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忒文现在延续得怎么样了?

新疆蒙古族使用托忒文较多,现在会使用托忒的人少之又少,要传承不下去了嘛...QAQ
关注者
13
被浏览
2,990

2 个回答

新疆在1982年开始停止托忒文的教学,改用同内蒙古一样的胡都木文,由于这次改革过于迅速和武断,许多蒙古语学校没有教授胡都木文的老师,于是新疆蒙古有句话是“胡都木文胡读”,用托忒文的字形字音去一边猜一边理解,老师也没办法,学生更是无奈。这也让新疆蒙古语学校大批关门,只有些大一些的学校还能请内蒙古的老师来教课。

托忒文在这次改革中大受打击,不过还好至少还有《启明星》这类托忒文杂志,还有新疆日报的托忒文版面。不过也相继停止,现在甚至新疆蒙古语广播也停了,直接引入内蒙古蒙语广播。

托忒文会读会写的人大量减少,也没有什么机构或者老师开班教授托忒文。托忒文书籍也很稀缺,教材更是。现在很熟练使用托忒文的多是在82年以前上蒙古语学校的人,这些人现在年纪都不小。

年轻人会托忒文的都是凤毛麟角,新疆蒙古人口本就不多。不过值得欣慰的是有时能看到有关中央民大有托忒文课程的新闻,还有就是卡尔梅克大学有托忒文课程。

不过就怕远处的光明是虚假的,实际和本地一样不堪。(希望不是如此)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ᡐᠠ ᡐᡆᡑᡆ ᡋᡅᡒᡅᡎ ᡏᡄᡑᡄᡍᡉ︖

總體來看,在新疆的使用者大多在50歲以上,使用的範圍也已經基本縮小到寺廟的喇嘛,江格爾說唱者等眾,還有新疆日報等極少出版物。隨著時間的流逝,徹底變成死文字在不久的將來恐怕也不是沒有可能……

由於傳統胡都木蒙古文並不是以衛拉特語為基礎,所以學習起來有諸多不便(克拉瑪依烏爾禾有位叫嘎爾生的老先生有過這方面的研究,可以自行百度),以至於以前曾經有内蒙的一些蒙古人嘲笑衛拉特人無法用傳統蒙文正確寫對自己的名字的情況發生……

其實可能忽略了一個地區,當年留在俄國的衛拉特人,也就是今天的Kalmyk,他們仍然在一些民間場合在使用托忒文,但是也已經成了“象徵性語言”。其實卡爾梅克語中保留了相當多的古老衛拉特語的成分,語言差別總體上和新疆除了昭蘇周邊以及博州察哈爾人以外的蒙古人並不算明顯。換句話說,除了俄語借詞都能聽懂。

恢復托忒文在社會上的使用恐怕已經不太現實,最要命的是新疆蒙古族年輕人的母語水平倒退程度令人擔憂。不是説是否恢復文字使用的問題,而是承載的Oirat kel已經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為“Endangered language”。

想要學習衛拉特傳統文化,尤其是學習江格爾,那就必須學會托忒文……這恐怕也是當下能夠保護好托忒文的唯一目的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