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冒失信天下風險推《國內市場法》,只是脫歐談判工具?@陀彌天紫竹林寺*彌勒天使團|PChome 個人新聞台
2020-09-16 17:53:13| 人氣21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英國冒失信天下風險推《國內市場法》,只是脫歐談判工具?



當地時間9月14日晚,英國下院以77票優勢(340:263)二讀通過《國內市場法》。這份58頁的法案,旨在保證脫歐之後英國國內市場的統一性。其中的第五章為與北愛爾蘭有關的條款,要點涉及:1、確保北愛爾蘭與英國其他地區的貨物流通不受阻礙;2、北愛爾蘭作為英國統一的國內市場和關稅區的一部分,英國政府有制定北愛爾蘭地區行業補貼政策的自主權。法案的第45條最具爭議性,它明確宣布,如果其中條款與「脫歐」協議中的退出協議或有關北愛爾蘭特殊安排的內容不一致,以該法案為準。目前,該法案正處於委員會審議修正階段。


《國內市場法》之所以在英國國內引發巨大爭議,在國際上引起廣泛關注,特別是歐盟的反彈,原因在於它是一個以國內立法來破壞具有國際法效力的國際條約的行為。今年年初英國與歐盟終於達成脫歐協議,但短短八個月後,該協議的重要內容就被英國以這種形式推翻。從短期看,無疑給英歐經貿關係談判增添了陰影,從長期看,可能影響到未來英歐政治互信。


問題是,儘管知道該法案會帶來如此不利的影響,英國約翰遜政府為何執意推進該法案?儘管英國國內對該法案有這麼多的爭議,為何在二讀中還是以比較大的優勢獲得了通過?英國首相約翰遜一再強調法案可以保住北愛爾蘭的工作機會與和平,他的根據是什麼?這個法案究竟是約翰遜政府臨時起意創造出來的一個對歐談判施壓的戰術性工具,還是反映出部分英國人內心的對於更加宏觀的戰略環境的憂慮和恐懼?




英歐爭執的焦點

對於這份法案的解讀,需要回到年初簽訂的《脫歐協議》。協議規定,在今年12月31日過渡期結束前,英歐雙方需就未來的貿易關係進行談判。但迄今為止,談判進展遲緩,前幾日結束的第八輪談判也沒有結果。這固然有新冠疫情打亂了原定工作計劃的因素,但英歐雙方的心態、理念差異、不同的利益邊界,都導致了目前的局面。


從爭執的焦點來看,一個是漁業問題。英國希望「脫歐」後完全掌握對本國海域漁業資源的控制權,同時享有對歐盟漁業市場的完全准入,而法國等歐盟成員國則希望在漁船准入和配額方面維持現狀。


在英國看來,漁業資源不僅是個經濟問題,還是個國家主權問題,保護英國的漁業資源免受歐盟的「掠奪」是當初脫歐派用以動員支持者的一個重要口號。如果離開了歐盟之後,還是掌握不了本國的漁業資源,那麼目前執政的保守黨脫歐派對國內沒法交待。


另一個算計是,英國的漁業資源主要集中在蘇格蘭,保守黨政府如果擺出守護漁業主權的姿態,可能收穫部分蘇格蘭選民的支持,這樣就可以牽制親歐、主張獨立的蘇格蘭民族黨。然而,在法國等國的推動下,歐盟方面在漁業問題上的態度強硬,宣揚漁業問題上達不成協議,就不會有貿易協議。這在英國看來,是歐盟對英國的輕蔑,沒有真正將英國作為一個獨立平等的國家來對待。


比漁業問題更加敏感和棘手的,是涉及到北愛爾蘭地區的安排。按照年初達成的英歐協議,脫歐過渡期結束後,無論英國與歐盟是否達成了新的貿易協議,北愛爾蘭都將留在歐盟的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中,繼續受歐盟海關規則約束,並繼續遵守歐盟單一市場下有關商品和增值稅等方面的規定,在這樣的安排下,北愛爾蘭與歐盟成員國間的貨物流通將不需要邊檢,也就無須與南面的愛爾蘭共和國設置硬邊界。


但與此同時,貨物在從英國其他地區發往北愛爾蘭時,無論其目的地是北愛爾蘭還是愛爾蘭共和國,都先由英國代表歐盟收取關稅,如果貨物最終目的地證實為北愛爾蘭,英國政府則代表歐盟退回關稅。


