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全成皇后

编辑 锁定 讨论 上传视频
清宣宗孝全成皇后钮祜禄氏(1808年3月24日-1840年2月13日),满洲镶黄旗(原为满洲正红旗)人,为道光帝的第三任皇后,咸丰帝生母,赠一等承恩侯晋赠三等承恩公颐龄之女。
道光二年(1822年),钮祜禄氏选秀入宫,初封全嫔,道光三年(1823年),晋封为全妃,道光四年(1824年),晋封为全贵妃,道光十三年(1833年),孝慎皇后崩逝后,晋封为摄六宫事皇贵妃。道光十四年(1834年)正月初一,诏立为皇后,同年十月十八日,行册立礼。道光二十年(1840年)正月十一日,钮祜禄氏崩逝,道光帝亲定谥号“孝全皇后”,葬于慕陵
经咸丰、同治、光绪累加谥,全谥为“孝全慈敬宽仁端悫安惠诚敏符天笃圣成皇后”。
中文名
钮祜禄氏
别    名
孝全皇后
全妃
民    族
满族
出生日期
嘉庆十三年(1808年)二月二十八日
逝世日期
道光二十年(1840年)正月十一日丑初三刻
主要成就
15岁初封为嫔,16岁册封为妃
17岁册封为贵妃
26岁封为摄六宫事皇贵妃
主要成就
27岁册立为皇后
生育咸丰皇帝和两位公主
信    仰
佛教
丈    夫
爱新觉罗·旻宁
儿    子
爱新觉罗·奕詝
女    儿
端顺固伦公主寿安固伦公主
陵    墓
清慕陵
居住地
钟粹宫
所处时代
清朝
旗    籍
满洲正红旗→满洲镶黄旗

孝全成皇后人物生平

编辑

孝全成皇后生长姑苏

孝全皇后与幼年咸丰《璇宫春霭图》 孝全皇后与幼年咸丰《璇宫春霭图》
孝全成皇后, [1]  钮祜禄氏,生于嘉庆十三年戊辰二月二十八日(1808年3月24日)。幼年时,其父颐龄被朝廷派往江苏省会苏州府(今江苏省苏州市)担任驻防将军,从一品,举家迁往苏州,钮祜禄氏就随父母在苏州长大成人。根据《镶黄旗满洲钮钴禄氏宏毅公族谱图》记载,孝全成皇后亦属索和吉巴颜系钮钴禄氏,其曾祖父成德与孝和睿皇后为超过十代的堂亲,也就是说孝和睿皇后是孝全成皇后的族曾祖母。
明、清时期的苏州是全中国最大的工商业城市和经济中心,市肆林立,万贾云集,富甲天下,号称“海内繁华、江南佳丽”之地,可谓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故苏州女子多聪慧娴淑。钮祜禄氏从小就长得很漂亮,且聪明伶俐,再加上江南名城苏州水土文风的滋养和熏陶,平添了几分灵气,养成了江南女子的纤巧秀慧。除了刺绣(指苏州的苏绣)和诗书,钮祜禄氏还学会了苏州女子雅好的七巧板拼字游戏,她在这方面还格外出色,入宫后,曾仿世间常见的七巧板样式,将木片削为若干方,排成吉祥语“六合同春”4个字,难度很大。除此之外她还在随父游历中开阔了眼界,凡事都很有主见和谋划,更是与寻常女子不同。 [1] 
清宫词》中有两首歌颂钮钴禄氏的,其一云:
蕙质兰心并世无,垂髫曾记住姑苏,谱成‘六合同春’字,绝胜璇玑织锦图。
作者原注曰:“孝全皇后为承恩公颐龄之女,幼时随宦至苏州,明慧绝时。曾仿世俗所谓七巧板者,斫木片若干方,排成‘六合同春’四字,以为宫中新年玩具。”即说的是钮钴禄氏在苏州的生活。因生长苏州之故,她在“明慧”以外,还有江南女儿的温柔,这与其他八旗格格的开朗爽健是大异其趣的,所以在后来能够受到道光帝的宠爱,甚至独宠专房。 [2] 
不仅如此,还说清宫节庆中的苏造糕、苏造酱诸物都是因钮祜禄氏亲自仿制苏州苏式糕点、酱菜而得名的。真实与否,尚待考证,但该诗说钮祜禄氏“才华超群”“兰心蕙质”则极有可能,这从她入宫后道光帝对她的宠爱程度和晋升速度就可以明白了。 [2] 

