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黑色五月暴動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1998年印尼排華事件
Jakarta riot 14 May 1998.jpg
1998年5月14日在首都雅加達,市民燒毀商品。
日期1998年5月13日至19日
地點
起因
結果
特利剎蒂大學英語Trisakti University的學生與警察部隊發生衝突

1998年印尼排華事件印尼語Kerusuhan Mei 1998),又稱黑色五月暴動,是指從1998年5月13日至16日發生在印尼棉蘭雅加達梭羅等城市的一系列針對華裔社群持續約三天之暴動。

事件的中文名稱「黑色五月暴動」,來自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1998年10月出版的書《黑色的五月: 印尼暴徒殘害華人暴行真相》。[3][4]

背景[編輯]

歷次排華事件[編輯]

印尼歷史上發生過多次排華事件。

殖民時期[編輯]

1740年10月9日至12日,荷蘭殖民當局製造紅溪慘案,在爪哇巴達威亞(今雅加達)屠殺華人近萬人。[5]

1942年日本入侵印度尼西亞,擊潰了荷蘭人和同盟軍。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國宣佈投降。有記載,此二三年間,華人工商界和知識界被集體捕殺、處死2000餘人。[6]

蘇卡諾時期(1945-1967)[編輯]

華人與印尼原住民的矛盾可以追溯到荷蘭殖民時期。由於印尼殖民當局採用「分而治之」的統治策略,政策上優待佔少數的華人,而打壓佔多數的原住民,製造印尼族裔之間的矛盾,以緩解殖民者與被統治者之間的矛盾。從而導致印尼各地大小程度不同的反華、排華流血事件此起彼伏。

1945年8月17日蘇卡諾宣佈印尼獨立。10月,荷蘭殖民者又捲土重來,與獨立政府軍事對峙。1949年11月2日,荷蘭宣佈放棄對印尼的管治權,使印尼得以正式獨立。據不完全統計,1945年9月至1949年9月期間,華人共死傷3500人,失蹤1631人,財產損失計荷幣5.3億盾。[7]其中,1946年3月印尼軍隊實行「焦土政策」抗擊荷蘭殖民軍,撤退時,焚燒萬隆南區。事件中,部分暴徒便乘機焚燒華人的房屋、搶掠他們的財產、強迫他們遷離居所, 甚至隨意虐待和屠殺華人。1946年6月的文登慘案中,3天時間被殺的華人達653名,403人失蹤。[8] 此間還發生了1945年11月泗水慘案、1946年8月山口洋慘案、1946年9月巴眼亞比慘案、1947年1月的巨港慘案、1963年3月至5月從西爪哇蔓延到中、東爪哇的排華騷亂等[來源請求]

20世紀60年代的印尼有三種政治勢力:總統蘇卡諾、印尼陸軍以及印尼共產黨。1965年,印尼九·三〇事件後,印尼陸軍將領蘇哈托架空了總統蘇卡諾並宣佈印尼共產黨為非法組織,在印尼全國發動了對共產黨的大清洗。由於印尼共產黨中華人很多,導致大量華人被當作共產黨員處決。事件導致了至少50萬人被屠殺,亦使大量華人被迫離開印尼到海外生活。美國中央情報局曾經把這段期間的印尼稱為「二十世紀最慘的集體謀殺」。

印尼九三零事件後,印尼單方面中止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印度尼西亞共和國關於雙重國籍問題的條約》。1967年3月,總統蘇卡諾被迫下台,蘇哈托上台掌權。1967年4月22日,中國駐印尼大使館因為被印尼懷疑支持印尼共產黨,遭到印尼軍警與民眾包圍攻擊,印尼並宣佈中國駐印尼臨時代辦姚登山和總領事為不受歡迎人物[9][10]10月30日印尼與中國中斷外交關係,直到1990年8月8日才正式恢復。據不完全統計,印尼九三零事件後的兩年內,中國駐印度尼西亞代表機構被襲擊43次,人員被槍擊和毆傷達68人次。為此,中國發出抗議照會33份。

蘇哈托時期(1967-1998)[編輯]

蘇哈托任總統期間,印尼各地的反華騷亂仍然此起彼伏。1985年以前,幾乎每年都有一、兩起大小不一的排華流血事件。例如:1974年由反日運動引起的排華騷亂、1978年雅加達由學生示威引發的反華騷亂、1980年11月中爪哇的排華暴動等。

進入90年代,印尼排華事件呈越演越烈之勢。據不完全統計,1994年有5起,1995年16起,1996年達到27起。1994年4月,因棉蘭罷工潮引發的排華暴亂就持續了10天之久,共有4名華商被殺害,數十名華人受傷,20多家華人工廠、店鋪被搶被毀,52家工廠停業,財產損失高達16億盾。[7]

亞洲金融風暴[編輯]

1997年發生的亞洲金融風暴迅速波及印度尼西亞,印尼嚴重的貧富差距在金融風暴後更是顯著。印尼國內政治長期動盪不安,在內鬥之際,有心人士刻意操弄族群對立,無辜牽連華裔。

