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从哪里来?诸神从哪来?

关注者
14
被浏览
1,930

12 个回答

奧修:「人真的是無意識的。生活在繼續,你在繼續生活——那種生活不冷不熱,裏面沒有真正發生過什麼事情。裏面沒有激情,沒有緊張,沒有火焰。意識是火焰。當意識在的時候,你將在那火焰中燒掉,自我將在那火焰中燒掉。當你不存在時,只剩下純粹的意識時,那就是上帝,那就是涅槃。」

「耶穌是一個漫遊者,從一個地方漫遊到另一個地方。他的生命是短暫的。因為他被殺害時才33歲——非常年輕。他生活過的那幾年都獻給了他自己的內心探索。他30年的生命獻給了他自己的內部工作。他到過埃及,他到過喀什米爾,他到過比哈爾邦,據傳他甚至到過西藏。在那30年裏,他一定是個了不起的漫遊者。他漫遊了幾乎整個已知的世界,他去尋找師父,尋找教義,尋找技巧。他到過一切存在神秘流派的地方。埃及是其中之一,那兒曾存在著最古老的傳說之一。他們知道許多秘密。耶穌受到了他們的啟發——在埃及的神秘流派裏。但那並不是全部的東西。有一種東西找不到。他不得不來到東方。
  在喀什米爾時他碰到了佛教徒。他又學到了一點。他對佛陀的靜心技巧產生了更多的覺知。他以前曾向埃及的導 師們學過,但那些方法較為間接。它們都通向靜心,但它們較為間接。在喀什米爾,他接觸過佛教教義、佛教大師——他學到了更為直接的方法。然後他真的對佛陀的哲學感興趣了,他來到了佛教學說的中心——那爛陀寺。據說他在那裏至少待了兩年。

  他在那裏成了真正的靜心大師,因為在整個人類歷史上,沒有一個流派在靜心方面像佛陀的流派那麼科學。它完全是依據智慧。

  但耶穌仍感到缺少一種東西——愛這部分找不到。他全面地掌握了覺知這一途徑,但它處像有點乾燥。它就像沙漠一樣,草木不生。它是美的;沙漠也有自己的美。沙漠的沉寂,廣闊——茫茫無邊——所有這些都是美的,但卻是枯燥的,單調的。佛陀的路也是枯燥的,單調的。一個人可以直接成功,但它裏面沒有漿液在流動——愛的漿液。

  他到了西藏,因為那時候佛教還沒有傳到西藏,那裏還盛行著古代宗教:它們是愛的宗教。後來它們消失了,因為佛教佔據了絕對的優勢。耶穌來到西藏學習愛的途徑。一旦學得兩條途徑,他便成為兩條途徑裏最完美的大師之一。


  30年用於旅行、探索,只有3年用於教務。他只做了3年的師父。這就是為什麼基督徒們沒有傳下任何有關耶穌的故事,因為那30年是秘密地在神秘流派裏度過的。那30年與基督教無關。基督教沒有關於那30年的故事,就好像耶穌以前沒有存在過。那些年最有潛力,最重要,因為耶穌後來無論說什麼都是在那30年裏學來的。」

「《福音書》記載了42代,耶穌突然降生,於是家譜就斷了。忽然劃上了句號,因為耶穌是終極,家系到此為止。耶穌是頂峰——無法再向前一步。所以「亞伯拉罕生以撒,以撒生雅各……」——這樣繼續下去,然後就無法再超越耶穌:因為極限到了。耶穌是開花結果期。這就是為什麼《聖經》耶穌為普累若麻①,即充滿。

普累若麻:產生於羅馬帝國時期的諾斯替教認為,與物質世界相平行的是一個真實存在的精神世界,它由至高神的無數流出體「移湧」所充滿,此一「充滿」,稱為「普累若麻」。——譯注

  42代在耶穌身上得到了完成,耶穌以前的整個歷史在他身上得到了完成。終點到了,他是果實,是產物,由那42代演化而來。耶穌是終極,因此《福音書》不再說什麼。耶穌沒有後代,耶穌生下了他自己,這就是「基督」的含義。

  有兩種出生方法。一是通過別人——通過父親和母親,這是肉體的出生。另一種是你必須自己生下自己,你必須從你自己身上出生;你得成為子宮,做自己的父親、母親和孩子。你的過去必須死去,你的未來將被降生。你必須生下你自己。