此外,北愛爾蘭地區需遵守歐盟有關國家產業補貼的規則,北愛爾蘭企業在與英國其他地區貿易時需提交海關文件,並向歐盟告知任何涉及北愛爾蘭商品市場的國家補貼政策。


這樣的脫歐協議,雖然避免了北愛爾蘭出現硬邊界,維護了《貝爾法斯特條約》,但是導致北愛爾蘭與英國其他地區之間實際上出現了一道經濟政策和貿易的邊界。

《脫歐協議》有關北愛爾蘭地區的特殊安排從一開始就招致英國「硬脫歐派」的不滿,認為這破壞了英國國內市場的統一,並在事實上損害了英國的主權。





違約和「重獲主權」間的選擇

約翰遜政府推出的《國內市場法》,含有的廢除《脫歐協議》部分法律效力的內容,正是劍指上述北愛條款。《國內市場法》規定,為確保英國離開歐盟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後,英國的四個地區仍然可以不受阻礙地自由貿易,英國政府部門將有選擇性地執行北愛爾蘭和英國其他地區間的海關檢查,保留自主設置產業補貼規則的權利,有權決定在哪些情況下可以不遵守《脫歐協議》。


約翰遜在推動《國內市場法》時宣稱,此舉是因為英國受到了歐盟的威脅,指控歐盟在談判中利用脫歐協議中的北愛條款威脅英國,說歐盟暗示如果英國不在談判中讓步,就禁止英國其他地區對北愛出售食品,對英國極限施壓。對上述指控,歐盟予以了否認。


就這起爭議而言,歐盟有一個在食品進口方面符合歐盟公共衛生和銷售規則要求的「第三國」名單,按照《脫歐協議》裡的規定,理論上如果英國被剔除出這個名單,英國其他地區就不能向北愛出售動物來源的食品。英國指控歐盟拿這個名單威脅英國,而歐盟解釋,沒有將英國剔除出這個名單,而是在等英國的食品進出口規則確定後,再做相關決定。


法律專家也做出解讀,《脫歐協議》並沒有賦予歐盟禁止北愛購買英國其他地區食品的權利,至少已經有相關條款可以阻止這種情況的發生。對此,英國又指控,歐盟對英國這樣的提前報備要求是不合理的,因為其他出口食品到歐盟的國家,只需在有變動的時候通知歐盟就可以了。


這樣看來,有關北愛能不能購買食品的問題,只是約翰遜政府推出《國內市場法》的一個動員藉口。真正的目的,是希望擺脫《脫歐協議》對英國政府產業補貼政策制定權的限制。根據原來的協議,英國政府必須把任何可能影響北愛貨物市場的國家產業補貼政策告知歐盟,如果確實影響到了北愛的貿易,就必須服從歐盟產業補貼條例,這無疑是對英國的一種束縛。


約翰遜政府應該理解違約的代價,但如果完全執行《脫歐協議》,整個英國脫歐運動的政治理由——「重獲主權」就不可能得到落實。


約翰遜放言,如果雙方沒有達成協議,英國將像澳大利亞那樣與歐盟建立貿易關係。所謂「澳大利亞模式」,就是接近於「無協議脫歐」。

歐盟占據了英國貿易額的一半以上,再加上新冠疫情對英國經濟的沉重打擊,真的「無協議」的話,無疑不符合英國的利益。然而,國家行為並不純粹由經濟利益驅使,一旦政治的邏輯占據了主導,決策就可能不符合經濟理性。


英國方面存在一種想法,就是歐盟過於咄咄逼人、頤指氣使,沒有認識到脫歐後的英國,已經是一個獨立的主權國家,是歐盟的平等的談判對象。無論是要求繼續享有捕魚權,還是要求英國承諾脫歐後依然與歐盟法規保持協同,都體現了歐盟的傲慢。


在英國疑歐主義者看來,貿易談判停滯不前的癥結在於歐盟,而英國只是在守護國家主權。以此觀之,《國內市場法》不能簡單地認為只是一個談判工具,否則不能合理解釋英國為何願意為之付出如此沉重的國際信譽成本,以及承受來自歐盟可能的報復措施。


《國內市場法》背後,是一種與脫歐運動相通的英國國家主義情緒。如果歐盟不能認識這一點,不對英國的主權關切做出回應,那麼英歐年底達成令雙方滿意的貿易協議的可能性會很渺茫。---(作者系上海外國語大學英國研究中心副教授/澎湃新聞)