印尼在1997年和1998年出現多起暴動行為,且明顯是專門針對印尼華人。有些暴動看似是自發性,而有些則被認為是幕後策劃。其中有說法指出:「支持蘇哈托的將軍們」試圖通過分裂穆斯林中的傳統派和非傳統派別,穆斯林與基督徒,乃至華人和土著,來達到『削弱反對勢力』的目的。」也有些說法認為是某些將軍想推翻蘇哈托的統治而計劃。

中國主流媒體都認為,這次暴動是有組織且有預謀的暴亂活動,印尼軍方也參與其中。當時蘇哈托為轉移金融危機壓力,緩和國內的民怨,透過軍方情報部門策劃煽動此事件。

暴亂初期[編輯]

在5月13日暴亂的消息瀰漫在整個雅加達。此時蘇哈托總統正在埃及出席一個會議,軍方要員則到達東爪哇瑪琅市參加一個典禮。在5月14日,一場嚴重的暴亂發生在雅加達地區,而此時沒有任何軍隊在街道上。

印尼華人是這場血腥暴亂的主要目標,而印尼軍方無視暴民們對華人的搶劫和對華人婦女的強姦(根據桑迪亞萬神父所言)。最後,超過1000人死於這場暴亂中,大部分華人被燒死在商業區和超級市場,也有一部分被當場打死或遭到槍殺。一位政府官員稱總計毀損了2479間商業建築,1026間民房,1604間商店,384間私人辦公室,65間銀行,45間工廠,40間大型購物中心,13間市場和12間別墅。不過一般相信,印尼各地可能有更多華人所在的建築物被破壞。

雅加達人權與婦女研究組織經整理後的報告顯示,5月發生的騷亂中,印尼各地總共發生5000多起暴徒強姦輪姦華裔婦女的慘案,其中以雅加達每天發生的100多起最為嚴重。有目擊者稱,暴徒穿着軍靴被軍用卡車運送到華人區,他們高呼「宰了中國人,燒死他們,這些中國狗」,然後開始搶劫商店和市場,隨後,他們開始把婦女集中起來進行集體輪姦,印尼警察到場之後,並沒有阻止暴徒的行動。[2]

後來,印尼華人團體組織發表《告全世界同胞書》,呼籲全球華人華僑要求世界人權組織主持公道,譴責印尼當局,該書信署名「印尼雅加達華裔受難族群」。[2]其他印尼華人則通過互聯網、傳真、電話等方式向全球喊冤和求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在5月底接到投訴後開始處理該事件。[2]

即便暴亂基本平息後,針對華裔的暴行仍然時有發生,就讀於大學二年級的19歲的華裔孤女愛玲,7月初被三名印尼暴徒強闖入屋內,企圖以掛窗簾的鋁枝插入其陰道內,幸而她極力抗敵,暴徒的暴行未能得逞,但最終其腰背及胃仍被鋁枝刺傷,尿道亦被弄穿,需重新接駁,復原遙遙無期。7月下旬,印尼華人尤其是女性仍然收到恐嚇信,信中稱「祝福」華人「餘下的時日」,用旗杆插入「支那女人」的下體,以免「弄髒了」印尼男性的陰莖。7月24日,一名華裔女大學生從學校乘巴士回家途中,遭遇三名開吉普的暴徒強行拖落車下,在眾目睽睽下遭強暴。[2]

救助與聲援[編輯]

7月20日,美國南加利福尼亞州的華人華僑建立了「救援印尼人權委員會」,開始尋找印尼迫害華人的證據。[2]美國紐約市華盛頓特區華人團體發起萬人簽名和示威抗議運動,譴責印尼當局迫害華僑的行動,聲援受難華人,其中著名的組織有「紐約華人抗議印尼虐華事件聯合會」。[2]香港,40多名婦女團體代表及80多名印尼華僑遊行到印尼駐港總領事館示威並且向事館遞交抗議聲明。[2]英國新西蘭加拿大澳大利亞秘魯泰國菲律賓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的華人團體都舉行了抗議活動。[2]加拿大特使會見了強姦受害者,並對時任印尼總統表達了不滿。

罪行[編輯]

黑色五月暴動致使在印度尼西亞的華人遇難和蒙受損失,僅僅是印尼首都雅加達,就有5000多家華人工廠、店鋪、房屋、住宅被燒毀,華人婦女被強暴數量難以統計,近1200名華人被屠殺。 [11][1]

國際反應[編輯]

中國大陸 中國大陸[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認為印尼黑色五月暴動是他國內政,主要採取不干涉政策。[12][13]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外交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包括「不干涉他國內政」,對印尼也是如此。[14][15]時任中國社會科學院東南亞研究所主任張蘊嶺表示在5月暴動爆發之前,北京當局只是單純期望暴亂不會發生。[16]中國外交部長唐家璇於1998年4月訪問印尼期間,[17]曾表示愈發嚴重的社會動盪以及以當地華人爲目標的種族暴力問題屬於印尼內政,中國不會干涉。[18][19][20][21]唐家璇隨後也宣佈了一系列援助印尼的協議,其中包括300萬美元的藥品和食品援助以及兩年期的2億美元貿易出口信貸。[22]4月18日,中國承諾通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向印尼提供4億美元貸款。[23]

