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服饰文化

编辑 锁定 讨论 上传视频
中国现代服饰文化是以汉族为主体的服饰文化,服饰大量融入世界各地文化的优秀结晶,才得以演化成整体的服饰文化,服装是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一种符号,它代表个人的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使人人各守本份,不得逾越,因此,自古国君为政之道,服装是很重要的一项,服装制度得以完成,政治秩序也就完成了一部份,所以,在中国现代上,服装也是政治的一部份,其重要性,远超出服装在现代社会的地位。
中文名
中国现代服饰文化
外文名
Chinese modern dress culture
类    型
服饰
特    点
以汉服为主
作    用
政治功能

中国现代服饰文化概论

编辑
按说服装,对人类来说,护体御寒是它的首要功能。但是人类服装文明,自走出了实用目的时代以後,它的功能就复杂了。尤其在中国,自古,服装制度就是君王施政的重要制度之一。
促使服装发挥它的功能,达到它“天下治”的目的,最重要的因素在服色。服色有两大功能:一是区别身份地位;二是表示所处的场合。古代政府对全天下的人,都有规定的服色,尤其,天子诸侯至百官,从祭服、朝服、公服至常服,都有详细规定,他们几乎是穿着制服,因穿制服的人,多属上层阶级,是人们企羡的对象,因此制服服色强烈地影响一般的流行服色。时代不断变迁,中国文化中不断加入外来文化,流行服色也会反过来影响制服服色,在这两种服色文化互相激荡的结果,产主了这段看似变化不大,事实上又有翻天覆地改变的服装史。古代的服装,依穿着场合,主要可分为:礼服、朝服、常服叁类,每类又可分几种,原则是地位愈高的人,得以穿的种类愈多,可以用的颜色愈多。就让我们看看中国之服装史吧 。
中国现代服饰文化 中国现代服饰文化
几乎从服饰出现的那天起,人们就已将其社会身份、生活习俗、审美情趣,以及种种文化观念融入到了服饰中。服饰的面貌是社会历史风貌最直观最写实的反映,从这个意义上说,服饰的历史也是一部生动的文明发展史。中国人习惯把日常生活概括为“衣食住行”,将服饰排在第一位,可见它在生活中的重要性。在这个历史悠久的衣冠大国,不仅有丰富的考古资料记录其服饰发展的历史,在古代神话、史书、诗词、小说以及戏曲中,与服饰有关的记载也随处可见。历代服饰不仅朝代之间有明显的差别,同一朝代的不同时期也有显著的变化。中国服饰,整体特点是色彩鲜明、工艺精美、重视细节装饰,款式迥然不同,不同的生存环境、生产生活方式、风俗习惯、审美情趣都在其民族服饰中。中国民间服饰深深植根于民间生活与民俗活动中,带着浓郁的乡土气息,生命力也非常旺盛。而流传的很多,比如农历新年的红绒头花,端午节的老虎耷拉,情人互赠的服饰信物,用天然植物编织的斗笠、蓑衣,还有手工制作的虎帽、虎鞋和猪鞋、猫鞋、屁股帘儿等等。随着现代化进程的加速,越来越多中国城市人的服装已不再具有典型的民族性特征,而在广阔的农村,多姿多彩的服饰仍以鲜活的形象装点着当地人的日常生活,与美丽的山水共同构成了当地特有的民俗景观。
西装是西方传来的,知识产权都在西方手里,中国自己只能做低档的。如果发展自己的服装,对中国自己的服装产业无疑大有好处。
发展现代服装应从传统服饰中吸取灵感。无论是西装还是阿拉伯长袍都是从其传统服饰发展起来的,服饰当中蕴含着文化,我们应该从五千年的服饰中吸取灵感,在实用上的基础上进行改造,创造出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现代服饰。

