勁草嬌花 苗金鳳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東周網【東周刊官方網站】
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4 年 06 月 03 日

勁草嬌花 苗金鳳

在《M Club》中,Miu姐苗金鳳飾演的奶奶,對着「小詩」李若彤尖酸刻薄;私底下,她卻很愛笑,說話語氣、用詞都充滿着「粵語長片」味道,完全零架子。「我由細到大,性格都好內斂,沉默寡言,係呢十年嚟,我先好似開咗竅咁,多咗好多嘢講。以前呀,啲人話我唔出聲,個樣好大牌、好沙塵o架!哈哈!」她五官標致,臉上皮膚白滑,氣質冷傲高貴,打扮衣着摩登,身形苗條,據說她的修長美腿,也有四十二吋。「吓?邊有呀?我着褲都係四十一吋半咋嘛!」說時顯得有點靦腆,畢竟她原來已年屆六十九歲。由粵語長片年代從影至今,我猜測她應該會大談自己對演戲的熱忱和渴求程度,殊不知,她卻只是一臉藐樣:「其實我真係唔鍾意拍戲o架!」吓?「我好羨慕有啲人,可以做呢行做到八十歲仲好有熱誠;但係我唔係,我就成日都會覺得好厭倦。」萬綠叢中一點紅,Miu姐就是那點「紅」;所以,我不想予她「甘草」這個形容詞,皆因她橫看豎看,都不是那些「勁草」,而是那朵「嬌花」。

老牌新人

是真的,苗金鳳真的不喜歡拍戲,她在整個訪問中,強調了很多次,即使去年找她埋班拍《M Club》時,她也曾想過拒絕。「我本來都諗住唔拍o架啦,因為呢,我七十個percent冇興趣,百分之三十呢,我只係即管睇吓係乜嘢劇本。但佢哋好有誠意,阿Joe Chan(監製陳維冠)約我出嚟傾嘅時候,係同埋編審出嚟,我聽完個古仔,覺得個題材好新穎,增加咗我演戲嘅percent,我咪應承拍囉。」

再走到幕前,飾演戲中李若彤那個狗眼看人低的奶奶,很多網民都激讚,「我o依家去街市買餸,啲人都係叫我『奶奶』,哈哈,我個細新抱仲好笑呀,佢喺公司畀人叫做『李若彤』、叫『小詩』。我本身同兩個新抱好friend,大家相處都係客客氣氣嗰種,o依家呢個年代仲擺奶奶款,唔得o架啦!

「我都有聽過話啲網民讚我,其實只係套劇個劇本好啫,我只係個老牌新人,因為我拍之前已經有十五年冇拍嘢,我九八年拍完嗰套火燭館戲(《烈火雄心》),我就決定唔做,太辛苦啦!」

那時有不捨得嗎?「一啲都冇!我個人好決斷!決定係咁就係咁,唔返轉頭o架!」

還未到雙十年華的她,長得眉清目秀,甚有氣質。

在她拍的唯一一套彩色粵語片《一水隔天涯》中,唐滌生女兒唐晶(右)飾演她的兒子「小明」。

香檳大廈

怕辛苦,只因Miu姐出身於一個環境富裕的家庭。「我屋企環境OK啦,有七兄弟姊妹,第三嗰個好細個就病死咗,我就排第七。我爸爸係英美煙草嘅大班,好鍾意揸電單車,佢好靚仔、好有型、好叻,不過佢喺我三歲嗰陣已經過咗身,佢六呎一吋高,但我阿媽最多得五呎一,電燈柱掛老鼠箱!哈哈!」

入行,她是無心插柳的。話說中學畢業後,一日她陪女同學行彌敦道。「去到近香檳大廈附近,佢話:『呢度有間電影公司招考演員呀!我哋上去報名呀!』嗰次我真係半推半就,因為我從來都冇話要做明星呢啲思想!」

那是港聯電影公司,兩人報名後便即時見老闆劉芳。「我見老闆時,一直表現得好唔耐煩,因為我唔係要得呀嘛,點知見完幾個禮拜,就叫我去鑽石山片場試鏡,我冇去,老闆就打電話嚟說服我,直情話要攞晒啲機器去電影公司同我試鏡,我覺得好煩,咪去囉。

「試鏡嗰日,我特登扮到好老成:黑長衫、黑大褸、黑手袋,去殯儀館咁樣,因為我真係唔想得呀!哼!試完之後,又隔幾個禮拜,就打嚟話OK,叫我去公司睇片,咁我都想睇吓自己做咗啲乜嘢貓樣嘅,咪又去咗囉,點知片就冇得睇,但就畀份合同我簽,離晒大譜o架!」

《一水隔天涯》的電影原聲碟,因以她的照片為封套,令很多人誤會此曲是由她主唱,實情原唱者為韋秀嫻。

Miu姐六二年一人分飾兩角,拍首齣電影《雙鳳仇》,當年大收,令她一舉成名。

自我修養

那份合同,為期六年,月薪一百,每拍一套電影另津貼一百元,更列明期間不准拍拖、不准結婚。「嘩!六年!好漫長!唔准拍拖……死喇!我嗰陣啱啱同個男仔行咗幾個月,佢喺英國讀完書返嚟,係engineer,幾好樣又有學歷o架喎!哈哈哈!咁我咪諗住拗氣,同佢講要減到三年,諗住老細一定唔制啦,哼!點知佢竟然肯喎!我心諗:今次死囉!惟有硬住頭皮都簽囉。」