從5月13日起,大規模暴亂開始發生。根據《人民日報》於8月15日的報道,中國駐印尼大使館在騷亂期間曾逐個撥打電話確認300多名登記在冊中國公民的安危,並開車進入騷亂地區救人,同時要求航空公司多開三個航班,撤走200多名華僑。當時在印尼華僑總共300人[24] 5月21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朱邦造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中國政府一直密切注意印尼局勢的發展,對印尼中國(包括港澳台)僑民的境遇十分關注。[25][17]但是,中國政府沒有爲受害的印尼華人提供救援和保護。[26][27]有暴亂親歷者投書指出,暴亂期間至少有三名印尼華人曾向中國大使館求助,但使館人員詢問得知他們是「WNI」(印尼國籍)後便無法提供幫助。[28]

印尼5月暴亂期間,中國大多數的報紙和電視台都沒有進行相關報道,[29]且直至6月上旬強暴案件被揭露後,雖然事件受到國際社會和各國媒體關注,但中國大陸傳媒的反應依舊滯後。[30]據《國際新聞社英語Inter Press Service》報道,中國直到暴亂發生2個月後才在外界輿論下打破沉默,改變原先「不干涉內政」的政策。[31]

7月6日,首次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官員對印尼五月暴亂表態,即是新任中國駐印尼大使陳士球東加里曼丹考察棕油投資期間接受印尼媒體採訪時所作。[32]他表示中國政府關注暴亂,要印尼政府徹查此事,並希望暴亂不會重演,但同時也表示保護印尼華人屬於印尼政府責任,北京官方沒有提出抗議。[33]7月28日,中國官方媒體《人民日報》首次刊登印尼5月暴亂的新聞,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唐國強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中國政府對印尼華人婦女在5月騷亂中遭強暴表示強烈關注和不安,已多次通過外交途徑希望印尼政府徹底查處有關事件,並採取有效措施,避免類似不幸事件的發生。[17][34]8月3日,《人民日報》發表評論,呼籲保護印尼華人的安全和合法權益,嚴懲不法之徒。[35]中國外交部長唐家璇在8月東盟外長會議期間,要求印尼政府重視此事,盡速查處,確保華僑的安全和合法權益。[24][17][20]與此同時,在8月17日,有約200名北京大學學生組織遊行抗議行動,但被校方和警方勸阻制止。[36][37][38]

另一方面,從8月份起中國雖然有要求印尼政府徹查暴亂,但同時也對印尼保持了緊密的雙邊經濟聯繫。[39]根據印尼官方《安達拉新聞社英語Antara (news agency)》報道,在8月6日,中國政府同意向印尼出售5萬噸大米。[40]8月15日,中國如約爲印尼提供300萬美元的醫藥援助,同時繼續向印尼提供此前承諾的2億美元經濟貸款。[41]11月26日,根據印尼《雅加達郵報》報道,中國經貿代表團如期訪問雅加達,以探討中國在印尼的投資項目。[42]

11月17日,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在吉隆坡出席亞太經合組織第六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時,於香格里拉酒店會見了印尼總統哈比比。期間,江澤民表示印尼是中國的友好近鄰,進一步發展兩國關係是中國政府的既定政策,對哈比比積極推動中國和印尼關係發展表示讚賞,同時對印尼華人的處境表達關注;而哈比比也感謝中國向印尼提供的珍貴援助。[43]江澤民也表示中國絕不會嘗試利用印尼華人來謀取當地的政治和經濟利益。[44]之後,印尼5月暴動的新聞不復見於中國媒體上。[45]

 中華民國[編輯]

台灣在5月14日認為動亂沒有特別針對台商或華裔印尼人,並不是排華行動,不到實施撤僑的最後時刻。[46][47]根據《中時晚報》報道,5月16日起指派緊急指派專機飛往印尼疏散受難者,並且安排C-130運輸機於國內待命及派遣艦隊至峇里島海域隨時進行撤僑。[48][49][50]中華民國政府要求保護受難者,並威脅要撤回中華民國在印尼的投資(約130億美元),禁止印尼勞工入境(約1萬5千人)。[51]:166對於印尼表達希望勿撤資撤僑,時任外交部部長胡志強5月17日表示,政府動作如果太大,擔心激怒印尼政府,後果難以掌握,[52] 至同年7月29日公開召見印尼駐台代表提出「最嚴正的抗議」。8月3日,上百人向印尼駐台北經濟貿易代表處抗議印尼華人女性被強暴[38]。8月8日,印尼投資部長飛往台灣提倡投資印尼時,也因此為此事件道歉。[51]

 香港[編輯]

抗議群眾用「黑漆」塗抹位於銅鑼灣禮頓道的「印尼總領事館」大門洩憤。香港民主黨李柱銘7月寫給繼任的總統哈比比的信中,將暴動比為納粹黨猶太人大屠殺[51]:165

 新加坡[編輯]

新加坡航空公司5月15日改用大型客機以滿足從雅加達飛新加坡的需求,新加坡政府5月16日派人到雅加達機場協助新加坡人撤離,到5月19日已有2900名新加坡人順利撤離。[53][54][55]

 美國[編輯]