孝全成皇后入宫为后

《孝全成皇后行乐图》 《孝全成皇后行乐图》
道光元年(1821辛巳年),年方13岁(虚岁十四岁)的钮祜禄氏遵循八旗女子未经皇帝选秀不得成婚的规矩,参加了道光帝即位后的第一次大规模选秀。她立刻就被道光帝看中,被封为嫔,因才、智、貌样样都全,特赐封号“全”字。
封号“全”,满文为“gemungge”,这是一个封谥专用词,继承其词根意“gemu”,意为“全部”。
道光二年壬午十一月初二日(1822年12月15日)辰时入宫。 [3]  住钟粹宫。
道光三年二癸未二月二十二日(1823年3月24日),全嫔晋为“全妃”。不久便怀孕,十一月二十五日(1823年12月26日)道光帝协办大学士、户部尚书英和为正使,内阁学士奕经为副使,持节赍册(指后妃的名册),行册封礼,钮祜禄氏正式成为全妃,时年15岁(虚岁十六岁)。同年十二月(1824年1月1日 — 1824年1月30日),因不明原因小产,钮祜禄氏入宫不到两年,就从嫔晋升为妃,名位得到如此迅速的提升,也足以证明她几乎已经得到了道光帝的专宠。
道光四年(1824甲申年)初夏,全妃再次怀孕,八月初十日(1824年10月2日),全妃晋为全贵妃。十一月初二日(1824年12月21日),总管魏进朝传做钟粹宫全贵妃、翊坤宫祥妃遇喜应用吗哪哈两分。
道光五年乙酉二月二十日(1825年4月8日)寅时,全妃生下第一个孩子即皇三女(11岁夭折),虽是女儿,但道光帝仍然大喜,尤其对比之前祥嫔所生的皇二女,待遇差距极大。
道光五年四月十三日(1825年5月30日),以协办大学士户部尚书英和为正使,礼部左侍郎汪守和为副使,册封全妃为全贵妃。四月三十日,钮钴禄氏在钟粹宫接册宝。全贵妃赏伺候作乐的太监禄喜大卷江绸袍料一匹和大小荷包两对,另赏太监等银五两。就在当年夏天,全贵妃再次怀孕。 [4] 
道光六年丙戌四月初六(1826年5月12日)酉时,全贵妃生下第二个女儿即皇四女(后封寿安固伦公主)。宫中称为“四公主”,尽管仍是女儿,依然丝毫没有影响道光对全贵妃的感情,相反,作为道光长大成人的实际上的长女,又是爱妻孝全成皇后所出,道光朝唯一未早夭的女,四公主是道光皇帝最重视,最宠爱的女儿。道光在上谕中将四公主与日后成为皇帝的咸丰相提并论,可见其在道光心目中的地位,道光为其所选的驸马也是道光女婿中出身最为显赫之人。 [4] 
孝全皇后与幼女《孝全成皇后便装像》 孝全皇后与幼女《孝全成皇后便装像》
道光十一年辛卯六月初九(1831年7月17日)丑时,全贵妃生下儿子、皇四子奕詝,也是道光帝当时实际的长子(皇长子已于此前去世),即后来的咸丰帝,母以子贵,地位日隆。
道光十三年癸巳四月二十九日(1833年6月16日),道光帝的第二任皇后佟佳氏去世,六宫无主,作为理所当然的继后人选,八月十五日中秋节这天(1833年9月28日),道光帝谕内阁:“奉皇太后懿旨,全贵妃钮祜禄氏著晋封为皇贵妃。一切服色、车舆俱著查照《大清会典事例》服用,并著摄六宫事。于明年十月举行册后典礼。”
道光十四年甲午十月十八日(1834年11月18日),道光帝升御太和殿,宣制册立皇后,命文华殿大学士长龄为正使,署礼部尚书奕颢为副使,持节赍册宝,册立皇贵妃钮祜禄氏为皇后。
道光十五年乙未十一月初八(1835年12月27日)午时,皇三女因天花夭亡,年仅10岁(虚岁十一岁),道光非常哀痛,追封为端顺固伦公主

