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抵押土地向農會借10萬還到剩4萬3 未獲通知慘遭法拍 - 自由電子報影音頻道

男抵押土地向農會借10萬還到剩4萬3 未獲通知慘遭法拍

2021/01/08 22:38

〔記者許麗娟/高雄報導〕高雄美濃年約60歲陳姓男子,2019年8月以住家土地向農會借貸10萬元,分24個月至今年8月應還清,陳男前2期有按時繳款,但因平時靠打零工維生,後續雖無正常還款,但分別於2020年6月、10月臨櫃繳款3萬元和2萬元,尚欠4萬3000元,但去年12月底才得知土地已遭法拍,難過自責又不解為何期間未接獲任何通知?

陳男家住美濃吉和里,與中國籍妻子婚後生下1子,但在獨子小學時即離異,陳男獨自扶養孩子,住家為祖產,平時生活節檢,靠著在打零工生活倒也還過得去,過去也從未向金融機構有任何借貸。

陳男說,2019年兒子考上大學,雖有辦助學貸款,但考量需要生活費,生平首次借貸,以現住的住家約87坪土地向美濃區農會貸10萬元,分2年24期至2021年8月還清,每月需償還本金4167元和1、2百元的利息,陳男借款後,在帳戶中留1萬元,分別於2019年9月、10月被扣抵2期各4409元、4399元的還款,後續因未按時繳納,被催繳後,於2020年6月29日親赴農會繳3萬元,10月29日再前往繳2萬元,並告知過年時會繳清欠款,陳男指出,當時櫃員還回應「好」。

陳男去年12月28日,突接到一封疑似代書寄的信,內容指出「他抵押的土地遭美濃區農會等債權人查封拍賣,已確定於2020年12月16日第2次法拍以總價98萬8000元拍定」,希望協助辦理相關手續,經回撥電話詢問,才驚覺土地確實已遭法拍,但期間並未收到任何法院公文或領取通知,後向當地吉東派出所詢問,才得知有4封橋頭地方法院的公文封派出所未領。

獨居的陳男不解,雖然有工作時清早就會外出,但每天都會返家,這麼重要的信件為何會遺漏?更不解僅剩4萬3000元的借款,怎會在去年6月前已被點收,11月18日進行第一次法拍流標,再於12月16日第二次法拍以低於鑑價105萬元的98萬8000元遭拍定。

陳男外甥說,事情發生後,舅舅這幾天都躲在家中不敢跟親戚說,因好幾天不見人影,到他家去關心時,才得知老人家為了此事差點想不開,不僅擔心未來可能沒地方住,並自責對不起祖先,又害兒子以後也沒有家了。

陳男外甥說,舅舅沒借過錢,想不到應該農會這麼不通人情,雖然沒按時還錢有錯,但欠款僅剩4萬3000元,6月法院鑑價時,過沒幾天趕緊去農會繳了3萬元,從後來拿到的公文中發現,去年10月21日法院公文將於11月18日法拍,期間的10月29日舅舅還親赴農會繳款2萬元,若當下能夠告知已進入法拍程序,至少還有機會喊停,質疑「怎會在催繳過程中有來繳錢,但法拍程序卻沒有喊停」?對此,美濃區農會此案的承辦人說,櫃員並非承辦人,只是單純收款,不知道該案已進入法拍程序。

農會:盡力協助陳男收回土地

美濃區農會總幹事鍾清輝表示,借款未還款一定有催討、查封、鑑價等動作,「借款一旦催繳,即視同到期」,流程和程序應該沒有瑕疵,而且公文是法院寄發,有無收到農會並不知情,但也承認此案有點「大砲打小鳥」,面對弱勢,也不願意以農會資源和陳男進行訴訟,承諾將「不惜一切代價,盡力協助幫陳男把土地收回來,讓此事圓滿解決。」

吉東派出所所長詹立明回應,陳男未收到領取公文的通知單,這是郵局的問題,派出所每年「留置送達」的法院公文有500多件,僅提供法院公文寄存,讓民眾方便領取,沒有義務也無法個別通知。

郵局:公文有投遞及通知送達

美濃郵局經理劉依松指出,依照程序,法院公文郵遞士2次投遞無人在家後,會送至鄰近派出所,隔日再將印出的「郵務送達通知單」送出,分兩式一份黏貼於送達人的門首,一份投入送達處所的信箱或適當位置,找來寄信的郵遞士詢問,皆表示前3封公文皆有張貼和投入通知單,最後1張通知單則因陳男在家是直接拿給本來,但陳男表示,去年12月31日拿到最後一封送達通知單時,前一天已去派出所領回4封法院公文,但土地已被法拍。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陳男土地遭法拍後,才到派出所領取到4封法院公文。(記者許麗娟攝)

陳男土地遭法拍後,才到派出所領取到4封法院公文。(記者許麗娟攝)

陳男以住家土地供農會抵押借款10萬元,卻沒想到在催繳後有還款的情況下,土地仍遭法拍。(記者許麗娟攝)

陳男以住家土地供農會抵押借款10萬元,卻沒想到在催繳後有還款的情況下,土地仍遭法拍。(記者許麗娟攝)

陳男去年12月28日收到疑似代書的信件,才知土地已遭法拍。(記者許麗娟攝)

陳男去年12月28日收到疑似代書的信件,才知土地已遭法拍。(記者許麗娟攝)

陳男指稱,在被催款後分別於去年6月29日、10月29日有至農會分別還款3萬元和2萬元,但當時土地已進入法拍程序卻未被告知。(記者許麗娟攝)

陳男指稱,在被催款後分別於去年6月29日、10月29日有至農會分別還款3萬元和2萬元,但當時土地已進入法拍程序卻未被告知。(記者許麗娟攝)

陳男去年12月底才得知有4封法院公文被送至派出所,但拿到時土地已遭法拍拍定。(記者許麗娟攝)

陳男去年12月底才得知有4封法院公文被送至派出所,但拿到時土地已遭法拍拍定。(記者許麗娟攝)

美濃郵局出示重新列印的郵務送達通知書,指郵遞士都有依規定將一式兩份的通知單,一份黏於陳男住家外牆,一份投入其信箱。(記者許麗娟攝)

美濃郵局出示重新列印的郵務送達通知書,指郵遞士都有依規定將一式兩份的通知單,一份黏於陳男住家外牆,一份投入其信箱。(記者許麗娟攝)

陳男獨自扶養1子,平時靠打零工維生,身上滿是從事農務不慎造成的大小傷口。(記者許麗娟攝)

陳男獨自扶養1子,平時靠打零工維生,身上滿是從事農務不慎造成的大小傷口。(記者許麗娟攝)

陳男與兒子相依為命的住家,如今深怕土地取不回,未來可能沒地方去。(記者許麗娟攝)

陳男與兒子相依為命的住家,如今深怕土地取不回,未來可能沒地方去。(記者許麗娟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