美國政府認定此次事件是種族歧視;聯邦政府批准部分華人的避難請求,並接受了這批華人居留。《紐約時報》率先大量報導了排華暴行[56][57],才使得此事在全球各地廣為傳播。同年7月開始,華裔美國人於全美各地展開抗議行動。8月7日和8日達到顛峰,全美13座大城同步舉行譴責印尼暴民罪行的示威抗議行動,近兩萬名華人群集全美各地印尼使領館前,要求立即停止排華暴行和嚴懲兇犯等。8月8日上午,在華盛頓特區印度尼西亞駐美國大使館英語Embassy of Indonesia, Washington, D.C.前,憤怒的口號聲此起彼伏,近千名華裔聚集抗議,並向駐印尼的美國官員遞交抗議信函。

 泰國[編輯]

同年7月後,泰國首都曼谷的華人上街示威遊行,抗議印尼暴徒殘忍的排華行為。

 荷蘭[編輯]

由於局勢轉差,荷蘭皇家空軍派出KDC-10空中加油機撤走當地僑民。

影響[編輯]

與之前的數次排華事件一起,印尼這起嚴重的暴力事件,極大挑戰人類文明底線,受到國際社會一致譴責,同時在華人世界裏成為對印尼觀感加速惡化的一個主要因素,同時也加劇了印尼國內族裔間的對立情緒。

後續事件[編輯]

