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概說》第六章:宋元之崇道與新道派之興起 作:李養正 - z96385274110的創作 - 巴哈姆特

創作內容

2 GP

《道教概說》第六章:宋元之崇道與新道派之興起 作:李養正

作者:玄都之王│2015-06-08 22:29:22│贊助:52│人氣:457
 唐王朝覆滅後,相繼為五代十國(九零七至九六零年),在我國歷史上是一段衰亂、分裂時期。北方的梁(九零七至九二三年)、唐(九二三至九三六年)、晉(九三六至九四七年)、漢(九四七至九五一年)、周(九五一至九六零年),五個小朝庭,匆起匆滅,都是短促的。在五代大亂的局面下,南方也是群雄割據,立國分治,吳國(八九二至九三七年)、南唐(九三七至九七五年)、前蜀國(八九一至九二五年)、後蜀國(八九一至九二五年)、吳越國(八九三至九七八年)、閩國(八九三至九四五年)、南平國(九零七至九六三年)、北漢國(九五一至九七九年),南方雖較少戰禍,但統治者亦均窮奢極欲,殘酷搜括人民。經周太祖郭威與宋太祖趙匡胤進行了統一的戰爭,才逐漸結束了連年混戰、南北分裂的局面。
 由於這一歷史時期不斷的民族戰爭及軍閥之間的火拼,使得百姓遭受著嚴重的災難,促使道教亦南北分宗,各演教義,新的道派在大江南北紛紛興起;同時又由於宋代儒學由漢學向宋學[1]演變,不拘訓詁舊說而自由說經,進而探討宇宙和人類的起源與構成的原理,這也影響和促使道教向義理深入發展。前者表現在北方新道派:太一道、真大道、全真道及南方淨明道、清微道等之興起;後者表現在陳摶創「無極圖」說之後道教圖學的發展及張伯端著《悟真篇》,逐漸完成了內丹教義並使之哲理化。
 宋、遼、金、元(九六零至一三六八年)四百多年,道教興旺是在宋真宗(九九八至一零二二年)及宋徽宗時期。因此論宋元道教之發展,我們便從真宗、徽宗談起。至於宋初陳摶使內丹道哲理化,則與張伯端《悟真篇》一并加以論述。

[1]唐代以前的儒學稱為「漢學」,唐代以後的儒學稱為「宋學」


一、宋真宗、徽宗之崇道
 宋初,太祖、太宗雖亦祀老子和建觀設醮,對道教著名人物陳摶、種放、丁少微、蘇澄隱、馬志通、張守真等賜「先生」、「大師」稱號,但基本上實行的是佛、道同等對待的政策,攏絡宗教著名人物,利用宗教,以隱定其初建的政局。宋代崇道,一般說發端於宋真宗與遼(契丹)訂立澶淵盟約之後;但考諸元脫脫撰《宋史‧真宗紀》後贊語,則實際乃發端於宋太宗幽州戰敗之後。其贊曰:「宋自太宗幽州之敗,惡言兵矣。契丹其主稱天,其后稱地,一歲祭天不知其幾,獵而手接飛雁,鴇自投地,皆稱為天賜,祭告而誇耀之。意者宋之諸臣,因知契丹之習,又見其君有厭兵之意,遂進神道設教之言,欲假是以動敵人之聽聞,庶几足以潛消其窺覦之志歟?然不思修本以制敵,又效尤焉,計亦末矣。」
 宋真宗就是「效尤」者。《宋史‧真宗紀》贊曰:「真宗英晤之主。其初踐位,相臣李沆慮其聰明,必多作為,數奏災異以杜其侈心,蓋有所見也。及澶淵既盟,封禪事作,祥瑞沓臻,天書屢降,導迎奠安,一國君如病狂熱,吁,可怪也。」
 說的是宋真宗景德元年(一零零四年)十二月,與契丹(遼)在澶州(今河北濮陽縣西南)訂立和約,史稱澶淵之盟。但這並不等於消除了異族侵犯的威脅,更是未能減除當政者內心的惶恐。宋真宗時刻感到統治地位的不穩,欲借助神力以安定人心,鞏固其統治。自言夢見神人下降,說有天書頒賜。攝中書令王欽若、參知政事丁謂、儀衛使王旦等迎合真宗的旨意,造天書以張祥瑞,皇帝和群臣大稿慶賀典禮。像這樣的舉動有很多次。據《宋史‧禮誌七》記載:「大中祥符元年(一零零八年)正月乙丑,帝謂輔臣曰:『朕去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夜將半,方就寢,忽室中光曜,見神人星冠、絳衣,告曰:『來月三日,宣於正殿建黃籙道場一月,將降天書《大中祥符》三篇。』朕竦然起對,已復無見,命筆識之。自十二月朔,即齋戒於朝元殿,建道場以佇神貺。適皇城司奏,左承天門屋南角有黃帛曳鴟尾上,帛長二丈許,緘物如書卷,纏以青縷三道,封處有字隱隱,蓋神人所謂天降之書也。』王旦等皆再拜稱賀。」
 接著,宋真宗步至承天門,瞻望再拜,遣二內臣爬上屋頂取下來。王旦跪奉而進,帝再拜受之,親奉安輿,導至道場,付陳堯叟啟封。帛上有曰:「趙受命,興於宋,付於暳。居其器,守於正。世七百,九九定。」
 緘書甚密,抉以利刀方起。帝跪受,復授堯叟讀之。其書黃字三幅,詞類《書‧洪範》、《老子道德經》,始言真宗能以至孝至道紹世,次諭以清靜簡儉,終述世祚延永之意。宋真宗「蘊以所緘帛,盛以金匱」。接著便是群臣致賀、祠廟、賜宴,大赦,改元(改景德為大中祥符),改左承天門為左承天祥符。
 大中祥符元年(一零零八年)四月,又說天書再降內中功德閣。六月,封祀制置使王欽若又說木工董祚在泰山西南垂刀山上之靈液亭北,見黃素書曳林木之上,有字不能識。宋真宗「迎導天書,安於含芳園正殿」,授陳堯叟啟封。其文為:「汝崇孝奉吾,育民廣福。鍚爾嘉瑞,黎庶咸知。秘守斯言,善解吾意。國祚延永,壽歷遐歲。」
 宋真宗命摹刻天書奉安昭宮刻玉殿,又舉行隆重的宣讀天書儀式,真宗還自作《欽承寶訓述》以示中外,又恭上玉皇大天帝聖號寶冊、袞服。
 「天書屢降」所引起的狂熱反應,宋真宗還以為聲勢不夠,又想模仿唐朝宗祖老子的辦法,來抬高皇帝的地位和顯示神必祐宋室的可靠性。可是道教至尊之神太上老君姓李,不能為趙氏皇帝裝飾門面,於是宋真宗又假托夢見神人傳玉皇之命,硬是造了一個「保生天尊大帝趙玄朗」,揚言這是趙氏帝王的族祖。《宋史‧禮誌七》記載:「帝於大中祥符五年十月,語輔臣曰:『朕夢先降神人傳玉皇之命云:『先令汝祖趙某授汝天書,令再見汝,如唐朝恭奉玄元皇帝。』翼日,復夢神人傳天尊言:『吾坐西,斜設六位以候。』是日,即於延恩殿設道場。五鼓一籌,先聞異香,頃之,黃光滿殿,蔽燈燭,睹靈仙儀衛天尊至,朕再拜殿下。俄黃霧起,須臾霧散,由西陞升,見侍從在東陛。天尊就座,有六人揖天尊而後坐。朕欲拜六人,天尊止令揖,命朕前,曰:『吾人皇九人中一也,是趙之始祖,再降,乃軒轅黃帝,凡世所知少典之子,非也。毋感電夢天人,坐於壽丘。後唐時,奉玉帝命,七月一日下降,總治下方,主趙氏之族,今已百年。皇帝善為撫育蒼生,無怠前志。』即離座,乘雲而去。』」
 宋真宗這麼一說,王旦等人便再拜稱賀。宋真宗還再地召王旦等至延恩殿,歷觀臨降之所,并布告天下。命參知政事丁謂、翰林學士李宗諤、龍圖閣侍制陳彭年與禮官修崇奉儀注。潤十月,制九天司命保生天尊號「聖祖上靈高道九天司命保生天尊大帝」,聖祖母號曰「元天大聖后」。大中祥符八年(一零一五年),又上玉皇大帝聖號曰「太上開天執符御曆含真體道玉皇大天帝」。從此,道教又多了一位僅次於玉皇的尊神─「保生大帝」趙玄朗。
 除上述舉動外,又修建玉清昭應宮,刻玉天書,安於寶符閣,真宗以其御容侍立於玉皇天帝之側。又召龍虎山天師道第二十四代天師張正隨,賜號為「真靜先生」,立授籙院、上清宮,蠲其田租,封號准其世襲。這是天師道歷代天師受先生」號之始。又各路亦遍置道觀,以侍從諸臣退職者領之,號為「祠祿」。
 宋徽宗則更是崇尚道教。徽宗時,北方的遼(契丹)金(女真)對宋室威脅甚大,徽宗以佛為「金狄」,興道排佛。據《宋史‧徽宗本紀》記載,大觀二年(一一零八年)「班《金籙靈寶道場儀範》於天下。詔天下訪求道教仙經。」大觀四年,「詔:士庶拜僧者,論以大不恭。」政和三年(一一一三年)「以天神降,詔告在位,作《天真降臨示現記》。」政和四年,「置道階,凡廿六等。」政和六年九月「詣玉清和陽宮,上太上開天執符御曆含真體道昊天玉皇上帝徽號寶冊。……令洞天福地修建宮觀,塑造聖像。」政和七年二月「會道士二千餘人於上清寶籙宮,詔通真先生林靈素以帝君降臨事。……辛未,改天下天寧萬壽觀為神霄玉清萬壽宮。乙亥,幸上清寶籙宮,命林靈素講道經。……夏四月庚申,帝諷道籙院上章,冊己為‘教主道君皇帝」,止於教門章疏內用。」宋徽宗集天神(長生大帝君)、教主、皇帝於一身,這是歷代崇道的帝王所絕無僅有的一個,可以說達到了狂熱的最高峰。在同年五月,「己丑,如玉清和陽宮,上承天效法厚德光大后土皇地衹徽號寶冊。辛卯,命蔡提舉秘書省並左右街道籙院。……癸卯,改玉清和陽宮為玉清神霄宮。」重和元年(一一一八年)四月,「以太上混元上德皇帝二月十五日生辰為貞元節。」五月「乙酉,詔諸路選漕臣一員,提舉本路神霄宮。丁亥,以林靈素為通真達靈元妙先生,張虛白為通元沖妙先生。壬辰,班御制《聖濟經》。以青華帝君八月九日生辰為元成節。」九月「丙戌,詔太學、辟雍各置《內經》、《道德經》、《莊子》、《列子》博士二員。……丁酉,用蔡京言,集古今道教事為紀誌,賜名《道史》。……詔:視中大夫林靈素,視中奉大夫張虛白,並特受本品真官。」宣和元年(一一一九年)正月,「乙卯,詔:「佛改號大覺金仙,餘為仙人、大士。僧為德士,易服飾,稱姓氏。寺為宮,院為觀。」改女冠為女道,尼為女德。」三月「詔天下知宮觀道士與監司、郡縣官以客禮相見。」五月「丁未,詔德士並許入道學,依道士法。壬申,班御制《九星二十八宿朝元冠服圖》。」六月「甲申,詔封莊周為微妙元通真君,列御寇為致虛觀妙真君,仍行冊命,配享混元皇帝。」宣和七年(一一二五年)十二月「庚申,詔內禪,皇太子即皇帝位。尊帝為教主道君太上皇帝。」
 又據《宋史‧禮誌七》記載,政和三年(一一一三年)「太師蔡京奏:「天神降格,實為大慶,乞付史館。」帝出手詔,播告天下。群臣詣東上閣門拜表稱賀,御制《天真示現記》,尋以天神降日為天應節,即其地建迎真宮。」又用方士魏漢津之說,備百物之象,鑄鼎九,建九成宮以安放九鼎。政和六年,用方士王仔昔議,定鼎閣於天章閣,自九成宮徙九鼎奉安之。政和八年(一一一八年),又用方士言,鑄神霄九鼎,安放於上清寶籙宮神霄殿,與魏漢津所鑄,凡十八鼎。
 關於宋徽宗冊己為「道君」事,《宋史‧林靈素傳》有所記載,道士林靈素見宋徽宗:「既見,大言曰:『天有九霄,其神霄為最高,其治曰神霄玉清,王者上帝之長子,主南方,號長生大帝君,陛下是也。既下降於世,其弟東華帝君者,主東方,攝領之……。』」
 還說蔡京是左元仙伯,王黼為文華吏,王革為園苑寶華吏,劉貴妃為九華玉真安妃,褚慧、鄭居中、童貫等都是天上仙卿下降,佐帝王之治。林靈素之奏,正投合宋徽宗的心意,令天下皆建神霄萬壽宮,冊己為「教主道君皇帝」。
 關於宋徽宗之興道排佛,《歷代佛祖通載》卷十九有記載:「(政和七年)四月,詔道籙院。略曰:『朕乃上帝元子,為太霄神君,憫中華被金狄之難數,遂懇上帝,愿為人主,令天下歸於正道,卿等可上表,冊朕為教主道君皇帝,止用於教門上。』以釋教經六千卷內惡談毀詞,詆謗道儒二教,命近臣於籙道院看詳,取索焚棄之。」
 又《佛祖統記》卷四十六記載:「宣和元年詔曰:『自先王之澤竭,而胡教始行於中國,雖其言不同,要其歸與道為一教,雖不可廢,而猶為中國禮義害,故不可不革,其以佛為大覺金仙,服天尊服,菩薩為大士,僧為德士,尼為女德士,服巾冠,執木笏,寺為宮,院為觀,住持為知宮觀事,禁毋得留銅鈸塔像。』宋徽宗的崇道抑佛,於此可見。」
 縱觀宋徽宗以前的道教歷史,崇道的君王固然不少,但其程度,可以說徽宗為最。他崇道的時間長達二十多年,其耗資之巨、影響之深,均為以前歷史所罕見。他把道教扶持、抬高到了歷史的高峰。然卻因其疏於國事而誤國殃民,加速了北宋的滅亡,連集「教主、道君、皇帝」三位於一體的他,最後也只落得身被俘而悲悽地死去。撰《宋史》的元脫脫於《徽宗本紀》後指責徽宗說:「溺信虛無,崇飾遊觀,困竭民力。君臣逸豫,相為誕謾,怠棄國政,日行無稽。……他日國破身辱,遂與石晉重貴同科,豈得諉諸數矣。」


