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山製造:花蓮政壇只賣一樣商品,叫做「傅崐萁」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後山製造:花蓮政壇只賣一樣商品,叫做「傅崐萁」

後山製造:花蓮政壇只賣一樣商品,叫做「傅崐萁」
Photo Credit:傅崐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花蓮地方政治史上,幾乎看不到有人在全縣級別的選舉上,能夠有像傅崐萁這樣的參選戰績。所以為何此次國民黨會提名他的太太徐榛蔚接棒選縣長?就是人才斷層的結果,即便有意挑戰縣長寶座,也沒有足夠實力與傅崐萁抗衡。

激烈的九合一大選落幕,民進黨僅保住6席縣市長,國民黨橫掃全國15席縣市首長。國民黨這波勝出的百里侯,除了最有話題性的高雄市長當選人韓國瑜之外,還有一項特殊的成績,就是提名的7位女性候選人全數當選,尤其東台灣3位縣長皆是女性。其中,最受矚目的就是新科花蓮縣長徐榛蔚

徐榛蔚在這場選戰中,擊敗民進黨提名的現任縣議員劉曉玫,以71.52%的全台最高得票率當選,12萬1297張選票更是1977年吳水雲勝選以來的最高紀錄。徐榛蔚之所以能獲得這麼高的支持,與她「破鏡重圓」的丈夫、前縣長傅崐萁有關。

2009年縣長就職典禮上,傅崐萁任命剛離婚兩天的妻子徐榛蔚當副縣長、2014年再跟徐榛蔚一起登記選縣長,兩人2016年又再度登記為夫妻,甚至在今(2018)年9月25日以「悲劇英雄式」的姿態入獄。即便經歷這些光怪陸離的事件,花蓮鄉親依然支持傅崐萁,造就他的「後山王國」,被戲稱為「花蓮王」。

弊案、爭議沒少過的傅崐萁,為何能在花蓮贏得這麼高的支持?拋開地方派系與政黨背景不談,光從花蓮人的日常,就可發現傅崐萁的政治手腕不簡單。

讓縣民知道:「別怕,家裡有大人在!」

美國有個笑話。從前有兩兄弟,一個出海去當遠洋漁夫,一個選上副總統;從此之後,兩兄弟都不為人所知。過去的花蓮縣長,就如同美國(包括台灣)副總統一樣,選上後就消聲匿跡,很少會有新聞版面,幾乎是每4年才出現一次。

但傅崐萁可不同。

2005年縣長選舉,傅崐萁代表親民黨挑戰當時爭取連任的謝深山,傅崐萁的宣傳車都在放著「傅崐萁之歌」:美劇《檀島警騎》(Hawaii Five-0)的主題曲,想必沒幾個花蓮人知道這是《檀島警騎》的主題曲,只曉得是傅崐萁之歌。從此之後,無論是縣內的大小活動,只要這個音樂響起,花蓮人就會知道「傅崐萁來了」,可見這招聽覺行銷做得非常成功。

另外就是定期舉辦的「縣長親民時間」。這聽起來像是前美國總統小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爐邊談話」的活動,在很多縣民眼中比爐邊更加溫暖,因為他們可以看見縣長本人,傅崐萁還要求縣府團隊,鄉親的問題必須在14天內解決。比起其他縣市設立1999專線,這招更能讓縣民有感。

說到這,不禁令人想起一個人的身影:宋楚瑜。當年意氣風發的宋省長,就是這樣全省走透透,親民黨出身的傅崐萁,果然有學到老宋的那套政治手腕。

2009年莫拉克風災,馬英九到台東勘災,面對災民陳情要見總統一面很難,馬英九的回答是:「你不是見到了嗎?」所以總歸來說,民眾對首長的要求其實很簡單,就是「存在感」。

由於花蓮縣政治版塊穩定,國民黨提名幾乎是當選保證,加上並非是台灣主要的政治舞台,因此歷任花蓮縣長,沒有誰是具備全國性話題的人物。謝深山、張福興、王慶豐、吳國棟、陳清水、吳水雲、柯丁選,別說其他地方的人,在地的花蓮人恐怕也不記得幾個。

