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SARS戰役,只能智取-葉金川深入和平醫院紀實-大家健康雜誌
首頁
會員專區 登出
首頁 人物報導 醫療公衛 面對SARS戰役,只能智取-葉金川深入和平醫院紀實

面對SARS戰役,只能智取-葉金川深入和平醫院紀實

出處/ 2003年06月號/第206期 2003-06-02
採訪整理/ 林偉文
瀏覽數 : 1547
收藏 瀏覽數 : 1547
由和平醫院醫護人員發出的一封求救信,
讓前台北市衛生局長葉金川義無反顧地進入和平醫院,
他用智慧與信心與SARS對戰,
因為他知道,他要安全地把他們帶出去。
 
「…希望您來…不然我們都會死在這裡……」
這是一封由和平醫護人員給前台北市衛生局長葉金川的求救信,許多護士每個人寫一段話,滿滿一張紙,在和平被封院兩天後,院內一位醫師打電話給葉金川,希望他能來拿這封信。
 
4月26日當晚,葉金川打電話求證台北市衛生局長邱淑媞,確認裡面情況不妙,他表明如果有需要,願意協助。第二天,市長馬英九親自打電話請他幫忙,原本正準備搭機回花蓮的葉金川旋即掉頭,直奔台北市政府開會,之後立刻進入和平醫院,扛起總指揮的重責大任,他的行徑受到各界矚目,也成了許多人口中的「真勇士」。
 
 
 
進入和平醫院
 
 
 
當少數醫護人員想「落跑」時,身兼董氏基金會執行長與慈濟大學教授的葉金川卻毅然跳入「疫區」,「因為裡面的醫護人員跟我求救啊,」葉金川決定跳入的原因非常簡單。
 
 
進去之前,葉金川讀了許多資料,香港、新加坡、加拿大各國處理疫情的經驗,「美國疾病管制中心人員教了我3個小時,我現學現賣,」頭腦清晰、擅於判斷的葉金川當天進去視察後,下午離開和平,晚上再度與邱淑媞進入,邱淑媞去A棟,他去B棟,他繼而留下來,接管和平。
 
 
「我的第一個感覺是,情況怎麼會搞成這樣?」葉金川一踏入和平,內心感受複雜。那時究竟有多少人已經被感染都不得而知,他不諱言曾經有過最壞的想法,頂多跟著院內900人一起死掉,至少可以保障台北市260萬名市民的生命安全。後來心念一轉,之前管理者可能處理失當,現在至少要努力「善了」,能救多少人就救多少。
 
 
 
在美國專家及何美鄉教授陪同下,他從最嚴重的B棟各樓層、急診室開始巡察。先看到三個插管病人,「我直覺是,他們沒希望了,」葉金川講話直截了當,他認為那裡根本不是隔離病房,這三個病患應該趕快移走,可是卻無法移開。另一個感受是,醫護人員缺乏經驗。
 
 
封院第二天,25日中午過後,防護衣等裝備即已陸續送入,「可是他們卻不會使用,」葉金川形容這就像給士兵機關槍,卻不知道該怎麼操作,如何上戰場殲滅敵人。
 
 
 
我會安全把你們帶出去
 
 
 
葉金川畢業於台大醫學院公共衛生研究所,以流行病學專業訓練為基礎,他立即請比他早兩天進入和平的台北市衛生局防疫科張科長,進行全院疫情調查,詳細繪製地圖。總共只花約半天時間,葉金川已經掌握了病毒可能傳染途徑,哪層樓最危險、次危險,哪個區域安全。同時也確認整個A棟屬於相對安全的區域。
 
 
「至少可以確定有600人是安全的,」彷彿數字都在腦中,葉金川清楚道出和平醫院總共有1300人,400人在替代役中心,院區A棟有600人,B棟300人,其中100人是病人,200人是員工。
 
 
緊接著,處理病人撤退事宜。首先將SARS病人分四級,最嚴重的因為插管無法移動,暫時待在和平,症狀最輕微的從27日半夜就陸續往國軍松山醫院撤,其餘還沒發病的SARS病患則稍待幾天,一找到有其他醫院可收,就移送過去。
 