二、陳摶與張伯端之發展修丹理論
 宋初的陳摶和神宗時的張伯端等一些煉養士和思想家,遠承了魏伯陽《周易參同契》的修丹與天地造化同途,模擬自然的修煉理論;近繼劉知古、彭曉、呂洞賓的內丹修煉術,進一步推天道以明人事,闡發、推進道教的煉養理論與內丹道。如陳摶作《無極圖》筏圖式,探究生命的起源,以尋延年益壽之方,既發明了煉養內丹的五個階段、境界,也使內丹煉養術更具有了哲理色彩。張伯端撰《悟真篇》,結合其實踐體驗,進一步闡明煉養內丹之方法及描述煉養內丹過程中的種種表徵。他們都使道教的煉養理論及方法深入了一步,對後世道教有著重大影響;不僅如此他們的學術思想對宋代的學術思想也有著深大影響。
 據《宋史‧陳摶傳》記載:「陳摶字圖南,毫州真源人。……唐長興中舉進士不第,遂不求祿仕.以山水為樂。自言嘗遇孫君仿、鷥皮處士,二人者高尚人也,語摶曰:『武當山九室岩可以隱居摶往棲焉。因服氣辟谷歷廿餘年,但日飲酒數杯,移居華山雲台觀,又止少華石室,每寢處多百餘日不起。』周世宗好黃術,有以摶名聞者。顯德三年(九五六年),命華州送至闕下,留止禁中月餘,從容問其術,摶對曰:『陛下為四海之主,當以政治為念,奈何留意黃白之事乎。』世宗不之責,命為諫議大夫。固辭不受……。」
 到了宋太宗時,於太平興國(九七七至九八四年)中來朝,九年(九八四年)復來朝,宋太宗說他是獨善其身,不干勢行的方外之士。陳摶在華山住了四十多年,這時已是近百歲的人了。中書宋琪問道於陳摶:「『先生得玄默修蒹之道,可以教人乎?』對曰:『摶山野之人,於時無用,亦不知神仙黃白之事,吐納養生之理,非有方術可傳,假令白日沖天,亦何益於世?今聖上龍顏秀異,有天人之表,博達古今,深究治亂,真有道仁聖之主也。正君臣協心同德興化政治之秋,勤行修煉,無出於此。琪等稱善。』」
 宋琪以其語告白於宋太宗,太宗益重陳摶,下詔賜號「希夷先生」。陳摶死於端拱二年(九八九年)七月廿二日。
 陳摶是繼陶弘景、司馬承禎之後。道教中出現的卓越學者。《宋史‧陳摶傳》云:「摶好讀《易》,手不釋卷。常自號扶搖子。著《指玄篇》八十一章,主導養及還丹之事。宰相王溥亦著八十一章以箋其旨。又有《三峰寓言》及《高陽集》、《釣潭集》詩六百餘首。」
 又據《宋史‧藝文誌》著錄,易類有陳摶著《赤松子八誡錄》一卷(道家書類)、《指玄篇》一卷(道家吐納類)、《九室指玄篇》一篇(道家外丹類)、《人倫風鑒》(又稱《龜鑒》)一卷(五行相法類);宋釋志磐《佛祖統記》卷四十三記載:「陳摶得麻衣道者《正易心法》,為之注釋。」《宋史‧朱震傳》記載:「陳摶以《先天圖》傳種放,種放傳穆修,種放又以《河圖》、《洛書》傳李溉,穆修以《太極圖》傳周敦頤。」這些圖式均出自陳摶。清朱彝尊《太極圖授受考》謂:「陳摶居華山,曾以《無極圖》刊諸石。」陳摶的著作很多,但大多已亡佚了,不過宋明以來的有關著作中尚保存有引述的文與圖,可資研究。
 陳摶一生致力於養生之道,他對道教煉養理論箕方法的發展,主要表現在他創作的一系列圖示中;而在眾多的圖式中,最有代表意義,又影響最大.傳論最多的,便是他曾刻於華山石壁的《無極圖》。五代(九零七至九六零年)以後,出現了以圖式解析《易》理的圖學哲學思想。其首創者便是陳摶。清初黃宗炎在所撰《太極圖說辨》中便說:「圖學從來,出於圖南。」不過陳摶乃是假《易》理而論仙道。自從宋周敦頤得自陳摶所傳圖式後,作《太極圖說》,爾後授受漸廣,演繹者日多,各種各樣的圖式紛紛出現,皆自稱其哲理精髓,總攝於自己所設計的圖式。總之這許多的圖式,都是這些學者們所設計的模式論的圖式,以及道教煉養士們的修真理論與方法的圖式。陳摶的《無極圖》則兼有之。清初黃宗炎《易學辨惑‧太極圖說辨》中有一段文字說明此《無極圖》的源流及其含意:「辨曰:此圖本名《無極圖》,陳圖南刻於華山石壁,列此名位。創自河上公,魏伯陽得之著《參同契》,鍾離權得之以授呂洞賓,洞賓後與圖南同隱華山,因以授陳。陳又受《先天圖》於麻衣道者,皆以授種放。放以授穆修與僧壽涯。修以《先天圖》授李挺之。挺之以授邵天叟,天叟以授堯夫。修以《無極圖》授周茂權,茂權又得先天地之偈於壽涯。乃方式修煉之術。其義自下而上,以明逆則成丹之法。……就其圖而述之,其最下一○名為元(玄)牝之門。元牝即谷神也,牝者窮也,谷者虛也。……修煉之家,以元牝谷神為人身命門兩腎宣隙之處,氣由所生,是為祖氣,凡人五官百骸之運用知覺,皆根於此。於是提其祖氣,上升為上一○,名為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有形之精,化為微芒之氣;煉依希呼吸之氣,化為出有入無之神,便貫於五臟六腑而為中(三五至精圖),名為五氣朝元。行之而得也,則水火交媾,而為又其上之圖,名為取坎填离,乃成聖胎。又使復還於元始,而為最上之一○,名為煉神還虛,復歸無極,而功用至矣。蓋始於得窮,次於煉己,次於和合,次於得藥,終於脫胎,誠仙真求長生之秘術也。」
 陳摶的《無極圖》有順、逆兩種解釋,順即順以生人,指宇宙萬物之源起,即宇宙生成論。陳摶以無極為宇宙本原,宇宙萬物之生成歷經了五個過程,模式從上到下:
  一:無極而太極
  二:陰靜而陽動
  三:五氣順布
  四:順以生人
  五:化生萬物
 逆即逆以成丹,講的是煉養內丹的方法,陳摶分之為五個階段,模式從下向上:
  一:得窮
  二:煉己
  三:和合
  四:得藥
  五:脫胎還虛
 其要旨在於掌握火水,作到心腎相交,水火既濟。所謂逆,一是指逆反自然過程,從下向上;二是指火性本炎上,水性本潤下,但現在要將火使之向下,逆其火性,使火不燥烈,溫養和燠於腎陰,將水使之向上,逆其水性,使之不卑濕,上升而滋養心陽。這樣滋養之至接續而不已,溫養之至堅固而不敗,便算是得法了。
 陳摶的宇宙生成論及煉養理論,淵源於四個方面:
  從《易》理中吸取宇宙生成論。
  吸取老子復歸於無極及歸根曰靜,靜曰復命的思想。
  繼承魏伯陽《參同契》模擬自然的丹道理論。
  繼承鍾呂金丹道的內丹煉養方術。
 他對道教清修派(或稱丹鼎派)最神秘的內丹道的發展有兩點:一是使之具有較為濃厚的哲理色彩;二是釐定了內丹煉養方法的五個階段。由於陳摶對內丹教義的闡發,因此受到道教徒的尊奉,認為他是神仙,稱他為陳摶老祖。又由於陳摶對《易》及象數學有深究,有創見,故他的學術思想對宋代周敦頤所開創的道學,有一定的影響。
 陳摶學術的後繼者為張無夢、劉海蟾、種放。彭《老子集注》引《高道傳》說:「張無夢好清虛,窮《老》、《易》。入華山與海蟾、種放結方外友,事陳希夷先生。」到宋神宗時,有張伯端於熙寧二年(一零六九年)在成都遇劉海蟾,劉授張以金液還丹之訣,則張伯端是陳摶的再傳弟子。張伯端所撰《悟真篇》中也說:「夢謁西華到九天,真人授我指玄篇,其中簡易無多語,只是教人燒汞鉛。」自認是承繼了陳摶的丹道。總之陳摶――劉海蟾――張伯端是一脈相承,在陳摶、劉海蟾之後,闡發、宣揚丹道最力的煉養士與理論家,便是張伯端。
 據《歷代真仙體道通鑒》卷四十九《張用誠傳》云:「張伯端,天台人也。少無所不學,浪跡雲水。晚傳混元之道天未備,孜孜訪問,遍歷四方。宋神宗熙寧二年(一零六九年),陸龍圖公詵鎮益都,乃依以遊蜀,遂遇劉海蟾授金液還丹大候之訣。乃改名用成,字平叔,號紫陽。修煉功成,作《悟真篇》行於世。……一云:英宗治平中(一零六四至一零六七年),龍圖陸公帥桂林,取紫陽帳下典機事。公移他鎮,皆以自隨,最後公夢於成都,紫陽轉徙秦隴,久之,事扶風馬默處厚於河東。處厚被召,臨行紫陽以《悟真篇》授之,曰:『平生所學,盡在是矣,愿公流布此書,當有因書而會意者。』後處厚出為廣南漕,紫陽復從之遊。於元豐五年(一零八二年)三月十五日趺坐死化,住世九十九歲。」
 又《圖書集成‧神異典》引《臨海縣誌》說:「張伯端生於雍熙四年(九八七年),住世九十五歲。幼年涉獵三教經書,以至刑法、書算、醫卜、戰陣、天文、地理、吉凶死生之術,靡不留心詳究,為太學生,舉進士不第,後為府吏。一日誤以侍婢竊魚,撻之,婢憤自經。張伯端深悔過愆,因而入道。又因盡焚所作案卷,觸犯火焚文書之律,受遣戍處分。」薛式《悟真篇》中說:「坐累謫岭南兵籍,即指此。」白玉蟾有詩頌曰:「元豐一皂吏,三番遭配隸,遣下悟真篇,帶些煙霞氣。」
 在明《正統道藏》中,題名為張伯端所撰的道書有《悟真篇》(洞真部玉訣類)、《青華秘文金寶內煉丹訣》(洞真部方法類)、《金丹四百字》(太玄部)。張伯端的代表作當然是《悟真篇》是道教煉養內丹的主要著作,與號稱丹經王的《周易參同契》齊名。此書採用詩、詞、曲等體裁。正文詩詞九十三首,內七言四韻十六首,以表二八之數;絕句六十四首,按《周易》諸卦;五言一首,以象泰一之奇;續添《西江月》十二首,以周歲律。卷末附錄有歌頌詩雜言卅二首。正文係張伯端據真人所傳金液還丹火候之訣闡發內丹丹法,講的是養命固形之術,即丹法起手功夫命功。也就是說,以人身的精、氣、神(稱上藥三品,或是三寶),經築基、煉精化氣、煉氣化神而結金丹。附錄部分則是吸取佛教禪宗理論,闡發性功。《悟真篇序》中說:及乎篇集既成之後,又覺其中惟談養命固形之術,而於本源真覺之性有所未完,遂玩佛書及《傳燈錄》,至於祖師有擊竹而悟者,乃形於歌頌詩曲雜言卅二首,今附之卷末,庶幾達本明性之道盡於此矣。蓋張伯端以為命功有成就,若不能進而修性功,則不能回超三界,歸於空寂之本源。
 張伯端的丹道理論及方法,雖屬是來源於鍾離權.呂洞賓、陳摶、劉海蟾,但他的《悟真篇》卻另具特色,也可以說是丹道理論及方法的發展。
 第一:是三教合一的思想較顯著。《悟真篇序》中說:「老氏以性命學開方便門,教人修積以逃生死。釋氏以空寂為宗,若頓悟圓通,則直超彼岸;如有習漏未盡,則尚徇於有生。老氏以煉養為真,若得樞要,則立躋聖位,如其未明本性,則猶殢於幻形。其次《周易》有窮理盡性至命之解,《魯論》有母意、必、固、我之說,此又仲尼極臻乎性命之奧也。又說教雖分三,道乃歸一,奈何後世黃緇之流各自專門,互相是非,致使三家宗要迷沒邪歧、不能混一而同歸矣。」三教合一的思想,貫注於《悟真篇》中。
 第二:是宣揚金丹為修仙至道,並強調先命而後性。《悟真篇》中說:「學仙須是學天仙,惟有金丹最的端,只候功成朝北闕,九霞光里駕翔鸞。」張伯端不談符籙鬼神,其它與金丹不同的方術也認為皆非正道,《悟真篇》中說:「不識真鉛正祖宗,萬般作用枉費功;休妻謾遣蛋陽隔,絕粒徒教腸胃空,草木金銀皆滓質,雲霞日月屢朦朧,更曉吐納其存想,總與金丹事不同。」總之「萬卷仙經語總同,金丹只此是根宗。」什麼是修性修命呢?一般謂性即理性,修性即修心,亦指煉心神為性;所謂命即生命,修命即求長生,亦指煉精氣為命。張伯端認為修煉應先修命,命之不存,性將焉存?因而《悟真篇》自序中謂先以修命之術順其所欲,漸次導之於道。夫修命之要,在乎金丹。故《悟真篇》排列丹法次序,先以律詩十六首、絕句六十四首,詞十二首講命功。然後由命入性、以來本源真覺之性,即自序中所說:「又作為歌頌樂府及雜言等,附之卷末,庶幾達本明性之道盡於此矣。上述的修煉金丹,便是命功。」
 第三:是以《陰符經》、《道德經》為祖經。道教務丹道(包括外丹及內丹)的煉養士們,宋以前一般皆以《參同契》為丹經之祖,而張伯端則以丹道為黃帝和老子所傳,故敘述授受淵源,則先稱黃老。絕句第五十八:「陰符寶字逾三百,道德靈文滿五千,今古上仙無限數,盡於此處達真詮。」認為題為黃帝撰的《陰符經》及老子撰的《道德經》是丹道祖經。限伯端論內丹,不像陳摶那樣以宇宙生成論為基本理論為基本理論,而是還原到鍾呂金丹之術,以《陰符經》及《道德經》為理論依據。如《悟真篇》絕句第五十七:「三才相盜及其時,道德神仙隱此機,萬化既安諸慮息,百骸俱理證無為。」乃依據《陰符經》「天地萬物之盜,萬物人之盜,人萬物之盜。三盜既宜,三才乃安。食其時,百骸理,動其機,萬化安。」又《悟真篇》絕句的第廿四:「火生於木本藏鋒,禍發總因斯害己,要須制伏覓金公。」乃依據《陰符經》「火生於木,禍發必克。」又如《悟真篇》絕句第九:「証心實腹義俱深,只為虛心要識心,不若煉丹先實腹,且教收取滿堂金。」乃依據《道德經》:「虛其心,實其腹,弱其志,強其骨。」這樣的例子頗多。按《道德經》是唐室所特意發揚的經典,且歷來被道教尊為聖經,張伯端以《道德經》為丹道祖經,固不足奇;而《陰符經》則因行世較晚,唐玄宗時才由李筌發現和作疏而行世,其文簡略而又隱晦,好事者各以己見而任意解釋,張伯端便是用丹道觀點來理解和援用《陰符經》的一個。他這樣作,不外是標榜丹道出自黃老,自己是繼承黃老正宗。正如陳致虛在《悟真四注》絕句五十八注內所說:「《陰符》、《道德》丹經之祖書,上仙皆籍之以為筌蹄,修之成道。是知《陰符》、《道德》、《悟真》三書同一究也。」
 第四:是吸取佛教禪悟以為道教修性內容。《悟真篇》卷末附歌頌樂府及雜言,或稱外篇,用意在於吸取禪悟以言修性之法,正如自序所說:「附之卷末,庶幾達本明性之道盡於此矣。」其附錄《禪宗歌曲雜言》就說:「此恐學道之人不通性理,獨修金丹,如此,既性命之道未修,則運心不普,物我難齊,又焉能究竟圓通,迴超三界?因此引禪理以煉心,以諸佛妙用廣其神通,終以真如覺性,遺其幻妄而歸於究竟空寂之本源矣。」
 道教內丹道經過張伯端的闡發與變革,可以說基本上是總結和完成了煉養內丹的理論與方法,《悟真篇》與《參同契》同被尊為丹經之王,張伯端被尊為道教丹法南宗的開山祖師。


