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魯] 秘魯行更新中
遊記

[秘魯] 秘魯行更新中

11 9 5956
艾許
舊 2014-08-10, 22:57
[秘魯1] 阿雷基帕.出差日本的冰山美少女

圖文版請見:http://ashlifeitis.blogspot.tw/2014/04/blog-post_9.html

相關的鬼話連篇:

[秘魯2] 普諾.高山症悄悄纏身
[秘魯3] 的的喀喀湖 (之一).漂泊的烏諾斯族
[秘魯4] 的的喀喀湖 (之二).塔基列族的織男
[秘魯5] 往返普諾與庫斯科的豪華巴士
[秘魯6] 庫斯科.閒晃於印加古都
[秘魯7] 馬丘比丘.失落的高級會所
[秘魯8] 利馬.貧富參差錯落的首都



雖然跟原本預期的方式不一樣,但最後還是順利抵達了阿雷基帕 (Arequipa)。

從拉帕努伊飛回智利首都聖地牙哥後,新聞依然充斥著北部伊基克地震的訊息,連必經之路的邊界城市阿里卡 (Arica) 也徹離了兩萬多人,電力與通訊因海嘯的襲擊而中斷。地震也使伊基克出現了大赦天下的意外,報導說震後約有 300 名女囚犯越獄出逃,為了後續行程的順遂,避免與女囚犯狹路相逢 (?),我放棄了 3,000 多公里的北上陸路、與旅遊清單裡的 Atacama,直接搭機至秘魯首都利馬,再乘坐16 小時的長途巴士南下前往阿雷基帕。

從利馬往南的路上,經過西部沿海的乾旱沙漠區,理論上海洋不是都挾有大量水汽嗎?為何沙漠可以與大海無縫接軌?

人口接近百萬的阿雷基帕是秘魯第二大城,海拔 2,380 米,四週有許多火山環繞,上圖攝於古城中心的武器廣場周邊,由於保有許多殖民時期的白色火山岩建築,故有「白城」的暱稱。

迴廊底下有許多宰客餐廳與旅行社,職員妹妹一直推銷 Colca 峽谷的行程,據說它是世界上最深的峽谷之一,還有個靚點是有機會目睹安地斯神鷹 (Andean Condor),它是西半球最大的飛行鳥類,壽命甚至可以超過 70 歲!不過剛受完 16 小時的長途巴士洗禮,尚覺有點暈眩,我只選擇了休閒組等級的 Countryside Tour。

安地斯山脈的周邊國家都把安地斯神鷹當作一種國家象徵,在他們的國徽及錢幣上都可以發現神鷹帥氣優美的飛行姿勢,連星巴克的阿雷基帕馬克杯上也有喔,上圖是智利匹索 10,000 元紙幣的背面。

觀光巴士開出市區後,第一個停靠點是 Yanahuara Viewpoint,移步至拱門底下,可以眺望環繞市區、常年白雪覆頂的三座火山:Chachani、Misti、Pichu Pichu… 但那是在天氣良好的前提下,我當天只見到巨大的灰色天幕把火山腰部以上全給吞噬了,有種霧裡看山山非山的感覺。

緊接著來到 Carmen Alto Viewpoint,舉目望去盡是翠綠的 Rio Chill 河谷,這塊肥沃的土地曾經是印加帝國的重要糧倉之一,如此世外桃源般的景像,距離市中心僅 4 公里。

一旁小販出售一包 4 Sol 的 Coca 糖,1 索爾約等於台幣 10.8 元。據說 Coca 糖跟 Coca 葉 (下一篇會提到) 的效果一樣,都有預防高山症的功用,不過對我來說卻完全失靈,我要跟秘魯的消基會抗議。

第三個停靠站來到一家皮草店,商品的原料是羊駝毛,外面的園區養了約 6~8 隻不同品種的羊駝,雖然覺得有點被宣傳手冊上的精美圖片給騙了,但這是第一次與草泥馬的近距離接觸。隨車女導遊提醒不要太靠近上圖右邊那隻,更不要與它「對眼相看」,不然很可能會遭受草泥馬的唾液攻擊,其他團的遊客好像有人受害,看它慢慢地靠近鐵網,全都很有默契閃得遠遠的。

許多小屋依著貧脊的山丘而建,幾乎都是磚造建築,有的保持原有的磚紅色,有的則是把外牆漆成五花八門的顏色。

河岸第一排,廣角無價視野,四大房雙子母螺車位,坐擁水岸山景,享盡落日餘暉。設計師阿雷基帕村民以一份大器納景定義,綴以裸露鋼筯的自然以及樸實低調的華麗,段落出市井居家風采... 日後還可以無限往上加蓋。

自然風光之外,人文景觀也不可偏廢,秘魯摩登女性的穿著,跟傳統大媽有天壤之別。

在古城區的 San Austin 街上找到一家偽地中海風格的 El Tumi de Oro Hostal,老闆人很親切,入住期間沒有其他旅客,在頂樓燒杯咖啡來喝,順便包場做日光浴,享受一下鬧市裡的靜閟。

