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法官金斯伯格病逝:「一位不知疲倦、堅決捍衛正義的鬥士」

Justice Ruth Bader Ginsburg speaks during the lunch session of The Women"s Conference 2010 in Long Beach, California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因癌症去世,享年87歲

美國最高法院消息稱,標誌性女權捍衛者、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魯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因癌症去世,享年87歲。

最高法院聲明稱,患轉移性胰腺癌的金斯伯格於當地時間周五(9月18日)在位於華盛頓特區的家中去世,家人陪伴在身邊。 今年早些時候,金斯伯格說自己癌症復發,正在接受化療。

金斯伯格是一位傑出的女權主義者,後來成為美國自由主義代表人物。

金斯伯格是美國歷史上最年長的大法官,也是最高法院歷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她在最高法院任職27年。

「我們的國家失去了一位具有歷史地位的法學家,」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John Roberts)在周五的一份聲明中說。「我們在最高法院失去了一位珍貴的同事。今天,我們為她的離去而哀悼,但我們有信心讓後代記住我們所認識的魯斯•巴德•金斯伯格——一位不知疲倦、堅決捍衛正義的鬥士。」

美國前總統卡特(Jimmy Carter)稱她是一位「真正偉大的女性」。他在一份聲明中寫道:「她擁有強大的法律頭腦,是性別平等的堅定倡導者,在她漫長而非凡的職業生涯中,她一直是正義的燈塔。我為1980年任命她為美國上訴法院法官感到自豪。」

前總統小布什(George W Bush)稱讚金斯伯格「追求正義和平等」,稱她「激勵了不止一代的女性」。

在2016年總統大選中與特朗普競爭的民主黨人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表示,「金斯伯格為非常多的女性鋪路,包括我在內。」

圖像來源,Jeffrey Markowitz/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1993年的金斯伯格

作為最高法院四位自由派大法官之一,金斯伯格的健康狀況受到密切關注。金斯伯格的離去,提高了美國共和黨總統特朗普在今年11月大選之前,提升保守派在最高法院佔多數的機會。

金斯伯格在去世前幾天表達了對這一舉動的強烈反對。據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ational Public Radio)報道,她在寫給孫女的一份聲明中寫道:「我最強烈的願望是,在新總統就職之前,我的席位不會替換。」

白宮消息人士告訴BBC合作伙伴CBS新聞,特朗普總統預計將盡快提名一位保守派人士接替金斯伯格。

特朗普在明尼蘇達州(Minnesota)一場競選集會後對金斯伯格的去世做出回應,他說:「我還不知道。她的經歷很棒,還能說什麼呢?」

特朗普後來在推特上發表聲明,稱金斯伯格是「法律中的泰坦」,擁有「精明的頭腦」。

金斯伯格曾患過五次癌症,最近一次復發是在2020年初。近年來,她曾多次住院治療,但每次都迅速返回工作崗位。

她在7月發聲明稱,癌症治療取得了「積極效果」,並堅稱不會退休。

她說:「我經常說,只要還能全力以赴,我就會繼續擔任最高法院的法官。」「我依然完全有能力做到。」

保守派政客也對金斯伯格表示了敬意。

共和黨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Lindsay Graham)在推特上說,「得知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的消息,我感到非常悲傷。金斯伯格大法官是一位先驅者,她對事業抱有巨大熱忱。作為最高法院的一名成員,她表現得非常出色。」

特朗普總統的兒子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也在推特上表示,金斯伯格是「一位有著驚人職業道德的傑出女性」。「她是持有真正信念的戰士,我絶對尊重她!#祝安息。」

金斯伯格去世的消息傳出後幾個小時,數百人聚集在華盛頓特區最高法院外表達敬意。據BBC記者現場觀察,氣氛很嚴肅,但人群偶爾會高呼「RBG!」和「把他(特朗普)趕下台!」

圖像加註文字,

人們在美國高院外悼念金斯伯格。

為什麼金斯伯格很重要?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擁是終身制任期,或者直到他們選擇退休為止。支持者擔心,金斯伯格的席位可能被更為保守的大法官接替。

