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的葡萄糖胺」真的有效嗎?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擦的葡萄糖胺」真的有效嗎?

「擦的葡萄糖胺」真的有效嗎?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母親節將近,近期廣告到處在打「擦的葡萄糖胺」,說是吃的「不夠力」,特別是某款「XX過關護理舒緩霜」,許多民眾因為以為代言人是專業醫療人員,因此信以為真。今天就請看我們整理相關的文獻證據,讓大家了解這些業者的話可以相信到什麼程度吧!

母親節將近,禮物到底該買什麼是許多孝順孩子們的困擾。近期廣告到處在打「擦的葡萄糖胺」,說是吃的「不夠力」,果然最近就陸續收到一些朋友詢問關於「擦的葡萄糖胺」對退化性關節炎引起的膝蓋疼痛有沒有效?特別是某款「XX過關護理舒緩霜」,許多民眾因為以為代言人是專業醫療人員,因此信以為真。今天就請看我們整理相關的文獻證據,讓大家了解這些業者的話可以相信到什麼程度吧!

什麼是葡萄糖胺?為什麼葡萄糖胺這麼火紅?

為什麼葡萄糖胺會這麼紅呢?主要是因為葡萄糖胺是形成「關節軟骨」的重要物質之一。華人社會長期有「吃什麼補什麼」的文化,如果葡萄糖胺是形成關節軟骨的重要物質,那多吃一點應該就可以多長一些軟骨吧?這個想法很直觀,但實際身體運作起來就不一定是這個樣子了。

大家可能以為,葡萄糖胺就葡萄糖胺啊,有什麼差嗎?當然有,而且還分三種。讓我們先從葡萄糖胺的型式先分清楚。

常見的葡萄糖胺有三種型式:

  1. 硫酸鹽葡萄糖胺(glucosamine sulfate)
  2. 鹽酸鹽葡萄糖胺(glucosamine hydrochloride)
  3. N-乙醯基葡萄糖胺(N-acetyl-glucosamine, NAG)

許多研究認為,比較有可能有作用的是「硫酸鹽」型式【註1,2,3】的葡萄糖胺,因此在台灣,硫酸鹽型式的葡萄糖胺被視為藥品來管理,目前只有口服的劑型,用於緩解退化性關節炎之疼痛,並沒有被製作成外用的劑型。其他型式的葡萄糖胺目前為止被視為「食品」來管理,也就是說除了硫酸鹽葡萄糖胺(glucosamine sulfate)以外的型式,不管是吃的還是擦的,只需要安全不會傷害到身體就可以,並不需要證明它有效,但法令上也不能宣稱有療效。

擦的葡萄糖胺到底有沒有效?

最近越來越多保健品打著「擦的葡萄糖胺」名號,強調方便、小分子、好吸收,但事實真是如此嗎?我們找了半天只找到一篇比較相關的臨床研究【註4】,實驗結果雖然指出擦葡萄糖胺軟膏的比擦安慰劑的有更明顯的止痛效果,但軟膏內其實還加了其他東西,像是軟骨素、樟腦,以及薄荷油。看到這不禁傻眼了一下,如果你想做實驗,不是應該讓干擾的因素減少嗎?

打一個比方,如果你想證明自己到底是不是對巧克力過敏,你不吃純巧克力,卻買了一個薄荷香草芥末薰衣草咖哩口味巧克力,那就算最後結果是過敏了,但你哪知道自己是對巧克力過敏,還是那一堆薄荷香草芥末薰衣草啊?

所以這個實驗雖然結果看似有效,但並無法得知是葡萄糖胺的效果,還是其他成分的效果。而且這是十幾年前的實驗,之後就沒有相關研究了。通常做出效果,廠商都會趕緊進一步要去證明就是這個成分有效,接下來就可以發大財。但接下來十幾年卻都沒有繼續這個實驗,到底是怎麼回事?就留給你自己想看看囉。一般來說正常的推論會是怕單純做擦的葡萄糖胺實驗,結果會打臉自己或被嚴重質疑啦。

有時又會看到廠商強調「獨家技術小分子NAG」、「皮膚好吸收」。有人可能會問,那小分子親油性葡萄糖胺(NAG)是否有效呢?把葡萄糖胺做成NAG的型式,的確比較好從皮膚吸收,但是NAG吸收後去了哪裡呢?目前認為它和減少皮膚色素沉澱可能有關【註5】,但對於減緩疼痛方面則沒有相關研究。所以如果主打著NAG比較「有效」的產品,基本上還是要對它存疑。 

幫助你止痛的到底是葡萄糖胺?還是乳膏內的其他成分?