傅崐萁一方面營造全國性話題,帶花蓮鄉親北上抗議要求蓋蘇花高,讓全台灣都知道有他這麼一位「花蓮王」;另外在縣內設立不少看板、定期的縣長時間。傅崐萁營造出的存在感,是歷任花蓮縣長從沒做到的事,也就會塑造「傅崐萁做很多事」的印象。

對花蓮人來說,傅崐萁好在哪裡?很多人的答案就是「有感」,包括學校免費的營養午餐、每年都有的演唱會,以及逐漸完工的蘇花改工程。或許有人會覺得疑惑,包括印有傅崐萁照片的學校聯絡簿,這些燒錢的事情怎麼沒人批評?其實縣議會質詢從沒少過,尤其是此次代表民進黨參選縣長的劉曉玫,更是議會的「反傅大將」。但對縣民來說,那些財政問題實在距離遙遠又難懂,反而會買單傅崐萁讓他們直接有感的政策。

每場選戰的候選人,都是「傅崐萁」

傅崐萁刷存在感的另一項創舉,就是幾乎無役不與,近幾年花蓮縣的大型選舉,都有傅崐萁;即使他自己沒選,也會找到代理人參戰。

2009年,傅崐萁當選花蓮縣長,留下的立委席次在2010年2月進行補選,國民黨提名前縣長王慶豐之子王廷升參戰,民進黨則找來蕭美琴。跟王廷升關係不佳的傅崐萁,安排花蓮縣觀光協會理事長施勝郎參選,競選主軸「決戰蘇花高」跟傅崐萁如出一轍,競選旗幟的配色與用字,都和傅崐萁有極高相似度,等於是傅崐萁和王廷升、蕭美琴在選。

46934397_270964416944153_877591137031605
2010年立委補選,施勝郎的口號「決戰蘇花高」,跟傅崐萁的「搶救蘇花高」有異曲同工之妙│Photo Credit:羅元祺提供

2012年,王廷升要競選連任,傅崐萁一樣沒閒下來,他不斷訴求的蘇花高雖然改成規格較小的「蘇花改」,但總是達成了階段性目標,所以傅崐萁找來的縣府農業處長張智超跟王廷升打對台,口號也立刻換成「背水一戰」,主打這是花蓮縣政與蘇花改能否延續的存亡之戰,依然跟他本人有高度的連結。

雖然這兩次的立委選舉,傅崐萁支持的人選都慘敗給王廷升,但他非常成功做到一件事情,就是讓自己的話題性延續下去。

政治人物跟古代將領一樣,最害怕的事情就是沒有戰場,一旦沒有戰功很快就會被世人遺忘。因此與其說是代理人在選,不如說傅崐萁是藉著施勝郎、張智超,讓「傅崐萁」這個品牌持續在選戰中吸取經驗值。

322433_320583047974504_1040857579_o
2012年推派的張智超,也是無處不與傅崐萁綁在一起│Photo Credit:張智超
2016年的「蕭美琴奇蹟」,是花蓮王功力退步?

只要是住在花蓮、稍有留意政治新聞的人都知道,傅崐萁跟國民黨立委王廷升關係非常惡劣,即便是在媒體鏡頭前,雙方也曾數度爆口角。

王廷升是東華大學教授,選票基礎還是在都會區為主的花蓮市與吉安鄉,台九線沿路的農業鄉鎮相對是他較弱勢的選區。2010年、2012年兩次立委選舉,傅崐萁支持的人選都在南花蓮的農業區選得不錯,尤其2012年支持的張智超是農業處長,傅崐萁的「台九線戰術」讓張智超在鳳林、玉里、富里等地領先王廷升。

但是2016年,傅崐萁卻親自拉起王廷升的手,一步一腳印走過花蓮各鄉鎮,替王廷升拉票、站台,呼籲大家票投王廷升。這怎麼回事?