*[對不起,特朗普救不了美國]*


[作者:鄧新華 來源:功夫財經]

美國時間9月13日,川普在拉斯維加斯召開圓桌會議,與拉美裔支持者們進行對話。

期間,一位女粉絲說:「他(川普)是最好的總統。他愛這個國家,我們應該尊重他,因為左派想打倒他,這是不對的。」然後她轉向川普說:「我願意為你擋子彈。」

這個視頻引發了中國網友的群嘲,很多網友認為這個女川粉收錢了。




具體到這個女川粉,是不是收錢表演,我也不知道。不過,在遍地輿論監督的美國,總統競選要是敢花錢請人這麼表演,那冒的風險可是夠大的。川普是不是有這個膽子造這種假,誰都說不好。

拋開這個女川粉的個案不論,如果說,美國有一些人自願為川普擋子彈,可能性還是非常大的。

因為白左已經把很多正常的美國人逼得退無可退了。


1

美國白左「分田分地真忙」

今年美國的黑人大騷亂,已經讓很多白人恐懼。但還有更令人害怕的。

上周,20歲的克拉拉•克雷伯(Clara Kraebber)在一場大騷亂中占領了紐約上東區的一些公寓樓(每套房價值180萬美元),計劃用它建立一個社會主義合作社,她從屋頂扔下磚塊砸警察,在被通緝後逃離。

這個女孩還是個白人,信奉「黑命貴」。她和一堆白人領導的「非洲黑豹黨」與「革命廢奴運動」發起了這次騷亂。她還聲稱準備建立一個以紐約土地管理局為中心的「財富再分配」網絡。她們還印刷了自己的紙幣。




表面上人畜無害的克拉拉•克雷伯,實際仇視私產

美國網友炸鍋了。


前不久,加利福尼亞州民主黨女議員韋伯(Shirley Weber)提出一個法案,這個法案說,因為白人100多年前奴役過黑人,所以,現在白人要給黑人賠償,金額14萬億美元!相當於每位黑人獲得200萬元人民幣左右的賠償。

8月份,100多名示威者在亞馬遜首席執行官傑夫·貝索斯的豪宅外建造了一個斷頭台。他們抗議,傑夫·貝索斯淨資產超2000億美元,但亞馬遜工人的工資卻不高。斷頭台的威脅意味非常明顯。




貝索斯家門口的斷頭台

這類事例還有很多。總之,「我是黑人我有理!」「我是窮人我有理!」

各種揚黑抑白、劫富濟貧的思潮此起彼伏,並且很多變成了立法。美國的立國精神——對私有財產和個人權利的保護,受到的威脅越來越大。

並且絕大部分正常的美國人面對這種情況,還不敢反抗。加圖研究所對2000名美國人進行的一項新的全國性調查發現,62%的美國人表示,如今的政治氣候讓他們無法說出自己的看法。

立場越偏右、學歷越高的人,越不敢說出自己的看法,因為他們擔心,會被公司辭退,從而無法養家糊口。


2

川普是美國保守派唯一能選的菜

川普是不是一個偉大的總統?在我看來,他還不是。

儘管川普在內政上,也做了一些減輕企業負擔的事情,對「黑命貴」也敢於說不。但,不要說跟傑斐遜、華盛頓這樣的人傑相比,就算和1980年代的里根總統相比,川普也要差得遠。

里根當年競選美國總統時,旗幟鮮明地提出要信任市場。他說:「政府並不能解決問題,相反,政府本身就是問題之所在。」


川普並沒有里根那樣鮮明的市場經濟理念,相反,還老是逼迫美聯儲放水。

個人魅力上,川普更是無法和里根相比。

但是對於被白左日益逼到牆角的美國正常人來說,也沒有其他的人可以指望了。


前些年,美國「茶黨」鬧的動靜很大。「茶黨」可以算是比較堅決的市場派,主張減稅、放鬆管制。可惜,「茶黨」的群眾基礎還是略小,無法戰勝龐大的左派。

在美國的國會議員中,前些年曾出過一個異類:榮·保羅。榮·保羅是比里根還右的市場派。他反對社保制度,反對全民醫保,主張取消美聯儲,要求美國退出聯合國、世貿組織和世界銀行,反對戰爭、反對海外駐軍……


