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外語檢定畢業門檻有什麼嚴重的問題(二):消失的受教權

對我們來說,上大學所面臨的課業要求,有一部份和中小學是一樣的,那就是上課、唸書以及考試。當然,大學之後的考核成績方式會和中小學不同,為了檢驗大學生的其他能力,考核方式會加入口頭報告、書面報告、課堂參與要求(比如討論課),或者各種實作。因此大學生開始接受各種不同的挑戰,並且挑戰也才會讓自己進步。

所以,英檢畢業門檻,當然就是我們要接受的挑戰,就跟上完課之後會有期末考一樣,不是嗎?

錯了!修課要求和英檢要求,完全是兩個不一樣的東西。如果我們接受不正當的畢業門檻,我們的受教權就會像哈利波特的密室一樣,悄悄的消失了!

【畢業門檻和受教權有關係?】
大家可能會疑惑,畢業門檻怎麼會和受教權有關係?其實當然有關係。仔細想想修課要求和英檢要求的不同。我們在學校修課的過程,雖然修課要求也是一項學習挑戰,需要努力唸書、考試和寫報告,但這個努力過程有透過老師的教授與督導,包括實質的教學內容,以及課程老師自行訂定的考核辦法;而同學們的學習挑戰,即是在滿足這項受教權的前提之下加以修讀,才能獲得真正獲得學習成果。但是,所有畢業標準裡面,只有英文檢定,完全不是這樣的情況。

由於英檢畢業門檻的發展,已經讓社會大眾接受「英檢認證的權威地位」,因此有人認為,就算學校只給零學分,不負任何師資、課程、教學與考核責任,這樣的權威認證也是值得學生努力爭取的。然而,我們可以仔細思考這個說法,如果學校相信另外一個更權威的認證,學校可以用這種偷懶的方式來偷渡該認證嗎?舉例來說,我們政大自稱「東方哈佛」,那麼學校可否以「哈佛大學畢業證書具有全球權威」,因此要求政大學生「需獲得哈佛畢業證書」才能畢業呢?又可否以這種方式對外宣稱「我們重視學校學生的競爭力,因此這項畢業要求,會讓本校學生具有和哈佛大學同等的競爭力」?仔細思考,學校可以這麼做嗎?

當然不能這樣做!而這正凸顯了一個價值:好的大學必須透過內部的教學與研究競爭力,來讓學生獲得最完善的學習成果,而非把「考核認證權力外包」,否則大學學憑就就失去意義了;也由此可見,這種直接外包考核認證的方式,完全沒有實質的教學內容,等於是校方以英檢畢業門檻為理由,怠惰課程與教學的安排。因此,英檢畢業門檻確實沒有滿足學生的受教權。

有的同學可能發現:有啊!我們有修外文通識,這是全校共通必修。這沒有滿足我們的受教權嗎?

一但我們這麼問,又會立刻發現這是非常奇怪的情況:既然我們有外文通識,為什麼還需要英檢畢業門檻呢?那為什麼其他通識都沒有畢業門檻呢?

這種奇怪的情況涉及兩個層面。其一是外文通識和英檢畢業門檻之間的關連,其二是通識課程的設計,是否可以讓外文通識單獨設立畢業門檻。

【外文通識不構成滿足英語受教權嗎?】
首先是外文通識和英檢畢業門檻之間的關連。如果外文通識意味著「修讀及格的同學已經具備大學英語能力」,那麼英檢畢業門檻就是多餘的;又如果外文通識意味著「修讀及格的同學尚未具備大學英語能力」,那才足以說明英檢畢業門檻有存在的必要。

什麼?同學們發現了嗎?如果外文通識意味著「修讀及格的同學尚未具備大學英語能力」,那才真正表示英檢畢業門檻沒有獲得教學上的滿足啊!

的確如此!事實上,外文通識與每位英語老師的學術專業,其實都和各種英檢認證考試,有巨大的差異。這不但顯示在各英檢認證的考試內容,並且各英檢認證的考試內容也有所不同。比如,托福的測驗目的是「評量英語非母語人士在英語系國家之大學校園使用英語的能力」,多益則是「反應受測者在國際職場環境中與他人以英語溝通的熟稔程度」,這些內容都和外文通識無關。如果學校真的認定這些考試內容是所有學生都應具備的基本能力,學校就應該開設托福課程與多益課程作為必修。但,這樣又是對的嗎?這符合大學英語教育的目標嗎?

