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信息

中文名
刘华强
外文名
Huaqiang Liu
别    名
强哥、强子、华强
饰    演
孙红雷
性    别
登场作品
《征服》
原    型
张宝林
性    格
重情重义、有仇必报、机智过人

刘华强社会关系

编辑 语音
家人:父亲母亲(早亡)、刘华文(弟弟)、前妻汪素娟、刘蕾(女儿)、情人李梅
团伙成员:刘华文、韩跃平、胡大海、金宝、王大鹏、杜天斌、陈长河、郝童、周虎、陈彬、陆同、白小超等
重要仇人:封飙、吴天、宋运来(外号宋老虎)、朱汴生及其哥哥、范东、水果摊的老板郝哥、丁棍手下李胜
真正的幕后凶手及保护伞、通风报信者、中间人:李丽(借着给王斌的妹妹安排工作的机会打听案件进展给刘华强通风报信,当保护伞中间人及其花费20万指使封飙砍残刘华文)
犯罪目的:杀死所有与自己和刘华文有过节的人,为被砍成重伤的弟弟刘华文复仇, [2]  带着弟弟刘华文和情人李梅远走高飞。

刘华强剧中台词

编辑 语音
  1. 你这瓜保熟吗?
  2. 跟我刘华强拼你有这个实力吗?
  3. 别人撞南墙的时候选择的是回头,我撞南墙,选择的是把墙推倒!
  4. 是龙得给我盘着,是虎你得卧着。我刘华强是什么人,不用我自己说。
  5. 我有我的兄弟我得为他们生命负责。
  6. 在爱情和道义之间,我选择的是道义。
  7. 老虎你弟弟脾气太不好了,得改一改,好好教育教育,不然以后得吃大亏。
  8. 宋大哥有宋大哥的兄弟,华强有华强的朋友,我那些朋友也都是靠我吃饭的。
  9. 我也就是这么一念之差当了这么个老大,和我在一起的兄弟就是混个地盘,混个名声。
  10. 这个仇我要是不报的话我活着也没意义了,活着都没意思了还要爱干什么?
  11. 兄弟,要走一起走。
  12. 以后!只要在公共场所见到我和我的兄弟你必须叫一声爷,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13. 亏你一米八的大个子怎么一点血性都没有啊?真他妈没出息!
  14. 难道你没听过什么叫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吗?我刘华强能因为你几句话就放弃我该做的事吗?
  15. 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
  16. 你们都他妈的给我听好了,我叫刘华强,告诉你们吴天儿,今天这事儿还不算完!
  17. 我操,长这么大没人敢跟我这么说过话呢!
  18. 国民党的枪先不先进?被毛主席打台湾去了。
  19. 你叫我华强来是给我面子,我华强能来是给足你面子。
  20. 不气盛叫年轻人吗?
  21. 能抓住我的警察还没生下来呢。
  22. 认识我吗?认识我别动、动我打死你!