他三次參加美國總統競選。其子蘭德·保羅接棒擔任美國參議員,參加過2016年總統大選,但沒能在共和黨內競爭得過川普。




榮·保羅(生於1935年8月20日),美國人,醫生,來自德克薩斯州的共和黨眾議員。他在競選活動中,儘管被主流媒體所忽視,卻吸引了一大群極其熱情富有活力的追隨者

總之,在美國,太右的人基本沒有勝算。估計里根總統那種程度的右,今天也是贏不了選舉的。

而民主黨那邊,更加可怕。奧巴馬、希拉里、拜登之流,比賽着左。他們只會把美國繼續引向深淵。


所以,儘管川普在內政上談不上多出色,但這已經是很多美國人唯一可以指望的「聖君」了。

所以,那個女川粉「願意為川普擋子彈」的話,應該多少可以代表一部分美國人的心聲。

那些不敢公開說出自己政治觀點的美國人,好在還有大選,讓他們有機會在選票上聯合起來。但他們能否成功,現在誰都不知道。


而川普自己,似乎也把自己看成了「天降偉人」。9月12日,川普在內華達州舉行競選集會時表示,自己將在贏得2020年大選後「展開磋商」尋求第三個任期。

要知道,在美國,戀權是很招人反對的。但估計川普也認識到,保守派沒什麼更好的選擇,所以才敢這麼說吧。

可以預料的是,無論川普是否能夠連任,美國社會的分裂,都會更加嚴重。


3

如何穿越世界大勢的左右搖擺

從1980年代後期開始,30多年來,整個世界的大勢,是向左轉。

不要說川普,就算是傑斐遜、華盛頓再世,面對這種大勢恐怕也無能為力。

這對於中國人來說,其實是非常值得深思的。


中國在1970年代末進行改革開放時,運氣非常好。那時候,全世界有了一個短暫的右轉。

從1970年代中期開始,哈耶克、弗里德曼、科斯、斯蒂格勒等市場派經濟學家,不斷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世界主流的經濟學界,突然從為計劃經濟唱讚歌,轉向了支持市場經濟的。

這個時候,中國人正好打開國門,學習西方經濟管理理論,聽到的、看到的,是「尊重產權」、「小政府」等概念。


在這樣的思潮下,改革者容易有所作為。鄧小平、撒切爾夫人、里根,成為1980年代的世界改革三巨頭。其中,鄧公的貢獻尤其巨大。

但詭異的是,在歐美,市場思潮快速消退。里根、撒切爾夫人離任以後,很快就人走政息。干預思潮、劫富濟貧思潮又大行其道。

究其原因,可能是兩個方面。一是1980年代,歐美國力空前強大,民眾因富而驕,更傾向分蛋糕,而不是憑自己的能力去掙蛋糕;二是白左激進分子更有行動力。





「黑命貴」也好,環保分子、動保分子也好,動不動就成群結隊侵犯私產,而右派一開始往往選擇退避,從而一退再退,讓白左思潮有機會裹挾更多糊塗蟲。

如果中國再晚個10年打開國門,那時候面對的,就會是一堆干預思潮。

歷史上,中國打開國門學習世界時,並不是每次都有這麼好的運氣。所以,1970年代末的改革開放,真的是攸關國運。


而且,從那以後的很長時間裡,中國人比歐美人更熱愛市場。

2008年,中國紀念改革開放30周年的時候,我看到,加圖研究所等美國右派智庫,對中國的改革開放熱情讚揚。他們認為,中國充滿希望。


現在全世界都變了。

不少人對川普寄予厚望,認為他如果連任,就能扭轉美國左轉的趨勢。

我估計,那些對川普寄予厚望的人將會失望。

里根總統,理念比川普好,能力比川普強,威望比川普高,1980年代美國的民眾觀念基礎也很好,還有哈耶克、弗里德曼、科斯等一堆大學者助力,他也沒能真正扭轉美國的左轉趨勢。


以今天美國的觀念基礎,以川普的個人能力和威望,他又能做什麼?

即便有美國人願意為川普擋子彈,那也只是阻止形勢變得更糟糕而已。扭轉趨勢,短時間內是不大可能的。

當然,長期來看,科學思維總會昌明,人類終會迎來合作、繁榮、和平的坦途。

而在等待這一天的過程中,中國人也應該有所警惕。要知道,干預思潮一旦起來,往往很難壓制。只有人們保守尊重產權、尊重市場、開放、韜光養晦的初心,才能穿越牛熊。---(功夫財經)


台長: 聖天使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