三、淨明道與忠孝神仙
 宋元間,在江西西山玉隆萬壽宮,有淨明忠孝道,簡稱淨明道興起。淨明道雖仍以神仙信仰為核心,但與天師道、茅山道、樓觀道卻有不同。它雖然也注重符籙禁咒驅邪御瘟等道術,也從事服煉齋醮、修仙度人,但只不過作為修道的次要之術;其教義中之最主要、最突出的內容,則是強調修道必須忠君孝親。至今西山玉隆萬壽宮正殿上乃掛有忠孝神仙的匾額。
 據《淨明忠孝全書》謂:淨明道淵源於東晉的許遜,而許遜又受之於諶姆(嬰)、蘭公(期),而諶姆、蘭公又受之於日月二君。據《許真君仙傳》說,許遜生於東吳赤鳥二年(二三九年),南昌人,字敬之。早年棲托西山金氏之宅修道。晉武帝太康元年(二八零年)舉孝廉,任旌陽縣令,故又名許旌陽。預感晉室將亂,辭官東歸,返西人修道,並濟世度人。晉孝武帝寧康二年(三七四年)合宅飛昇。《正統道藏》中有關許遜的宗教傳說性質的資料很多,如:洞真部內有《旌陽許真君傳》、《續真君傳》、《許太史真君圖傳》、《清微仙譜》;洞玄部內有《許真君仙傳》、《西山許真君八十五化錄》、《孝道吳許二真君傳》、《仙苑編珠》;洞神部內有《歷世真仙體道通鑒》卷二十六;太平部內有《雲笈七籤‧許遜真人傳》、《淨明忠孝全書‧淨明道師旌陽許真君傳》;正一部內有《三洞群仙錄》卷四、十四、十六。《續道藏》中有《逍遙墟經‧許真君》、《搜神記‧許真君》。其他還有《太平廣記‧許真君》。據傳,許遜升仙後受祀於西山之遊帷觀。其一傳弟子有時荷、吳猛、甘戰、周廣、陳勛、曾亨、盰烈、施峰、彭抗、黃仁寬、鍾離嘉。許遜及其十一弟子合稱十二真君。但上述資料,都只是依據宗教記載。
 北宋時期,許遜及其孝悌之教受到了當朝的信奉,許遜被認為是一位能驅邪斬蛟御瘟的神通廣大的天神。太宗、真宗、仁宗皆賜御書,改西山遊帷觀為玉隆觀、玉隆宮,宋徽宗政和六年(一一一六年)改為玉隆萬壽宮,政和二年封許遜為神功妙濟真君。
 金人粘罕、斡離不率兵南侵,宋欽宗靖康元年(一一二六年),開封被破,次年徽宗.欽宗被俘,北宋王朝滅亡。康王趙構在江南建立了南宋王朝。而金人仍然不斷南侵,使南宋王朝受到危亡的威脅。正是在這情勢下,西山玉隆萬壽宮道士何真公倡導許遜的淨明忠孝大法。據《淨明忠孝全書》卷一記載:「建炎戊申(一一二八年),……兵禍煽結,民物塗炭。何真公等致禱真君匈垂救度。既而降神渝川,諭以辛亥(紹興元年,一一三一年)八月望當降玉隆宮。至期迎俟,日中雲霧郁勃,自天而下,由殿西徑升玉冊殿,授《飛仙度人經》、《淨明忠孝大法》,真公得之建翼真壇,傳度弟子五百餘人消禳厄會,民賴以安。」
 何真公親受許真君之道法,當然純屬托言,不過為自神其教而已。但在當時強敵壓境,國家處於危急的形勢下,有民族意識者當然會強調忠孝,希望宋朝臣民能團結一致,忠君孝親,捍衛家國又由於西山遊帷觀從隋至唐均傳播許遜的孝道之秘法,唐高宗永淳年間,法師胡惠超(洞真先生)又重修遊帷觀,中興許遜孝悌之教,故何真公在當時客觀形勢下,托言許真君下凡,命他重振淨明忠孝之道。不過在當時還並無淨明道這個道派名稱。我以為淨明道實際起源於南宋,南宋期間或可以名之為忠孝神仙道,為淨明道之前身。
 到了元世祖至元壬午十九年(一二八二年),西山隱士劉玉(字頤真,號玉真子)又托言遇到了洞真天師胡慧超,說許真君將降授至道給劉玉。據《淨明忠孝全書》謂:「……仙駕降,先生(劉玉)瞻禮,以柏葉藉棗橘以進。真君告曰……吾昔修真時,於此朝禮太上,太上命日月二君降此,授吾至道,是名靈寶朝天壇。吾今亦於此授此中黃大道八極真詮,子當敬受。……當勉勵弟子不昧心君,不戕性命,忠孝存心,方便濟物。」
 又說洞真天師胡慧超也降授道法:「說及三五飛步、正一斬邪之旨。由是開闡大教,誘誨後學。其法以忠孝為本,敬天崇道,濟生度死為事。」
 《西山隱士玉真劉先生傳》說:「先生之學,本於正心誠意,而見於真誠實履,不矯亢以為高,不詭隨以為順,不妄語,不多言,言必關於天理世數,於三教之旨了然解悟,而以老氏為宗。有《玉真語錄》、《淨明秘旨》凡一百三十七品云。」
 由於劉玉整理了何真公的道法,遂正式用淨明為道派名稱。故後世淨明道以劉玉為開創祖師。其實,開創者當為何真公。
 明《正統道藏》中收存淨明道的經書不少,洞玄部方法類有:《許真君受煉形神上清畢道法節文》、《天樞院都司須知令》、《天樞院都司須知格》、《靈寶淨明天樞都司法院須知法文》、《靈寶淨明院教師真人起請畫一》、《高上月宮太陰元君孝道仙王靈寶淨明黃素書》十卷、《靈寶淨明黃素書釋義秘法》、《太上靈寶淨明入道品》、《靈寶淨明院真師密誥》、《太上靈寶淨明法印式》、《靈寶淨明大法萬道玉章秘訣》、《太上靈寶淨明秘法》、《靈寶淨明新修九老神印伏魔秘法》、《太上靈寶淨明飛仙度人經法》五卷、《太上靈寶淨明飛仙度人經法釋例》、《太上淨明院補奏職局泰玄都省須知》;太平部有《太上靈寶淨明洞神上品經》上下卷、《淨明樞真經》、《淨明正印經》、《淨明御瘟經》、《淨明明鑒經》、《太上靈真淨明九仙水經》、《太上二靈真淨明中黃八柱經》、《淨明忠孝全書》六卷。
 據《淨明忠孝全書》述其授受系統為:許遜(旌陽)->張氳(洪崖先生)->胡慧超(洞真先生)->郭璞(景純)->劉玉(洞真先生)->黃元吉(希文)->徐異(慧)->趙宜真->劉淵然……。淨明道以許遜為祖師,胡慧超為法師,張氳為經師,郭璞為監度師,並稱為三師。
 其基本教義《太上靈寶淨明法序》說:「淨明者無幽不燭,纖塵不污,愚者皆仰之,為開度之門,升真之路,以孝悌為之准式,修煉為之方術,行持之秘,要積累相資,磨讋智慧,而後道炁堅完,神人伏役,一瞬息間可達玄理。」《淨明忠孝全書》卷三《玉真先生語錄內集》說:「淨明只是正心誠意,忠孝只是扶植綱常。但世儒習聞此語爛熟了,多是忽略過去,此間卻務真踐實履。大忠者一物不欺,大孝者一體皆愛。……何謂淨?不染物。何謂明?不蝕物。不染不蝕,忠孝自得。」強調真踐實履,劉正真(淨明道一祖)有履踐三十字:「所謂三十字者:懲忿窒欲明理,不昧心天。纖毫失度,即召黑暗之愆。霎頃邪言,必犯禁空之丑。」卷三第七又說:「真君有云:淨明大教是正心修身之學,非區區世俗所謂修煉精氣之說也。正心修身是教世人整理性天心地工夫。若上古之世,民生太朴未散,何用修煉?語言動作,無不合道。只緣後世眾生,多是詐詐奸奸,愈趨愈下,一動一作,便昧其心,冥冥罔覺,無所不至,間有慕道者,不就本元心地上用克己工夫,妄認修煉精氣以為無上真常之妙,所以太上患斯道之不明也。故淨明道正是復古之學,貴在忠孝立本,方寸淨明,四美(孝悌忠信)俱備,神漸通靈,不用修煉,自然道成。」
 淨明道是天師道(符籙派)與儒家思想相結合的新道派,是在儒家道學(理學)盛行的影響下產生的道派。重倫理道德其行之以符籙禁咒之術;對丹道煉養之術則較輕忽,一反唐宋道教重丹法及主靜的教義。這是一大變革。由於首重宣揚忠孝,故這一宗教變革極有利於封建帝王維護其統治。
 由於淨明道重視克己和踐履,同時又興起《太微仙君功過格》及勸善等民間信仰,從而增強了宗教對人心的控制。