 
「當時有40~50個人發燒,我就把他們送去松山醫院,好多人經過4~5天後退燒,情況穩定,」葉金川慣於分門別類,有次第地解決問題。這也顯示,只要及早發現,給予適當治療,治癒率很高。
 
 
28日早上,他將全院人力分成八組,B棟由和平醫院顧問林瑞宜醫師負責,前院長吳康文負責人員調度,也接受他的指揮。「我的主要任務在於傳染控制,負責做正確判斷、下決定,我負責與各組長聯繫溝通,並沒有介入執行層面,」葉金川同時也挑起媒體公關任務,負責對外說明內部情況。
 
 
經過一番整頓,原本混亂的局勢逐漸穩定下來。「可是,內部缺乏士氣與信心,」擅長運籌帷幄的葉金川很細膩地觀察到這個問題。雖然邱淑媞曾經和他逐層樓一一替醫護人員打氣加油,仍然沒有太大幫助,「這就像只是嘴巴說說而已,對方不會相信,」葉金川認為,唯有讓資訊全部透明化,讓每個人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才不會導致信心崩潰。
 
 
他開始每天早晚兩次心戰喊話,將所有訊息公開、透明化。每天早上,葉金川透過廣播讓所有人員知道今天他會做些什麼、怎麼做,到了晚上,他會將一整天的工作進度讓所有人知道,以及明天該往哪個方向努力。當人們察覺事情真的逐漸有進展時,好比防護設備都有補充進來,救護車載送病患離開,當然也就願意相信他說的話。
 
 
「你要讓他們知道發生什麼事,未來會發生什麼事,現在做了什麼,哪些事情遇到什麼困難,更重要的是,說到要做到,」葉金川彷彿給了每個人一顆安定劑,因為他承諾:「我會安全把你們帶出去。」
 
 
 
這樣的承諾讓他「二度撲火」。5月1日,葉金川評估B棟已經撤離完畢,剩下的A棟算是安全的,危機處理任務結束,所以打算先離開和平醫院去公訓中心接受隔離。沒想到,前院長吳康文發燒,被送到台大醫院,和平員工人心惶惶,葉金川當晚又重回和平,穩住A棟醫護人員的士氣。
 
即使後來葉金川南下高雄長庚醫院協助疫情調查,他也認為問題不大,高雄長庚面對的,反而是「士氣與信心的問題」。
 
 
 
 
 
知道敵人的招式,就有辦法對治
 
 
 
 
為了穩住全國士氣,他透過公共電視以及廣播電台,向全國醫護人員宣導如何進行院內感控措施。當務之急,他認為防堵SARS疫情最直接的方式就是隔離,「守住醫院,預防社區感染」。只要各醫院能做到百密零疏,不再有任何閃失,阻止疫情繼續延燒,然後再處理社區零星的病情,全台疫情即可望獲得控制。
 
 
「恐懼本身無法解決問題,」葉金川帶著和平經驗南下處理疫情,他堅信唯有穩住軍隊士氣,才不會造成無謂的恐慌與傷亡。雖然目前醫學界尚未找出有效疫苗對抗SARS,至少我們已經知道如何保護自己、如何預防,憑著正確的知識、裝備與技術,SARS沒有那麼可怕,真正可怕的是,驚慌害怕的心。
 
 
被問到當時進入和平,心裡害不害怕時,葉金川十分坦承說著:「我當然也怕,不過我怕的和他們怕的不一樣,我害怕的是那1%科學上還不知道的部分,而不是99%已經知道的部分,他們是連已知的也怕,這就不必要了。」
 
 
害怕的是不知道的事,葉金川舉例,好比SARS病毒會繼續如何變種?病毒還有無可能以其他種方式傳遞等未知的部分。葉金川說,台灣在這場疫災中吃過兩次敗仗,第一是和平醫院「胡塗」,防疫破了一個洞。第二個敗仗起因於我們對病毒本性的不了解,不知道病毒會伺機偽裝,以「突襲」的方式流竄到其他醫院。
 
