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语治疗师在我国的发展前景如何?

言语病理学,一门研究言语障碍的多边缘综合性学科,患者治疗前需要经过语音语言测试。测试范围:有唇腭裂、听力损害、唐氏综合征、脑瘫、广泛性发育障碍、自闭症…
关注者
633
被浏览
136,549

26 个回答

本人在香港就讀言語治療,因爲不太清楚内地的醫療系統狀況,所以純粹提一下我自己想到的問題,以及香港的情況,以供參考


首先的首先,雖然有點跑題,但我覺得要澄清的一點是,言語治療這四個字的邏輯關係應該是 「以言語為對象的治療」,而不是「以言語為工具/手段的治療」。所以並不是某些朋友理解的「話療」。

往下讀之前也可以看看其他關於康復醫學的帖子,比如:康复师这个职业在中国有很大的前景吗? - 康复医学


單從必要性來説,言語治療以及其他康復醫學都是很有意義的,因爲它們處理患者患病期間和康復之後獨立生活和投入社會的能力,單單治病是不能解決這些問題的。我們通常將説話溝通看作理所當然的能力,想象一下,假如有一天起床後,你突然無法跟身邊的人溝通,而外人更加是不理解你的苦衷,衹是用奇怪的眼光打量你,這種感覺一定非常痛苦。

另外,言語治療也處理吞嚥方面的問題,這對於病人的飲食是非常重要的,假如病人無法正常吞嚥卻沒被發現,仍然進食普通食物,就會有吸入食物導致肺炎的危險。

言語治療還有一個特殊性是,它涉及兒童言語發展,這對於兒童的教育、社交、心理發展非常重要。一個有溝通障礙但沒有得到診斷和治療的兒童,很可能在學習上遇到種種困難,被同儕排擠,被家人標簽爲“笨”。

據我了解,最近内地不斷開設各種言語治療中心,説明求診患者一定不斷增加。


講完必要性,必須指出的一點是,有個很不明朗的因素是政府對言語治療的承認與支持

如果得不到公權力的支持,單靠口耳相傳,言語治療很難真正走進群衆、蓬勃發展,而衹能停留在個別場所、個別患者群體、個別社會階層才能享有的層面

(社工、心理咨詢等職業也有類似的考量)

請必須想到這一點


然後是我自己的一些疑問

1. 資歷問題

據我理解,中國内地目前言語治療的發展比較各自爲政,似乎有大學本科開設的專業課程,有本科就讀康復醫學然後就業時轉爲言語治療的,有短期的訓練班,也有就職培訓型的。

沒有一個官方/行業承認的言語治療訓練課程,這樣會不會直接影響治療師的薪水,地位和後續發展呢?

就職於香港公營機構的醫療職業按照入行所需最低學歷評定薪酬,物理治療和作業治療(或稱職業治療,Occupational Therapy)的起薪被定爲第14級(高級文憑,大約相當於内地的專科),言語治療是第16級(本科資歷)。不過,私營機構則可以完全按照市場需求定價。學歷評定在香港帶來的一個問題就是,儘管本地的物理治療和作業治療課程早在十幾年前就提升爲本科等級,但是政府仍然衹肯按照以往的評定結果發薪水。

職業資格認證方面,香港的物理治療和作業治療實行法定注冊制度,所有執業治療師必須向法定機構注冊。言語治療師則實行行業注冊制度,雖然并非强制,不過執業言語治療師通常會向行業工會注冊,以便向僱主顯示其資歷的有效性。不過,有時也有學歷不受認可的人自稱言語治療師而受僱的情況出現。

如果沒有一個公認的學歷要求,怎麽給内地的言語治療師評定薪水呢?沒有職稱,怎麽給言語治療師升職加薪呢?沒有一個機構審核言語治療師的資歷,民衆怎麽知道他們是否獲得符合執業水平的治療呢?但是假如將來通過一個認證標準,現在執業的那些言語治療師又應該怎麽處理呢?