隔天一早前往著名的歷史古蹟 Santa Catalina Monastery。建於西元 1579 年,西班牙人入侵的 40 年後,完工後來自社會各階層的女性進入此地開始修道院生活,據說從此不再回到原生家庭。進住在修道院裡的修女,打造出不同形式的單人小住所,修道院建築融合了殖民式與當地風格,曾經歷過地震的損壞,重建之後於 1970 年對外開放。該院占地廣大,認真逛起來的話可以輕鬆耗掉兩、三個小時,除了塗以鮮豔顏色的古蹟外牆,建物內也保留許多舊時代的生活用具,只是要注意,有些小房間的門框相對較低,需留意不要撞到頭部,有目睹一對來參觀的日本夫婦,長得較高的先生撞到門框… 兩次… 看起來應該很痛。

修道院裡的一處空間展出了秘魯攝影師 Morfi Jiménez 的作品, 我對這種充滿民族風的作品愛不釋手,很想搬一幅回家掛。

下午前往 Museo Santuarios Andinos,準備瞧瞧有名的冰山美少女 Juanita,她是在 1995 年被美國的人類學家 Johan Reinhard 在 Ampato 山上發現的,當時還造成了一股轟動,時代雜誌與國家地理雜誌都有專文報導。Juanita 當時被選為祭祀印加神明的活祭品,登上海拔 6,000 多公尺的獻祭地點後,由祭師予以頭部重擊而死亡,身體直接被冰封住保存了下來,與埃及木乃伊不同的是,她是自然的木乃伊化,不像埃及是用人工的。可惜天道不測、造化弄人,Juanita 她… 她竟然選在這個時間出差日本去了,我不遠千里的來美洲拜訪她,她卻往亞洲飛去,我們還會有相見之日嗎?

城區範圍裡很多女警,左圖是因為沒載安全帽被開罰單嗎?XD 右圖是這幾天在阿雷基帕遊蕩中看過最漂亮的,本來想跟她合影,但參觀完修道院出來後就再也找不到她的蹤影,拍照需及時阿。

這一道傳說中的秘魯菜 Cuy Chactado,也就是炸天竺鼠 (Deep-fried guinea pig),經過幾次在店家門口漫步徘徊,還是提不起勇氣去嘗試,看著有長頭的食物,我會提不起胃口。

還是跟路邊的秘魯大媽買個仙人掌果嚐嚐鮮吧,她切除外皮交到我手裡,試了一口,有奇異果的口感,只是味道極酸,看我眉頭深鎖的表情,她卻開心的大笑了。

黃昏時分漫步在石板路的商業街上,這條路好現代,完全沒有傳統秘魯的感覺,路邊有許多家小賭場。下一站,我將前往高山城市普諾,拜會那馳名的高山湖泊的的喀喀湖。
此篇文章於 2014-11-15 00:36 被 艾許 編輯。
感謝 3
5956 次查看
艾許
舊 2014-08-31, 23:06
[秘魯2] 普諾.高山症悄悄纏身

圖文版:http://ashlifeitis.blogspot.tw/2014/04/blog-post_12.html

普諾 (Puno) 是位於秘魯東南方的一座高原城市,海拔約 3,800 公尺,座落於鼎鼎大名的高山湖泊的的喀喀 (Lake Titicaca) 湖畔,建城於西元 1668 年,目前人口約 15 萬。雖然該城的緯度仍屬熱帶,但因高海拔的緣故,紫外線強烈,年均溫約 15 度,冬夜經常低於零度以下,所以不負責任的推論,傳統民族風的服飾,小圓帽是用來阻檔紫外線,厚重的衣服與披肩則是抵禦低溫的。

阿雷基帕至普諾這一段巴士,路程約 300 多公里,需要花上一整個白天坐車,不過沿途景色優美,建議預訂巴士上層最前面的座位,視野寬闊無遮蔽,可飽覽高原勝景。

當然,身處秘魯,令遊客振奮的草泥馬群散落在路邊比比皆是。草泥馬與安地斯文明的關係密不可分,它除了是食物、皮毛、與燃料的來源,還可以充當搬運工的角色,中世紀印加帝國的興盛它也功不可沒,所以草泥馬出現在秘魯的國徽上可謂「當之無愧」。

車行半路,在一個髮夾彎之後,一座藍得很不真實的高山湖泊拉尼古亞斯湖 (Lake Lagunillas) 豁然而現,若是自行開車,在湖畔呆上個半晌是絕對必需的。此處海拔達 4,174 公尺,坐在巴士裡的我開始頭部感覺有點悶痛,那種痛和平常的頭痛又有點不一樣,原以為是旅途睡眠不足而引起的,殊不知高山症竟已悄悄的纏上身來…

不經意補捉到路邊這幕索取保護費 (?) 的景像 XD,小學生拖的行李箱圖案很潮呢!是憤怒鳥星戰版的耶。不知道是啥的可以在 App store 打 Angry birds star wars 搜尋。

這是我第一眼瞥見普諾的面貌。由於從四週圍繞的山腳延伸到的的喀喀湖的平坦地帶大約兩公里,持續擴張的城市只好往山腰及山頂曼延。普諾在這一區是最大的城市,周圍原本務農為生的貧苦族群會湧入該城以尋求教育及工作的機會。