美國最高法院通常對極具爭議性的法律、州與聯邦政府的爭端以及暫緩執行死刑的最終上訴擁有最終決定權。

近年來,最高法院將同性婚姻擴大至全美50個州,允許特朗普總統實施旅行禁令,並推遲了美國削減碳排放的計劃,同時還繼續處理上訴。

金斯伯格的去世將激起關於繼任的政治鬥爭,在11月總統選舉前引發有關最高法院之未來的辯論。

特朗普上任以來已經任命了兩名法官,目前在最高法院的大多數案件中,保守派以5比4領先。

美國參議院必須批准由總統提名的新法官。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上周五晚表示,如果特朗普在大選前提名,該人選的任命將由投票決定。

但民主黨候選人拜登說:「讓我明確一點,毫無疑問,選民有權選擇總統,總統有權選擇參議院伸張的正義。」

一場高風險的政治鬥爭迫在眉睫

安東尼·澤克爾(Anthony Zurcher)分析

BBC駐北美記者

金斯伯格的去世給數月來異常穩定的總統競選帶來了不可預測性。現在,不僅白宮在11月面臨不確定性,最高法院的意識形態平衡也可能處於危險關頭。

這完全取決於特朗普總統和共和黨人的下一步選擇。無論誰在11月總統大選中獲勝,他們都可以嘗試在年底前填補這個席位,很有可能用一名可靠的保守派人選來取代這位自由派標誌人物。或者可以等待並保留空缺席位,以鼓勵保守派選民為總統投票,尤其是那些看到機會削減墮胎權利的福音派。

填補這個空缺會激怒民主黨人,他們會抱怨,共和黨人在2016年數月裏都沒有給前總統奧巴馬填補該空缺的機會。另一方面,壓後的結果可能是,民主黨總統競選人拜登在2021年提名金斯伯格的繼任者。

所有跡象都表明,共和黨人正嘗試前一個選項。當對法院終身職位任命的較量還在進行時,對虛偽之一點的擔憂就會煙消雲散。

無論如何,這都將引發殘酷的、高風險的政治鬥爭,而此時美國已經充斥著黨派紛爭和心理困擾。

金斯伯格的遺產是什麼?

在長達60年的輝煌法律生涯中,作為知名美國法學家,金斯伯格的地位無與倫比,同時受到自由派和保守派的尊敬。

自由派美國人尤其崇敬她,因為她在最具爭議的社會問題上(包括墮胎權、同性婚姻等)取得了進步人士的認同,這些問題都提交給了最高法院。

金斯伯格於1933年出生在紐約市布魯克林的猶太移民家庭。她曾就讀於哈佛法學院(Harvard Law School),是該校500名男性中僅有的9名女性之一。

畢業後,儘管金斯伯格是班上第一名,她都沒有收到一份工作邀請。但她堅持不懈,在整個20世紀60年代甚至更長的時間裏,她在法律行業做過各種工作。

1972年,金斯伯格在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與他人共同創立了女權項目。同年,金斯伯格成為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首位終身女性教授。

1980年,金斯伯格被提名為美國哥倫比亞特區上訴法院的法官,這是美國前總統卡特(Jimmy Carter)推動聯邦法院多元化努力的一部分。金斯伯格經常被稱為自由主義煽動者,但她在上訴法院的日子以溫和著稱。

1993年,總統克林頓(Bill Clinton)任命金斯伯格擔任最高法院大法官,讓其成為歷史上四名獲確認的最高法院女性大法官中第二位。

在金斯伯格生命的最後時刻,她成為美國國家偶像。網絡粉絲稱她是克里斯托弗·金斯伯格(Notorious RBG),即法律界的唱歌手克里斯托弗·華萊士(Notorious BIG),這在某種程度上歸因於金斯伯格的敢言。

這種對比使得金斯伯格為新一代年輕女權主義者所熟知,使她備受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