。
轟的一聲,上空瀰漫著爆炸的濃霧。
「咳、咳……火力有點太強了……」
「對呀……搞得我好累喔!」
「打敗她們了嗎?」
 
「幻波『赤眼催眠』!」
「喝呀呀呀──!」
半靈自硝煙中衝出,月兔在其後呼喊:
「藍大人跟幽香大人在妳們身後,她們非常火!」
「嗚!」「不、不會吧?」
「那是敵人的話術!別被騙啦!」
露娜聲嘶力竭地提醒兩位同僚,但機體的動作仍陷入一陣遲鈍。
「敏特──!」絲妲大叫。
「我試試看──!」
六片翼型感應砲在最後一刻及時飛回,並形成正八面體的力場膜將機體包裹其中。
半靈持劍直接對阿琪九號迎面砍下:
「吃我一劍!『待宵反射衛星斬』──!」
「噫啊!」
「呃嗄!」
驚呼、吼叫、咆嘯,巨大的鳴響互相激盪之後隨著霧氣消逝。
阿琪九號的感應砲全滅,左腕及左腳嚴重毀損,連連冒著電弧火花,但總算保住了中心部不被直擊。
「可惜……沒有一舉擊潰敵人……」
鈴仙攙住了欲振乏力的妖夢。
「不要在意呀,妖夢!我還可以使出『幻朧月睨』──」
「──不行。若是再用那招,妳的身體會無法承受!」
琪魯諾小隊也相當悽慘,警示視窗不停跳出來,眾人也嚴重耗費魔力,軟攤在座位上。
 
 
兩邊都只剩下再出一招的體力了。
 
 
「妖夢。」
此時,鈴仙將手按在妖夢的白樓上,眼裡含著不容拒絕的堅定。
「不能只讓妖夢當我的盾保護我,我也要成為妖夢的劍!」
「鈴仙……」
妖夢的眸子模糊了半刻,正經地回道:
「那我就有三把刀了。」
「噗!」鈴仙為妖夢出乎意料的反應笑出了淚水。「對呀!該怎麼使用呢,妳要教人家劍術嗎?」
「這就對了,我喜歡鈴仙笑的樣子。」
「打贏的話我還可以笑得更好看喔!」
嗯。妖夢點點頭,將白樓交給鈴仙,兩手重新握緊了樓觀。
──唯有她們兩人可以施展的招式。
「透過這狂氣之瞳,使妳看到一瞬間的幻影!」鈴仙的姿態化作了西行寺家前代從者。
「現在、此刻,請把力量借給我,師父!」
 
 
〈系統訊息〉Eternal Princess進入聊天室
NTR>公主安安呀~~
知人知面又知心>妳好。
Eternal Princess>大家安安^^
NTR>前幾天好像沒看到妳上線?
Eternal Princess>呵呵,跟僕人狂練,升了兩級
NTR>真厲害
Eternal Princess>^^
NTR>我是說那位僕人
Eternal Princess> (′‧ω‧‵)
Eternal Princess>NTR最近又在做什麼呢?
NTR>從一群小客戶那邊接了有趣的case﹝笑﹞
〈系統訊息〉↖煞氣a魔理沙↘進入聊天室
↖煞氣a魔理沙↘>哦果然在啊
↖煞氣a魔理沙↘>行動越來越不方便了orz
↖煞氣a魔理沙↘>妳們晚上來我家吃個飯順便陪我聊天嘛~~
↖煞氣a魔理沙↘>特別是似鳥,愛麗絲現在已經不會對妳的事生氣了喔
NTR>﹝汗﹞別在這裡叫人家本名啦……要遵守禮節呀……
〈系統訊息〉Alice in Wonderland進入聊天室
知人知面又知心>……也包括我嗎?
↖煞氣a魔理沙↘>當然有啊,但是別隨便說出他人的心聲咧
〈系統訊息〉知識就是力量進入聊天室
Alice in Wonderland>魔理沙……這個式神要怎麼用啊?
NTR>/ping Alicein Wonderland
〈系統訊息〉Alice in Wonderland from 霧雨亭
NTR>/ping 知識就是力量
〈系統訊息〉知識就是力量 from 霧雨亭
NTR>嘖嘖╰●-●
NTR>先下了,等我這邊結束收拾好再過去
Eternal Princess>掰掰0.0\~/
知人知面又知心>再見。
〈系統訊息〉NTR離開聊天室
 