是故在普諾這種斜度的街道不少,不知有沒有機會跟獲金氏世界紀錄認證為世界最陡的街道 ー 紐西蘭但尼丁的 Baldwin Street 一決高下?原本想走過去一探究竟,但身體已感不適而作罷。

到了普諾的巴士站,腳甫一落地,據烈的頭痛馬上襲來,四隻也漸漸癱軟無力,咬牙滾上計程車到旅館,嘔吐了一陣,再用最後僅存的力量 check in 進到房裡,身體一黏到床就再也爬不起來了… 直到此刻,才知道原來我也會得高山症,自詡曾在青海上到 3,800 公尺左右的山脊也沒感到任何異樣,這次竟栽在相同海拔的普諾。多虧在上圖櫃檯妹妹的大力協助之下,把緩解高山症的藥拿到手,服用過後在棉被裡昏睡了一夜才好轉,她算是我的救命恩人,沒有她就沒有這篇網誌了,來~ 抱一個好了 XD。

左邊圓形黃色的藥是 Medravol,作用是止吐,右邊紅白膠囊是 Sorojchi,治高山症用的。其實只要去藥房比個頭痛的手勢,他們一看你是外國人就知道要開什麼藥了,初抵普諾的老外都是大同小異的症狀,他們早已見怪不怪,不過要是在街上吐起來,還是會有一群當地人會圍著你看就是了,哈哈哈。上面 8 顆藥約台幣 130 元,但就算是 1,300 元還是得買,吃了可以保命阿。

隔天一早悠悠轉醒後,失去七成功力的我,巍顫顫的抓著扶手下樓,準備去餐廳覓食,另一名早班的櫃檯妹妹,貼心的準備了 Coca Tea 讓我沖熱水喝,據說可以緩解高山症的症狀,味道嚐起來有點像薄荷,一連幾天喝下來,覺得心裡作用大於實際的功效,雖然是喝心安的,但清晨與夜晚溫度偏低時,喝著熱騰騰的茶,卻也覺得暖乎乎的。以杯就口時需用上唇把葉片擋住,這種喝法讓我想起以前在大陸華東跑業務時,客戶端上來的茶,裡面也是飄著葉片,當時還一度很不適應這種喝茶的方式。

為遊客鋪造的石板步行街旁,旅行社、紀念品店、與高價餐廳林立,旅行社行程的價格還算公道,我報名了隔天的的喀喀湖一日遊行程 (30 sol.),但用餐方面我不得不轉往市場附近做當地人生意的店,畢竟小弟我賺的是台幣,不是美金哪。

城鎮中心不免俗的有個武器廣場、與教堂前追著遊客跑的小販,不過金髮的物種才是他們鎖定的主要目標。我在廣場周圍轉悠了一會,便抱持著期待的心情朝南方緩緩的走去,是的,我將要揭開的的喀喀湖的神秘面紗,那個曾經只是地理課本裡的冰冷名詞,如今它與我竟只剩百步之遙,感覺有那麼一點虛無飄渺。

半路上發現一大群人眼睛都盯著同一個方向站著,我也跟著轉頭一瞥,原來牆上七彩的紙上寫滿了應該是招工的訊息,只見有些人按著手機,有些人在本子上抄寫著。

頂著大太陽來到碼頭邊,不看還好,一看差點昏倒… 這片綠油油的東西,就是傳說中的的的喀喀湖嗎?說好的那個藍的像片海的湖呢?觀賞泛濫成災的浮萍不值得我飛半個地球與忍受高山症的痛苦來到這裡阿!(滾來滾去)

現在也只能期待明天船開出去之後情況會有所改觀了。為了轉移失望的情緒,跟一旁的黃衣小妹妹逗起她家的狗來,後來與其家人愉快地閒聊了一會並合影。

回旅館的路上,晃進路邊的一家旅行社,顧店的小女孩怯生生的要我等一會,隨即跑到街上叫她爸爸回到店裡。老闆名叫 Juan Del Puerto,自稱是來自湖中浮島的 Uros 族,說著一口濃厚的秘腔 (?) 英語,姑且稱乎他為黃先生好了,J 在西文裡發 H 的音。

黃先生:嘿!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地方嗎?(爽朗貌)

我:我想進玻利維亞,你這裡可以搞定簽證嗎?

黃:你是哪國人?