 
「既然知道敵人的招式,我們就有辦法破解,」葉金川強調,只要有信心與智慧,當然可以一一破解。比較擔心的是,如果病毒再更新攻擊招式,可能又會出現另外一種危機,「即使如此,我們還是可以想出辦法對付,」葉金川不改積極樂觀本性。
他認為,這場疫災呈現出來的,不是醫學問題,而是管理與人性的問題。人為管理的疏忽,導致防疫防線失守,造成接二連三的犧牲,疫情從和平流向仁濟醫院、台大、馬偕醫院,再往南流向高雄長庚、高醫。這也是他力主「決戰境外」,在各急診室外設立發燒篩檢站的原因,「因為病毒太會偽裝了,潛藏在其他疾病內,再伺機攻擊,像是腎結石、膽囊炎的病患也會發燒。」。
 
 
而疫情更像照妖鏡,照出了人心最寫實的一面。他在和平醫院,看過盡心盡力照顧病患卻忽略先保護自己的醫護人員,也看到了沒有堅守工作崗位,想跑掉的工作人員。「這兩種行為,都不對,」葉金川指出。
 
 
他認為照顧病患是醫護人員無可迴避的責任,執行撤退任務時,絕對以病人為優先考量,「哪有士兵先退,留下百姓在戰場的道理?」然而士兵衝鋒陷陣滅敵時,也不可忘記最基本的安全配備。尤其台灣人享有充分的民主與自由,有著「亂中有序的民族性」,遭遇這次前所未有的考驗,葉金川認為,經過一段時間的混亂後,應該是要逐漸上路的時候了。
  
 
 
 
考驗智慧與信心的時刻
 
 
 
 
目前,葉金川仍持續協助南部疫情調查,他樂觀表示高雄長庚醫院的問題已在控制之中。高醫並沒有出現院內大量感染情況,「絕不會是和平的翻版」,目前高醫最企待解決的,是檢驗試劑不穩定的問題。
 
 
「沒有知識是傳布SARS最大的溫床,口水和謠言是最大幫兇,抗SARS最重要的是中央政府領航,地方執行,全民配合,」葉金川在隔離期滿後,發表疫情調查報告的記者會上,呼籲大家要有信心,即能早日安然渡過難關。
 
 
因為一場疫情,使得早已從公職退下,投入教職與公益工作的葉金川一夜之間成了家喻戶曉的「英雄」,所以當高雄長庚引發醫護辭職潮時,院內出現「我們也要一個葉金川」的吶喊,並不令人意外。乃至於作家汪笨湖也以「葉教授不畏個人生死,貢獻自己專業,體現了最可貴的台灣精神」,讚許葉金川。
 
 
葉金川曾經擔任過台北市衛生局長、衛生署醫政處長、衛生署副署長,甚至於願意接下當時被視為「跳火坑」的中央健保局第一任總經理。愈艱難的任務,他愈勇於承擔。
 
 
 
同仁眼中的葉金川
 
 
 
工作之餘,葉金川也有著不畏艱難的個性。他熱愛爬山,也領有高山嚮導証,攀爬過77座台灣百岳。去年,他遠征中亞吉爾吉斯共和國,攀爬天山山麓的塔克塞山脈。為了向體力極限挑戰,他參加「鐵人三項」比賽,必須同時完成游泳1500公尺、騎腳踏車40公里、長跑10公里的嚴苛挑戰。
 
 
 
遠離官場 終老山林
 
 
 
待在花蓮的日子,葉金川經常天剛亮時就出外運動,享受汗水淋漓的暢快,或在湖光山色中划獨木舟,划累了,索性停在湖中,躺在舟上細看雲彩的變化,等著看日出。喜歡挑戰的他甚至接受特訓,打算從花蓮七星潭划獨木舟到清水斷涯。
 
或許,葉金川早已從運動中領悟,唯有充滿自信,勇於承擔,接受任何考驗,冷靜面對挑戰,即使處境再怎麼艱辛,終將能化險為夷。憑著智慧與信心,台灣,絕不會被SARS所打敗!
 
關鍵字: 葉金川和平醫院SARS病情衛生署
相關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