我們當然知道,這絕不符合大學英語教育目標,因為大學教育不是補習教育。然而,這更凸顯英檢畢業門檻的荒謬,這表示大學英語教育的目標不應該是英檢成績。無論如何,英檢畢業門檻和學生受教權之間的關連,目前都無法獲得妥善的解釋,因此也沒有正當性。

總之,英檢畢業門檻和教學之間關連,僅有兩種情況:要不,學校應當指出「外文通識已滿足學生基本能力」,所以英檢畢業門檻應該廢除;相反的,則意味著學校認定「外文通識尚未滿足學生基本能力」,但卻以最糟糕的方式對待,即設立英檢畢業門檻。其他原本必須考量教師、教學、課程與考試的具體教務規劃,全都怠惰不做,一片空白。

【為什麼只有外文通識會另設英語畢業門檻?】
英檢畢業門檻也造就了另一種特殊情況,即同樣是通識課程,只有外文通識在修畢學分之後,仍需要考英語檢定。那麼,為什麼其他通識課都不需要呢?

如果學校無法說明英檢畢業門檻的特殊性,就意味著通識課程的畢業標準呈現了不一致的情況,而這種狀況明顯違反學校正大力推廣的通識精神。

學校所推廣的通識教育當中,明列了11項「核心能力一覽表」,包括跨領域知能、獨立思考、創新能力、自省能力、溝通表達能力、公民素養、人文以及環境關懷、團隊合作能力、領導力、國際觀與終生學習能力等等,這意味著各項通識能力是一樣重要的。

因此,如果外文通識需要另設畢業門檻,其他通識課程卻不需要,就意味著其他課程的重要性較低,門檻也因此比外文通識要低。那麼這種獨尊英語的畢業門檻,即顯示學校所推廣的通識教育並非誠實的教育目標。

相反的,如果學校宣稱「修畢所有通識學分,即已達到各項基本能力,並不需要另設畢業門檻」,那不正指英檢畢業門檻的正當性確實不存在!如果是這樣,另設英檢畢業門檻的原因,是其他我們所不知道的因素嗎?

【學校應滿足我們什麼樣的受教權?】
經過以上討論,不難發現,真正的受教權來自學校給予我們的課程設計與考核辦法,而這正是大學教育最重要的目的。我們可以參考大學法第二十七條,說明大學學位應基於什麼樣的標準授予我們:

「學生修畢學分學程所規定之學分者,大學應發給學程學分證明;學生修畢學位學程所規定之學分,經考試成績及格者,大學應依法授予學位。」

因此,基於這樣的教育目標,我們就可以瀏覽一下各系所的修業規定或修讀辦法。可以確定的是,所有的課程不論學分數多寡,都一定具備教學內容與自行考核辦法,獨獨英語畢業門檻是例外!

舉例而言,有些課程設計一樣是零學分,包括體育課或服務課,但這些課程確實有教學內容,並且有教師或專員負責督導與考核,完全符合大學教育目標;另外,有些科系的畢業製作,以及學位考試,性質似乎也很類似畢業門檻,但實際情況是,畢業製作和學位考試都有導師督導教授,同學們的學習挑戰會透過教師的協助加以完成,這種情況也和英檢畢業門檻完全不同!

很明顯的,英檢畢業門檻完全和課程教學、考試無關,這樣的畢業門檻完全是恣意訂定。這只說明了校方這項政策,在全台的英檢畢業門檻浪潮下,拓展了虛假的校譽,卻坐實了怠惰的教學。學校並不重視大學英語教育,才會透過英檢畢業門檻搪塞這項責任,讓同學們的英語受教權受到侵害。

【除了受教權,還有更多問題!】
當然,經過如上的課程討論,我們也會注意到英檢畢業門檻另一個奇怪的情況:所有課程考核,都是校內教師依照學術專業自行訂定的,然而英檢畢業門檻卻又成了唯一的例外!這不得不令人再加思考:畢業門檻可以委外考核嗎?畢業門檻可以強制要求學生自費嗎?這些問題,我們還會一一逐項討論,希望大家一起來關心!

12/29中午12:00,在行政大樓七樓第二會議室,我們舉辦「政大英外語畢業門檻存廢之探討」公聽會,歡迎大家一起來討論!

公聽會報名網址:http://goo.gl/phInVq

「推動政大廢除英外語畢業門檻」系列懶人包:
英外語檢定畢業門檻有什麼嚴重的問題?(一)各項問題面面觀
https://www.facebook.com/…/a.157023577321…/1570167203220947/

延伸參考:
教育政策檢討:《我國大學英語畢業門檻政策之檢討》
http://www3.nccu.edu.tw/~osh/EPF.pdf

適法性:《論現行大學英語畢業門檻的適法性:以政大法規為實例的論證》
http://www3.nccu.edu.tw/~osh/NCCU-Law.pdf

2009 校務發展研究計畫成果報告:《大學英/外語文課程、外語畢業標準檢定辦法與補救課程之通盤檢討》
http://nccur.lib.nccu.edu.tw/handle/140.119/48807

No photo description avail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