我:台灣。

黃:呃… 那就沒辦法囉。(搔頭)

我:那有沒有其他的方式偷渡進去?例如搭船?(半開玩笑)

黃:搭船前往玻利維亞需要 10 個小時,不建議這樣做。


娃~ 享譽盛名的天空之鏡,看來此行我們並無緣相遇…


最後我跟他買了一張從普諾到庫斯科的觀光巴士票,這種票比一般的巴士票要貴上數倍 (需 40 美金!),但坐的是高級大巴,並有隨車導遊沿途停靠介紹各景點。我殺了他 5 美金,推辭了一陣,他裝作勉強答應,並說了些:你從那麼遠的地方來,錢不夠沒關係,我可以幫助你,但是… (他做了個嘴巴拉拉鏈的動作) 我給你這個優惠的價格,你不要到外面去宣傳,我們這是有公定價的… 嗯,標準的業務說詞,阿不對,他還少說了一句:「這個價格我已經沒賺錢。」

走出店外,我順手往山上一指,問黃先生,那個觀景台可以上去嗎?這次他給的答案倒是挺中肯,他說那裡遊客不常去,人煙稀少,可能會遇到搶劫,建議我不要上去。不過後來查了資料,據說從神鷹雕像處往下俯瞰,是很 "breathtaking" 的,有爬到上面去的朋友,再不吝跟小弟分享一下照片囉。
此篇文章於 2014-09-14 21:53 被 艾許 編輯。
感謝 1
艾許
舊 2014-09-08, 11:30
[秘魯3] 的的喀喀湖 (之一).漂泊的烏諾斯族

圖文版:http://ashlifeitis.blogspot.tw/2014/04/blog-post_13.html


一大清早,廂型車來回穿梭於普諾的小巷中,把遊客一枚一枚地從各家旅館蒐集完畢後,便直搗碼頭旁,準備快樂的出航去 ~ ♫。但是今早天氣跟前一天的晴空有著天壤之別,巨大的烏雲鍋蓋似的籠罩著天際線,隨時都會飆起傾盆大雨的感覺。上圖是前一日攝於湖畔的照片,說明的的喀喀湖的海拔為 3,809 公尺,面積為 8,560 平方公里,約 31.5 個天龍國大,一半屬秘魯,另一半則歸玻利維亞。湖中分佈數座島嶼,大多有少數族裔居住,我們今日是隨導遊前去拜訪烏諾斯 (Uros) 與塔基列 (Taquile) 島,不喜歡跟團也可以自行前往,看板右邊有標示費用。

的的喀喀湖是南美最大的湖泊,據說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可通行商船的湖泊,有關它的名字源由眾說紛云,尚未有定論,來自比利時的友人開玩笑的說,Titicaca 在荷蘭文裡是 tits 與 poo 的意思,直譯的話就是世界上最有趣的湖名了。若把湖的衛星圖倒過來看並發揮一點想像力,它的形狀像不像是一隻追逐著兔子的獵豹呢?

遊船啟動後不久,坐在船頭右前方的女性西方遊客,拿起旅館提供的小型氧氣瓶吸了起來,面有菜色的她不時扶著前額,顯然也是被高山症困擾著。航行半小時左右即抵達 Uros 島,Uros 島是個總稱,它其實是由大大小小約四十來個人工島所組成,又稱為蘆葦島或浮島,這是我第一眼瞧見 Uros 的真相,看起來似乎頗具特色。

當地的接待人員把大草蓆排成了ㄇ字型,並在前方設置了一個小講台,準備跟我們做解說。相傳 Uros 族的祖先是為了躲避印加帝國的侵略,在湖上建立起人工島,遠離陸地漂流生活著,靠著以物易物以及與岸上居民進行少量貿易的方式,代代延續至今,是秘魯觀光的一大招牌靚點。甫一落腳,可以感受到地面不是很紮實的輕微飄浮感,走起路來有點呈現宿醉般的失重狀態。

左邊是我們的導遊,曾去美國唸過書,可與西方遊客侃侃而談,邏輯性也頗清晰,他介紹這個島的「President」(← 導遊的用字) 給我們認識,也就是右邊的那位女士,並教我們三句當地的問候語,不過大家有點心不在焉,在需要回應的場合時,你看我我看你,一片尷尬的寂靜… 「Hey! 我剛剛不是教過你們了嗎?怎麼都記不起來?」導遊無奈的問。我猜是高原反應讓大伙兒的頭腦都處於不怎麼好使的狀態吧?哈!

「President」示範人工島建造的原理,首先是利用蘆葦濃密的根部當作主要的支撐,通常有 1 ~ 2 公尺厚,接著在其上以乾蘆葦一排橫一排直的方式交錯推疊,在下層的蘆葦因浸泡到湖水,會慢慢的腐爛掉,故需定時在上方鋪設新的,才不會某天睡到一半慘遭滅頂 XD

地面鋪設完畢後,她還專業的拿出房子模型立在上面,由於實在太逗,連導遊自己也忍不住笑出來。一般來說,小一點的島上住有兩戶,大的島上可以容納十戶,甚至上面還蓋有教堂與學校,不過只有提供基礎教育,之後還是要到普諾繼續升學。

後來他幫忙解說居民自製的蘆葦船,Uros 族至今仍會使用它來捕魚及獵取海鳥,另外有船身較大、約可容納 20 人的蘆葦船,被用來「打發」遊客,當然需收取額外的體驗費用。遠處的橘衣小妹,抓起小狗的前腳,開心的跳起舞來,我撇下導遊,把鏡頭推至最遠,記錄下這幅美好的純真畫面。

解說完成!連小島民、蘆葦船、以及中間的廚房都擺上了,教具真是齊全哪!

