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學習革命提前到來?專家:疫情結束才開始
© 由 換日線 提供

2020 年,始料未及,全球新冠肺炎病毒大爆發,歐美國家風雲變色。3 月開始,先是大學,接著是中小學,各地實體校園關閉,但為了不中斷學習,課程沒有取消,一律改成線上教學。

疫情兩週前,我任教的荷蘭奈梅亨拉德堡德大學(Radboud Universiteit)社會科學中心第一屆「混合式(1/3 面授課程;2/3 線上課程)國際高能力教育學程」的克羅埃西亞學員才剛畢業,這是推動線上課程的一大步。

在畢業典禮後的慶功宴上,中心主任高舉香檳,感謝我們這個教學團隊願意相信她,率先於本中心開創這種學習型態,接著志得意滿的說這是她工作 30 多年來,第一次在別的國家頒發本校的證書。她同時信心滿滿地表示,有了這個成績為基礎,接下來就要著手改革老牌學程。

孰料不久後,荷蘭政府便宣布關閉大學實體校園,一週內,我們中心近 20 個學程都改為線上授課。中心的行政總監說,線上教學推動了近 10 年,過去始終牛步發展,如今卻因為一場疫情,居然全都順利推動了,感受相當複雜。

匆促展開的數位課,開場如噩夢

在疫情陰影籠罩下,多數人連半推半就的機會都沒有,毫無抵抗之力地被推進數位學習的新世界。

首先發難的是家有學齡兒童的家長。雙薪家庭的四口之家,標配 2-3 台電腦算合理,但又要生活又要工作,還得監督不同年紀的孩子,每天跟著不同科目老師的進度進行數位學習。有些老師要求低年級兒童的作業要上傳、要錄製學習影片、要線上視訊,而這些全都得家長主力協助才可能完成,才一週不到,世界各地都有家長在網路上抱怨。

同時間,中小學老師也異常痛苦──除了因很多老師自己也有學齡子女要照顧之外,也因平時習慣傳統式講授課程,進入數位教學的能力相對不足。有老師說,以前在教室內 5 分鐘就可以搞定的事情,現在得花 5 倍以上的時間。

而在大學端,數位教學的技術性問題較少,但也不乏其他挑戰:美國大學關閉後,宿舍也清空。很多學生都回到自己的原居住地,老師不僅要協調不同時區的學生來個全班線上視訊討論課,還得思考期中考試如何進行──開卷考怎麼監督有無作弊?大班監考的話,有的為了兼顧時區,還分上下兩場,老師如何有時間休息?

教育專家呼籲,調整步伐再出發

家裡為了數位學習議題在煩惱的同時,屋外的世界,新冠肺炎的疫情正在燃燒──街道空蕩蕩,死亡人數增加,失業率逐漸上升。

停課兩三週後,教育學家與心理學家開始提出各種呼籲,要家長優先照顧自己和孩子的身心靈健康,而不是忙著擔任孩子在家自學的老師;同時也拜託學校放寬相關的學習要求。

是的,此刻不是常態,學生不是在家教育、不是遠距學習,也不是報名線上課程方案。他們是因為疫情危機不得不待在家中學習,這是危機裡的學校教育。專家鼓勵每位家長所需要做的,只是試圖讓小孩與社會維持一定程度的連結;在居家隔離期間,不至於全然的社交孤立,這樣就夠了。至於知識性的學習,此刻,速度放慢沒關係。

接著由於很多學生抱怨線上學習的果效、線上學習的初期壓力與混亂,加上疫情持續的不穩定,許多美國大學已經宣布本學期的分數制,將改成通過或不通過(pass/fail or credit/no credit systems),影響之廣泛據說是自 1960 年代針對越戰的抗議活動後,最大規模的調整。

此刻經歷的,真的是「數位學習革命」嗎?