中国现代服饰文化国服概念

编辑
中国现代服饰文化 中国现代服饰文化
它给人们以国家的认同感、民族的认同感、文化的认同感,以及宗教的认同感(譬如佛教和尚和尼姑的服饰,道教道士有道士的服饰)。这种认同感是文化的亲和力、国家的凝聚力、民族的生命力的源泉。假如我们认同“西装”为“正装”,即为中华民族正统的服装,那么,我们就会在不知不觉、潜移默化中认同西方的服饰文化,慢慢地就会对西方文化产生一种亲切感,而对中华民族自已的文化(包括服饰文化)产生一种疏离感。长此以往,中华民族的人文精神、民族的气质、品格、神韵就会丧失,中华民族在世界文化之林中的个性光彩、特殊魅力就会淡出淡化。”
就像很多西方人来中国购物的目标是丝绸、瓷器,而不是西装、钟表一样,这些就是他们所认知的中国文化、中国特色,而我们自己却在边缘化、模糊化这些对外人来说很珍贵的东西。
最近很多次被谈论,其实是源于奥运会中国运动员入场服装的设计——吉祥物有了,会徽有了,那么我们穿什么在奥运会的亮相台上,才算是体现中国精神。从意义上讲,“奥运会上我们穿什么”和“国服”之间确实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据说中国代表团的礼服由恒源祥负责制作国服绝不是空泛的,不着边际的空谈,它是实实在在的精神象征。
而中国国服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汉服和旗袍,汉服中的中山装曾是一个潮流,而旗袍自古以来都是深受我国女性推崇的重要正式女装。