最初的蘆葦島是隨波逐流的,位置沒有一定,瀟灑中又帶點浪漫,可能原本在秘魯境內漂一漂就跑進玻利維亞,導遊說目前大部分的島都已經定錨,如上圖示範那樣,在湖底打樁固定住。阿!忽然想到,不如偷偷去拔錨,這樣一來,給我漂個兩年,說不定就漂進玻利維亞境內了阿,真是太聰明了我 (撥頭髮)。

這間是「President」的閏房,除了床之外,一邊的牆上掛滿五顏六色的裙子,另一邊則是掛著幾件上衣,這大概就是她所有的財產了,看來住在島上需要擁有一種無欲無求的心境阿,沒有 3C 與 WIFI,現代的都市人約只能存活 5 天吧。

再往內部試探性的走了幾步,來到一處秘密基地,當地人正在製造限量手作蘆葦船,感覺是個相當費時的工作阿。

願意掏錢的遊客,會被象徵性的用蘆葦船載至湖面上靜置一會,我是認為… 要是我在那上面,應該會有種被忽悠的感覺…

我在遊船的甲板上,自顧自地隨興亂拍,忽然有一面熟悉的旗幟映入眼簾,起初還以為是我眼花。

參觀另一座蘆葦島。據說開放給遊客的幾個人工島,下沉的速度會變得比較快,需要更頻繁地添加新的蘆葦。雖然湖上的蘆葦看似取之不盡,但不免大大地影響了 Uros 族原有的生活方式,原本純樸的居民,也漸漸趨向商業化。

Uros 的小孩,沒有玩具、沒有遊戲機、也沒有平板電腦可以玩,小小年紀就要幫忙向遊客推銷織物,圓潤的雙頰被高原的太陽曬得紫紅。只要不漫天開價,倒是很想打包一件回家掛著當壁畫,無奈帶來的羽絨大衣暫時還丟不得,滿滿的小行李箱沒有容納紀念品的空間。

三個月的美洲之旅結束後回到台灣,常常有人問我,這趟旅途我得到了什麼?當然,除了親眼欣賞世界級的人類或自然遺產之外,透過觀察其他族裔的生活方式,讓我可以打破既有的思維,從原本的線性模式衍變為多維思考,也許未來某一天,當金融體系徹底崩壞之後,原本我們愛不釋手的交易媒介鈔票變得比廁紙還不如,人類文明退回到以物易物的年代,這時「文明人」反過來要向「原始人」學習生存下去的方式了。

當然,我沒有照上述 ↑ 的那樣回答問題,不然聽者可能會把手放在我額頭上確認我有沒有發燒。給他們的答案是:「在這次的旅程之前,『知足』這兩個字我會唸也會寫,還知道它的英文叫 "Content",從小就『被教導』要常感知足;出來飄泊的過程中,這個詞語的概念慢慢的具體化、形象化,領悟到原來我擁有的東西已經多別人太多太多了,回來後最大的改變就是自己動手做的事情變多了,然後,抱怨變少了。」(不過依然想要抱怨一下扭曲的職場環境 ← 馬上破功 XD)

有點太跳 tone 了是嗎?好吧,那就不再囉唆,跳上船去前往下一個目的地塔基列島囉。
此篇文章於 2014-09-14 21:54 被 艾許 編輯。
感謝 1
艾許
舊 2014-09-08, 23:32
[秘魯4] 的的喀喀湖 (之二).塔基列族的織男

圖文版:http://ashlifeitis.blogspot.tw/2014/04/blog-post_76.html


準備從 Uros 離開時,豆大的雨點開始斜射下來,彷彿催促我們再次往前航行。塔基列 (Tarquile) 島距離普諾較遠,約 45 公里,從 Uros 算起,要再航行 2 個小時才能抵達。繞出長得茂盛的蘆葦區後,原本還算平靜的湖面,開始變的顛簸不定,加上艙內一股揮之不去的柴油味,令人覺得不太舒服,只得調整姿勢,閤眼假寐,讓身體進入省電模式。

抵達 Tarquile 的二十分鐘前,導遊用麥克風把昏睡的一行人叫醒,開始介紹該島的基本資料:「Tarquile 島南北長約 5.5 公里,東西最寬處為 1.6 公里,目前人口約 2,000 多人,小島的最高處海拔約 4,050 公尺,那邊有個遺址,不過各位別擔心,我們不會爬到最高點,但還是要走個大約 20 分鐘到他們的村落,到了廣場後,我會介紹 Tarquile 的一大特色給大家」他賣了個關子。

經過兩小時的風雨飄搖,再次踏上結實的地面,那種感覺是不可言喻的,只是待會兒... 怎麼來的就要怎麼回去阿! (淚)。導遊特地交代,若是身體感到不適的,可以待在船上休息。 (誰要阿?)