如果你仔細去看看相關的產品全成分,會發現近年來主打「葡萄糖胺」的乳膏,其實都「不只有」葡萄糖胺一種成分,還加了許多已經被認為能舒緩疼痛的物質,像是樟腦、辣椒素等等【註7,8,9】。所以問題同上一段文章,到底是什麼東西在發揮作用,沒辦法確定。

這個做法跟很多主打神奇美白功效的保養品類似。如果你在賣一個美白產品,產品內有維他命C這類有證據的美白成分,那擦了當然就有機會白,但是只能賣比較便宜。這時候如果你腦筋一動,說我們這個是添加了珍貴「XX蛋白」或「XX胜肽」,那就可以賣很貴,但是美白效果究竟來自於維他命C,還是這些所謂的蛋白或胜肽,就只能讓你猜猜看啦。

總結一下結論:就目前的資料看來,擦的葡萄糖胺緩解疼痛相關證據非常有限,而且幾乎所有葡萄糖胺乳膏中都還含有其他成分,而這些成分,也很常出現在一般的止痛軟膏中。如果你想止痛,那就買便宜有證據的止痛軟膏就好,不要以為真的可以靠這種「擦的」小分子葡萄糖胺來「保養」,甚至是「緩解疼痛」。

「XX過關護理舒緩霜」話術破解

看完這些,我們就來好好破解相關的話術吧。

1
商品網站截圖

這張在該產品PChome的購買網頁上,清楚暗示患者疼痛就可以局部使用「舒緩」、「保養」。

大家也可以看看這個所謂的「台灣之光」影片。看完之後,我們只能說,完全感覺不出來是什麼「台灣之光」,如果你們真的是台灣之光,做出真的可以擦的緩解疼痛的小分子葡萄糖胺,早就全世界搶著買專利了。

這次團隊醫師跟藥師們一起整理完相關資料,我們直接問三個問題:

  1. 廣告說的小分子葡萄糖胺好吸收,但你知道那篇論文是在講「色素沈澱」,不是在講疼痛嗎?
  2. 小分子葡萄糖胺到底有沒有辦法緩解疼痛?如果沒有,為什麼要在廣告暗示?
  3. 請問一下你們的小分子葡萄糖胺被吸收,是吸收到哪裡?皮下還是血液循環?

在廣告上不敢明說,大概是怕被罰錢,但整個廣告看完,加上使用的方式建議什麼「運動後」、「局部使用」,沒有相關專業的民眾,很容易被誘導認為用「擦的葡萄糖胺」可以緩解疼痛。

知識是用來分享,不該是拿來掠奪。如果要當一個名嘴唬爛些有的沒的,請不要每次都穿那件「實驗衣」假裝白袍、假裝專業人士,專業醫療人員必須出來譴責這樣的行為。

今天我們除了打臉,更重要的是從科學、邏輯以及實證研究,讓大家清楚理解「擦的小分子葡萄糖胺」到底是怎麼回事。請大家花幾分鐘,一起看看這篇文章,也分享給你所有朋友,不要被這類的假專業人士跟廣告騙了。「保養是科學,不是儀式」,只有建立正確的知識,才不會一直花錢買心安甚至花錢傷身。

註釋

  1. Reginster JY, et al. Current role of glucosamine in the treatment of osteoarthritis. Rheumatology (Oxford). 2007. Review.
  2. Fox BA, et al. Glucosamine hydrochloride for the treatment of osteoarthritis symptoms. Clin Interv Aging. 2007. Review.
  3. Wu D, et al. Efficacies of different preparations of glucosamine for the treatment of osteoarthritis: a meta-analysis of randomis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s. Int J Clin Pract. 2013. Review.
  4. Cohen M, et al. A randomized, double blind, placebo controlled trial of a topical cream containing glucosamine sulfate, chondroitin sulfate, and camphor for osteoarthritis of the knee. J Rheumatol. 2003.
  5. Leyden JJ, et al. Natural options for the management of hyperpigmentation. J Eur Acad Dermatol Venereol. 2011. Review.
  6. Bissett DL, et al. Reduction in the appearance of facial hyperpigmentation by topical N-acetyl glucosamine. J Cosmet Dermatol. 2007. Review.
  7. Barkin RL, et al. The pharmacology of topical analgesics. Postgrad Med. 2013. Review.
  8. Anand P, et al. Topical capsaicin for pain management: therapeutic potential and mechanisms of action of the new high-concentration capsaicin 8% patch. Br J Anaesth. 2011.
  9. De Silva V, et al. Evidence for the efficacy of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s in the management of osteoarthritis: a systematic review. Rheumatology (Oxford). 2011.

本文經MedPartner美的好朋友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