中国现代服饰文化世界同步

编辑
1978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也正是从那时开始,现代概念的时装与时装文化进入到中国寻常百姓家。作为西方文化的一部分,一系列领导服饰潮流的西式时装像连绵的风,悄然改变着古老的中国。
中国现代服饰文化 中国现代服饰文化
已有条件购置成衣,服装加工业也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而迅速地发展,市场上的服装品种、花色也越来越丰富,购买者越来越信任品牌服装所代表的品质和时尚品位。以几次大的流行趋势为例,不难看出中国人在着装方面是如何融入世界潮流的。
喇叭裤,也叫喇叭口裤,是一种立裆短,臀部和大腿部剪裁紧瘦合体,而从膝盖以下逐渐放开裤管,使之呈喇叭状的一种长裤。这种裤型源于水手服,裤管加肥用以盖住胶靴口,免得海水和冲洗甲板的水灌入靴子。喇叭裤最初是美国颓废派服式,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末在世界范围内流行。
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正值喇叭裤在欧美国家的流行接近尾声之际,中国的年轻人几乎一夜之间就穿起了喇叭裤,并迅疾传遍全国。与之相配的上装则是收身的弹力上衣,呈现为A字形的着装形象。与喇叭裤同时传入中国的还有太阳镜。早在20世纪30年代,中国的大城市就曾流行过戴“墨镜”,以茶晶、墨晶料做片,镜面小而滚圆,时髦人物趋之若鹜。20世纪70年代末,太阳镜再度传入中国时,流行的是“蛤蟆式”和“熊猫式”,镜面很大,形状类似蛤蟆或熊猫,时髦的戴法还包括将太阳镜架在头顶或别在胸前。许多青年人出于种崇洋心理,还特意保留镜面上的商标,以显示这是舶来品。从那以后,太阳镜的式样不断翻新,国际上流行什么样的,中国人就会戴什么样的。
牛仔装也是从20世纪70年代末传入中国的,穿着者的队伍不断壮大,从时髦青年扩大到各阶层和各年龄段。进入90年代后,不仅品种逐年发展到短裙、短裤、背心、夹克、帽子、挎包、背包等,颜色也不再限于蓝色,还出现了水洗薄面料等新质料。80年代初流行蝙蝠衫,这是一种在两袖张开时仿佛蝙蝠翅膀的样式。蝙蝠衫领型多样,袖与身为连片,下摆紧瘦。后来演变成蝙蝠式外套、蝙蝠式大衣和夹克等。有趣的是,这种款式在2004年的春夏流行趋势中竟以“复古”的面貌重新出现。
到了20世纪80年代中期,时装的款式越来越多,流行周期越来越短,时装的款式、面料不断推陈出新。上衣有各种T恤衫、拼色夹克、花格衬衣、针织衫,而穿西装扎领带已开始成为郑重场合的着装,且为大多数“白领阶层”所接受。下装如直筒裤、弹力裤、萝卜裤、裙裤、七分裤、裤裙、百褶裙、八片裙、西服裙、太阳裙等,也时时变化。60年代在西方诞生的“迷你裙”在80年代再度风行时,中国已与世界潮流同步而行了。20世纪90年代初,以往的套装秩序被打乱了。过去出门只可穿在外衣里的毛衣,因为样式普遍宽松,这时可以不罩外衣单穿堂而皇之地出入各种场合了。“内衣外穿”的着装风格,经过两三年的时间,已经见怪不怪。过去,外面如穿夹克,里面的毛衣或T恤衫应该短于外衣,但是年轻人忽然发现,肥大的毛衣外很难再套上一件更大的外衣,就将小夹克套在长毛衣外。本来只能在夏日穿的短袖衫,也可以罩在长袖衫外。很快,服装业开始推出成套的反常规套装,如长衣长裙外加一件身短及腰的小坎肩,或是外衣袖明显短于内衣袖。那段时间,巴黎时装中出现了身穿太阳裙、脚蹬纱制长统黑凉鞋的形象。太阳裙过去只在海滩上穿,上半部瘦小,肩上只有两条细带;而作为时装出现时,裙身肥大而且长及脚踝。几乎与此同时,全球时装趋势先是流行缩手装,即将衣袖加长,盖过手背;后又兴起露腰装乃至露脐装,上衣短小,腰间露出一截肌肤。这类时装也在中国流行过,但款式没有东邻的日本开放大胆,日本流行的露脐装甚至引发了“美脐热”。而由露腰露脐引发的露肤装,倒是在中国较为广泛地流行开来,还有一种微妙的趋势:将以往袒露的手、小腿等部位遮起来,将原来遮挡的如腰、脐等部位露出来。凉鞋发展为无后帮,且光脚穿,脚趾甲上涂色或粘彩花胶片,戴趾环。甚至连提包也采用全透明式,手表将机械机芯完全显露出来,以此张扬出现代人的开放思想。
服饰现代文化 服饰现代文化
明代开始,国外的著名时装品牌纷纷瞄准了中国的消费市场,在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大城市开设专卖店,中国本土的时装品牌和时装模特也逐渐引起了人们的兴趣。而随着1988年中国第一本引进国外版权的时装杂志的诞生,越来越多的报纸、杂志、广播、电视、网络等媒体进入到传播时尚的领域,世界最新的流行信息可以在最快的时间内传到中国来,来自法国、意大利、英国、日本、韩国的时装、发式、彩妆潮流直接影响着中国的流行风,“时尚”所代表的生活方式和着装风格已被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所接受和追逐。在世纪之交的几年间,中国的时装潮流顺应国际趋势,着装风格趋向严谨,特别是白领阶层女性格外注重职业女性风采,力求庄重大方。所谓“原始的野性”,如草帽不镶边、裤脚撕开线等,不再那么受喜欢;袒露风开始在一些阶层、一些场合有所收敛,尽管超短裙依然流行,但为了在着装上尽力去表现女性的优雅仪态,很多年轻姑娘穿上了长及足踝的长裙。