一方面國民黨選情不理想,另一方面也是換取讓他太太徐榛蔚能排進國民黨不分區立委的安全名單。從這裡也可以看到,傅崐萁是「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這句話最好的例子,但這樣的「彈性」,也不能換得王廷升的當選,是不是花蓮王魅力不再了?如果看一下2016年的選舉結果,可以發現花蓮王還是有兩把刷子。

當年總統大選,朱立倫在台灣本島唯二領先的縣市就是花蓮跟台東,花蓮縣朱立倫拿下7萬3894票,反觀王廷升的立委選票只有5萬1248票。不過,還必須加上分開投的原住民立委選票,平地原住民國民黨提名的候選人(鄭天財、林琮翰、廖國棟)共拿到1萬5030票、山地原住民候選人(孔文吉、簡東明)則是4095票,加上王廷升總票數是7萬373票,與朱立倫得票相去不遠。

所以就這個結果來說,王廷升雖然敗給蕭美琴,但負責操盤的傅崐萁,坦白說並沒有輸;反而因王廷升的落選,替傅崐萁的生命找到一條出路。為什麼會說傅崐萁找到一條出路?這要從2001年說起。

12491960_668190839950853_379444271205753
傅崐萁支持王廷升,是想替「國民黨留一口氣」│Photo Credit:王廷升
是愚昧的支持,還是沒人可以選?

2001年,傅崐萁披上親民黨戰袍,首次參選公職就當上立委,與民進黨的盧博基一同進軍國會;2004年,兩人也都順利連任。反觀國民黨則是因為分裂而兩度未能取得立委席次,2008年在國親合作的背景下,傅崐萁以國民黨籍連任立委。

由此可知,傅崐萁長期占據花蓮立委的席次,國民黨一直到2010年補選由王廷升勝出後,才終於出現傅崐萁以外的藍營立委,代表國民黨整整10年面臨沒有全縣級勝選經驗的戰將;唯一曾勝選的國民黨籍縣長謝深山,2009年卸任後也退休。這在公職人員任期4年一任的台灣,等於是出現一個政治世代的斷層。

從2001年首次當選立委、2004年立委連任、2005年角逐縣長、2008年立委連任、2009年當選縣長、2014年縣長連任,加上2010年與2012年「代理人」的立委選戰,傅崐萁都有參與。花蓮地方政治史上,幾乎看不到有人在全縣級別的選舉上,能夠有像傅崐萁這樣的參選戰績。所以為何此次國民黨會提名他的太太徐榛蔚接棒選縣長?就是人才斷層的結果,即便有意挑戰縣長寶座,也沒有足夠實力與傅崐萁抗衡。

2009年縣長選舉,國民黨中央以「奇兵」方式,讓高知名度的前衛生署長葉金川來花蓮參加縣長初選,但葉金川空有知名度而沒有民意,黨內初選敗給時任縣府參議、曾任農業局長的杜麗華,只不過杜麗華後來也慘敗給脫黨參選的傅崐萁。

這也證明,台北觀點的「明星選將」,在組織型選戰、講求人情的花蓮根本吃不開,更讓國民黨的人才斷層無從解決。

2014年傅崐萁要連任時,國民黨徵召唯一表態參選的縣黨部主委、曾任花蓮市長的蔡啟塔,但蔡啟塔除花蓮市與新城鄉,其餘鄉鎮選票都未達3成,一樣輸給聲勢如日中天的傅崐萁。國民黨的人才斷層問題,加上民進黨本就處於弱勢,是造成花蓮人「只有傅崐萁可以選」的原因。這或許不是盲目的支持,因為將近9年的任期內,傅崐萁給了花蓮縣民有感的東西,這是花蓮人從來沒感受過的。

如前所述,傅崐萁雖然短暫入獄,但另一條出路已替他開啟。2016年王廷升落選,目前花蓮唯一的一席立委是民進黨的蕭美琴,眼下藍軍能夠跟蕭美琴一戰的人選,恐怕也只有傅崐萁一人,原因出在前面說的人才斷層。

王廷升落選是大環境對國民黨不利,傅崐萁相對並沒有輔選不力的責任,加上現任立委也非國民黨人士,傅崐萁沒有人情壓力,大可兩年後直接挑戰蕭美琴。傅崐萁出獄後,依然有機會再進沙場,證明他真的是自己說的「一條好漢」。

將領就怕沒有戰場,之前傳出傅崐萁有意參選台北市長、桃園市長,或許他真有起心動念想另闢舞台,但絕對不可能成功,因為這種「帝王式」的選戰手法在其他縣市恐怕完全吃不開。

這項「後山製造」的商品,還是只能限定在花蓮地區販售。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