孝全成皇后皇后去世

根据清宫医案的记载,钮钴禄氏自道光三年流产后就逐渐患上寒湿下注和经带等病,身体并不是很好。到了道光九年,孝全皇后(时为全贵妃)身体就已经因长期患月经病而凸显肾气衰竭的病症,而后长女的夭折可能又给了其身体不小的打击。
道光十九年已亥八月,皇后生病。八月十七日(1839年9月24日),道光帝奉皇太后视皇后疾。十月初十日(1839年11月15日),皇太后六十四岁寿辰,皇后向皇太后请安,此时皇后病情可能痊愈或者平缓,到了次年正月病情再次发作。
道光二十年庚子正月十一日丑初三刻(凌晨一点四十五分左右),年仅33岁的皇后病逝在圆明园寝宫。道光帝闻知皇后去世的消息以后,马上赶到寝宫临视。皇太后也于辰时赶来临奠。大殓后,皇后梓宫停放在长春园正殿澹怀堂。当天道光帝命惠亲王绵愉总管内务府大臣裕诚、礼部尚书奎照、工部尚书廖鸿荃为总理丧仪大臣。从皇后去世日起,道光帝冠摘缨,穿青长袍褂13天。从正月十一日到正月二十三日这13天中,道光帝天天到皇后梓宫前奠酒。正月十七日这天,皇太后亲自到皇后梓宫前奠酒。同时道光帝发布谕旨,对皇后的一生进行了全面总结,对她的美言嘉行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他说:“睠徽音之丕著,咸仰遗规;宜媺谥之崇加,式昭懋典。念自入宫伊始,即肇锡以嘉名;迄乎正位以来,洵克符乎实行。奉慈闱而成顺孝,秉淑德而著醇全。惟孝全二字之徽称,赅皇后一生之懿范。”道光帝亲自赐谥为孝全皇后。皇后的谥号,不由礼臣事先拟定,直接由皇帝赐予,这在清代是不多见的,表明道光帝对这位皇后的感情确实深厚,非同一般。值得注意的是,从此以后,道光帝不再立皇后。 [2] 
孝全皇后旗装肖像《喜溢秋庭图》 孝全皇后旗装肖像《喜溢秋庭图》
正月二十三日,道光帝到澹怀堂皇后梓宫前奠酒,释服。这一天,皇后梓宫奉移到景山观德殿暂安。
四月初一日(1840年5月2日),举行册谥礼。道光帝升御太和门,命睿亲王仁寿为正使,怡亲王载垣为副使,赍册宝,诣观德殿,册谥钮祜禄氏为孝全皇后。十月二十七日(1840年11月20日),孝全皇后梓宫奉移西陵,十一月初三日(1840年11月26日),到达龙泉峪,梓宫停放在隆恩殿内。十一月初四日,道光帝从京师启銮赴西陵,参加孝全皇后的永安大典。十一月初八日,孝全皇后梓宫从大殿移到宝顶前芦殿内。这天道光帝到达西陵,在谒毕各陵后,到龙泉峪芦殿内,在孝全皇后梓宫前奠酒。十一月初九日,孝全皇后梓宫葬入地宫。待梓宫在宝床上安奉毕,将谥册、谥宝恭设在金券内左右石几上。执事人员将龙輴及木轨送出地宫,道光帝进入地宫,与孝全皇后作最后的诀别。即日寅时行题主礼,孝全皇后神牌供入隆恩殿。十二月初九日(1841年1月1日)卯时,孝全皇后神牌升祔奉先殿。
道光三十年庚戌九月二十二日(1850年10月26日),咸丰帝加上孝全皇后谥号10个字,并系宣宗庙谥,称“成皇后”。
咸丰二年壬子三月初七日(1852年4月25日),孝全皇后神牌与宣宗、孝穆皇后、孝慎皇后神牌一起升祔太庙。
咸丰十一年辛酉十月(1861年11月3日— 1861年12月1日),同治帝加上谥号“安惠”2字。光绪元年乙亥六月二十二日(1875年7月24日),光绪帝加上谥号“诚敏”2字,最后谥号全称是:孝全慈敬宽仁端悫安惠诚敏符天笃圣成皇后。