与之相映成趣的是,一些时尚青年崇尚西方社会中的反传统意识,故意以荒诞装饰为时髦,如仿效美国电影《最后的莫西干人》的发型,两侧剃光,仅留中间一溜,染成彩色;穿“朋克装”——西方社会继嬉皮士以后,又一颓废派青年装,用发胶粘发成兽角状,黑皮夹克绣饰骷髅等;或将衣裤故意撕或烧出洞。于是,在衣服上开一个艺术化的“开窗”的做法,在1998年春夏之交时风行开来。这种孔可随意在衣服的任何一个部位挖,孔的边缘处理得非常精致。由于它不同于以半透明质料制成的透明装,因而被大家俗称为“透视装”。进而,整件衣服布满均匀网眼的服装出现了,这与巴黎时装舞台上的“鱼网装”显然是同步的。
前几年,中国的大街小巷还流行过“泳装潮”。这里所说的泳装,当然不是商店里出售的用于水中运动的游泳衣,而是指姑娘们一种外行常服,因为短小性感得接近泳装而得名。想像一下,如果一个女孩上穿一件吊带露脐装,下穿一件仅及大腿根的短裙或短裤,脚蹬一双无后帮凉鞋,如果不是背着挎包,你大概会觉得是在海边或游泳池旁,而不是在城市的大街上。
21世纪初,成年女性,包括少妇和大学生,仿佛要从服饰上寻回失去的童年似的,一下子热衷上了童装风格。头上娃娃发式,两鬓的发梢向脸颊勾起,头上还别着蝴蝶形或花卉形的粉红色、柠檬黄色发卡;着装忽而瘦小得可怜,忽而肥大得可爱;很多女孩子足蹬方口偏带娃娃鞋,肩上背着镶有小熊头图案的挎包;还有的大学生索性将奶嘴挂在胸前,一副长不大的样子。2001年小兜肚一度盛行。戛纳电影节颁奖仪式上,影星章子怡穿着特制的红兜肚时装,两臂间披了一条长长的红色披帛,看上去像是中国古代的仕女,引起时尚界的关注,此后,她又穿了一件不作任何修饰的菱形兜肚上装在MTV颁奖盛典上,于是很快,在各种场合、各类媒体上,一些明星和时尚女性纷纷穿起了各式兜肚。
世纪之初,时尚潮流还有一个在鞋上的变化。2002年,原来那种憨憨的松糕鞋已经失宠,出现了鞋头极尖、并向上翘起的样式,就像查理·卓别林影片主角的鞋子,而且上面镶缀着亮晶晶的饰物。而一年之后,市面上又在大卖各式仿效芭蕾舞鞋风格的圆头鞋了。
中国现代服饰文化 中国现代服饰文化
20世纪末,国际时装界按东方风格来,东方的典雅与恬静,东方的纯朴与神秘,开始成为全球性的时尚元素。随着中国在世界地位的提高,穿上华服已经成为海内外华人自豪的象征。中国内地的女性自然而然地穿起了中式袄,很多男人也以一袭中式棉袄为时尚。如今的华服,并不完全是纯正的中式袄褂,很多女式华服已经时装化——上身是一件印花或艳色棉布镶边立领袄,下身配牛仔裤和一双最新流行款式的皮鞋,即现代又复古。
2001年初,香港电影《花样年华》在海内外上映,剧中的女主人公在幽暗的灯光下,不断变换着旗袍的颜色和款式(有二十几种之多)时,人们看到了东方美人的古典气质。剧中人穿着旗袍,美丽、优雅而略带忧伤,许多人第一次发现中国传统的服装穿起来竟有如此的神韵。借着电影的魔力,旗袍热再度升温。也许没有人会想到,在中国举行的APEC会议——一次颇具影响的国际性区域合作的经济和政治活动,掀起了新一轮华服热。2001年秋天的上海,当与会各国首脑身穿蓝缎、红缎、绿缎面料的中式罩衫亮相时,全世界都轰动了。国际媒体纷纷登载了元首们着华服的合影,并撰文作有关服装评论。政治家们为华服做了一次最成功的广告,与其说中式对襟袄迷人,不如说是布什、普京等身着华服所带来的巨大效应,商场里就有顾客对着服装导购人员直言要买一件“普京穿的对襟袄”。而APEC引起华服热,还有一个潜在的基础就是蓬勃发展的中国经济。华服热所表现的是中华民族在国际舞台上发挥着日益重要的影响力。
中国现代服饰文化 中国现代服饰文化
服装面料的不断创新给中国人带来了多变的服饰形象。随着20世纪美丽新世界的开始,中国人可选择的服装面料由原来的丝绸、亚麻、棉布、动物毛皮增加到了针织、毛纺品和各种人工合成纤维。服装质地的丰富大大满足了服装造型多变的需求,而对不同面料的偏好,似乎也被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视作某种生活态度的流露——环保主义者拒绝皮草和羊绒制品,休闲爱好者钟情纯绵质地,亚麻产品特有的飘逸感则被赋予了高贵神秘的意味,而丝绸则为富贵与传统的形象代言。
20世纪业已证明是迄今最具时尚意识的世纪,高销售量的服装、配饰、化妆品市场与日益强大的传媒业的发展,使越来越多的人得以走近时装、欣赏时装、以时装为美。时装已构成了大众理解并乐于投资的一种生活方式。而自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改革开放以来,经过20多年的发展,中国已建立起规模庞大、品类齐全的服装加工体系,加工能力位居世界第一,成为服装加工大国。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加工水平的提高,中国服装业正在从加工优势转向产品贸易和品牌经营,北京、上海、香港三个国际知名的大都市及一些沿海经济发达地区的中心城市,正在成为中国乃至世界日益重要的成衣中心。