遇到島上的第一座供門,是說這供門原本平凡無奇,但左中右加上了三隻小石像,就變成了獨家的特色。

等… 等一下,導遊你剛沒有說是上坡路阿,這是想逼死誰阿,大腦已經缺氧了還要爬山,這裡可是玉山的高度阿… 崎嶇的小島上,看不見任何汽車,所有的觀光客與當地人,都是用步行的,這麼遺世獨立的島上,應該也沒有電吧?前進沒幾步,呼吸已愈來愈沉重。

停下來喘口氣並往後一看,當地人吃力的背著貨物上山,這些貨物是跟我們搭同一艘船來的,因運送不易,小店裡物品的售價比普諾要高。

途中路過的一處聚落,據說島上有民宿可以住,想要深度探索 Taquile 島可洽尋旅行社。有些房子的屋頂有加裝迷你太陽能板,說不定晚上有熱水可以洗澡。

同船的西方人,看到這一排字很興奮,一直回首對我頻頻示意,彷彿是想跟我說:「你看!來自你們國家耶!」我只能報以無奈的微笑,亞洲也是有很多國家的好嗎… 不過… 還滿好奇這棟房子是做什麼用的。

謝天謝地廣場終於到了,這個平台是島上少數平坦的地方,週圍有教堂、小商店、織物賣場等等,View 也不錯,導遊讓我們在這裡自由活動,並叮嚀我們不要給當地小朋友巧克力… 因為島上沒有牙醫。

Taquile 是個文化色彩濃厚的地方,村民個個都身穿傳統服裝,許多女人頭上都罩個斗篷,斗篷尾端有個線球,不同的顏色可以區分該名女人是已婚或未婚,男人的話是看他頭上毛帽的顏色。男人與女人試婚三年才結婚,一旦結婚就不能離婚。(← 不可逆的,要慎入 XD)

教堂外的孩子們,可以觀察到與上圖大人的穿戴顏色就明顯不同。島上居民都是天主教徒,但跟墨西哥的少數族裔一樣,都融合了許多當地的信仰在內。

Taquile 島生產著據說是全秘魯境內質量最上等的織品,但這並不足以讓導遊可以拿來賣關子,它奇特的地方在於,這些織物全都是出於男人之手!他們的編織技術還得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為文化遺產。

「Knitting Men」這幅畫面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應該是不容易見到阿,據說他們從 8 歲就開始學習編織技術。

男人把編織好的產品,都集中到織物賣場裡統一出售,利潤由大家共享,有點像是集體主義那樣。

離開廣場後,繼續往約十分鐘路程的餐廳前進,半路上可以欣賞梯田景觀,與不遠處的阿曼塔尼 (Amantani) 島,客棧上有人分享他參加的的喀喀湖的兩天行程,參觀完 Uros 與 Taquile 之後,便在 Amantani 住上一晚。

我點了一份 Taquile style 的 Omelet,味道尚可,不算太大份,適合因高海拔而食慾不振的我。

最受大家歡迎的是熱的蔬菜湯,喝下肚會感到能量在體內流竄。

通向另一處碼頭的小路,也建有特色拱門。帽子不知是不是後加的,好想掀掀看…

回程上船的碼頭跟剛剛下船時的不一樣,這裡的浪相對平靜許多,希望待會的航程可以溫柔一點,不要像來時那麼激烈才好。

兩個半小時後,順利回到普諾,終於看見藍色的湖面,而天空的雲,怎麼有點像蘆葦船的形狀阿!一次還好幾艘!天有異像阿!是說有妖孽要跑出來了嗎?XD

此篇文章於 2014-09-14 21:54 被 艾許 編輯。
艾許
舊 2014-10-11, 18:29
[秘魯5] 往返普諾與庫斯科的豪華巴士

圖文版:http://ashlifeitis.blogspot.tw/2014/04/blog-post_14.html


搭上這輛中南美旅途裡最豪華的橘黃色巴士,我準備從普諾移動到庫斯科,接近 400 公里的路上,將會有 5 個停靠點,依序是 Pucara、Abra La Raya、Sicuani、Raqchi、Andahuaylillas,早上七點十五分出發,預計傍晚就能抵達庫斯科。車上除了有通英文的導遊之外,還有一位隨車的女服務員,不過基本上她只負責端兩次汽水給乘客而已啦… 算是很涼的爽缺。整台車上幾乎都是中老年的西方遊客,秘魯人本身不會花 40 美金來坐這種觀光巴士。

車行約一小時左右即抵達第一站 Pukara,它是一處擁有考古遺址的小村莊,夾在頗負盛名的庫斯科與的的喀喀湖之間而顯得有點微不足道,但這小景點我覺得仍兼備自然景觀與人文涵養,若不趕時間不彷順道停留一陣。

這塊橘紅色巨岩,在距離遙遠之處便能瞧見,它底下即是考古遺址,部分出土的文物在小村莊的博物館裡展出。

巨岩下緣接近地表處,一塊凸起物像隻被石化了的青蛙,左方黑衣人是遺址的管理員,藍衣人是我的隨車導遊。管理員還荷槍實彈耶,是說有人會來打劫遺址嗎?還是在保護觀光客的安全?