  • 1998年7月23日,由政府部門、武裝部隊、非政府機構、婦女組織和一些律師聯合組成的專門調查委員會成立。專門調查委員會主席馬祖基-達魯斯曼聲稱他們將查清雅加達等地發生騷亂的真相,並查出事件的責任人。[58]
  • 1998年11月,事件調查報告公佈。當時的哈比比政府在同年12月承認有76起強姦案發生,但否認有人在策劃。[59]
  • 2005年11月,聲稱將於13日重演1998年5月排華暴動的手機短訊在印尼雅加達廣為流傳,但未真正發生。[60]
  • 2007年5月10日,印尼人權人士沈愛玲等撰寫的《5月暴亂真相、證據與剖析》出版,該書披露了大量當年事件的一手調查資料,以小時為單位來重現暴亂的實時過程。[61]
  • 2007年5月,印度尼西亞最高檢察官亨達爾曼·蘇班齊日前表示,為了更加有效地處理1998年5月發生在印尼的排華事件,揭發更多的真相,最好的方法是以普通侵犯人權案處理,而非嚴重侵犯人權案進行處理。[62]
  • 2007年12月6日,印尼加里曼丹省首府坤甸市發生由一起交通事故引發的排華騷亂事件。[63]
  • 2010年1月,印度尼西亞總統蘇西諾將涉嫌策劃「98排華騷亂」的官員夏弗里·三蘇汀由國防部秘書長提拔為國防部副部長,引發爭議。[64]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印尼將以普通案處理1998排華暴亂 曾致千人喪生. 搜狐網. [2007年5月16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年9月6日) (中文(中國大陸)‎).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新聞檔案:印尼1998年「5.13」大排華紀實. 網易. [20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12-17) (中文(中國大陸)‎). 
  3. ^ Aris Ananta; Evi Nurvidya Arifin. International Migration in Southeast Asia.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2004: 92 [2013-10-09]. ISBN 978-981-230-278-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1-01). 
  4. ^ 常松; 慕蓉. 黑色的五月: 印尼暴徒殘害華人暴行真相. 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 1998 [2013-10-09]. ISBN 978-7-5043-3199-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1-01). 
  5. ^ 紅溪慘案(僑史珍藏). 人民網. 2006-10-31 [2012-09-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1-17) (中文(中國大陸)‎). 
  6. ^ 僑批文化研究 從僑批看日佔時期印尼坤甸華人的遭遇 互聯網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4-12-27.
  7. ^ 7.0 7.1 僑友網 [1]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8. ^ 僑友網 印尼「 排華暴動」 的深刻原因 http://www.qiao-you.com/index.php/article/detail/uid/25387.html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9. ^ 劉一斌. 1967年印尼排華:20萬華僑慘遭殺戮 數百人被挖心. 黨史縱橫. 2012年8月19日 [2015年1月3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年2月11日). 
  10. ^ Chi-kwan Mark. China and the World since 1945: An International History. Taylor & Francis. 1 March 2013: 73–74頁. ISBN 978-1-136-64476-4. (英文)
  11. ^ 印尼排華騷亂已過10年 真相在印仍受質疑. 騰訊網. [2008年5月13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年6月22日) (中文(中國大陸)‎). 
  12. ^ James Jiann Hua To (杜建華). "Hand-in-Hand, Heart-to-Heart- Qiaowu and the Overseas Chinese" (PDF). University of Canterbury. 2009: 217–224 [2019-05-13].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19-05-13). Beijing publicly declared that the violence in Indonesia was a domestic issue and would not intervene. China maintained that governments should treat ethnic Chinese of foreign nationality as citizens of their domicile – any action that would suggest otherwise might provoke suspicions of interference in the region. 
  13. ^ Leo Suryadinata (廖建裕). Saw Swee-Hock, Sheng Lijun, Chin Kin Wah, 編. "ASEAN-China Relations Realities and Prospects". "China and Ethnic Chinese in ASEAN: Post-Cold War Development" (Singapore: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2009: 356–366. ISBN 981-230-342-1. Indeed, unlike the riots in the 1960s, the May 1998 riots were not anti-PRC. It was targeted at the ethnic Chinese and there was no indication that it developed into anti-PRC riots. Although some PRC citizens might have been affected by the riots, the majority happened to be Indonesian citizens. However, under pressure from world opinion, especially from the ethnic Chinese communities outside China, Beijing appeared to change its attitude towards the matter. Nevertheless, the main policy of non-intervention remained. 
  14. ^ 張潔. 冷戰後印尼對華政策的演變. 《當代亞太》 (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研究所). 2005年, (第3期).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0-29). 對於中國大陸政府來說,一方面強調不干涉他國內政,另一方面仍然十分關心海外華人華僑的安危。1998年5月印尼發生排華騷亂,中國大陸政府多次提出外交交涉並通過其他方式表示關切,要求印尼政府徹底查處有關事件,採取有效措施保護華人正當權益。 
  15. ^ 和平共處五項原則 . 新華網. [2014-04-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7-08). 
  16. ^ Daojiong Zha (查道炯). "China and the May 1998 riots of Indonesia: exploring the issues" (PDF). The Pacific Review. 2000, (Vol. 13 No. 4): 557-575 [2019-05-13].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19-05-13). Third, prior to the outbreak of the May riots, Beijing's policy reportedly 'was simply to hope the riots wouldn't happen'. (The quotation is attributed to Zhang Yunling, Director of the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the 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17. ^ 17.0 17.1 17.2 17.3 中國與印尼關係大事記. 中國網. 2013年9月29日 [2013年10月9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年10月14日). 