中国现代服饰文化西服影响

编辑
如果说西方服饰文化刻意追求表现人体美,而完全忽视了服饰伦理,那么,中国服饰文化由于受到传统的伦理价值观念的影响还或多或少地保留着一些道德上的体统。譬如《礼记·王制》说:“作淫声异服。奇球奇器以疑众,杀。”易·系辞认为:‘始容诲淫”。《左传》称“贪色为淫”。
《系辞》是秦、汉间的儒生所作,其后,赵飞燕、梁冀及其妻子等在服饰上的追求奇异和生活的淫乱,更说明了“冶容诲淫”。然而,尽管中国传统服饰文化没有或者很少突出对人体美的直接赞赏,但在一些古典文学作品里不乏对人体美的描写。从《诗经》,骚赋到明清的小说和传奇,其中都有这类描写,譬如“肌如白雪,腰如束素”。“肤如凝脂”、“虎背熊腰”,而且更多的是人与服饰共同构成的美的形象;“著我绣荚裙,事事四五通,足上蹑丝履,头上玳瑁光,腰若流纨素,耳著明月铛,指如削葱根,口如含珠丹,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古诗为焦仲卿妻作》);“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绣罗衣赏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头上何所有,翠微訇叶垂鬓唇。背后何所见,珠压腰 稳称身。”
中国现代服饰文化
中国现代服饰文化 中国现代服饰文化
既使某些人的形体很美,这种服装也不去展现这个美的形体。《资治通鉴》引萧何的话说:“天子以四海为家,不壮不丽无以重威,”从这层意义上去看宽抱大袖的中国古代皇帝礼服,我们应会明白它们为什么不去表现皇帝的形体美,而是着重写意传神,突出他们端庄威严的精神力量。屈原在《涉江》中言:“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带长铗之陆离兮,冠切云之崔嵬。”他以穿戴富有自己个性的服饰来表现自己愤世嫉俗,不趋炎附势的气度和情怀。西方服饰人体直观美和中国服饰人体装饰美的区别反映了两种文化形态价值取向的不同。林语堂就曾经指出:“大约中西服装哲学上不同之点,在于西装意在表现人身形体,而中装意在遮盖它。”
(《生活的艺术》)莱辛说:“我承认衣服也有一种美,但是比起人体美来,衣服美算得上什么。”(转引自《西方美学家论美和美感》)而林语堂则持相反观点:“只有在没有美感的社会,才可以容得住西装……西装的式样是这样的,使街上的行人都会知道你的腰身是三十二寸或三十八寸……一般痴肥的四十岁妇女,穿起祖胸露背的晚服来赴歌剧的初夜公演,这也是西洋发明的刺目事物之一。(《生活的艺术》)
(《君主论》)虽然服装上的铺张浪费和追求新奇效应在中国传统服饰文化中从未占据主导地位,但不少有识之士对此却有警世之言在先,譬如,墨子就曾讲过:“为衣服之法,冬则练帛之中,足以为轻且暖;夏则缔络之中,足以为轻且清,谨此则止。故圣人之为衣服,适身体和肌肤而足矣,非荣耳而观愚民也……当今之主,其为衣服……铸金色为钩,珠玉以为佩,女工作文采,男工作刻接,以为身服。此非云益暖之情也,单财劳力,毕归之于无用也。以此观之,其为衣服,非为身体,皆为现好。是以其民淫僻而难治,其君奢侈而难谏也。”(《墨子·辞过》)墨子的话语是多么的中肯和精辟,但仍遭非议。
中国现代服饰文化 中国现代服饰文化
此外,当今的有些时装设计师还有意追求某种荒诞离奇的视觉效应。譬如在西方和日本等国曾一度流行过的“乞丐装”,人们故意把衣服弄破,东拖一片,西挂一片,甚至弄成衣不蔽体的样子。或者用陈旧肮脏的布来制作。