孝全成皇后身后待遇

葬礼
面对皇后的离世,道光帝表现出了非常的哀伤。他下令将皇后灵柩安置于勤政殿,自己每天都亲至灵前奠酒,并于正月十七日亲自为皇后选定“孝全”为谥号。四月,道光帝为“孝全皇后”举行了隆重的“册谥”典礼;十月,道光帝出发亲自将“孝全皇后”的灵柩送至西陵龙泉峪自己的帝陵中。十一月,道光帝亲身参与了孝全皇后入葬地宫的全过程,并命众皇子行礼。十二月,返回北京后的道光帝又参与了“孝全皇后”灵位供入奉先殿的仪式,“亲诣告祭”。并特地让“孝全皇后”的亲生儿子、皇四子奕詝在灵前行礼。对于道光帝如此隆重的悼念,皇太后也表现得非常通情达理,她自己也曾经好几次亲临“孝全皇后”灵前祭奠追思,倍显亲情。
谥号
道光二十年正月十七日(1840年2月19日),道光帝发下诏书,赐谥大行皇后钮祜禄氏为孝全皇后。经过咸丰同治、光绪三朝累次上谥,谥号全称为:孝全慈敬宽仁端悫安惠诚敏符天笃圣成皇后。
陵寝
道光二十年十月二十七日(1840年11月20日),道光帝以“谒陵”为名,亲自护送孝全皇后梓宫奉移西陵,十一月初九(12月2日)葬入龙泉峪地宫,此前孝穆皇后和孝慎皇后的梓宫已经葬入了该地宫,道光帝去世后梓宫也葬于此,是为三后附葬一帝的清西陵慕陵
子女恩荣
孝全皇后去世后,留下年仅十岁的独子奕詝,由后妃之首奕䜣之母静贵妃抚养。道光帝去世后,奕詝继位,是为咸丰帝
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二月,孝全皇后所生的皇四女16岁,被封为寿安固伦公主,指配蒙古亲王世子德穆楚克扎布,为道光女婿中最为显赫之人,婚后夫妻感情甚笃。