  18. ^ Michael Richardson. Japan's Lack of Leadership Pushes ASEAN Toward Cooperation With China. 《國際先驅論壇報》. 1998-04-17 [2014-06-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8-08). Mr. Tang also gave an assurance in Jakarta that Beijing regarded recent riots that targeted Indonesia's ethnic Chinese minority as an internal matter for Indonesia to handle. "We always regard ethnic Chinese in Indonesia as Indonesian nationals and the issue relating to the ethnic Chinese as an internal affair of Indonesia," he said. (英文)
  19. ^ Jurgen Haacke; Jürgen Haacke. Cooperative Security in the Asia-Pacific: The ASEAN Regional Forum. Routledge. 28 February 2010 [2013-10-21]. ISBN 978-0-415-4605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2-31). 
  20. ^ 20.0 20.1 Jurgen Haacke. ASEAN's Diplomatic and Security Culture: Origins, Development and Prospects. Routledge. 13 May 2013: 132–133 [2013-10-09]. ISBN 978-1-136-13146-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0-27). (英文)
  21. ^ Riordan Roett; Guadalupe Paz. China's Expansion Into the Western Hemisphere: Implications for Latin America and the United States.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2008年: 209. ISBN 0-8157-7554-7. (英文)
  22. ^ 印尼總統表示將繼續推進與中國的友好關係. 《新華社》. 1998-04-18. 新華社雅加達4月18日電 印度尼西亞總統蘇哈托希望他的國家將始終發展同中國的友好合作關係。蘇哈托是昨天在他的總統辦公室會見正在印尼訪問的中國外交部長唐家璇時作上述表示的。蘇哈托重申,印度尼西亞的「一個中國」政策將不會改變。唐家璇表示,他欣賞印度尼西亞的這一政策。唐是應印尼外長阿里·阿拉塔斯的邀請訪問印度尼西亞的。唐發誓說,在與印尼的關係中,中國的新政府將繼續執行它的睦鄰友好政策。上星期天,唐與阿拉塔斯舉行了3個小時會談。他在會談時表示,中國將盡一切可能幫助印尼克服金融危機。唐說,中國將儘快向印尼提供300萬美元的藥品和食品援助。阿拉塔斯說,印尼政府將得到中國援助的兩年期的2億美元的出口信貸設備。蘇哈托感謝中國的寶貴援助以及中國關於人民幣不貶值的決定。蘇哈托說,這個決定將幫助東南亞穩定它們的經濟和貨幣。 
  23. ^ 中國提供4億美元幫助印尼克服金融危機. 《中國日報》(香港版). 1998-04-19. 綜合外電雅加達18日消息 中國外長唐家璇昨天在此間說,中國已承諾通過國際貨幣組織向印度尼西亞提供4億美元以幫助印尼克服經濟危機。唐家璇在會見印尼總統蘇哈托後對記者說,「我們已同意通過國際貨幣組織向印尼提供4億美元。」上星期天,中國還宣佈了一系列有關援助印尼的協議,其中包括2億美元的貿易出口信貸和3百萬美元的藥品援助。唐家璇於星期天抵達雅加達,將對印尼作3天的工作訪問。他說,「有關貿易將以雙方的需要爲基礎進行安排。」他說,印尼表示他有興趣向中國出口橡膠、椰子油和木材。「中國需要這些貨物。我們將向印尼提供蔗糖、白糖、藥品、醫療器材以及玉米、大米等穀物。」唐還說,中國已經承諾向受到金融危機影響的亞洲國家提供40億美元的援助來幫助它們。「儘管數量不大,但這是一種真誠的援助,不附帶任何條件,」他說。 
  24. ^ 24.0 24.1 正義和良知的呼喚. 《人民日報》. 1998年8月15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年10月12日). 
  25. ^ 中國政府密切關注印尼中國僑民境遇. 《人民日報》. 1998-05-22 [2019-05-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1-31). 
  26. ^ Daojiong Zha (查道炯). "China and the May 1998 riots of Indonesia: exploring the issues" (PDF). The Pacific Review. 2000, (Vol. 13 No. 4): 557–575 [2019-05-13].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19-05-13). China did take measures to evacuate its citizens (including Hong Kong passport holders) working and travelling in Indonesia and offered consular protection to Taiwan and Macao travel document holders who would seek assistance from its diplomatic missions in Indonesia. The obvious distinction here is that China did not appear willing to get involved with the fate of the Indonesian Chinese. 
  27. ^ James Jiann Hua To (杜建華). "Hand-in-Hand, Heart-to-Heart- Qiaowu and the Overseas Chinese" (PDF). University of Canterbury. 2009: 217–224 [2019-05-13].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19-05-13). Publicly and officially, Jakarta's domestic affairs were not the concern of Beijing. Beijing referred to ethnic Chinese as "members of the Indonesian family," whom it had no obligation to protect. 
  28. ^ 莫知名. 印尼耶加達暴亂實錄. 《時代論壇》. 1998-08-07 [2019-10-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0-02) (中文). 最少有三個為父為丈夫的到中國大使館求助,館中人員先問:你是甚麼國籍?答道WNI,馬上一口拒絕。當大亂時,澳洲、日本、美國、馬來西亞、新加坡,甚至遠至法國都派飛機撤僑,或者表達關注。可是中國政府一聲不響,怎不令我們這些「海外孤兒」心碎! 
  29. ^ James Jiann Hua To (杜建華). "Hand-in-Hand, Heart-to-Heart- Qiaowu and the Overseas Chinese" (PDF). University of Canterbury. 2009: 217–224 [2019-05-13].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19-05-13). In May 1998, 1200 OC were killed, dozens of OC women raped, and properties torched as the Suharto regime ended. Beijing was slow to react, and by making only a brief mention in the state controlled media, it did not have to address it as a matter of foreign policy. Those who tried to protest were rendered silent, and any news coverage quickly suppressed. 
  30. ^ 馮媛. 「敘述強暴:突出與遮蔽——媒介如何再現印尼五月騷亂中華人婦女被強暴事件」. 《睡美人如何醒來》. 北京: 九州出版社. 2007: 205–225 [1998年]. ISBN 978-7-80195-701-6. 二、滯後和視角——大陸傳媒的報道和切入點 大陸傳媒對強暴事件的反應總體上是相當滯後的。6月上旬強暴事件被披露出來後,許多國家和地區的新聞媒介都有快速反應,壹些國際組織和政界人士也表示了關注和譴責。到7月14日,中國外交部在例行記者會上首次如此表態:「中方對於印尼華人在騷亂中遭受到的遭遇表示關注和同情。作爲印尼的友好鄰邦,中國政府希望印尼政府採取有效措施,使得包括華人在內的印尼各族人民能夠安居樂業,繼續爲印尼的社會發展和經濟繁榮做出貢獻。」這個消息《人民日報》和其他國內媒介沒有報道。直到7月29日,《人民日報》終於在第4版刊登《外交部發言人答記者問,中國政府對印尼華人婦女在5月印尼騷亂中遭強暴表示強烈關注和不安》。同日第6版,還發表了《唐家璇會見印尼外交部長》,談到「今年5月發生的不幸事件已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中方對此也是很重視的」,但是並沒有直接提到強暴事件。《人民日報》報道後,大陸傳媒對強暴事件的反應才正式開禁。 