中国现代服饰文化传统服饰

编辑
中国五千年的文民历程,在每个时代都创造了自己的辉煌,中国传统服饰文化更是源远流长,孔子在《论语·乡党》中把衣食当作一种文明,一种礼节,视为修养。他认为衣服更讲究内外色调的调和,朝服、礼服和便服不能乱用,吉服更不能居丧用。同时他又强调服装的实用,战国时的大诗人屈原,很喜欢服饰之闰。他在《涉江》中写道:“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带长铗之陆离兮,冠切云之崔嵬。两千多年前,“以布衣提三尽剑取天下”的刘邦更是在登基时感到仪表的重要,他说“吾乃知为皇帝之贵也。” [1] 
到了近代, [2]  人们越来越不知道穿什么衣服了,鲁迅曾在《洋服的没落》中感叹说“几十年来,我们常常恨着自己没有合意的衣服穿。”鲁迅之后的几十年又过去了,人们经历了文化郁郁葱大革命、经历了轰轰烈烈的改革开放,反而更加不知道穿插些什么,最近关于国服、关于奥运礼服的大讨论就证明了这一点。
中国人的服装,在历史上脱节了,到了现代,失去了文化上的边贯和发展基础,但又不能完全依靠外国,因为在人文上总是有差异的.他希望服装研究家和服装设计师,共同努力,逐步地解决这个难题。 [2] 
袁仄在演讲过程中重点阐述了“传与习”重要意义,他认为,首先应该创造性地学习、继承,不应该简单在复制前辈的创造,虽然传统服饰已经是“过去式”,但它的精神要素和其他形式元素仍可以成为“将来式”。其次,传习的根本不仅仅是保存历史的传统的文物,继承的不仅仅是传统的表象、简单的符号,更重要的是传习传统的精神内涵,最后必须认识到,“保护”、“抢救”只是对传统文化传习的第一层次,而第二层次应该“激活”、“再生”,才是对文化传统真正意义的保护与抢救。
民服
随着西方政治、经济和文化影响的不断扩大,中国近代的传统服饰面临着巨大的冲击。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废除了帝制,建立了中华民国。民国成立以后,清朝的服饰制度大部分被革除,传统服饰至此发生了整体上的变化,中西合璧的服饰或纯西式的服饰逐渐进入到中国人的生活中,“中山装”和“旗袍”成为这一时期的经典服装。 [3] 
20世纪20年代的女子流行穿着上衣下裙,上衣有衫、袄、背心;款式有对襟、琵琶襟、一字襟、大襟、直襟、斜襟等;领、袖、襟、摆等处多镶滚花边,或加刺绣纹饰;衣摆有方有圆,宽瘦长短的变化也较多。上衣下裙的女装后来一直流行,但裙式不断简化。
20世纪20年代,长袍马褂或西服,中山装等,都是这一时期男子的流行服饰。开始的时候传统的痕迹还比较重,后来受西方服饰文化的影响,男子也开始穿着西装,但并不排斥原来的服饰,长衫、马褂与西装革履并行不悖
女子的发式,随着流行而不断变化。曾经时尚的发髻有螺髻、朝天髻、空心髻、盘辫髻、堕马髻、舞凤髻、蝴蝶髻等等。年轻女子除了梳髻以外,有的还留一缕头发于额上,俗称“前刘海儿”。前刘海儿的式样一般都盖在眉间,也有遮住两眼的,还有将发剪成圆角,梳成垂丝形的;或者将额发分成两绺,并修剪成尖角,形如燕尾,时称“燕尾式”。到了民国初年,更风行一种极短的刘海儿发,远远看去若有若无,名叫“满天星”。女子剪发以后,一般多用缎带束发,也有用珠翠宝石做成各种发箍套在发上的。大约是20世纪30年代的时候,烫发流传到中国。当时大城市的女子,发饰大都模仿西式,有的还把头发染成红、黄、棕、褐等各种不同颜色,以此为时髦。
中国现代服饰文化 中国现代服饰文化
中山装是由孙中山先生创导并率先穿着的,故称中山装。它综合了西式服装和中式服装的特点,曾被赋予了革命及立国的含义,以衣服的结构寓意“礼、义、廉、耻”,“以文制国”,“五权分立”和“三民主义”(民族、民权、民生)等等。封闭的衣领显示了“三省吾身”、严谨治身的理念。中山装穿起来收腰挺胸,舒适自然。中山装夏用白色,其它季节用黑色;外观轮廓端正,线条分明,有庄重的美感。
从20世纪20年代起就有一部分留学生及文艺界、知识界的女士穿着连衣裙,至30年代穿者渐多。连衣裙的特点是上衣和下裙相连,收腰或束腰带,能够显示腰身的纤细;连衣裙多为直开襟;袖子也有长袖、短袖、泡泡袖、喇叭袖等变化。领有方领、圆领、水兵领等;下裙有斜裙、喇叭裙、节裙等,款式变化非常丰富。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