  肉體好比是葡萄。葡萄一定會消失的,你不能長久地保存葡萄——它們會腐爛;但你可以用葡萄釀酒,這正是為什麼酒又叫做「spirit」。你可以在你的存在中創造精神,像釀酒一樣。葡萄不能被儲藏起來,它們是暫時的,瞬間的。但葡萄酒卻能永存。實際上,它保存得越久就越珍貴,越有價值。它具有非暫時的存在期,它是一種永恆的東西。

  肉體就像葡萄,如果你使用得當,你可以從中釀出酒來。肉體將會消失,但酒可以存留,精神可以存留。

  耶穌創造過許多奇跡,其中之一是他把水轉化成了酒。那些奇跡是比喻—一不要照字面理解。如果你照字面理解,你就毀壞了它們的意義和它們的意味。如果你要證明它們是史實,那你就顯得愚蠢,而你眼裏的耶穌看起來也顯得愚蠢。它們是內心世界的隱喻。

  內心世界無法用文字表達,但可以象徵性地表達出來——一只能象徵性地表達出來。把水變成酒只表示在時間裏創造永恆,在無法留存的東西裏創造留存的東西。

  如果你保存水,它遲早會發臭。但你可以把酒保存幾十年、幾百年。存放時間越長,它的品質越好,越有威力,越加濃烈。葡萄酒是永恆的隱喻。

  耶穌通過他的犧牲達到了質變。沒有人不通過犧牲而能達到質變。你必須為此付出代價:你必須失去一切來贏得上帝。

  種子的死將換取樹木的生,將會長出大量的葉子、花朵和果實,鳥兒便會飛到枝頭棲息,便會在樹上築巢,人們也會在樹蔭下歇腳;而樹也會同白雲和夜晚的星星交談,它會與天空逗耍,並隨風起舞;於是有了極大的快樂。從來沒有萌發過的可憐的種子又怎麼能知道這一切呢?這是無法想像的。這就是為什麼上帝是無法想像的事。

  你無法向種子證明這事會發生,因為如果種子要求說:「那麼讓我看看你會怎麼樣做」,你不能夠滿足它的要求,你沒法讓種子看到將要發生的事。此事發生在將來,當它發生時,種子便消失了。種子永遠無法與樹相遇。人永遠見不到上帝。當人消失時,上帝才降臨。

  耶穌猶豫了,他擔心,他迷惑不解。他大喊,幾乎是對天長嘯:「你為什麼捨棄我?為什麼?為什麼這樣折磨我?我對你做錯了什麼?」他的心頭一定湧過了無數個念頭。

  種子正在死去,它對接下來發生的事渾然不知。種子不可能想像出下一步。因而需要信仰,需要信任。種子必須相信樹將會誕生。帶著一切遲疑,帶著種種恐懼和不安,帶著所有的痛苦和焦慮——儘管如此——種子必須相信樹一定會發生,就要發生了。這是朝向信仰的飛躍。

  這一飛躍在耶穌身上發生了:他在十字架上放鬆了身心,說:「願你的天國降臨,你的旨意將被遵行。……」他的心在顫動,這是自然的。你的心也會顫動,死亡降臨到你身上的那一刻,你也會害怕,當你的自我消失時,當你失去自己,變成虛無時,你也會害怕,似乎不可能生存,你只好屈服。

  你有兩種屈服的方式:你可以違心地屈服,那麼你便錯過了它的真正意義,你只是死去,並將再生。如果你能夠在全然的接受裏,在深深的信任裏放鬆身心,如果你能毫不抗拒地屈服……耶穌就是這樣做的,這才是最偉大的奇跡。對我來說這是奇跡——這奇跡不是說他使病人恢復了健康,或者使盲人重見光明,或者治好了某個麻風病人,甚至不是幫助死去的拉撒路復活。不,在我看來那些不算真正的奇跡,它們都是比喻,是隱喻。每一個導師都把眼睛賜給盲人,把耳朵賜給聾子。每一個導師都把人們從他們稱為生命的死亡中領了出來,把他們從墳墓裏召喚出來。那些是隱喻。

  但是真正的奇跡是——一儘管耶穌猶豫過,擔憂過,疑惑過,懷疑過——他放鬆了,屈服了,並且說「你的旨意將被遵行」,那一瞬間耶穌消失了,基督誕生了。

  德日進把它叫做「基督的誕生」:耶穌生出了基督。通過「基督的誕生」現象,人成為真正的自己。他失去的不是真正的自己,而成了真正的自己:這個人便「基督化」了。要「基督化」,不要做基督徒。基督徒是信奉基督教教義的人。「基督化」則是指一個人像種子一樣死去,而變成為一棵樹。「基督化」指的是你放棄自我,你的自身消失,你以一種變容——一種復活開始在另一個層次出現。