刘华强人物原型

编辑 语音
刘华强
刘华强(3张)
张宝林《征服》里面的宋老虎原形的人物叫马老墩儿,是石家庄最老的混子之一!周晓鸥扮演的那个光头,叫吴天的原形就是最早在一宫开777赌厅的丁旭,属于石家庄出来混的最早富裕起来的那一拨人!张宝林哥俩是开托运站的,属于当时在石家庄黑社会金字塔的顶端了,他干死那帮人的原因就是弟弟宝义被人干了个展展的,因为他们仇家很多,也不知道是谁干的,所以张宝林就号称找不到谁干的我弟弟,就让石家庄跟宝义有梁子的老渣滓一个月死一个!
然后杀死了以丁旭和马老墩儿为首还有赵惠民等老渣滓!丁棍儿也就属于一匹夫而已,没有钱没有背景的亡命之徒!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丫根本算不上黑社会!
以孙大洪为首的涉黑犯罪团伙因其心狠手辣、狡猾奸诈,被形象地称作是“隐藏在石家庄市民身边的恶魔”。
他们在河北省石家庄作恶多年,背着3条人命,杀伤10余人,而且大肆贩毒。石家庄市警方万里追踪,跨越七省市,历时一年零六个月,最终将这一团伙彻底摧毁 。
犯下累累罪行后销声匿迹
33岁的孙大洪,本名孙道全,“大洪”是他的绰号。劣迹斑斑的他,曾经被判刑和劳教。1994年保外就医后,他不思悔改,纠集起一帮流氓无赖,组成了一个涉黑犯罪团伙,横行乡里,无恶不做。
这群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视人命如儿戏,在石家庄制造了一起又一起骇人听闻的血案:早在1992年4月2日,团伙成员荆丛松(绰号“荆四”)、齐海山等4人骑自行车在街上闲逛,撞上了某饭店老板娘。
一番争吵过后,他们若无其事地把饭店老板安某刺死;2000年的一天,团伙成员刘斌、荆四、齐海山、张立强受孙大洪指使,手持刀枪去帮人要账,造成对方一死一伤;还是2000年,齐海山、荆四等4人受雇于人,用两枝猎枪将个体商贩李某的胳膊打断、双腿打伤;没过多久,孙大洪带齐海山、荆四用猎枪将某批发部老板王某打伤,同时还伤及一名无辜群众。
孙大洪团伙为了经济利益与以张宝林为首的另一黑帮团伙相争,大打出手,将张宝林团伙的5名重要成员砍成重伤,把张宝林胞弟的双腿打残。多起刑事案件、贩毒案件也与他们有关。
孙大洪犯罪团伙有着极强的警惕性和反侦查嗅觉,行动狡诈诡秘,石家庄警方曾多次组织搜捕,都被他们躲过。
“误伤案”让恶魔现形
就在石家庄警方苦苦寻觅孙大洪团伙踪影的时候,2000年6月21日发生的一起血案,让孙大洪露出了狐狸尾巴。
这天上午11时左右,某织带公司的司机赵某驾车时被人跟踪尾随,在到达308国道与青园街交叉口附近的时候,被后面追上来的车辆截住。
4名歹徒不由分说把赵某暴打一顿,并开枪把赵某打伤。
警方经过缜密侦查后认为,这应该是一起“误伤案”———4名歹徒有预谋地尾随赵某的捷达车,犯罪意图很可能是绑架人质,但中途发现目标有误,只好作罢。
警方分析,这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持枪绑架案,绑架的对象应该是织带公司的经理。警方的推论得到了织带公司经理的证实:有个叫粟丽君的女人曾多次替别人向该经理讨要一笔30万元的欠账,被拒绝后曾扬言报复。
可是没有充足的证据能够证明该血案是粟丽君雇凶所为。警方从与粟丽君接触密切的人入手展开调查,几经周折后,一个曾有敲诈勒索前科的人员杨保军被纳入警方视线。顺藤摸瓜,再查,得到的重大发现犹如一声惊雷:粟、杨二人与通缉在逃的孙大洪有过密切接触!
在“6·21”血案发生一个半月后,经过汇集各方面的线索,警方确认持枪伤人的4歹徒之一就是孙大洪。
久抓不获的恶魔再度现形,警方振奋之余下定决心:这一次,决不能让这个“恶魔”再次逃脱!
雨雾中恶魔再度消失
警方在石家庄市内孙大洪有可能出现的地方重新布控,并根据粟丽君与廊坊方面有过紧密联系这一线索,到廊坊查找孙大洪的踪迹。
在廊坊,警方发现,原来孙大洪的岳父一家就住在这里,孙大洪的女儿也改名换姓在这儿上了幼儿园。有人反映,在“6·21”案发以后,孙大洪和妻子张绍利带女儿在岳父家住过一个多月,后来夫妻俩不知去向。
线索到此中断,狡猾的孙大洪躲到哪里去了呢?警方密切注意着他的重新露头。
转眼到了2001年3月,警方期盼已久的新情况终于出现:孙大洪3岁的女儿病了,孙大洪的岳父母带孩子从廊坊回石家庄看病。3月10日,孙大洪的妻子张绍利出现在警方视野之内。警方日夜不停地对其进行监视,他们坚信,孙大洪必将现身。