四、河北新道派之出現與南北宗之分立
 南宋初,北方為金朝所統治。由於民族戰爭連年不斷,人民生活苦難,同時漢人又有著受異族統治的羞辱感,因此人們向宗教求取精神上的解脫與慰藉,這時在北方出現了三個新的道派,即太一道、真大道、全真道。
 據《元史‧釋老傳》記載:「太一教者,始金天眷中(一一三八至一一四零年),道士蕭抱珍傳太一三元法籙之術,因名其教曰太一。」
 蕭抱珍,衛州(河南汲縣)人。他所開創的太一道,主張以老子之學修身,以巫祝之術御世,頗與天師道教義接近。據元王鶚於至元三年(公元一二六六年)所撰《重修太一廣福萬壽觀碑》說:「初,真人(蕭抱珍)既得道,即以仙聖所授秘籙濟人,祈禳,訶禁,罔不立驗初,天眷初(一一三八年),其法大行。」
 太一之稱,乃取元氣渾淪,太極未判,至理純一之意,或謂太一乃祀奉之最高天神。蕭抱珍開始是在家裡傳道,尋以所居湫溢,不可以謁香火齋潔之虔,便在州(衛州)東三清院故址草茆而庵。這時信徙很多,據元王惲《秋澗集‧韓君碣銘》謂:「遠邇向風,受籙為門徙者,歲無慮千數。金熙宗皇統八年(一一四八年),熙宗完顏亶遣御帶李琮驛召赴闕,見後尤加禮敬,賞賚不貲,並敕蕭抱珍所居觀額以太一萬壽四字。金世宗大定六年(一一六六年),蕭抱珍死於汲縣萬壽觀。其弟子為蕭道熙。」
 蕭道熙本姓韓,因太一道效法佛教以教祖之姓為姓,故改姓蕭。蕭道熙嗣教為太一教二世祖。據元王惲《秋澗集‧太乙二祖蕭道熙行狀》說:「師風儀灑爽,德宇沖粹,博學善文辭,動輒數百言,樂與四方賢大夫遊,談玄論道,造極精妙,書畫矯矯,有魏晉間風格,……生平好振施,養老恤孤近子人,……至於持行法籙,捕逐鬼物,風聲肅肅,除治戶庭間,殆古之能吏然。大定九年(一一六九年),金世宗敕在觀內建萬壽額碑,這時太一教聲教大振,門徙增盛,其門眾數萬,而且東漸於海蕭道熙死於大定二十年(一一八六年)。世宗追贈重明真人。
太一道三世祖為蕭志仲。」據《滹南遣老集‧太乙三祖墓表》說:「蕭志仲,字用道,博州堂邑人,本姓王。年十六,父兄議婚,不願娶,逃到衛州,師事太乙二祖蕭道熙,後嗣教。曾補住中都天長觀。信徙甚眾,求救者接踵,歲所傳無慮數千人。蕭志仲老莊之外,兼通諸史諸術,而尤長於《左氏春秋》。享年六十六歲,自號玄朴子。」
 太一道四世祖為蕭輔道,為一世祖蕭抱珍的再從孫。《元史‧釋老傳》謂:世祖(世宗完顏雍)在潛邸聞其名,命史天澤召至和林,賜對稱旨,留居宮邸。《秋澗集‧清蹕殿記》謂世祖曾以安車來聘,賜號中和仁靖真人。
 太一道五世祖為李居壽。《元史‧釋老誌》謂:「蕭輔道以老,請授弟子李居壽掌其教事。至元十一年(一二七四年),建太一宮於兩京,命居壽居之,領詞事且禋祀六丁以繼太保劉秉忠之術。十三年(一二七六年)賜太一掌教宗師印。十六年(一二七九年)十月辛丑,月直元辰,敕居壽祠醮,奏赤章於天,凡五晝夜。事畢居壽請聞,曰皇太子春秋鼎盛,宜參預國政。且又因典瑞董文忠以為言,世祖喜曰:行將及之。其後詔太子參決朝政,庶事皆先啟後聞者,蓋居壽為之先也。」由此可見太一道李居壽與元世宗關係之密切及受寵遇之厚。
 太一道六世祖為李全佑,七世祖為蔡天祐。其道至元泰定帝時仍未衰。
 與太一道同時興起的有真大道教。據《元史‧釋老誌》記載:「真大道教者,始自金季,道士劉德仁之所立也。其教苦節危行而不妄取於人,不苟侈於己者也。」
 據元田璞《重修隆陽觀碑》說:「劉德仁是滄州樂陵人,生於宋徽宗宣和四年(一一二二年)。在金皇統二年(一一四二年),托言有老人鬚眉皓白,乘青犢車至,授玄妙道訣而別,不知所之。由是鄉人疫病者,遠近來請治符藥針艾弗用,效如劑嚮焉。示門徙誡法,其目有九。」據《宋濂文集》五十五《書劉真人事》中記載,其九條誡法為:
  一曰視物猶己,勿萌戕凶嗔之心。
  二曰忠於君,孝於親,誠於人,辭無綺語,口無惡聲。
  三曰除邪淫,守清靜。
  四曰遠勢力,安貧賤,力耕而食,量入為用。
  五曰毋事博奕,毋習盜竊。
  六曰毋飲酒茹葷,衣食取足,毋為驕盈。
  七曰虛心而弱志,和光而同塵。
  八曰毋恃強梁,謙尊而光。
  九曰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學者宜世守之。
 傳其道者幾遍中國。吳澄《草廬集》廿六《天寶宮碑》也講到真大教的教義,說劉德仁避俗出家,絕去嗜欲,摒棄酒肉,勤力耕作,自給衣食,耐艱難辛苦,朴儉慈閔,志在利物,戒行嚴潔。一時信者翕然。又有《道園學古錄》五十《崇玄廣化真人岳公碑》也記述真大道的基本教義及傳播情況,真大道以苦節危行為要,不妄求於人,不苟侈於己。……一時州里田野,各以其所講而從之。受其教者,風靡水流,散於郡縣,皆能力耕作,治廬舍,聯絡表樹,以相保守,久而未之變也。元趙琳清《大道延祥觀碑》也說真大道要求教徙守本分,不務化緣,日用衣食,自力耕桑贍足之。其教義除了以苦節危行為要之外,對於道教的化煉飛昇之術則甚為輕漠,只主張守氣養神,元杜成寬《改建先天宮記》則說:「真大道的煉養工夫只是見素抱朴,少思寡欲,虛心實腹,守氣養神。對於飛昇化煉之術,長生久視之事,則曰吾不得知。」據《大道延祥觀碑》記載,真大道也不奉祀諸多鬼神,唯以一瓣香朝夕懇禮天地。為鄉人治病,不用符藥針艾,驅役鬼神,不假符籙,惟默禱虛空而已。總的來說,真大道為主張出家、苦行的宗教,也無醮儀等形式,頗似苦行僧,亦近乎古墨家信徙的思想作風。《道園學古錄》五十《崇玄廣化真人岳公碑》謂,劉德仁是宋室遺民,是豪杰奇偉之士。或許劉德仁苦行忍辱,意在隱晦自存,並從宗教中尋求慰藉;但他卻又不信仰符籙禁咒及化煉之術,又不願奉事來自異族的佛教,故獨創了大道教。
 劉德仁死於金大定廿年(一一八零年)。前後行教卅八年。他死後其教仍賡續不斷,在金哀宗正大六年(一二二九年),大道教曾一度被禁止。此時正是金人與蒙古人激戰的時間,大道教在這以後近卅年間,隱於民間流傳,其詳情未見記載。至元憲宗時,其五傳祖師為酈希誠,這時的大道教便發生了較大的變化,再不是隱行於民間的宗教,而是受到元憲宗的寵信,並被利用的宗教了。據《元史‧釋老誌》記載:「五傳至酈希誠,居燕城天寶宮,見知憲宗,始曰其教曰真大道,授希誠太玄真人領教事,內出冠服以賜,仍給童衣卅襲賜其從者。至元五年(一二六八年),世祖命其徙孫德福統轄諸路真大道,錫銅章,廿年改賜銀印二,又三傳而至張志清,其教益盛,授演教大宗教,凝神沖妙玄應真人。」
 又據《崇應廣化真人岳公碑》記載,八傳至岳德文,其教更盛,西出關隴至於蜀,東望齊魯至海濱,南極江淮之表。但到元代以後,真大道逐漸衰微而終於消失。
 稍後於太一道與真大道,在金代興起的還有全真道。
 據李道謙《終南山祖庭仙真內傳》、《甘水仙源錄》、秦志安《金蓮正宗記》等道書謂,全真道的始祖是東華帝君(少陽),以後的傳授源流是:鍾離權(正陽)->呂洞賓(純陽)、劉海蟾(操)->王吉(重陽)->馬鈺(長真)、劉處玄(長生)、邱處機(長春)、王處一(玉陽)、郝大通(廣寧)、孫不二(清靜);七真之後則是尹志平、李志常……。實際上所謂始於東華帝君之說,純屬自神其教的托言,其創始人是王効。據李道謙《七真年譜》說,王吉始名中孚,字允卿,宋徽宗政和二年(一一一二年)生於終南劉蔣村,弱冠修進士業,系京兆學籍,善於書文,才思敏捷,嘗解試一路之士,然頗喜弓馬,金天眷初(一一三八年),乃慨然應武路,易名世雄,字德威。後入道,改稱今名(王吉),仍以害風自呼之。又據《祖庭內傳》及《全真教祖碑》說,王吉字知明,應現於咸陽大魏村,天遣文武之進,兩無成焉,於是慨然入道,於金世宗大定三年(一一六三年)與玉蟾真人和氏名德瑾、靈陽真人李氏結茅劉蔣村,倡道關中,他曾說:「吾將來使四海教風為一家。」(《終南山重陽祖師仙跡記》)金大定七年(一一六七年)焚其居,東邁,經達寧海(今山東牟平),首會馬鈺於怡老亭,後又得譚、劉、邱、王、郝、孫,並結為方外眷屬。大定八年(一一六八年)建三教七寶會,九年(一一六九年)建三教金蓮會,至福山縣立三教三光會,至登州建三教玉華會,至萊州起三教平等會,正式創立了全真道。其教義主要以三教圓融、識心見性、獨全其真為宗旨,故名其教為全真。(《全真教祖碑》)。