德日進(Teilhard de chardin,1881~1955);法國古生物學家、哲學家,耶穌會神父,主張進化論。——譯注

  「基督化」意味著你不再孤單:上帝在你裏面,你在上帝裏面。

  這是基督意識的矛盾。基督多次自稱人的兒子,又多次自稱上帝的兒子。他是二者兼備:就肉體而言他是人的兒子,就大腦而言他是人的兒子;就精神而言他是上帝的兒子,就意識而言他是上帝的兒子。大腦是意識的機制,正如肉體是精神的寓所。大腦屬於肉體,意識屬於精神。耶穌就是這對矛盾:一方面是人,另一方面是上帝。當上帝和人合作時,發生奇跡便毫不足怪了。奇跡只在上帝和人合作共同運轉時才會發生。

  列夫·托爾斯泰說過:基督就是上帝與人一起工作,一起行走,一起跳舞。聖奧古斯丁說:沒有上帝,人不能動;沒有人,上帝將不會運作。基督是聯合運作——有限與無限匯合,時間與永恆相會,並融入對方。

  一位年邁的園丁正在整菜地,牧師走了過來。「喬治,」牧師說道:「上帝和人共同勞作時所做的事真是妙極了。」

  「是啊,先生,不過去年他一個人幹時你真該來看看這座園子!」

  是啊,真是這樣。單獨的人是無能的,上帝也不能單獨運作。單獨的上帝有能力而沒有工具。單獨的人是空心竹管——沒有人在上面演奏樂曲,沒有人使它充滿音樂、諧調和旋律。單獨的上帝有能力創造旋律,卻沒有空心竹管造一支長笛。

  基督是上帝唇邊的長笛。所以無論基督說什麼都是god-spel,都是福音。」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首先,这是一个好问题。

其次,鉴于人类自古及今,各地不同文化有着不同的“神”,对应着不同的教典,不可一一而道,所以请让我先收窄一下这个话题。

《圣经·旧约》古训中多次提到未来上帝会遣一救世主莅临,拯救人类永远脱离苦难。但是以我研读所见,《旧约》中却并没有明确的给出这位救世主的称呼,后世常以“弥赛亚”指代这位救世主,弥赛亚据称对应希伯来语中的“受膏者”之意。

遗憾的是,数千年中人们并没有就弥赛亚到底是谁达成共识,反倒因为对弥赛亚所指理解的不同引发了不同宗教间千年的敌视。

基督教当然认为弥赛亚就是指耶稣基督,他们的证据就是《旧约》中有关弥赛亚的种种预言与耶稣基督的生平事迹高度一致。如果仅从经典流传至今的记录来看,确实如是,但至于说是不是基督教徒附会《旧约》而更改耶稣的事迹,甚至直接篡改《旧约》,这事就无从考证了……

犹太教就对此持不同意见,他们坚持认为弥赛亚是要降临带领以色列来拯救全人类的,毕竟按《旧约》记载,上帝拣选了以色列作为自己的仆人, 怎么能说改就改了呢?而耶稣的传承者却是基督教会,完全不同于以色列民族啊……所以他们坚信弥赛亚还没有来到,并且期待着“真正的弥赛亚”的降临。随着二战后以色列的复国,原教旨倾向也逐步在犹太教徒中蔓延,要说任何宗教只要极端了就都差不多,就会不讲理,极端的原教旨主义犹太教徒并不比伊斯兰极端主义教徒好到哪里去,他们对世俗以色列国一样的愤怒……

从诞生之初起,就跟基督教不对付的伊斯兰教,其实却与基督教、犹太教是同宗,都认亚伯拉罕(阿拉伯语译为易卜拉欣)为上祖,亚伯拉罕的两个儿子以实玛利和以撒分别为阿拉伯人和以色列人的祖先,说到底毕竟伊斯兰教和犹太教都起源自西亚沙漠上的闪米特族古文化。伊斯兰教与基督教一样,认耶稣基督为弥赛亚(阿拉伯语译为麦西哈。伊斯兰教认为基督教和犹太教篡改了上帝和先知的指示,为了避免日后伊斯兰教也遭此“厄运”,他们规定伊斯兰教义《古兰经》永远保留阿拉伯文原著,不可翻译为其他文字……),但是他们不认为耶稣已经被钉死……

由于三大宗教的巨大影响力,后世一些其他宗教,甚至一些邪教,也把自己的教宗或者偶像粉饰为弥赛亚,比如就有人把列宁指为弥赛亚,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就这样人类因为对教义和神谕理解的不同,争打了两千年,并且直到今天这种争打仍未停止。