2001年4月14日傍晚,孙大洪诡秘的身影出现在留营某生活区,他拖着一条瘸腿,坐上了张绍利开的奥拓车。刑警们按指示进行跟踪。奥拓车在闹市区拥挤的马路上东绕西拐,狡猾的孙大洪夫妇最终摆脱了警方的跟踪。
大小恶魔悉数落入法网
2001年8月,警方通过侦查手段,获悉张绍利已经去了海南。警方循踪而至,查到孙大洪夫妇与其打手齐海山躲藏在海口某居民区。就在警方即将赶到的时候,孙大洪夫妇却先行一步,再次溜掉。警方在机场只查到了张绍利的名字,她已经飞往广西柳州。
仍留在海口的齐海山身上背着几个命案,是马上抓他还是放长线钓大鱼?警方选择了后者。
2001年8月13日晚7点30分,齐海山背一旅行包突然跑出寓所,脱离了警方视线!
就在警方判断齐海山可能去柳州与张绍利会合的时候,柳州方面传来消息;张绍利已经动身前往桂林。那么,齐海山此行是去柳州还是桂林?严峻的考验摆在专案组面前。
当夜,专案组成员一夜无眠。经过反复分析论证,他们最终决定兵发桂林!在柳州进行调查的民警根据指示迅速赶到桂林。
果不其然,14日午夜零时许,齐海山出现在了桂林火车站出站口。天亮时分,警方已经查明,不仅张绍利、齐海山来到了桂林,孙大洪本人也早已来到桂林!
下午4时许,正在游玩的孙、张、齐三人在冠岩溶洞风景区被警方擒获。在他们身上当场搜出匕首2把、海洛因1包。
留守石家庄的刑警迅速出击,把监视下的团伙其他成员一一收进罗网。17日,团伙成员杨吉中被擒;22日,荆四刚刚走出一辆出租车就被民警摁倒在地。紧跟着,团伙其他成员张立强、杨保军、谢英及雇凶讨债的粟丽君等也相继落网。这以后,战斗又持续了5个月,一直到2002年1月4日,伙同孙大洪夫妇贩毒的刘雪平、白福平二人被擒,此次行动才胜利结束。
黑帮火并之谜真相大白
孙大洪等人交代了实施“6·21”血案的全过程,进而交代了自1992年以来杀死3人、杀伤10余人以及贩卖大量毒品的犯罪事实。
同时,一段鲜为人知的黑帮火并内幕也浮出水面。石家庄另一恶名昭著的黑恶势力团伙———张宝林团伙与孙大洪团伙的恩恩怨怨呈现在人们面前。
孙大洪团伙与张宝林团伙曾分别受雇于两家帕斯厅看场子。1995年7月,孙大洪带人把张宝林的5名手下砍成重伤。一个月后,张宝林指使手下郝毅等3人向孙大洪开了4枪,把孙大洪的一条腿打瘸,一只脚后跟也被打没了,光住院治疗就花了10余万元。在病榻上躺了两年、落下终身残疾的孙大洪发誓“血债要用血来还”。1999年5月,他纠集同伙开枪把张宝林的胞弟打成重伤。两个月后,张宝林“以牙还牙’,再度复仇,枪杀了孙大洪的雇主丁某。作恶多端的张宝林2001年4月被法院执行死刑后,孙大洪欢庆之余,意犹未尽,他认为向把他打瘸的郝毅进行清算的时候到了。2001年11月17日傍晚,他听说郝毅正在某饭店吃饭,便带领齐海山、荆四持三支五连发猎枪赶到饭店,连开9枪,把郝毅当场击毙,同时还击伤了一名无辜群众。
这一恶贯满盈的黑恶势力团伙被敲掉,石家庄市民拍手称快!
许振霞,46岁,男,中共党员,大学,石家庄市人,1974年3月参加工作,现任石家庄市公安局副局长。
2001年“五一”前夕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1986、1988、1989年三次荣立个人三等功;1999、2000年分别荣立个人二等功、一等功;1985、1986年二次获市级劳动模范。
1999年,市区连续发生了“4.30”、“5.22”、“7.19”、“8.7”四起流氓恶势力因利益纠份、矛盾激化引起的枪击案件,在全市引起了强烈反响。9月23日,在许振霞同志的亲自指挥下,迫使张宝林团伙成员4人在三百多名干警的包围下缴械投降。
1999年11月8日至10日三天,石家庄市连续发生7起冒充暖气维修人员入室使用钝器打击受害人头部的杀人、抢劫、强奸案件。许振霞同志勇挑重担,带领全市刑侦干警投入到案件侦破工作当中,通过对嫌疑人活动范围的准确划定,于11月30日配合太原警方将犯罪嫌疑人李小龙在太原市抓获。
2000年9月11日至27日,石家庄市连续发生四起爆炸案件,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许振霞同志担任系列爆炸案件专案组副组长,在划定侦查方向、确定侦查范围和决定采取侦查措施上起到了关键作用。经过一个月的努力,石家庄市公安局终于在10月23日攻克此案,抓获了犯罪嫌疑人。
三惊心动魄的围剿
(2001-05)
2001年4月25日,石家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头目张宝林和他的两个同伙陆金良、王天鹏被处以极刑。回想起围捕张保林的时刻,刘生吉仍历历在目———