 全真道有《重陽立教十五論》,其主要教義定為十五條,主要內容是:
 「凡出家者先須投庵,身依心安,氣神和暢。
  雲遊訪師,參尋性命。
  學書,不尋文亂目,宜採意心解。
  精研藥物,活人性命。
  修蓋茅庵以遮日月,但不雕染峻宇而絕地脈。
  道人必須擇高明者合伴,以衛林為立身之本。
  凡靜坐者須心如泰山,不動不搖,亳無思念。
  剪除念想,以求定心。
  調和五行精氣於一身,以正配五氣。
  緊肅理性於寬慢之中以煉性。
  修煉性命。
  入聖之道,須苦志多年,積功累行。
  超脫欲界、色界、無色界。
  養身之法在於得道多養。
  脫落心地,超離凡世。」
 除此之外,還有相似於佛教,而截然不同於天師道的規戒,即重清修,不娶妻室,不茹葷腥,為出家道士。歸結起來,教義教規不外要求信徙絕世欲、煉心性而已。
 王吉主張三教合一。全真道融合了釋道兩家的理論,並益以儒家學說。《終南山重陽祖師仙跡記》記載:「凡接人初機,必先使讀《孝經》、《道德經》,又教以孝謹純一。及其立說,多引《六經》為證據。其在文登、寧海、萊州,常率其徙演法建會者五,皆所以明正心誠意、少私寡欲之理。不主一相,不拘一教也。」《全真教祖碑》記載:「先生勸人誦《道德經》、《清靜經》、《般若心經》、《孝經》,云可以修證。」他的詩《修行》寫道:「心中端正莫生邪、三教搜來做一家。義理顯時何有異,妙玄通後更無加。」詩《孫公問三教》寫道:「儒門釋戶道相通,三教從來一祖風。悟徹便令知出入,曉明應許覺寬弘。」《答戰公問先釋後道》詩:「釋道從來是一家,兩般形貌理無差。識心見性全真覺,知汞通鉛結善芽。」王吉以《道德經》、《孝經》、《心經》教其信徙,凡立教會又皆以三教名之,在萊州更立三教平等會,這都表明他不獨居一教,而是三教平等、三教圓融,這是全真道的主旨、特點,也是對唐宋道教的一大變革。
 元遺山《紫微觀記》綜述了元代全真道的概況:「又有全真家之教。咸陽人王中孚倡之,譚馬邱劉諸人和之。本於淵靜之說,而無黃冠禳襘之妄;參以禪定之說,而無頭陀縛律之苦。耕田鑿井,從身自養,推有餘以及之人;視世間攏擾者差若省便然。故墮寙之人,翕然從之。南際淮,北至朔漠,西向秦,東向海,山林城市,廬舍相望,什百為隅,甲乙援受,牢不可破。上之亦嘗懼其有張角斗米之變,著令以止絕之。當時將相大臣有為主張者,故已絕而復存,稍微而更熾,五十七年以來,蓋不可復動矣。」
 元高鳴《清虛宮重顯子返真碑銘》也說:「十廬之邑,必有香火一席之奉。」據《金史‧章宗記》記載:「明昌二年(一一九一年),朝庭確曾以惑眾亂民的罪名禁罷全真,但不久復起,在民間勢如風火,愈撲愈熾。(姚燧《重修玉清萬壽宮碑》)王吉死於金世宗大定十年(一一七零年),其遺著有《重陽全真集》十二卷、《重陽教化集》三卷、《重陽分梨十化集》二卷、《重陽金關玉鎖訣》、《重陽授丹陽廿四訣》(以上收存於明《正統道藏》太平部)、《重陽立教十五論》(收存於明《正統道藏》正一部)。這些道書可能為後人偽托之作,或亦有經竄改之作,故未必都出之於王吉。王吉死後,由其弟子馬鈺、譚處端、王處一、劉長生、郝廣寧、邱長春、孫不二等繼承其教業。後邱長春創全真龍門派;劉處玄(長生)創全真隨山派;譚處端(長真)創全真南無派;王處一(玉陽)創全真崳山派;孫不二(坤道)創全真清靜派;馬鈺(丹陽)創全真遇仙派。道教統稱之為全真道北七真派。其中以邱長春(處機)開創的全真龍門派最為盛行,累世不衰。
 據《元史‧釋老誌‧邱處機傳》記載:「邱處機登州棲霞人,自號長春子。生於金熙宗皇統八年(公元一一四八年)。年十九為全真,學於寧海全真庵,與馬鈺等同師王重陽(吉)。金宋之季。俱遣使來召王赴。(一一二一年),成吉思汗的勢力已進入到北京一帶,元太祖自奈曼命近臣徹伯爾。劉仲祿持詔求之。邱處機奉詔西行,到雪山見成吉思汗,太祖時方西征,日事攻戰。處機每言,欲以天下者,必在乎不嗜殺人;及問為治之方,則對以敬天愛民為本;問長生久視之道,則告以清心寡欲為要。太祖深契其言,命左右書之,且以訓諸子焉。……時國兵踐蹂中原,河南北尤甚,民罹俘戰,無所逃命。處機還燕,使其徙持諜招求於戰伐之餘,由是為人奴者得復為良,與瀕死而得更生者,毋慮二三萬人,中州人至今稱道之。」由於元太祖對於邱處機的器重,全真道益發興盛。元宋子真《通真觀碑》說:「時人對全真之教翕然宗之,由一化百,由百化千,由千化萬,雖十族之鄉,百家之閭,莫不有玄學以相師授,而況通都大邑者哉;全真龍門派以清心寡欲為其修道之本,宣揚一念無生即自由,心頭無物即仙佛的信仰。」其遺著有《大丹直指》、《攝生消息論》、《磻溪集》等,均收入明《正統道藏》。他的弟子李志常撰《長春真人西遊記》,對邱處機西去雪山見成吉思汗事記述頗詳。邱處機死於金哀宗正大四年(一二二七年),嗣其教業者有尹志平、李志常、宋德方等十八宗師。在元代,由於釋道之爭,道教受挫折,元憲宗八年(一二五八年).元世祖至元十八年(一二八一年),曾兩次遭到焚經的打擊,表面上暫時受壓抑,但潛在勢力依然存在,不久又風行起來。這是因為利用宗教是歷代一貫的手段,興道抑佛或興佛抑道,只不過是根據當時政治、經濟方面的需要所採取的權宜措施,朝庭頒布一紙詔書,表示褒貶,根本不會亦不可能徹底實行,比如全真道,在文宗至順元年(一三三0年),仍有鑄黃金神仙符命印賜全真掌教苗道一的事,傳教依然不衰。
 自從道教全真派興起以後,道教便出現了北宗與南宗的分立。由宋代的張伯端(紫陽)與金代的王喆(重陽)皆重內丹煉養,在修煉方法上,紫陽派主張先命後性,而重陽派則主張先性後命,或者說是性命雙修。紫陽派盛行於江南,重陽派盛行於江北;而紫陽派與重陽派均屬道教丹鼎派,或稱清修派,且紫陽派後裔亦并入全真派,故因行教地區及修煉方法有所不同,張伯端所傳一派稱為南宗,而王重陽所傳一派稱北宗。考道教南宗的創立者,實際上應為宋寧宗時(一一九五至一二二四年)的著名道士白玉蟾。他原名葛長庚,字如晦,又字白叟,號海瓊子,福建閩清人。出身高門。因任俠殺人,亡命武夷,出家入道,師事陳楠,學內丹。他著有《玉隆集》、《上清集》、《武夷集》等。其弟子彭耜輯為《海瓊玉蟾先生文集》,彭耜又輯《海瓊白真人語錄》。白玉蟾吸取佛教禪宗思想及宋代理學思想入道,形成了南宗的教旨。如《雷霆玉樞寶經集注》中說:「知止而後定,定而後能靜。靜定日久,聰明日全,天光內燭,心純乎道,與道合道,抑不知孰為道、孰為我,但惑其道即我,我即道,彼此相忘於無忘可忘之中,此所謂至道也。」這正是宋儒所宣揚的知止之說,而白玉蟾融入道教以為修道之法。相傳南宗授受系統為張伯端->石泰->薛式->陳楠->白玉蟾,道教稱之為南宗五祖。白玉蟾的弟子有彭耜、留長元、趙汝渠、葉古熙等,自白玉蟾後才形成南宗一派。