遺址本身規模不大,吸引不了太多遊客,反而能因此落得一派悠閒。這裡的地勢略高,故擁有如海邊般的遼闊視野,遠近美景盡收眼底。

進入小博物館跟著圍成一圈聽講解,只是這種非母語又帶有濃厚腔調的長篇大論,有時會令我聽得意興闌珊,偷偷飄到門邊鑽了出去,找些有興趣的景物來拍。

館裡另一處的美洲豹石雕。古代的印第安人奉美洲豹為神祇,深深的影響了他們的風俗習慣與藝術形態,以美洲豹為主題的文物多如過江之鯽。「美洲豹之於古印第安」有點像是「龍之於古中國」,起源於人類對於未知自然力量的崇拜與理解。

Pucara 小村落的陶器製作歷史可以追溯至 2,500 年前,其中最有名的莫過於時常出現在屋頂的小牛像,當地人相信小牛像可以保祐土地肥沃以及為他們帶來好運,呃… 不用加裝避雷針沒關係嗎?


在進入博物館之前,藍衣導遊就找過我,他說我買的車票不含景點的門票。

「怎麼可能?我跟普諾的旅行社買的。」我說。

「他沒有付相關的門票費用給我們公司。」導遊很堅持。

盧了五分鐘,他打手機給賣我票的黃先生 (Juan),要我釐清這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 電話接通後:###

我:喂?黃先生嗎?我是跟你買觀光巴士票的那個台灣人。

黃:噢哈囉 my friend ! (又是爽朗貌)

我:黃先生,為什麼導遊說我的車票不含各景點的門票?

黃:本來就不含阿。(裝傻)

我:這跟我們當初說好的不一樣吧?(佯怒)

黃:(用慢速又拉尾音的秘腔英文說了一大串推托之詞)



我跟本聽不下去,真正的原因是我殺了他價,他答應了但擅自變更交易的內容而沒有告知我,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阿,吃了個大悶虧。我跟導遊說,我買了這張票就是想沿路參觀各景點,不然我幹嘛花 40 美金?大可用一半甚至更少的錢就直接到目的地了阿。導遊覺得我說的有理,但他也愛莫能助,於是之後需要門票的地點我都進不去了,想當初,跟黃先生買票時還相談甚歡勒,他還問我有沒有用剩的防曬乳,有的話要我留給他女兒用,沒想到私底下跟我來這一齣… 真令人情何以堪阿 XD 我要怎麼再相信秘魯人阿?(抱頭扯髮)

接著來到了第二個停靠站,也是這段公路的最高點 Abra La Raya,海拔 4,338 公尺,後面的山峰還有白雪覆頂,這裡的溫度比前些地點要來的低。有了普諾的經驗,這次不敢大意,出發前就吞了減輕高山症反應的紅白藥丸。

只要是遊客出沒地,就會有紀念品攤販守株待兔的候著,是說如果身上的衣服要是不夠保暖,這些產品都還滿適合高山環境的這樣,至於草泥馬娃娃的作用嘛… 是暖心嗎?導遊說這一帶高山溶雪形成的水,形成烏魯班巴河 (Rio Urubamba) 的支流,一路向西北流經庫斯科的 Sacred Valley 地區、再向西流經馬丘比丘、向北進入熱帶雨林、向東注入亞馬遜河,整趟過程可謂源遠流長阿。


補獲野生傳統秘魯大媽一枚 XD。

再一次的停靠站便是午間放飯的地點 Sicuani,還好黃先生沒有在我的午餐上搞鬼,不然我可能會暴走攔車回普諾去找他好好的敘舊一番 XD。導遊早上有預告,今天的自助式午餐還算高級,可能會是你們在秘魯吃過最好的一餐,不過我們抵達時,食物幾乎被其他團的遊客先行掃光… 為了快速爭奪餘下的殘羹剩飯,便抽不出時間來按快門了,餐廳整體的硬體設施算是還不錯的,印象中後方即是一片山林,還有小河流過。

午餐後抵達一個印加遺址 Raqchi,由各種建築群所組成,建於印加帝國強盛並向外擴張的時期,地處開闊谷地地勢略高之處,考古學家一說這裡是帝國用來屯兵的堡壘,也有一說是便於宗教或管理之用。

這應該是西班牙人後期蓋的小教堂吧,外觀小巧玲瓏又帶點典雅,目前在整修中。另外要感謝大發慈悲的西班牙入侵者沒有把遺址給徹底破壞,使得僅剩殘垣斷壁的建築群還能屹立至今,真是了不起的成就阿。

我被導遊擋在收票處前,只能在圍牆外看古蹟,忽然想起去年在印度遇到的景點翻牆大師荷西 (請見:[印度] 瑪哈巴利普蘭.古蹟群小鎮),如果換作是他來的話,應該沒有什麼屏障阻擋得了吧,據說他今年也來到中南美,西班牙人在中南美理當玩得很開吧,因為有溝通無礙的優勢,不像我連菜單都看不懂,每次點菜都點來一盤驚喜 (囧)。

待在外頭一等就是 40 分鐘,只能逛逛道旁的藝品攤。

其中秘魯版的西洋棋還滿有趣的,西洋棋裡原有的主教變成祭師、原有的駿馬變成草泥馬,一見到忍不住噗哧的笑出來,太有才了吧!