2. 民衆認識與專業地位

正如很多其他帖子所提到的,很多情況下,内地民衆治病還衹是停留在保命/治好的層次,至於患病期間、患病后的生活質量問題,似乎并不太被重視

而言語治療的治療目標有時是一些稱不上是病的溝通問題,這就更加容易被忽略

香港本地訓練的言語治療師自1992年起就職,至今20多年,很多民衆對言語治療的職能還是不太清楚。很多情況下,他們是通過其他醫療、教育專業口中得知言語治療,然後才就診的。

内地的情況則比較有趣,目前這一波言語治療的發展以開設私人診所爲主。我猜測大多數求診者并不是從醫院、學校得到轉介,而是通過口耳相傳或者其他途徑得知言語治療的。目前的增長勢頭貌似還能滿足行業發展,不過言語治療往後的發展似乎還是不能忽略與其他專業的合作,畢竟我們不能夠指望單靠病人自己主動求診,滲透入社區、醫療、教育系統有助於及早發現問題、儘早開始治療,這就必須獲得公營機構對言語治療專業的認可。


3. 治療費用

接受言語治療服務的群體有很多種,其中需求最大的主要有: 幼兒,學齡兒童,老人。此外,一般成年人也有可能因為心腦血管疾病、頭部外傷或者癌症而需要接受言語治療

相應地,爲他們提供言語治療的場所主要有:幼兒園/幼兒中心,學校,老人照護院舍以及醫院

在發達國家/地區,醫療是成本很高的服務,人們通常需要政府補貼或者保險才能享受。而需要言語治療服務的群體通常是兒童、病人和老人,醫療開支對他們造成的壓力更為沉重。

在香港,言語治療以資助服務和私營市場兩種形式提供。幼兒中心、學校、公立醫院以及老人院舍的言語治療師由政府出資,直接或者間接通過外包形式聘請。以上場所的服務使用者不需要付費,或者繳納較低的費用就可以獲得言語治療服務。但也有其他人,因為無法在以上場所獲得言語治療服務,或者覺得排隊時間太長,而選擇自行付費獲得私營市場的言語治療服務。私營市場的收費大概爲600-1000港元/小時,有一部分患者/家長認爲貴(注:2013年香港家庭收入中位數是每月22500港元,而言語治療通常需要每個月上2-4節,每節1小時的治療課)。

目前,似乎內地的幼兒中心、學校和老人院並沒有言語治療師編制。如果這些地方的老人、小孩需要言語治療服務,内地居民是否能負擔得起呢? 假如我們簡單地用内地居民月均可支配收入比較的話,2013年城鎮居民中位數爲2016元,假設兩人家庭那麽就是4032元,假設内地居民願意負擔佔每月收入同樣比例的言語治療費用,那麽大概是108-180元每小時;如果單看最發達城市的話,北上廣的平均數(對不起沒有中位數)大概是7000,那麽相同比例的言語治療費用大概是190-310元每小時。

至於這個(很隨意得出的)數據怎麽解讀嘛,我也不好説,樓主可以自己看看有沒有用。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内地同樣也需要公營醫療對言語治療的投入,才能讓廣大民眾享受到言語治療服務。假如政府下定決心要做這部分的話,前景也是很好的。


由於實在不是很確定内地的情況,衹能想到那麽一點了。歡迎留言發問,不過鑒於我並沒有執業,過於技術性的問題我還是不回答比較好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言语治疗师是服务言语障碍人士的职业,所以关键点在于:

  • 治疗师
  • 服务
  • 被服务对象

三者互相影响。

  • 治疗师:目前资质认定、人员培养体系等等都在积极推动当中。若得到落实,入行门槛将会提升,从业人员水平进一步提高,将有助于该行业的专业水平、公众口碑、薪资待遇、社会地位等方面的改善。这些顶层设计不可避免的涉及不少利益、就业、体系等问题,应该需要很多统筹和研究来稳步推进,需要时间。
  • 服务:言语治疗的很多领域都在“康复医学”的概念下(而在国外,言语治疗并不完全等于康复,比如对儿童的治疗常常叫做“早期干预”),而“康复”在中国仍在起步阶段,会随经济、文化、教育水平的发展而愈加普及深入。言语治疗的发展也因此难以一蹴而就。比如,目前只有很少省份将言语治疗纳入医保当中,对很多民众而言也是不小的负担,相信这种医疗服务的医保问题会逐渐改善。
  • 被服务对象:由于社会普遍对言语治疗的认识有限,而国内言语治疗师数量本身也非常有限,导致数以千万的语言障碍人士大都处于有困难但诉求无法满足(甚至无诉求!)的状况。公众意识普及极为重要。哪怕所有言语治疗师都全力进行公众普及,效果也不是一时之间就能达成的。

综上,该行业发展尽管近年来非常迅猛,但目前仍处于婴儿期,需要成长时间。

欢迎大家关于知乎上关于言语治疗/言语病理学的专栏,里面有非常丰富的科普及专业内容:

Giving Voicezhuanlan.zhihu.com图标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