■张宝林身上的命案
1999年7月19日晚9时50分,省会某工贸公司丁某驾驶一辆“三菱”跑车在自家附近的胡同里行驶。突然,附近停靠的一辆白色面包车疯狂冲过来,将丁某的跑车挤在路边。说时迟那时快,两名手持猎枪的年轻人快步上前,一阵急促的枪声,丁某倒在血泊之中,不治身亡。
10余天之后,1999年8月7日晚9时30分,省会裕华东路某歌舞厅门前,三男一女正在乘凉,两名幽灵般的青年向这几人走来,他们走到赤膊乘凉的马某身前,二话不说,掏出猎枪,向马某连开5枪。之后,两青年不慌不忙地收起枪支,顺原路逃走,马某当场毙命。
石家庄市公安局迅速成立了专案组,时任郊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的刘生吉成为专案组一员。
■如迷雾一样的案件终有突破
郊区公安分局围绕马某被杀的前前后后,着重在“仇、情、财”三个字上破疑解惑,经过一番分析,情杀和因财而大动干戈的因素不存在。同时,仇杀的因果关系日渐明显,马某与张宝林素有积怨。
然而,要抓张宝林,谈何容易。狡兔三窟,居无定所,胆大心细,行动诡秘。虽然两起枪击案初步确定均为张宝林“领衔主演”,然而他藏在什么地方,这对警方来说还是个未知数,整个侦破工作一度陷入低谷。
就在侦破工作举步维艰之时,刘生吉获知一重要线索:张宝林一伙可能藏匿在城角庄、北杜村及动物园一带。
这一线索如何获得的,对于已走上黄泉路的张宝林来说,可能到死都不清楚。案件侦破后警方查出,惟恐被人摸出规律的张宝林在城乡结合部连购带租有5套住房,且东西南北方位各不相同,张宝林手持4部手机,屡放烟幕:比如说他给外围成员打电话时“随口”问道,咱们石家庄挺冷的吧。对方问他在哪里,张宝林便“不经意”地说在海南。连团伙成员都不清楚他在哪里
警方最终查明,张宝林藏匿在瓮村某高屋住宅楼4单元501室,且室内有三男一女。
至此,50余天的艰难征战终天有了一抹光亮。
■围剿时刻,刘生吉带队冲在最前面
9月23日下午2时,数十辆警车聚集于附近的裕华路西头。
下午2时15分,许振霞下达战斗命令。长龙般的车队驶进村子,悄悄疏散了居民。
进入楼梯,封锁501门口,需要一支过硬的队伍,因为非常有可能与歹徒面对面交火。这支队伍由刘生吉带15名便衣刑警冲入。刘生吉带队进入后,根据地形,将队伍分成三组,他和曾成功当场击毙一东北歹徒、可谓百发百中的李增文等几人守在5楼与4楼的平台上。这是最危险的地方,如果歹徒想往外冲,首先要冲过这里,在5楼与6楼平台、4楼与3楼平台分别安排两组。
刑警们当然清楚此时此地的危险。屋里的张宝林清楚自己的罪行,知道案情败露意味着什么,而且张宝林身边必定有枪,也可能有手榴弹。
下午3时,尖利的警报骤然拉响。“张宝林一伙,我代表石家庄市公安局正告你们!你们已被团团包围,如有诚意,打开窗户,扔下武器,限你们15分钟缴械投降!如果负隅顽抗,我公安部队将集中火力向你们开火,你们将是死路一条!”刑警支队政委黄瑞安发出“最后通牒”。
但几分钟过去,501仍无动于衷。
刘华强 刘华强
正当人们焦急等待准备短兵相接时,501南阳台一扇窗户突然打开。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目光紧紧盯着随时可能冒出火光的窗口。
漫长的3分钟过去,一支被锯短枪托的双管猎枪从北面阳台扔出来。
市公安局副局长许振霞等穿上防弹衣进入4单元,就在许振霞、刘生吉等不顾个人安危上前敲门、准备动手抓捕时,“我有手榴弹!”寂静的楼道突然响起张宝林的嚎叫,所有人的神经顿时绷紧。如果把手榴弹从门口投向楼道,必将给警方造成很大伤亡。
双方一分一秒地僵持着,一分钟过后,501门终于从里面打开,便衣的枪口齐刷刷地对准了门口,张宝林、其姘头、陆金良、王天鹏依次抱着头走出来,刘生吉等便衣刑警迅速冲上去,将几人摁住,将一副副铮亮的手铐戴在他们的手上。
刑警旋即对501室全面搜查,从屋里又搜出猎枪4支,猎枪子弹100余发,以及20,000元现金,100,000元存折。
据警方后来讯问了解到,张宝林当时躲在室内,隔着玻璃向外一望,荷枪实弹的民警早已铁桶般包围了整个楼房,就是插翅也难以逃脱。几个同伙在望着他,眼里露出求生的渴望。他知大势已去,抵抗是徒劳的,点上一支烟,默默地吸完,快到15分钟的时限时,让同伙打开窗户,将一支被锯短的双管猎枪扔了下来。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