单从功利角度看,宗教的意义在于维持社会的统一,以及为所有人的行为设立道德底线,这个底线世上无人能真正守护,但如果有人或者组织,不管他是多么的大能,胆敢突破这个底线,那么其余的人可以以此名义联合起来群起而攻之。由此观之,“上帝”实为我们心中对“至善”的最后一道、也是最为坚固的保障。

而我也相信:“万物众生由我视之皆平等”,这代表了上帝的本意之一。众生中贤者自起,作为上帝臂膀完成上帝的意志,然后功成身退,这是一种荣耀,也是一种使命,但绝非个人可以擅摄之资本。后世为了争“正统”而分裂成为不同的教派,根据自己的需要赋予弥赛亚不同的解释,但以人心所认定的弥赛亚均不可能是真正的弥赛亚,若以此为救星,则必然如那“拜倒在自己手所做的木偶前求平安”的古以色列王国一样愚昧无知和可笑,也必然遭上帝的遗弃。

当世争执弥赛亚是谁的人,他们不知道,其实弥赛亚就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每个人都遵守神的指示,世界和人类不就自得拯救?

而由此再观之,“上帝从哪里来?诸神从哪来?”的问题不也是十分清楚的吗?


看到这个问题下面不少网友的回答均对“上帝”和“神”的存在表示深深的不屑,知乎上也有不少探讨神是否全能的问题。我相信这些朋友一定是比较坚信科学的唯一正确性了?那么我也想问下这些朋友一个问题,你们觉得科学是全能的吗?

想象这样一个场景,我们虔心向神祈祷,希望可以拥有更好的身材,神垂听了我们的请求,对我们说:“好的,我可以实现你的愿望,只要你严格按我的要求做——这要求就是:控制饮食并加强运动”……如果我们真的按神要求的去做了,也最终获得了理想的身材,那么到底是科学帮助了我们,还是神帮助了我们呢?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而神的视野也从未遗漏一个角落。

“……耶和华你的神将这些国民从你面前撵出以后,你心里不可说,耶和华将我领进来得这地是因我的义。其实,耶和华将他们从你面前赶出去是因他们的恶。你进去得他们的地,并不是因你的义,也不是因你心里正直,乃是因这些国民的恶,耶和华你的神将他们从你面前赶出去,又因耶和华要坚定他向你列祖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起誓所应许的话。……”——《圣经·旧约·申命记》(9章)。

事实上,人无法彻底理解神,否则神也不是神了,但是我们可以了解,自然规律是出乎神,遵守自然规律就是侍奉神。

《道德经》第一句即为:“道可道,非常道”,教导人们不要自信可以完全参悟天道,要时刻保持谦卑敬畏的心理;《黄帝四经》开篇第一句:“道生法。法者,引得失以绳,而明曲直者也。故执道者,生法而弗敢犯也,法立而弗敢废也。故能自引以绳,然后见知天下而不惑矣”,明确的告诫人们,要遵守由自然规律派生出来的法则。因为人不可能完全参悟“道”。就好比我们理解了分子,但发现分子是由原子构成,理解了原子,发现原子是由中子、质子和电子构成,又进而发现中子和质子是由夸克构成,而夸克和电子又是由希格斯玻色子构成,那么希格斯玻色子又是从哪来的呢?……事实上,我们永远无法完全探知物质的本质……圣人根据自己对“道”的感悟提炼出法则,即便如此,圣人自己也不能违背由他提炼出的法则。这正如居里夫人虽然开创了“放射性理论”,但仍然不免死于放射线之下。

《庄子·外篇·在宥》有云:“物者莫足为也,而不可不为。不明于天者,不纯于德;不通于道者,无自而可;不明于道者,悲夫!”。

万事万物均不可强为,但又不可不为。不明白自然的演变和规律,也就不会具备纯正的修养;不通晓道的人,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办成。不通晓道的人,可悲啊!


“……你若在我面前效法你父大卫所行的,遵行我一切所吩咐你的,谨守我的律例典章,我就必坚固你的国位,正如我与你父大卫所立的约,说,你的子孙必不断人作以色列的王。倘若你们转去丢弃我指示你们的律例诫命,去事奉敬拜别神,我就必将以色列人从我赐给他们的地上拔出根来,并且我为己名所分别为圣的殿也必舍弃不顾,使他在万民中作笑谈,被讥诮。……”——《圣经·旧约·历代记下》。

说到底,信从上帝是为了利我们自己,而不是为了利上帝,能够遵从上帝旨意的人是幸福的,哪怕暂时的受难也只会让他变得更为强大。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