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工的人》:求醫受阻求愛遭拒,尊嚴真是留給有固定工資的人?

2020年06月21日 02:06:09 發表評論 1586 views
摘要

近兩年,華語劇集在以我們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的發展,逐漸告別了早前我們對於華語劇集就是注水的刻板印象。同時在其中,台劇也逐漸成為了最不可忽視的一份力量。從《我們與惡的距離》開始,台劇似乎徹底告別了過去的偶像劇時代,好似塑蓮再生一樣,各種不一樣風格的劇集好似雨後春筍一樣湧出。

近兩年,華語劇集在以我們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的發展,逐漸告別了早前我們對於華語劇集就是注水的刻板印象。同時在其中,台劇也逐漸成為了最不可忽視的一份力量。

從《我們與惡的距離》開始,台劇似乎徹底告別了過去的偶像劇時代,好似塑蓮再生一樣,各種不一樣風格的劇集好似雨後春筍一樣湧出。


且在這些題材中,「生猛」這個詞逐漸佔據了主導的地位。

這份「生猛」並不意味著劇中只有熱血,而是紮根於每位觀眾都在體驗的人間現實。

一年光景後,《與惡》原班人馬回歸,這次他們將聚光燈,擺在了群體龐大卻總是被人忽略的一類人上。


《做工的人》:求醫受阻求愛遭拒,尊嚴真是留給有固定工資的人?


這部由李銘順 、柯叔元、游安順主演,鄭芬芬導演的《做工的人》就是這次的新作。

劇集開場鏡頭落在了某個施工工地上,在雜亂無章的腳手架下,一名工人被鋼筋刺穿了大腿。

在工友處於危急的時候,焊工阿祈、阿欽兩人爬上腳手架,一同將鋼管給融化。

一旁的阿全也開著挖機把一旁的鋼管移開,給救護車騰出一條道路。

最後再有模板工昌哥夫婦配合,將人從腳手架下救了出來。

即便是接連受到幾次違規警告,在人命關天的情況下,工人也還是被安全送到了最近的醫院。

可進了醫院,也並沒能讓這個故事告一段落。新的問題接踵而至——要想看病,先得交錢。


由於該工人早前有過逃單的例子在,因此他被這座小醫院給拉進了黑名單。

《做工的人》:求醫受阻求愛遭拒,尊嚴真是留給有固定工資的人?


面對著這樣的情況,護士也只是說了一句:「醫院沒有分有錢人沒錢人,只有交了錢和沒交錢的人」。

這很冷漠也很現實,這座醫院就讓的前提就是要有「錢」。

估計一開場,就讓我們看到了最真實的現實:「沒錢寸步難行。」

可巧妙的是,如此沉重的話題,導演確實以輕鬆喜劇的風格在進行著。

和劇名一樣,該片的主角正是這一群做工的人。

和大多數人一樣,「發財」也是他們的夢想

阿祈,典型會來事兒的那類人,看到寺廟香火鼎盛,就想著請佛開廟,賺遊客們的香火;

工地出現了小鱷魚,靈光一閃,就想將其養大,做成鱷魚皮包賺錢;


《做工的人》:求醫受阻求愛遭拒,尊嚴真是留給有固定工資的人?


哪怕是看到鑒寶節目,都會想起阿全在工地挖到的那些明朝瓷器,想要借節目來一別真假。

說來也怪就是這麼千奇百怪的想法, 阿祈總是能夠拉上阿全和昌哥成為他的幫手。


於是,三人總是一拍即合,想干就干。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的道理,我想大家都懂。

由於三人的認知水準有限,這些嘗試無一例外地都以失敗告終。


《做工的人》:求醫受阻求愛遭拒,尊嚴真是留給有固定工資的人?


請佛開廟,香火錢一文沒進還搭上了定金;鱷魚皮包八字還沒一撇,鱷魚先沒了;上了鑒寶節目,瓷器玉碎瓦不全.....