孝全成皇后史料记载

编辑
《清实录道光朝实录》:
道光帝晋封全嫔钮祜禄氏为全妃册文: [5] 
命协办大学士英和、为正使。内阁学士奕经、为副使。持节、赍册印、晋封全嫔钮祜禄氏、为全妃。册文曰。朕惟兰闺懋教。鸣环扬九御之徽。椒殿襄勤。献茧肃六宫之职。允增辉于翟服。宜贲宠于鸾章。咨尔全嫔钮祜禄氏、粹质弥昭。芳型夙秉。珩璜表度。早懋著夫令仪。巾悦叨荣。荷优颁夫懿旨。兹仰承皇太后慈谕。晋封尔为全妃。申之册命。尔其蕃厘祗迓。益严彤史之箴。茂祉长膺。克赞紫庭之化。钦哉。
道光帝晋封全妃钮祜禄氏为全贵妃册文: [6] 
命协办大学士英和、为正使。礼部左侍郎汪守和、为副使。持节赍册宝、晋封全妃钮祜禄氏为全贵妃。册文曰。朕惟筴衍泰元。敷锡溥六宫之惠。仪彰坤顺。宣勤流九御之徽。宜贲彝章。式昭令典。咨尔全妃钮祜禄氏。肃雝播誉。端谨持躬。嘉佐职于瑶筐。椒涂赞化。荷升华于镠简。萱惟颁恩。兹仰承皇太后懿旨。晋封尔为全贵妃。申之册命。尔其祉福懋膺。长奉宸轩而延祜。恪恭允著。克襄壸掖以垂型。钦哉。
道光帝诏封全贵妃钮祜禄氏为摄六宫事皇贵妃诏书 [7] 
谕内阁、奉皇太后懿旨。全贵妃钮钴禄氏、着晋封为皇贵妃。一切服色车舆。俱着查照大清会典则例服用。并着摄六宫事。于明年十月举行册后典礼。各亥衙门豫期查例具奏。
道光帝册立皇贵妃钮祜禄氏为皇后册文:
命大学士长龄、为正使。署礼部尚书奕颢、为副使。持节赍册宝。册立皇贵妃钮祜禄氏为皇后。册文曰。朕闻正位乎内。实开王化之基。先齐其家。用肇人伦之始。惟安贞而应地。表范兰闱。斯柔顺以承天。升华芝检。式循茂典。聿展彝章。咨尔皇贵妃钮祜禄氏、勋族钟祥。名 宗毓粹。夙娴礼法。克符图史之规。素秉温恭。爰协珩璜之度。侍慈颜而观心允洽。愉婉钦承。立壸教而仁意丕昭。俭勤懋著。特颁凤綍。资淑德以凝庥。载举鸿仪。阐徽音而俪极。兹仰奉皇太后懿旨。以金册金宝立尔为皇后。尔其佐萱庭之孝养。爱敬摅忱。树椒殿之休声。肃雝布化。恩周丹掖。交推贤辅于宫中。吉叶黄裳。普示母仪于天下。永绥多福。祗迓洪禧。钦哉。
道光帝册谥皇后为孝全皇后册文: [8] 