五、正一道之主領三山符籙
 東漢末,張陵、張衡、張魯所傳道教,在兩晉稱五斗米道,南北朝稱天師道,到元代則由於信州龍虎山天師世系之受封為正一教主,而改稱為正一道。
 據《元史‧釋老誌》記載:「正一天師者,始自張道陵,其後四代曰盛,來居信之龍虎山。」在唐宋時期,因唐室尊崇李聃,宋窒尊崇趙玄朗,故信州龍虎山天師世系均只受到一般封贈,並未得到寵信。
 在宋代,信州龍虎山天師世系之受封,始自宋真宗大中祥符九年(一零一六年)賜張正隨為貞靜先生。又據《宋史‧仁宗本記》記載:「天聖八年(一0三0年)五月甲寅,賜信州龍虎山張乾曜號澄素先生<1>。」到宋徽宗時,雖寵信道士林靈素,但對天師世系亦只給予一般封贈。據《宋史‧徽宗本記》記載:「重和元年(一一一八年)以張虛白為通元沖妙先生<2>。」
 到元世祖未得位時,常遣所信王先生渡江為間,不得達,留宿淮西者久之。欲歸,懼誅:「念北人好鬼,可以計脫也。從農家錄得張氏妖書一冊以獻。因謬言:臣過江至龍虎山,見嗣漢天師張,有神術,能前知,為多人尊敬信頌,共稱天師。語臣曰:殿下入正宸極而宋亡,宋亡而天下可一也。因以書授臣為信。世祖喜,心識之。後平宋,以為信,召宗演自龍虎山至京。問之曰:卿畏曩與王先生言,今驗矣;卿何道知之乎?宗演貽愕,曾不知所出,不能對。世祖曰:往吾所遣王先生,廣顙巨目長,言與卿見於龍虎山,卿忘之耶?宗演乃詭辭對曰:是年,臣先臣嗣教,臣不知,今傳緒乃在臣。世祖曰:是而父耶?宣而之不知也。」又《元史‧釋老誌》亦早有記載,說:「相傳至卅六代宗演,當至元十三年(一二七六年),世祖已平江南,遣使召之,至則命廷臣郊勞,待以客禮。及見,語之曰:昔歲己未(一二五九年),朕次鄂諸,嘗令王一清往訪卿父,卿父使報朕曰:後廿年,天下當混一。神仙之言,驗於今矣。因命坐錫宴,特賜玉芙蓉冠、組金無縫服,命主領江南道教。」
 我以為《元史‧釋老誌》此段是據實記錄,而《學統》則欲蓋彌彰。兩相對照,則知忽必烈為消滅南宋,頗效法成吉思汗當年聯絡邱處機的故事,曾派間諜王一清與龍虎山卅五代天師張可大聯系,張可大曾預言廿年後忽必烈將統一天下。忽必烈消滅南宋以後,需要安定江南,也有意於利用江南的天師道;同時也念張可大往年之助,施惠於張宗演則既是報答,也是攏絡。忽必烈命張宗演主領三山(閤皂山、龍虎山、茅山)符籙並賜二品銀印。張宗演多次入覲。世祖嘗命取其祖天師所傳玉印、寶劍視之,語侍臣曰「:朝代更易已不知其幾,而天師劍印傳子若孫,尚至今日,其有神明之相矣乎?」至元廿九年(一二九二年),張宗演卒於京師,其子張與隸為卅七代,襲掌江南道教。元成宗元貞元年(一二九五年),張與材嗣為卅八代,襲掌道教,大德八年(一三零四年)授正一教主,主領三山符籙;元武宗時更特授金紫光祿大夫,封留國公,賜金印。元仁宗延祐四年(一三一七年),張嗣成嗣為卅九代,襲領江南道教,領三山符籙如故。由於天師世系被元代帝王授以正一教主頭銜,而又統領江南閤皂山、龍虎山、茅山三大道派的符籙,三派合流為正一道,故天師道自此改稱為正一道,與全真派並列為道教兩大道派。
 在元世祖時,與張宗演同時受寵信的還有張留孫<3>。至元十三年(一二七六年),張留孫隨其師入朝,世祖與語稿旨,遂留侍闕下(《元史‧釋老誌》),世祖命留孫為天師,留孫固辭不敢當,乃號之上卿,命尚方鑄寶劍以賜,建崇真宮於兩京,俾留孫居之。天下既定,留孫待詔尚方,因論黃老治道貴清靜,聖人在宥天下之旨,深契主衷。大德(一二九八至一三0七年)中,加號玄教大宗師,同知集賢院道教事,且追封其三代皆魏國公,官階品俱第一。元武宗(一三零八至一三二零年)即位,猶恆誦其言,且諭近臣曰:「累朝舊德,僅餘張上卿爾。進開府儀同三司,加號輔成贊化保運玄教大宗師(《元史‧釋老誌》)。」張留孫卒於至治元年(一三二一年)。元文宗圖帖睦爾於天曆元年(一三二八年)還追贈張留孫為道祖神應真君。張留孫死後,其徙吳全節<4>嗣教。吳全節在至元廿四年(一二八七年)隨張留孫見元世祖忽必烈。元成宗大德二年(一二九八年)為崇真萬壽宮提點,與其師張留孫一道從事齋醮,十分活躍。大德十一年(一三0七年),授玄教嗣師。元仁宗至治二年(一三二二年)授特進上卿玄教大宗師,崇文弘道玄德真人,總攝江淮荊襄等處道教,知集賢院道教事。吳全節嘗代皇帝祀嶽瀆,其實也為皇帝作調查工作,如《元史‧釋老誌‧正一天師》記載:「成宗晌曰:卿所過郡縣,有善治民者乎?對曰:臣過洛陽,太守盧贄平易無為而以安靖。成宗曰:吾憶其人。即日召拜集賢學士。」吳全節死於元惠宗王正六年(一三四六年)。其徙夏文泳嗣教。
 正因為元朝扶持及利用道教為安定江南的政策,故而正一道得以興盛;同時也正因為張宗演.張留孫.吳全節等龍虎山系人物受到寵信和扶持,龍虎山正一道得以統領江南三山道教,而成為道教正統,在民間流傳更趨隆盛。