簽了約,戲還未開,劉芳先要她每天返公司「進修」演技,「佢要我日日一點返公司坐喺度,睇嗰個乜嘢史丹尼夫斯拉基(史坦尼斯拉夫斯基,俄國戲劇大師)——我到o依家都未講得掂——嗰本乜嘢《演員的自我修養》喎!嘩!大佬,點樣演戲喎,點樣創造角色喎,我邊度識睇啫?我咪成日睇睇吓就瞌眼瞓,一聽到老細把聲,就醒咗!」

沒多久,Miu姐第一齣主演的電影《雙鳳仇》正式開工。打算上畫時,戲院卻排不到期。「嗰陣上啲戲,全部都係嘉玲、林鳳、吳楚帆嗰啲大牌,幾時輪到我呢個無名小卒啫!跟住老細就諗到改喺新加坡上,試吓個反應先,好收得、有錢賺喎,香港戲院先肯排個電影嘅死期十月上。」結果,《雙》片大收旺場,她亦因而成名,「我嗰陣唔識開心o架,好生意,套戲收得,都係老細開心咋嘛,我都只係打工,拍一套戲又咪係得一百蚊!我只係焗住成名o架咋。」

一九七六年,由譚家明執導的《七女性.苗金鳳》,以前衛手法講述婚外情故事,劇中苗金鳳既與丈夫盧遠有脷叠脷激吻鏡頭,又與情婦吳正元(左、林子祥前妻)friend到交換衫着。

七○年加入麗的電視,拍民初長劇《煙水寒》,劇還未拍完,便被無綫挖角。

做吓停吓

二十歲的時候,她低調地嫁了給年長自己廿年的劉芳,成為了港聯老闆娘,但戲還是要拍,一直拍至第九齣港聯第一套,也是唯一一套的彩色電影《一水隔天涯》,粵語片式微,她便隨夫加入了新聯電影公司,兩年後又被導演左几邀請加入麗的電視,拍了一齣長劇《煙水寒》,即被無綫挖角拍《民間傳奇》,專演可憐角色。「我喺無綫拍咗一輪,周梁淑怡過咗去佳視,叫我過去,又話有套劇等緊我開工。無綫同我傾咗好多次留我,結果我冇續約不特止,仲要提早走,走咗唔夠一個禮拜,佳視就話執笠!嗰陣我連佳視嘅門口都未踏過,約都未簽!嗰陣我都做咗人阿媽,個(大)仔都四、五歲,我都淨係識講信用,你話我係咪冇腦呀!」

就這樣,Miu姐開始以部頭形式拍劇,加上當時已是兩子之母的她,跟劉芳離婚,大仔又到了加拿大讀書,三十多、四十歲的她,終於難得放縱一下,不時跟朋友出外玩樂、見識。八六年,她開展了第二段婚姻,便跟丈夫移民到澳洲悉尼,打算專心當歸家娘。「last咗兩年幾,嗰邊真係好悶,我同佢(第二任丈夫)又唔係咁開心,咁我就繼續留細仔喺嗰邊讀書,自己一個返嚟拍吓劇,得閒就返過去。

「我跟住已經唔鍾意畀個約綁死,寧願散拍。我人生裏面拍劇拍得最開心嗰陣,係九二年去咗馬來西亞,因為佢哋單機電影式咁拍,拍得好舒服!如果唔係九六年TVB要我返去還埋嗰兩年約,我都唔捨得返嚟呀!哈哈!」

但這次《M Club》之後,還會繼續拍下去嗎?「吓?唔拍住啦!」說時皺起眉頭,她又來一個不屑的表情。「我真係唔鍾意拍戲o架!」係嘅,係嘅,Miu姐。

在《M Club》中,Miu姐飾演的奶奶(左二),經常聯同菲傭「Daisy」(左一)齊齊蝦新抱李若彤(右一)。

我叫林慧珊

〈勁草嬌花〉,其實是六二年一齣大熱廣播劇的同名主題曲。那一年,Miu姐才剛開始拍首齣粵語片《雙鳳仇》,還未成名,還未叫苗金鳳。

「唉!我真係唔鍾意苗金鳳呢個名!」她撒嬌地說。

「嗰陣時我哋呢行冇人用真名,老細話要我改個名,要好特別,等人容易記到。咁就用咗個『苗』字,嗰陣苗可秀都未出嚟,電影界都冇人用呢個姓,所以都OK嘅。跟住改咗好多好多個名,後來老細話大陸有套戲叫《苗銀鳳》,咁我就叫『苗金鳳』啦!佢話『金』字夠響亮,『鳳』呢,就係『飛上枝頭變鳳凰』,咁我嗰陣冇得話事o架嘛,老闆話咁樣咪咁樣囉。

「我原名好好聽o架,叫林慧珊,又智慧、又珊瑚,係咪好靚呀?我都有同陳慧珊講:『你就陳慧珊,我就林慧珊,嗰兩個字都係一模一樣o架。』所以我咪覺得『金鳳』真係好核突、好俗套囉!我覺得擺喺我身上好唔啱呀!」說時再來一個更藐的表情。

她就是個這樣率性又可愛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