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長的一篇專訪,但非常值得看。我們眼看黑衣人有很多暴力和野蠻行為,甚至塗污國徽,但很多人像完全看不到。
---
環球時報專訪父母墓地被毀後的何君堯:英國駐華大使曾想拉我倒戈

對不了解香港事務的內地人來說,何君堯並不是個熟悉的名字。不過,最近這位立法會議員已經占據了香港媒體的大塊版面,只因7月21日一些白衣人在西鐵元朗站與示威者發生沖突,網上流傳一條“何君堯與白衣人握手”的視頻,盡管何君堯很快澄清事實,但在反對派和一些媒體的渲染下,這條視頻成為“建制派議員與黑社會勾結”的“證據”。

接下來的兩天,何君堯位於荃灣的辦事處被人砸爛,更令人發指的是,其父母的墓地也被激進人士搗毀,但相比21日元朗沖突,香港媒體報道的篇幅卻大幅縮水。25日,《環球時報》記者來到何君堯的辦公室,聽他講述元朗事件的來龍去脈。

還原“元朗事件”:黑衣人挑釁在先

“我們立即開始吧。”《環球時報》記者來到何君堯的辦公室時,他正在處理手頭的公務,這是一間典型的屬於律師的辦公室,書架上、桌上甚至地上都堆滿了案卷,一幅寫著“青蔥鍛煉那些年,歲月催人成壽松”的對聯掛在辦公桌後,何君堯說,那是朋友送的。

何君堯告訴記者,21日當晚,大批示威者在沖擊中聯辦中“打頭站”,另外有一股人跑去元朗。而他自己先是在佐敦跟朋友吃晚飯,大概晚上9點多回元朗的家,並稍帶送朋友,“在17日我就向警務處處長請願,要求不批準反對派的遊行。另外,我還成立了一個公益法律團隊,任何人在示威中受到影響,都可以找我們協助。所以,那天晚上我出現在元朗就三個原因:回家、送朋友、順便處理法律咨詢的事情。”

對於網上流傳的“與白衣人握手”視頻,何君堯說,自己是新界西議員,元朗的市民很多都認識他,跟自己打招呼很正常,自己不是暴力行動的組織者。“穿白衣服的人有一個是我認識的,我只知道他們是為防止黑衣人來鬧事,是保障為主,是防禦性的。還叮囑不要做過分的事情。”

“黑衣人也是挑釁在先,為什麽300多人跟著林卓廷(反對派議員),林卓廷你不是回家,不是觀光,而是來到別人的家鄉鬧事。”何君堯認為,暴力行動確實是不對的,但不能把錯全推出去。

親眼目睹何君堯接騷擾“點餐”電話

沖突發生後,“何君堯與白衣人握手”的視頻被反對派大肆渲染,何君堯的正常生活被打破。“有人在社交媒體上貼出了我的辦事處地址、電話,甚至兒子的信息。緊接著第二波,我父母墓地的地址也被貼出來,還有人說什麽‘研究墓碑能了解香港歷史’之類的話。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據香港《文匯報》報道,22日下午,陸續有穿著黑衣及戴口罩人士出現荃豐中心,高峰期有逾百人;其中數十名黑衣人包圍何君堯立法會議員辦事處,不斷大叫口號、拍打玻璃及投擲雞蛋,還在其他人在雨傘遮掩下,就地取材執起商場內的金屬流動欄柵作武器擊打辦事處玻璃,隨後紛紛闖入辦事處內進行大肆破壞。23日下午,何君堯父母的墳墓遭人破壞,破壞者還對著墳墓做出不雅手勢。同日,39名香港建制派立法會議員發表聯署聲明,強烈譴責暴力分子惡意針對,甚至破壞議員何君堯先人墳墓的惡劣行為。

詭異的是,對於激進人士的破壞行為,一些香港媒體卻顯得很“平靜”,電視中輪番播放的還是元朗沖突的後續報道。

“香港媒體都靜音了。”何君堯顯得很憤怒:“他們關註的是‘警察跟白衣人有沒有勾結?’‘為什麽21日沖突後很長時間沒有到現場?’一些示威者被拍到在地鐵上換掉黑衣,打扮成無辜市民,這些都沒有媒體關註,也沒人報道三小時內,警察就收到24,000個求助電話。”值得註意的是,署理警司(電子警務)劉肇邦曾在回應媒體時提到一個細節:“我們留意到網上一個大量人參與的群組,當晚有市民呼籲一同打999報案。”