命睿亲王仁寿、为正使。怡亲王载垣、为副使。赍册宝诣观德殿册谥孝全皇后。册文曰。册文曰。璇宫笃祉。芝函永焕于千秋。彤管扬辉。蕙问丕彰于万国。纪鸾帏之淑范。申锡彝章。晋凤綍之徽称。用光简策。聿宣令誉。载表芳规。惟皇后赋质端醇。褆躬恪慎。慈惠协珩璜之则。夙秉渊心。斋庄树宫阃之型咸钦玉度。欢承萱殿。襄定省以无违。位正椒庭。赞旰宵而罔懈。课成劳于茧馆。节俭常先觇佳。瑞于麟徵。恩勤并著。综平生之懿行。莫罄揄扬。播寰宇之休声。宜垂久远。爱为孝而敬为孝。实基百行之原。受克全而归克全。允系六宫之望。爰遵懋典。俾永嘉名。兹以册宝谥曰孝全皇后。于戏。溯颐养之婉愉。思深维则。备坤元之柔顺。善已兼赅。锦轴瑶编。炳丹青而有耀。金章银钮。荣竹帛而流芬。默鉴追怀。式昭奕禩。
《清实录咸丰帝朝实录》:
咸丰帝尊谥孝全皇后册文: [9] 
臣闻华渚流虹。用启璇宫之瑞。寿邱绕电。聿彰黄室之符。仪夏翟于重霄。贻型楙著。缅春晖于閟殿。报德靡穷。祗考彝章。敬崇显号。钦惟皇妣孝全皇后。体隆俪日。道协配天。溯正位于椒庭。赞宵衣而调幕。佐问安于萱戺。馨夕膳以和羹。奉九庙之烝尝。洁将苹藻。率六宫以俭约。礼式袆褕。安贞应而四海平。穆清合而三阶正。凡圣母柔嘉之令德。皆藐躬髫龀所亲承。追思弓韣之犹存。弥恸音容之已远。仰流徽于姒室。未由再奉夫坤仪。痛鼎陟于轩湖。复切追攀夫乾荫。属忝前星而缵绪。爰诹吉日以升芗。春露秋霜。遽阅十年之驹隙。镂金勒石。永昭万异之鸿称。念形容无得而名。惟典礼于今为烈。稍竭显扬之愿。庶酬鞠育之恩。谨奉册宝。恭上尊谥。曰孝全慈敬宽仁端悫符天笃圣成皇后。于戏。琅函阐实。钦粹范以流光。苕玉镌华。举鸿仪而告备。伏冀慈灵默鉴。陟降居歆。载以彤编。与球图而并寿。藏之金匮。偕日月而长新。谨言。
《清史稿·卷二百十四·列传一》记载: [10] 
孝全成皇后,钮祜禄氏,二等侍卫、一等男颐龄女。后事宣宗,册全嫔。累进全贵妃。道光十一年六月己丑,文宗生。十三年,进皇贵妃,摄六宫事。十四年,立为皇后。二十年正月壬寅,崩,年三十三。宣宗亲定谥曰孝全皇后,葬龙泉峪。咸丰初,上谥。光绪间加谥,曰孝全慈敬宽仁端悫安惠诚敏符天笃圣成皇后。子一,文宗。女二:一殇,一下嫁德穆楚克扎布。