<1>張乾曜為張正隨之子。《漢天師世家》說,張正隨是二十四代天師,張乾曜為二十五代天師;
<2>張虛白字嗣宗,為二十六代天師;
<3>張留孫,字師漢,信州貴溪人,少時入龍虎山為道士,為張宗演之徒;
<4>吳全節,字成季,饒州安仁人,年十三學道於龍虎山。死於元惠宗至正六年(公元1346年),卒年八十二歲。其徒夏文泳嗣


六、張君房編《雲笈七籤》與宋、金、元之重修《道藏》
道教經籍之成《藏》,始自唐玄宗時期,道士張仙庭具體負責編纂,收道經道書三千七百四十四卷,名《開元道藏》,其書目名《三洞瓊網》。安史之亂,兩京所藏道書多遭焚毀,以後雖經唐肅宗、代宗諸帝多次詔令搜尋整理,但又遭唐末五代紛爭之亂,六朝道書亡佚大半。宋朝開國後,曾五次詔令搜集整理道書,重修《道藏》。第一次是宋太宗時期,搜求道書得七千餘卷,太宗命散騎常侍徐鉉與知制誥王禹偁等校讎,去其重複者,得三千七百三十七卷。其大綱分三洞四輔十二類,這是宋初的第一次修《藏》。第二次是在宋真宗大中祥符年間(一零零八至一零一六年),據宋張君房《雲笈籤‧序》記載:「(真宗)在先時,盡以秘閤道書,太清寶蘊,出降于餘杭郡,俾知邵故樞密直學士戚綸,漕運使今翰林學士陳堯佐,選道士沖素大師朱益謙、馮德之等專其修較,俾成藏以進之。」
 于是依照徐鉉等第一次所修舊目,刊補洞真部六百二十卷,太平部一百九十二卷,太清部五百七十六卷,正一部三百七十卷,合為新錄,凡四千三百五十九卷。又撰篇目上獻,賜名為《寶文統錄》,這是宋代第二次修藏。第三次也是在宋真宗時,是由海寧謫官張君房主其事,在《雲笈七籤‧序》中也有所記述:然「其(指《寶文統錄》)綱條漶漫,部分參差,與《瓊綱》、《玉緯》之目舛謬不同。歲月坐遷,科條未究,適綸等上言以臣承乏,委屬其績,時故相司徒王欽若總統其事,亦誤以臣為可使之。又明年冬,就除臣著作佐郎,俾專其事。臣於時盡得所降到道書,並續取到蘇州舊《道藏》經本千餘卷,越州、台州舊《道藏》經本亦各千餘卷,及朝廷續降到福建等州道書《明使摩尼經》等。與諸道士依三洞綱條、四部錄略,品詳科格,商較異同,以銓次之,僅能成藏,都盧四千五百六十五卷,起《千字文》「天」字為函目,終于「宮」字,號得四百六十六字,且題曰:《大宋天宮寶藏》。距天禧三年(一零一九年)春,寫錄成七《藏》以進之。」
 這是第三次修藏。第四次修藏是在宋徽宗時期。崇宁、大觀年間(一一零二至一一一零年),詔令搜訪道書,就書藝局令道士校訂《大宋天宮寶藏》,增至五千三百八十七卷。政和三年(一一一三年)又詔天下訪求道教仙經,設經局,敕道士元妙宗、王道堅(龍虎山道士,制授太素大夫)詳加校訂,送福州閩縣由龍圖閣直學士中大夫福州郡守黃裳役工鏤板,全藏共五百四十函,五千四百八十一卷,名《萬壽道藏》,又因修藏於政和年間(一一一一至一一一八年),故又稱《政和道藏》,或《政和萬壽道藏》。我國《道藏》自此才有了正式的刊本。第五次修藏是在南宋孝宗趙淳熙年間(公元1174—1189年),名《瓊章寶藏》。宋鄧自和撰《大藏書目》記載:「大乘洞真部八十一帙,靈寶洞玄部九十帙,太上洞神部三十帙,太玄部九十六帙,太平部十六帙,正一部三十九帙,凡六部三百十一帙,此宋代《道藏》之帙數。」(見《文獻通考》)當時各藏實際所收書名今雖不詳,但從宋鄭樵(一一零三至一一六零年)《通志‧藝文略》所載「道家」的書籍,有老子、莊子,諸子、陰符經、黃庭經、參同契、目錄、傳、記、論、書、經、科儀、符籙、吐納、胎息、內視、導引、辟穀、內丹、外丹、金石藥、服餌、房中、修養等二十五類這一事看來,在當時道教與道家的書籍是混合未分的,因而可以推知那時的《道藏》中是包含有哲學流派的道家諸子和道教的符圖經戒的。
 《政和萬壽道藏》在金人攻克汴梁(開封)、徽宗、欽宗被俘的靖康(一一二六至一一二七年)之亂中散佚,至金代已殘缺不全。據《宮觀碑志‧十方大天長觀玄都寶碑》記載,金世宗大定二十六年(一一八六年)有詔以南京(開封)的《道藏》經板付北京天長觀,又易置玉虛觀經於飛玄之閣,以備觀覽。後又將天長觀的舊經還付玉虛觀,其舊有名籍而玉虛觀所沒有的,聽留勿還,須補完則遣之。大定二十九年(一一八九年)金世宗去世,明年金章宗完顏璟繼位。金章宗明昌元年(一一九零年),敕遣中使諭旨度支,拓天長觀左空隙之地,賜給天長觀構屋以貯經板,署文臣二員與當時天長觀提點參訂經書,加以補綴,重修《道藏》。
 「明道奉詔,不遑居處,分遣黃冠訪遺經於天下。……不二年,勝緣俱辦……鏤槧俱完,得遺經千七十四卷,補板者二萬一千八百冊有奇,積冊八萬三千一百九十八……明道於是倡諸道侶,依三洞四輔,品詳科格,商較同異而銓次之,勒成一藏,都盧六千四百五十五卷,為帙六百有二,題曰:大金玄都寶藏。」
 可是這部《道藏》的經板並未存在多久,便因天長觀火災被焚毀。據《順天府志》引《元王鶚重修天長觀碑》記載:「章宗泰和壬戌(一二零二年)正月望日,(天長觀)焚毀殆盡。宣宗貞祐南遷,止餘石像,觀額為風雨所剝,委荊榛者有年。」
 《大金玄都寶藏》的經板,就是這次火災毀掉的。經板雖毀,但仍還有印刷的《大金玄都寶藏》存在,元元好問《遺山文集》卷三十一《通真子墓碣銘》謂:「元初宋德方(披云道人)云金末喪亂之後,圖籍散落無幾,獨管州者僅存。管州即今山西靜樂縣。元初,宋德方就是據此而重新整理、刊刻又一部《道藏》。
 據《終南山祖庭仙真內傳‧披雲真人傳》謂:「宋德方,字廣道,萊州掖城人,曾師事劉處玄、丘處機。宋德方曾與丘處機語及道經泯滅,宜為興復之事。」丘處機囑咐他說:「藏經大事,我則不暇,他日汝其任之。」宋德方遵師遺意,於元太宗九年倡刊《道藏》。
 「丁酉,復主平陽醮事。……遂與門下講師通真子秦志安等,謀為鋟木流布之意。丞相胡公(天祿)聞而悅之,傾白金千兩,以為創始之費。即授之通真子,令於平陽玄都觀總其事。
經過補完亡缺,搜羅遺逸,歷時八載,於元乃馬真皇后稱制三年(一二四四年)而藏經勝緣,俱已斷手。」
 又據《甘水仙源錄》謂:通真子秦志安,字彥容。師事披雲道人宋德方。尊師意重刊《道藏》:「乃立局二十有七,役工五百有奇。通真子校書平陽玄都觀以總之。其於三洞四輔萬八千餘篇,補完訂正,出於其手者為多。仍增入《金蓮正宗記》、《煙霞錄》、《繹仙》等傳附焉。起丁酉(一二三七年),盡甲辰(公元一二四四年)。中間奉被朝旨,借力貴近,牽合補綴,百方並進。卒至於能事穎脫,真風遐布。」
 全藏凡七千八百餘卷,亦稱《玄都寶藏》。
 元憲宗八年(一二五八年),僧道辯論《化胡經》真偽,頒旨焚毀道經四十五部經文印校。元世祖至元十八年(一二八一年),佛道二家辯折,頒旨焚毀除《道德經》外的其餘《道藏》經文印板。據釋祥邁《至元辯偽錄》謂,是年十月「聖旨就大都大憫忠寺,焚毀道教偽經」。宋德方、秦志安所重修並刊板的《玄都寶藏》遂罹焚經禍,藏經亦因此亡佚了很多。現存明《正統道藏》中《道藏闕經目錄》所著錄道書,大多便是遭元代兩次焚道經而致亡闕的。元末,又是戰爭連年,既使倖存的《道藏》,又多毀於兵燹,以後能保存下來的,便只有偏僻道觀中所隱匿的藏經了。
 宋、金、元朝除多次編纂《道藏》之外,也有一些著名的道士及學者編著有重要道書。如宋真宗天僖年間(一零一七至一零二一年)張君房編輯有道教類書《雲笈七籤》。這是一部對後世道教很有影響的道書,人們稱之為「小道藏」。據張君房《雲笈七籤‧序》中說:「臣涉道日淺,丁時幸深。詎期塵土之蹤,坐忝神仙之職,……雖年棲暮景,而寶重分陰。於是精究三乘,詳觀四輔,採摭機要,屬類於文。探晨燈紅映之微,綜玉珮金璫之說。至如三奔三景之妙,九變十化之精,各探其門,互稱要妙。刻舟求劍,体貌何殊;待兔守株,旨意宁遠。因茲探討,遂就編聯,掇雲笈七部之英,略寶蘊諸子之奧,總為百二十卷,事僅萬條。習之可以階雲漢之遊,覽之可以極天人之際,考核類例,盡著指歸。」
 道教稱書箱為「雲笈」,意即白雲仙境中收藏經籍的箱子。「七籤」即七部之意,《道藏》分經書為三洞(洞真、洞玄、洞神)、四輔(太玄、太平、太清、正一),總稱為七部。《雲笈七籤》實為一百二十二卷,收存於明《正統道藏》之《太玄部》。其主要內容包括:「道德」之旨;宇宙生成、劫運及其主宰;道教源起、經籍源流及傳授系統;仙真位籍、傳記;方藥符圖、內外丹法及各種方術;齋戒醮儀;洞天福地;步虛詞及神仙詩歌;道教靈驗故事等。大都是摘錄原文,分類彙編,不加論說。它不僅包括了北宋以前《道藏》的主要內容,而且保存了部分佚失道書的篇章。《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稱此書「類例既明,指歸略備,綱條科格,無不兼賅,《道藏》精華亦大略具於是矣」。
 宋代出現的重要道書還有:白玉蟾撰《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玉樞寶經集注》二卷、朱熹《陰符經考異》、俞琰宁全真授《上清靈寶大法》六十六卷、李昌齡傳《太上感應篇》三十卷、宁全真授《靈寶領教濟度金書》三百二十一卷(原書僅十二卷,其餘為元明道士增補)、蔣叔輿編集《無上黃籙大齋立成儀》五十六卷、張伯端撰《玉清金笥青華秘文金寶內煉丹訣》三卷、翁葆光撰《紫陽真人悟真篇注疏》八卷、夏元鼎《紫陽真人悟真篇講義》七卷、曾慥編《道樞》四十二卷、張伯端撰《金丹四百字》、陳楠撰《翠虛篇》、石泰撰《還源篇》、白玉蟾述《海瓊問道集》、白玉蟾授《金華沖碧丹經秘旨》二卷,朱熹撰《周易參同契考異》、俞琰撰《周易參同契發揮》九卷、釋疑一卷、俞琰撰《易外別傳》、白玉蟾述《海瓊白真人語錄》四卷等。
 金代出現的重要道書有:劉處玄解《黃庭內景玉經注》、丘處機撰《大丹直指》、王喆撰《金關玉鎖訣》、王喆《授丹陽二十四訣》、王喆《重陽立教十五論》、玄全子集《諸真內丹集要》三卷、馬鈺述《丹陽真人語錄》、劉處玄述《長生真人至真語錄》、侯善淵述《上清太玄集》十卷等。
 元代出現的重要道書有:衞琪注《玉清無極總真文昌大洞仙經》九卷、王玠《崔公入藥鏡注解》、李道純《清靜經注》、陳致虛撰《上陽金丹大要仙派》、陳沖虛撰《陳虛白規中指南》、李道純撰《中和集》六卷、李道純撰《全真集玄秘要》、林轅述《谷神篇》二卷、陳致虛撰《上陽子金丹大要》十六卷、陳致虛撰《金丹大要》、王玠撰《還真集》三卷、王玠撰《道玄篇》、王惟一撰《道法心傳》、牛道淳撰《析疑指迷論》、陳少微撰《大洞煉真寶經九還金丹妙訣》、耶律楚材撰《玄風慶會錄》、李道純述《清庵瑩蟾子語錄》六卷、牧常晁撰《玄宗直指萬法同歸》七卷。黃元吉輯《浄明忠孝全書》六卷、陳夢根輯《徐仙翰藻》十四卷等。