4 月初,居家隔離一個月後,眾人好不容易稍微調整出某種相對應的生活節奏,不同於公眾對於數位學習過於樂觀的願景推論,長期研究線上課程設計的專家,開始針對線上課程數位學習做更教育哲學的反省討論。

美國教育科技投資機構 University Ventures 的投資總監 Ryan Cralg,長期撰文分析線上學習的利弊與走向。雖然倡導數位學習,但他也曾經說過教育科技並非萬能解藥。

雖然很多人都說這世界正在經歷「數位學習革命」,但那並非過去長久被提倡的數位線上課程,多數人目前經歷的不過就是透過電腦螢幕,學習著老師在傳統課堂會傳遞的知識,而多數老師不僅沒有時間設計課程,且仍然沿用傳統的課堂方式教學。

美國喬治亞大學教育學院的 Hilary Hughes 副教授受訪時也提到,她認為現在「根本不是遠距教學或是線上教學」,她提醒大家想想《飢餓遊戲》裡的青少年,當社會處於震驚和危險中時,學校教育的本質和目的可能轉眼間就改變了。

整體說來,疫情確實把線上教學的進程往前推進了一大步。至少各教育階段的老師們現在都知道,把教學搬到線上環境沒有想像中的困難。

但是,老師們也必須被提醒,線上教學並不只是把教學環境搬到線上那麼簡單。線上課程背後有複雜的課程設計理念和教學模式,是精心計畫的學習設計,這些都和針對危機或災難而生的在線課程,在本質上有著明顯的差異。

從 2017 ,我就開始規劃混合學習的大學國際學程、教學,這幾年也協助培訓新的線上授課講師,到今年 2020 年初,每門課程至少授課並修正過三次,我才敢宣稱自己的專長之一是線上課程設計和教學。所以除了增加老師線上教學的能力,也應該安撫現場教學老師們,幫助他們理解到,如果「這次的」線上教學不成功,不是因為他們不適合,而是背後有著巨大非人為因素的存在。

基本教育的價值,將領我們邁向未來

那麼在這場疫情中,除了線上教育,對於教育發展還有哪些正向的提醒呢?我這裡分享三點觀察:

一、教育是一門專業:近幾年美國和荷蘭都分別有教育人員因低薪罷工,有人打趣的說,疫情之後,老師不用罷工了,有什麼要求家長都會配合。因為透過這次疫情,家長們都已體驗到「原來要教育自己的小孩,這麼不容易!」而老師們居然每天要負責協助 20-30 位個性背景不同的孩子,進行有意義的學習。很多家長也在網上留言表示,透過陪伴視訊學習,才發現原來許多老師設計的學習活動相當多元。

二、更寬廣的學校價值:很多居家隔離的孩子最想念的當然不是老師講課,而是那些和同學一起做手工,和在戶外跑跑跳跳,甚至排排坐吃餅乾的時光。視訊無法提供同學間真實的社交互動。這也提醒家長和老師,學校的價值並不局限於傳遞知識,幫助孩子發展正向的社會情緒發展,也是重要的教育目標。

三、不該被遺忘的生活技能教育:高等教育所學的知識雖然幫助很多專業白領能繼續保有工作;但居家隔離期間,會不會煮飯、會不會打掃、能不能自己簡單的修繕,甚至可不可使用縫紉機製作布口罩幫助鄰里,這些生活技能同樣重要。過去部分家長覺得會讀書最重要,甚至只要成績好就好,還會要求學校取消打掃時間。相信經過這次挑戰,家長們會有另一種反思。

教育的本質正是「改變」,透過改變現在,我們看到未來的希望。疫情有一天終究會過去,當學校重新開放,真正新的學習世代才算正式來臨。此刻讓我們專心活在當下,準備好自己、照顧好自己,直到世界重新啟動的那一天。我是樂觀的教育人,我相信眾人都將開啟嶄新的一頁。

【延伸閱讀】

●「幾乎每個人都失去了一位家人或朋友」立遺囑、買保險⋯⋯歐洲人的黑暗日常

●年輕人的困境,造就出的千億市場:線上教育「大亂鬥時代」來臨

※本文由換日線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如果您通過本文中的推薦連接購買某些內容,Microsoft可能會因此獲得相關交易之行銷佣金。
為您提供的主題
意見反應

覺得故事有趣?

在 Facebook 上說我們讚以查看類似故事


傳送 MSN 意見反應

感謝您提供意見反應!

請提供整體網站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