 
「對方準備孤注一擲了!」
即使不經由螢幕,艙內眾人也可感受到對方正在集結大量的魔力。
「彈轉移裝甲機能低下,將強制關閉!」
「迴避成功率為零點零零零零零六九!」
只能對轟了是嗎……琪魯諾聽著隊員的報告暗忖。
「絲妲!把魔力閥的控制權移交給我!」
「Ok!You have control!」
「Ihave control!阿空!把出力提升到快壞掉也沒關係!」
「嗚喵,包在我身上!」
絲妲從主控台看到瑪娜之爐產生的魔力全數移往右腕部。
「琪魯諾想要做什麼……?」
「這是學妳們的──!」
阿琪九號的右掌暴竄出巨型的冰之劍,以泰山壓頂之勢砍向討伐者。
「六片翅膀的威力是九倍!接招吧,核能驅動MEGA冰輪丸──!」
對方則是用斜下往上的斬擊回應:
「「赤眼!!開花魂魄二代!!」」
 
 
相互碰撞的次個瞬間交會而過。
伴隨著被削落的機體頭部,冰輪丸失之毫釐,重重地砸在地面粉碎。
「成……功……了……?」
鈴仙囁嚅地道。妖夢不置可否。
但琪魯諾沒有放棄。
「頭腦只是裝飾品,妳們這些大人物是不會懂的。頭沒有算在判定點裡面啦!」
「這話由琪魯諾講出好有說服力啊……!」
露娜連忙撥動一連串的操縱桿讓機體回正。
主控台上,緊急排出爐心的按鈕閃爍著紅色光芒。
「莫迦之爐突破臨界點!這樣下去琪魯諾會……」
「慢著絲妲!」莉格露制止了星精。「害蟲是沒有那麼容易被消滅的,就讓那比害蟲更頑強的笨蛋打到最後吧!」
「嘿嘿,我也是這麼想的。」
橙擅自叫出瑪娜之爐的監控視窗。
「敏特!可以把我們僅存的魔力都導入匯流閥裡嗎!」
「沒有問題!」
「看你的囉!隊長!」
「噢!這次真的是最後一擊啦!」
隨著琪魯諾一聲暴喝,再度形成的寒冰之刃大到彷彿將天空一刀兩斷。
「一個笨蛋足以抵消百位賢者的努力,不要小看笨蛋啊啊啊!」
「鈴仙,原諒我。」
妖夢用盡最後的力量將鈴仙振到遠處。
「妖夢!」
月兔的赤眼清楚看見了,半靈避無可避地被巨劍擊墜。
 
 
「咪嗡咪嗡咪嗡咪嗡……」
地上狠狠刨出一個大坑,妖夢氣若遊絲地躺在裡面,嘴裡喃喃吐出囈語。
鈴仙急忙趕至將她扶起。
另一邊,阿琪九號如斷線人偶般倒在坑洞外緣。
胸前的裝甲從內部被奮力轟開,阿空拖著琪魯諾出現:
「這傢伙快不行啦!來人啊!」
七葷八素的隊員們也陸續離開機體,圍在琪魯諾四周。
鈴仙憤怒地盯著臉色蒼白、雙目緊閉的冰精。
雙方護著重要的夥伴,彼此瞪視。
 