由於一些媒體片面的解讀,“元朗事件”讓何君堯吸引了大批來自反對派的火力,在采訪時,何君堯接到了一個電話,他很平靜地跟對方談話,並用筆認真做著記錄,以至於《環球時報》記者以為只是一個普通事務。沒想到放下電話他告訴記者,這又是一個騷擾電話:“對方問是不是我,然後說要跟我訂午餐,讓我給他送過去。”他把剛才寫下的字給記者看,紙上寫著一些菜名。

“您為什麽不立刻掛掉電話呢?”記者問。

“既然打來了,我就跟他聊幾句,我也想知道對方是誰,問他地址時,他就不說了。”此前媒體經常說何君堯很幽默,看來不假。“現在每天有幾百個騷擾電話打來。”

一次“意味深長”的握手

元朗的沖突發生後,英美等西方國家也紛紛“表達關註”,何君堯認為這並不奇怪,英美的反華勢力與反對派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他向《環球時報》記者談起5月22日自己參加的一個飯局:在修例事件持續發酵期間,英國駐華大使Barbara Woodward曾到香港,邀請何君堯和另一位建制派議員以及四名反對派議員,在他看來,飯局的主題就是想說服建制派議員倒戈。

“反對派一名毛姓議員站在門口,我站在另一側,Barbara Woodward和她的助手一進門,毛姓議員就趕上去要握手,誰想到,Barbara Woodward卻好像沒看到一樣轉向我握手,毛姓議員很錯愕。”何君堯說,慣常來看,英國人是很註意禮節的,尤其是在外交官。Barbara Woodward不可能沒有看到最近的毛姓議員,這個細節就說明,在英國人眼中,反對派議員就是自己的陪同,“就好像我出去參加飯局,我會先跟自己的助手握手寒暄嗎?”

何君堯直言,從2月以來,美國很明顯地幹預香港事務,幹涉中國的內政。導致香港面對一系列事態,令香港人非常難受。非法的反政府組織分布在香港的不同界別,幹擾香港的繁榮穩定,這批人最終是想把香港分裂到中國領土以外,這是絕不容許發生的。“香港以法律精神為主導,如果香港的社會達到一個不可以控制的局面,我們就應該按照《基本法》第十八條來處理。另外一個做法,按照《駐軍法》,在緊急的時期,如果香港的警方難以再維護香港局勢的時候,解放軍可以按照法律來維護香港社會的安寧。當然,我們首先需要呼籲的就是特區政府和警方,把目前以‘和平遊行’的名義進行的一系列的‘光復行動’停下來,要堅定站起來,向所有的暴力行為說不!”

“說實話,我對英國政府沒有什麽仇恨,但我更希望做一個完整的中國人。”采訪最後,何君堯向記者談起自己的出身,他說,新界農村的原居民都比較淳樸,家庭及基本道德的觀念很重,所以對父母、對先祖是很尊重的。“今天我們看到香港的社會產生一些很令人意外的變化,為什麽那麽多的年輕人數典忘祖,對自己的中國人的身份不認同?甚至沒有基本的道德觀念。為什麽你要幹擾我已故父母的墳墓?我們有不同的意見可以坐在一起商討,什麽問題都可以解決。但是做出這種沒有人性的行為,這不好。我父母在,教育我們要懂得要愛,教我們要有做人的基本情懷。他們現在不在,我想如果他們看得到前天發生的事情,心裏也會感到非常的傷感。所以我希望雙方應該停下來,做出一個中國人應有的表現,懂得互讓、互相尊重。”

何君堯最後對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表示,反對派攻擊何君堯,不是攻擊何君堯一個人,而是希望透過打擊何君堯,傳遞一個重要訊息,就是誰人替中央講說話,誰人替特區政府講說話,誰人阻礙“顏色革命的大業”,那人便會被滅聲,所謂棒打出頭鳥,何君堯是建制派出名的愛國愛港戰士,在反“港獨”,維護國家主權利益,積極發聲,如果把他滅掉,香港其他人更不敢出聲。

來源:環球時報

http://api.zjviewpoint.com/share/poetryReview_Details.html…

可能是 1 人的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