孝全成皇后死因之谜

编辑
关于孝全皇后的死因,历来众说纷纭,野史都说皇后死于非命,且矛头都指向婆婆恭慈皇太后(孝和睿皇后)。 [11-12] 

孝全成皇后被迫自杀

孝和睿皇后 孝和睿皇后
此说法有两个版本,一是为父乞官被太后责备,羞愧自杀。《清宫词》中第二首写孝全成皇后的诗云:
如意多因少小怜,蚁杯鸩毒兆当筵,温成贵宠伤盘水,天语亲褒有孝全。
作者原注:“孝全皇后由皇贵妃摄六宫事,旋正中宫,数年暴崩,事多隐秘。其时恭慈皇太后尚在,家法森严,宣宗亦不敢违命也,故特谥之曰:‘全’。”照这首诗看,孝全皇后暴崩,似是新年宫中家宴,酒中为人下毒所致。但“温成贵宠伤盘水”兼用宋仁宗张贵妃恃宠称骄及庆历八年(1048年)近侍作乱纵火,曹皇后率宫人救火擒贼的故事,含沙射影,牵连到了恭慈皇太后。史载:宋仁宗张妃颇与闻外事,曾为其伯父尧佐乞官,或者孝全皇后亦有类似的举动,为父亲颐龄道光帝求官,而恭慈皇太后有所责备,孝全皇后因而羞惧服毒。真相究竟如何,没有人敢再追查下去,只能不了了之,诚所谓“宫闱事秘,莫得闻矣”! [2]  (辟谣:皇后父颐龄早在道光十四年以前就过世) [13] 
清朝野史大观》中还有一种说法,即谋害奕䜣阴谋败露,被迫自杀。
奕䜣(即后来的恭亲王)是道光帝静贵妃(后谥孝静成皇后)所生,文武双全,而且聪明过人,后来更支持洋务运动,和西方人(中国人蔑称为“洋鬼子”)接近,有“鬼子六”之称;而孝全皇后所生的奕詝则软弱无能,一副老好人模样,难堪大任,道光帝原先最中意奕䜣,有意立他为嗣。孝全皇后为确保自己的儿子能够继承皇位,遂摆下毒鱼宴,企图毒死奕䜣。一天,奕䜣正好来孝全皇后和奕詝所住的钟粹宫奕詝玩,皇后便派人通知奕䜣之母静贵妃,说让奕䜣在自己寝宫里吃饭。临近开宴,皇后偷偷叫来儿子奕詝,让他不要吃桌上的鱼。奕詝不明白原因,不肯听从,皇后只好把图谋告诉了他。但奕詝忠厚仁慈,且与奕䜣关系最好,所以在吃饭时,当奕䜣要夹鱼吃时,他狠命地踩了奕䜣一脚,如此数次,聪明的奕䜣自然明白了,便再也没有要吃鱼。皇后的图谋没有得逞。这时,皇后宫中的一只猫在桌底下吃了奕䜣吃掉下来的鱼骨头,但吃完没多久,就突然狂窜起来,没跑多远就倒地而死。奕䜣大惊,回家告诉了母亲静贵妃静贵妃也大吃一惊,忙去告诉恭慈皇太后。太后大怒,便命令道光帝赐死皇后。道光帝虽然不舍得皇后,但母命难违。孝全皇后为了自己的儿子能够保全,只好自尽。 [2]  (辟谣:孝全成皇后是病逝,具体细节见下面的“死因真相”)
然而这两种说法都有着极大的硬伤:孝全的家族极其显贵,其祖为清朝著名将军,战功显赫,其父拥有世袭爵位,更在实际职务上官至从一品驻防将军,孝全并没有为其父乞官的必要。二来孝全皇后所生的奕詝当时既是道光帝嫡子,又是长子,很难想象同为嫡长子道光帝会偏心庶子。 且终道光一朝,孝全皇后所获盛宠也远非奕䜣之母静贵妃所能稍及,且当时奕詝身体尚且健康(他受伤坡脚是在孝全皇后去世后),据说面貌也颇似皇后,且一直有“仁孝”之名,综上所述,起码在孝全皇后还在世时,奕䜣并没有形成对奕詝的威胁,很难想象道光会在孝全皇后还在世就属意奕䜣。孝全皇后没有必要冒着严酷的清朝家法谋害一个年幼的庶子;更何况,孝全皇后已经母仪天下,就算将来她的儿子不登大宝,无论哪一个皇子继位,她都是名正言顺的母后皇太后,无论从哪一方面评论,毒害庶子都经不起推敲。
另一个原因则是这样说的:孝全皇后当年在做“全贵妃”生下皇四子的时候捣了鬼。全贵妃原本的预产期,在生下皇五子的祥妃之后。但当时皇长子早逝,谁要是先生下了儿子,谁的儿子就是事实上的庶长子,日后能问津帝位。于是全贵妃就暗中找了太医,软硬兼施,逼着太医配制了催产药物,终于比祥妃提前七天生下了儿子。——世上没有不漏风的墙,皇太后与皇后婆媳反目,皇后又失了权,于是就有人向皇太后报告了这个多年前的隐秘。此事一发,皇太后更不能容忍,于是逼着皇后自尽。 [2]  (辟谣:咸丰皇帝并非早产儿,是足月生产,有档案《全贵妃遇喜档》为证,记录了全贵妃怀孕生子的前后,“道光十年八月有孕,道光十一年六月初九日在圆明园湛静斋生下四阿哥”) [14] 
不过,在众多说法中,这种说法倒是最站不住脚的。且不说清宫中对后妃生育管理极严;也不说以那年头足月婴儿尚且极低的成活率,焉有哪个后宫女人愿意主动让自己的儿子“早产”,增加夭折的机率;就是这种说法的理论根据——事实上的庶长子能够问津帝位,其母能够爬上皇后之位,就已经很不对头。清朝皇位传承与其它皇朝不同,从来没有“立长”的祖制。况且皇四子出生时,孝慎皇后身体还很健康,没有早死空出后位的机会。 [2] 