  31. ^ CHINA: Beijing Breaks Silence on Racist Attacks in Indonesia. 國際新聞社. 1998年8月19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4-14). Two months later, Beijing seems to have abandoned its public policy of 'non-interference' in the affairs of other countries. 
  32. ^ Leo Suryadinata (廖建裕). Saw Swee-Hock, Sheng Lijun, Chin Kin Wah, 編. "ASEAN-China Relations Realities and Prospects". "China and Ethnic Chinese in ASEAN: Post-Cold War Development" (Singapore: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2009: 356–366. ISBN 981-230-342-1. The first official reaction of Beijing to the May 1998 riots occurred in late July 1998. However, the first reaction by a PRC official to the incident was on 6 July. Chen Shiqiu, the new Chinese ambassador to Indonesia, visited East Kalimantan to investigate the possibility of investing in the area, especially in the palm oil business. During his visit, he was asked by Indonesia reporters on his view of the May riots. 
  33. ^ Leo Suryadinata (廖建裕). Saw Swee-Hock, Sheng Lijun, Chin Kin Wah, 編. "ASEAN-China Relations Realities and Prospects". "China and Ethnic Chinese in ASEAN: Post-Cold War Development" (Singapore: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2009: 356–366. ISBN 981-230-342-1. He was quoted as saying that China was "concerned with the incident" and wanted the Indonesian Government "to investigate the matter thoroughly". He told the reporters that he met B.J. Habibie twice: the first time when Habibie as still vice-president and the second time, when Habibie was president. During the meeting Chen said that he discussed the riots and "hoped that the riots will not recur." Chen clearly stated that, "according to the international law as well as the law of the two countries, it was the responsibility of the Indonesian Government to protect its own citizens, including the citizens of Chinese descent. " There was no official protest on the part of Bejing. 
  34. ^ 外交部發言人唐國強答記者問. 《大公報》. 1997-07-30. 北京28日消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唐國強今天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中國政府對印尼華人婦女在今年五月印尼騷亂中遭強暴表示強烈關注和不安。有記者問:最近,香港同胞及海外華人對印尼華人婦女在五月騷亂中遭強暴紛紛以不同形式表示義憤,請問中國政府對此有何評論?唐國強答:對印尼騷亂中印尼華人婦女遭強暴和印尼華僑、華人所受遭遇,中國政府一直表示強烈關注和不安。我們多次通過外交途徑希望印尼政府徹底查處有關事件,並採取有效措施,避免類似不幸事件的發生。唐國強說:長期以來,旅居印尼的華僑、華人通過自己的辛勤勞動爲印尼經濟和社會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他們的人身安全和合法權益應該得到印尼政府的有效保護,使他們能夠同印尼各族人民一道安居樂業。妥善和公正地處理印尼華人、華僑問題,也有利於印尼自身的穩定和發展。 
  35. ^ 人民日報評論員. 印尼華人的合法權益應得到保護. 《人民日報》. 1998年8月3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1-22). 
  36. ^ 中國民運 - 1998年8月份新聞摘要.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1998年8月31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年10月12日). 
  37. ^ Teresa Poole. Peking students take to the streets. Independent. 1998-08-18 [2019-05-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09). 
  38. ^ 38.0 38.1 Chronology for Chinese in Indonesia. Minorities at Risk Project. 2004 [2013-10-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0-12). (英文)
  39. ^ Daojiong Zha (查道炯). "China and the May 1998 riots of Indonesia: exploring the issues" (PDF). The Pacific Review. 2000, (Vol. 13 No. 4): 557–575 [2019-05-13].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19-05-13). Beginning in August through November, China made a series of public pronouncements to express its displeasure with the Indonesian government over the latter's handling of the May riots. Also in August, China agreed to sell 50,000 tons of rice to Indonesia and provided Indonesia with a $3 million grant of medicines and pharmaceuticals. It also went ahead to execute a $200 million economic loan package – agreed in April 1998 – to Indonesia. In November, a Chinese trade delegation visited Jakarta, on schedule, to discuss Chinese investment projects in Indonesia. 
  40. ^ "Aid: RI negotiating rice from IDB". Antara. 1998-08-06. 
  41. ^ "China grants US$3 million in medical aid". Antara. 1998-08-15. 
  42. ^ "China, RI sign barter deal to boost two-way trade". The Jakarta Post. 1998-11-26. 