嘗試、失敗、再嘗試,一輪又一輪的循環,讓網友評價該劇「有些人笑著笑著就哭了」

雖全是在講述現實,但不可否認的是,該劇的的確確是一部幽默喜劇。

「發財夢組合」也總是在給觀眾帶來笑料。

好比,昌哥每次做錯事回家,就必定會穿上「認錯衫」出現在昌嫂面前,總是令人忍俊不禁。


《做工的人》:求醫受阻求愛遭拒,尊嚴真是留給有固定工資的人?


還有,為了體體面面的登上鑒寶節目,三人還特地打扮了一番。

西裝不合身,讓他們出現在直播中顯格外逗趣。


這種生活細節式的幽默,在該劇中可以說是信手拈來,搞怪的造型,加上輕快的雷鬼風格背景樂,該劇的喜劇成分可以說拉到全滿。

以放鬆的心態看劇,該劇就是一部幽默輕喜劇,但撥開這層輕喜劇的外殼,不難發現其中還藏著一層悲劇的底色。

「發財」是他們共有的夢想,可千人千面,在這群做工的人眼裡,嚮往的生活究竟是什麼樣的呢?

在阿祈口中,發財就是想買一架飛機帶著老婆去玩。


《做工的人》:求醫受阻求愛遭拒,尊嚴真是留給有固定工資的人?


可在這個「發財夢」的背後,是什麼樣的現實呢?

卧病在床的父親,時時刻刻都需要別人的照顧,中學在讀的兒子無時無刻都需要花錢,老婆為了照顧這個家庭已經付出了所有的精力,哪怕他身體出了毛病,都沒敢去醫院檢查,

父親、兒子、丈夫,三個角色不停地轉換,這就是阿祈的生活,在其中只有「發財」是他最好的奮鬥動力。

對於阿全來說,他的夢想是給心水的女神買個包包,來贏得女生芳心。


《做工的人》:求醫受阻求愛遭拒,尊嚴真是留給有固定工資的人?


可別說買幾萬塊的包包里,就是把阿全全部家當拿出來也就只有一部老舊卡車。

就算他沒日沒夜的出工,每個月交罰款過生活,基本也剩不了多少。

最後再看,三人中比較「體面」的昌哥,昌哥的心愿是想送女兒出國留學。

作為包工頭的他,不僅要按時發放工人們的工錢,還要自掏腰包補上被上頭克剋扣扣的工資。


《做工的人》:求醫受阻求愛遭拒,尊嚴真是留給有固定工資的人?


想抗議,但更想保住飯碗。

那聊勝於無的私房錢也全部用來和阿祈、阿全做夢了。

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人生。

毫無疑問,錢絕對可以解決他們生活中的絕大部分煩惱,可即便一夜暴富,也有改變不了的東西。

一座精美壯麗的大廈建成,人們總是會提起這座大廈的設計者、工程師、甚至是提名者。但那些讓一磚一瓦,變成大廈的基層工人們呢?

在這部劇中,這類群體在現實生活中的現狀被有理有據的放大。


擇偶時的雙標原則,醫療時的差別對待,他們也曾反抗過,也曾努力過,但可以說這一切幾乎都是徒勞的。


《做工的人》:求醫受阻求愛遭拒,尊嚴真是留給有固定工資的人?


劇中,阿全曾說過:「尊嚴這種東西是留給有固定薪水體面的人,我們這種靠天吃飯的,尊嚴也是由老天決定要不要給我們的。」

真實到無力的一句話,曾聽過一句話喜劇的內核就是悲劇,《做工的人》完美的體現了這句話。

我們站在生活中看著他們的生活,或喜或悲,或一瞬直擊內心,但總是會在過後歸於平靜。

最後,我覺得《做工的人》與其說他像喜劇,倒不如說他就是和我們一起在平凡生活中跳一段最普通不過的廣場舞罷了。


《做工的人》:求醫受阻求愛遭拒,尊嚴真是留給有固定工資的人?

#做工的人演員阿全# #做工的人演員護士# #做工的人演員周蕙# #做工的人演員佩佩# #做工的人演員小玉# #做工的人演員如惠#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