 
「現在是什麼情況?殘機都歸零了?」
文揹在椛的背上,向拎著露米亞、桑妮、大妖精的似鳥詢問。
「我也不知道……」
「小琪──!」「喂、沒事吧!」「好──激烈啊──!」
三名隊員朝隊長飛去。
「這還不簡單嗎!數到十誰先站起來就誰贏!」阿空大喊。
「一!小琪、是我啊,聽得見嗎……」大妖精握著冰精的手。
「二!妖夢好像快醒了,加把勁啊!」妖貓提高了音量。
「三!琪魯諾快點爬起來耍笨吧。」蟲妖平靜地說。
「四──這樣嗎──!」闇妖,確實如此。
「五,這次可不會搞錯了。」
「六!把我手弄成這樣妳還沒賠我!」
「七,琪魯諾,站‧起‧來!」三月精共同的願望。
「八!琪魯諾姐姐,今晚我家裡開宴會,大家都要到喔!」
下一個數字,眾人高聲疾呼:
 
「九────!!!」
 
 
 
 
霧雨亭。
一座位於魔法森林深處的小屋。
晚上於此舉行的宴會,與會者幾乎來自全幻想鄉。
多虧了咲夜的功勞才能容納這麼多人吧。
 
被邀請參加的琪魯諾及妖夢她們,在那受到了英雄式的歡迎。
說到底,吸血鬼、亡靈、大妖怪、外星人,每個都想引發異變,卻受制於勢力平衡而無法動手。
她們都對這次的事件感到非常滿意,津津樂道。
晚宴中琪魯諾也被正式承認為一方之長,具有相應的責任及義務。
於是──
 
 
「起來!現在才三點,競爭這麼激烈,妳們怎麼還在睡!」
戴著葡萄帽飾的橘色衣裙少女,朝遲遲沒動靜的機體大聲怒斥。她身旁還站著一位楓紅色裝束的少女。
修復完成的阿琪九號佇立在人里某處的田地,灰樸樸的金屬裝甲上除了廣告外,如今腳部還添了無知村童的塗鴨。
「好了啦,小穰……不要那麼兇嘛……不然分她們一點妳做的果醬補充活力?」
「可是姐姐……」
穰子對於心地善良的姐姐靜葉是一點輒也沒有,只好瞥過頭忿忿地瞪視一旁鋪著帆布野餐的妖怪們。那些陰陽怪氣的傢伙又是怎麼回事?!
「阿空──!要努力工作喔!」
「……阿空加油。」
「噢!」
地獄鴉在莫迦之爐裡向火燄貓和主人揮揮手,引來冷卻劑的不滿:
「好煩喔……為什麼我們得做這種事呢?」
莉格露嘆了口氣。橙小聲地說:
「……因為我們當初是用耕田機器人的名義登記的。」
露娜也不禁抱怨:
「為什麼絲妲能跟覺小姐她們一塊喝下午茶?」
「嗚喵?是真的嗎,那我也要!」
「好痛,不要亂動啦!妳的制御棒敲到我了!」
今天在人里,明天犁守矢神社的神饌田,後天替天狗開闢梯田;其他小隊成員也被分配至各大據點,如紅魔館、神社、永遠亭、白玉樓、地靈殿、是非曲直廳等地,進行暑期實習打工,又以敏特的行程最為繁忙。或許這是踏入上流社會所須承擔之事物吧?
請關心您週遭過慣胡鬧日子的調皮精,或許哪一天,她們會靈光乍現再搞些鬼點子喔。
 
Ending No.09智者千慮終有一失,愚者千慮終有一得。
恭喜您全部讀完!果然厲害!
 
﹝全文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69914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東方 Project 系列|チルノ|大妖精|莉格露|露米亞|三月精|敏特|小說|二次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ayneshih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九MS小隊 中... 後一篇:科學的超妖怪彈頭 上...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herry030810大家
小屋更新摟~這次是FGO的清少納言,有興趣歡迎來坐坐(・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0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