  43. ^ 徐寶康. 江澤民會見印尼總統哈比比(附圖片). 人民日報. 1998-11-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11). 本報吉隆坡11月17日電 記者 徐寶康報道:國家主席江澤民今天上午在下榻的香格里拉飯店會見了正在吉隆坡出席亞太經合組織第六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印度尼西亞總統哈比比。江主席再次祝賀哈比比就任總統,並對他重視並積極推動中國和印尼關係發展表示讚賞。江主席說,印尼是中國的友好近鄰,進一步發展兩國關係是中國政府的既定政策。儘管印尼國內形勢今年發生很大變化,但中國政府致力於鞏固和加強中國和印尼睦鄰友好合作關係的決心沒有變化。中國和印尼之間不存在根本的利害衝突,致力於本國的經濟建設,努力維護本地區的繁榮和穩定是我們的共同目標。哈比比感謝中國在自身也遇到各種困難的情況下仍向印尼提供了珍貴的援助。他說,患難之交才體現出真正的友誼,印尼希望進一步加強同中國的友好合作關係。在談到今年5月印尼騷亂中發生的不幸事件時,江主席說,印尼華人加入印尼國籍後,已經成爲印尼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員。作爲印尼公民,其人身安全和合法權益理應受到印尼政府的有效保護,他們應像普通印尼公民一樣享受同樣的待遇和權利。他說,我們注意到閣下本人和印尼政府多次表示要保障華人的合法權益,並且已經開始採取一些具體的措施。中國在華人、華僑問題上沒有任何私利,相信總統閣下和印尼政府能夠理解中國人民的感受和關注。我們認爲,妥善處理好華人問題不僅有利於印尼的長治久安,也有利於我們兩大鄰國之間友好合作關係的順利發展。哈比比說,印尼華人都是印尼人,是多民族的印尼大家庭中的一員。印尼政府認爲,5月發生的事件是一種犯罪行爲,決不能容忍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印尼將根據法律進行嚴肅處理。 
  44. ^ "Jiang: China will never use overseas Chinese to seek gain.". Xinhua English Newswire. 1998-11-18. 
  45. ^ Daojiong Zha (查道炯). "China and the May 1998 riots of Indonesia: exploring the issues" (PDF). The Pacific Review. 2000, (Vol. 13 No. 4): 557–575 [2019-05-13].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19-05-13). In November China's diplomatic action culminated when President Jiang Zemin raised the suffering of the Indonesian Chinese in the May riots with Indonesian President B. J. Habibie at the China–ASEAN dialogue meeting in Kuala Lumpur. Jiang further made a point by speaking to a group of Indonesian business leaders and repeated the pledge that China would "never try to use people of Chinese origin living in Indonesia to seek political or economic gain there". Thereafter, the issue of the May riots disappeared from China's news media. 
  46. ^ 《中國時報》1998.05.14 - 外交部:不到撤僑時刻
  47. ^ 《中國時報》1998年5月15日 - 陸寶蓀:僅五、六家台商被波及
  48. ^ 《中國時報》1998.05.15 - 蕭萬長指示僅速應變保僑。《中時晚報》1998.05.16 - 我代表處停休 駐守機場協助台商。《中時晚報》1998.05.16 - 國軍備營舍 供僑胞暫居。《中時晚報》1998.05.16 - 雅加達苦等撤僑班機 台商自嘲是孤兒。《中時晚報》1998.05.16 - 5架C130軍機、艦隊待命馳援。《中國時報》1998.05.16 - 首班撤僑專機抵台 持續加開班機。《中國時報》1998.05.16 - 首批專機撤僑 今午接回數百人
  49. ^ 印尼歸僑痛批政府效率. 《中國時報》. 1998年5月16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年10月6日). 
  50. ^ 《中時晚報》1998.05.17 - 兩日緊急輸運 載回千名僑民。《中國時報》1998.05.17 - 歸國路坎坷迢遙 只能自力救濟。《中時晚報》1998.05.17 - 運僑班機排定 想回來的國人都能回來。《中時晚報》1998.05.18 - 華航往印尼加班機 只接回138人。《中時晚報》1998.05.19 - 我軍機軍艦已赴某國(新加坡)待命接僑。《中國時報》1998.05.19 - 兵荒馬亂 撤僑為何要有機票。《中時晚報》1998.05.19 - <因應印尼動亂>我在雅加達設3緊急避難所。《中國時報》1998.05.19 - 落難之時 為何還分台商華僑 。《中時晚報》1998.05.19 - 台商無助 聲聲怨 。《中時晚報》1998.05.20 - 長榮往印尼包機 下午啟程。《中國時報》1998.05.21 - 空軍兩架運輸機抵星待命(迄至五月二十日為止,尚有近千名台商滯留在印尼)。《中時晚報》1998.05.21 - <蘇哈托下台>我籲哈比比保障台商僑民權益(動亂告一段落)
  51. ^ 51.0 51.1 51.2 Jemma Purdey. Anti-Chinese Violence in Indonesia: 1996 - 99.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2006 [2013-10-08]. ISBN 978-0-8248-3057-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0-13). 
  52. ^ 胡志強:印尼表達希望我勿撤資撤僑. 《中國時報》. 1998年5月17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年10月12日). 
  53. ^ 聯合早報 (Lianhe Zaobao), 15 May 1998. . 改用大型客機滿足乘客要求 從雅加達飛回我國新航班機全部爆滿 [2014-04-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9-19). 
  54. ^ 聯合早報 (Lianhe Zaobao), 16 May 1998. . 派人員到雅加達機場設法取得機位 我大使館盡力助國人離印 [2014-04-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9-19). 
  55. ^ 聯合早報 (Lianhe Zaobao), 19 May 1998. . 外交部繼續派人在雅加達機場協助 2900新加坡人順利回國 [2014-04-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9-19). 
  56. ^ Landler, Mark. UNREST IN INDONESIA: THE CHINESE; The Target Of Violence In a Time Of Wrath. 《紐約時報》. 1998-05-16 [2020-09-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02). 
  57. ^ Landler, Mark. UNREST IN INDONESIA: THE OVERVIEW; Indonesian Capital Engulfed by Rioting. 《紐約時報》. 1998-05-15 [2020-09-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5-28). 
  58. ^ 1998年8月30日 印尼表示要查清5月排華騷亂. [2013年3月6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年10月4日). 
  59. ^ 印尼將重新調查排華暴亂. 新浪-華聲報. 2000-01-17 [2013-03-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4). 
  60. ^ 印尼反華短信稱將重演1998年5月排華暴動. 新浪-中國新聞網. 2005-11-14 [2013-03-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4). 
  61. ^ 9年調查毫無結果 印尼1998年排華暴亂成無頭案. 人民網-世界新聞報. 2007-05-24 [2013-03-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4). 
  62. ^ 印尼將以普通侵犯案處理1998年排華事件. 新浪-東方早報. 2007-05-18 [2013-03-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4). 
  63. ^ 印尼新排華騷亂事件始末 藉口華人參政發泄不滿. 新浪-新華網. 2007-12-14 [2013-03-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4). 
  64. ^ 印尼總統提拔涉嫌策劃「98排華騷亂」官員惹爭議. 環球網. 2010-01-18 [2013-03-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6-10).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