結語
 宋、遼、金、元四朝,歷時四百多年,由於戰爭不斷,國家分裂,造成社會動蕩,人民苦難;又由於統治者扶持、利用道教,故而為道教的發展提供了社會條件。其主要的變化與發展有以下幾點:
 (一)由於宋真宗、宋徽宗的崇道,幻想借神威以維護其統治地位,一忽兒飛來「天書」,一忽兒天神下降,搞不完的閙劇,弄得烏烟瘴氣。宋徽宗甚至集教主、道君、皇帝三位於一體,把道教與政權直接結合在一起,並抬到了歷史的最高峰,可說是荒誕之極。帝王禍國誤己,落得國破家亡,在被俘中受辱死去,何曾有半個天神來拯救?道士林靈素等,欺世禍眾、妖妄恣橫,乃是國家,民族的罪人。道教向妖妄發展而招致的社會弊害,在宋代可說是暴露無遺了。
 (二)宋元時期也出現了陳摶、張伯端等一些煉養士與思想家,擺脫道教符籙鬼神等迂怪詭譎之談,而着重探求煉養的理論與方法。首先是陳摶從儒家《易》學中吸取宇宙生成論,用以圖解《易》的方式,開創了圖學,並作「無極圖」,建立「逆以成丹」的內丹理論與方法。以後,張伯端又擺脫陳摶虛飾的哲學理論,而標榜近承鐘、呂金丹道,並以《道德經》、《陰符經》為祖經,論述修仙至道。在修持方面,張伯端強調先「命」後「性」,而後來的王重陽則主張先「性」後「命」、或說是「性命雙修」。從宋以後,道教教義的變化與發展主要是在煉養內丹的理論和方法方面。
 (三)三教平等,三教合一的趨勢已十分明顯。如王重陽創全真道,便融合佛道,並益以儒家倫理學說。南宋以後興起的浄明道便吸取儒家倫理學而建立以正心誠意、忠孝為本的教義。
 (四)新道派之出現與南北宗之分立,從此道教分為全真、正一兩大宗派。一致以「三清」為至尊天神,而教規卻大不一樣,前者為出家道士,為清修派;而後者為符籙派,娶妻室。這是道教的一大變化。
 (五)佛道鬥爭依然存在,元宪宗、元世祖時曾一度十分激烈,道教曾遭受兩次焚經之禍,受到挫折,漸漸趨向低潮。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61610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道門基本教意派份子
玄都大大好久不見了..終於又等到您的好文了

脫脫說宋帝信道誤國..殊不知自己元朝是信佛誤國

元順帝信佛.大興佛事.苛民重稅.最後落得國破北逃.也沒見佛菩薩來幫忙

要知道.管理一個國家是要靠人行正事興隆之後.神明自然相助

俗話說自助而後天助..這些信佛信道的皇帝本末倒置.國事不修自然身辱受死

連作人都作不好了.神怎麼可能幫你

就像邱處機當初金國.南宋皇帝均有邀請邱處機.但邱處機拒不受邀.為何??

金國皇帝失德.宋國皇帝失政..均沒把國家治理好.根本沒盡到為政者的責任.自然邱祖師不會見他們

需知自助才能天助..自己不自強每天妄想燒香拜佛.不問蒼生問鬼神.這些亡國皇帝就是榜樣

06-08 23:01

玄都之王
正論。執政者有信仰無訪,但治國才是本份,本份不顧好,求神拜佛也是徒然。06-08 23: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z9638527411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道教概說》第五章:隋唐... 後一篇:《道教概說》第七章:明清...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yu15826大家
巨神戰記已更新,對於巨神世界的冒險與戰鬥感興趣或喜歡這類題材的人可以來我的小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7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