孝全成皇后太后下毒

但也有人认为《清宫词》诗注中所说下毒者乃是恭慈皇太后本人,至于太后为何下毒,也有两种说法,第一种说法和被迫自杀的第一种说法差不多,即皇后大概因为父乞官犯了家法而被太后责备,不同的是皇后没有羞愧自尽,而太后却用毒酒害死了皇后。
不过第二种说法更为流行,即婆媳二人早就关系不和,太后因此用毒酒害死了皇后。
相传道光十五年(1835年)孝和皇太后六十岁大寿时,道光帝为讨太后欢心,亲自制作皇太后六旬寿颂十章,在太后寝宫寿康宫(在圆明三园之一的绮春园中)颂读贺寿。而皇后为了讨得皇帝和太后欢心,也来凑热闹,且她诗词文章无一不精,当下一挥而就,写成“恭和御诗十章”,献给太后。 过了几天,道光帝去向太后请安时,随便聊起皇后赋诗祝贺一事。太后却说:“皇后敏慧过人,未免可惜。”道光帝觉得她讲得奇怪。太后又道:“妇女以德为重,德厚方能载福,若仗着一点才艺卖弄,恐不是有福之人。” 言下之意即是“女子无才便是德”。道光帝听了也没放在心上。但宫中有好事之徒把太后的这种随意闲聊添油加醋地说给皇后听。皇后有些不高兴,心想:“我乃一国之母,生下皇子,又是皇长子,将来免不了身登大位,我便是皇太后的命,难道能说我没有福分么?”觉得太后有意损她。 才色俱佳的皇后,因道光帝的宠爱,更生骄娇之气,太后小看她,便不免心存芥蒂,表面上也就流露出来。有时去寿康宫请安,言语中颇含讥讽。太后一贯养尊处优,无法忍受。婆媳两人越来越生分了,再加上宫女嫔妃们从中搬弄是非,关系更加不和。道光十九年(1839年)冬,皇后偶然受了些风寒,太后亲自驾临皇后寝宫探视,态度十分慈祥,使道光帝颇觉欣慰。转眼过了元旦,皇后的病已有起色,便坐上凤辇去寿康宫叩头谢恩,婆媳两人聊得很开心,关系似乎好转。过了几天,太后派人送了一瓶酒给皇后,皇后喝过后当天就暴崩了。照此说法,太后下毒的可能性很大,但都没有其它确切的证据。(辟谣:孝全成皇后是病逝,具体细节见下面的“死因真相”)

孝全成皇后死因真相

道光十九年八月十七:上奉皇太后幸同乐园。进膳毕。幸湛静斋。视皇后疾。侍送皇太后还绮春园(清实录 [15] 
道光二十年正月初六:上诣绮春园问皇太后安。申刻、复诣绮春园。奉皇太后临视皇后疾。(清实录 [15] 
道光二十年正月初八:因皇后病重,禄喜请旨。奉旨,如若事出,诸事按十三年孝慎皇后例。没日禄喜带首领太监在二宫门澹怀堂轮流举哀,俟皇后灵寝进城送至城内,仍回圆明园各归本处。钦此。正月十一日,丑初三刻,大行皇后薨逝。(恩赏日记档)
道光二十年正月十一:丑刻,皇后崩。上临视悲痛。诣绮春园问皇太后安。辰刻、皇太后至澹怀堂临奠。上跪迎于碧静堂外。侍送皇太后还绮春园。(清实录 [15] 
(皇后从道光十九年八月得病,同月十七日皇帝和太后一起去看望生病的皇后,二十年正月初六又再次去看望生病的皇后。到了初八日皇后病情加重奄奄一息,皇帝下旨如若事出,诸事按十三年孝慎皇后例,三天后皇后病逝,地点是皇后在圆明园的寝宫湛静斋。)

孝全成皇后家族成员

编辑
《同心训迪》扇面 《同心训迪》扇面
曾祖父:钮祜禄·成德,初任健锐营先锋,累任荆州将军,谥威恪。
祖父:钮祜禄·穆克登布,嘉庆八年剿匪殁于阵,加予轻车都尉世职,并为二等男爵,谥刚烈。
父亲:钮祜禄·颐龄,世袭二等男爵,乾清门二等侍卫,赠一等承恩侯,晋赠三等承恩公。
母亲:乌雅氏,一品公妻夫人
兄弟:恩绪,袭二等男,任头等侍卫
侄子:瑚图哩
长侄孙:文寿,袭三等承恩公
次侄孙:文瑞,字叔安,袭二等男
曾侄孙:文寿承继子庆麟,袭三等承恩公
长女:皇三女端顺固伦公主
次女:皇四女寿安固伦公主

孝全成皇后艺术形象

编辑
年份
影视版本
演员
剧中名
1988
蔡善仪

1997

1997

2005

2006
2011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展开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