一旁大肚子的西方遊客非常有興趣,在跟小販議價中。

抵達庫斯科前的最後一站,來到位於烏魯班巴河畔的迷你小鎮 Andahuaylillas,這裡距離庫斯科僅剩 40 公里。廣場旁有座巴洛克教堂,特色是秘魯少見的壁畫外牆,導遊又因門票之故把我拒於門外,也好,從墨西哥一路走來,我已患有教堂倦怠症,即使你用轎子抬,我還不願意進勒。

巴士最終緩緩的駛入了庫斯科,由於天色漸暗,看不清城市的概況,只記得有經過了機場。臨下車前,導遊感謝我們的搭乘,並開玩笑說,若庫斯科結束後要再回普諾的人,他會在巴士上恭候各位。

一下了車,馬上又要爾虞我詐的跟計程車喊價廝殺,不過那是另一段故事了…

感謝 1
艾許
舊 2014-10-16, 16:49
[秘魯6] 庫斯科.閒晃於印加古都

圖文版請見:http://ashlifeitis.blogspot.tw/2014/04/blog-post_15.html


這天,在隱身巷弄中的小旅館床上悠悠醒來,窗外陽光隔著簾子透進角落,感謝老天賞了個大晴天,稍作梳洗後便爬上頂樓想一探城市究竟,昨晚打車抵達庫斯科 (Cuzco) 中心時已入夜,除了瞥見川流不息的車陣與熙來攘往的遊客外,對城市的印象尚屬空白,推開門板,躍入眼簾的景色令我小小驚喜了一會。

從另一角度俯瞰列入世遺的古城區。小旅館的主人是一位老婦人,如網評裡所描述的,是個雖然不太通英文但是非常熱心幫忙解決旅客疑問的好人,臨出門前,向她打聽了早餐的販售地點。

古城區裡地勢起起伏伏,雖說這裡海拔已經低了些,但仍有 3,400 公尺,身體總是不如在平地般的靈巧,在夜裡這樣拐彎抹角的小巷弄很容易使人失去方向感。咦?人行道有隻白色的不明生物,後面遊客一派歡樂的拿著相機對著它… 呃… 定睛一看,這是誰家走失的草泥馬在大搖大擺的逛大街阿?而且它還超級性格的,嘴刁一根草,無視人類的存在,一路都不讓路的… 需要把它牽至失物招領處嘛?

庫斯科是古印加帝國的首都,約 11~12 世紀時印加王建立起這座城市,目前的人口約 40 多萬人,當局把武器廣場以至整個古城區打造成促進觀光的樣版城市,一整年的遊客數可達居民數的 5 倍之多,但一旦踏出了這個範圍,便會發現現實版的秘魯似乎跟這幅景像有點落差。

按照慣例一分鐘速成印加 (Inca) 文化:

形式:帝國。
時間:13世紀 ~ 16世紀。
曆法:採用 365 天的太陽曆。
文字:沒有文字,只有結繩記事法。
建築:石造建築工藝傑出,印加人將切割成多邊形的大石塊砌在一起,縫隙可以吻合得完美無瑕。
宗教:多神崇拜,尤其崇拜太陽神,也崇拜美洲虎形象的神。並保持圖騰崇拜與祖先崇拜,也有殺人殉神的習慣。( ← ex: 冰山美少女 Juanita)
著名遺址:Machu Picchu 馬丘比丘 (秘魯)、Cuzco 庫斯科城 (秘魯)
著名文物:庫斯科瓶 Aryballos (陶瓷) ←位於利馬的博物館。
版圖今屬:哥倫比亞、厄瓜多、秘魯、玻利維亞、阿根廷和智利。
其他:印加人在險峻的安第斯山區建造共長達 23,000 多公里的驛道。


庫斯科堪稱是旅遊重鎮,以此為根據地可以出發前往諸多路線,包括古城觀光、近郊遺址、以北的 Sacred Valley (含 Chinchero, Moray, Maras, Ollanta, Pisac 等地)、以西的馬丘比丘等,要玩個通透可以輕鬆花掉一週,不過我的終極目標只有最後一項,就連庫斯科我也只是隨興而遊,走馬看花,以至於太陽神廟也索興沒去...

(謎之聲:先生南美機票很貴的,請不要這樣暴殄天物好嗎?XD)

後來看了網上 Maras 鹽田的照片,我也只能捶胸頓足加上悔不當初了…


右圖位於武器廣場噴水池上方的金色銅像,是第九代的印加王帕查庫提 (Sapa Inca Pachacuti),他在位的期間,透過多場戰役,把原本一個小小的庫斯科王國,變成版圖幾乎涵蓋南美洲西部的印加帝國。Pachacuti 在當地語言克丘亞 (Quechua) 語意思為「翻動世界的人」,個人把他定位為南美版的成吉思汗。

帕查庫提加上後面幾代印加王的努力之下,把帝國的勢力範圍擴張至最大。克丘亞 (Quechua) 語仍延續至今,目前在玻利維亞、厄瓜多、秘魯跟西語一樣列為官方語言,使用人口約有一千萬人,不過它跟台語的處境有些許相似之處,如較低的「社會地位」與沒有 (或幾乎沒人會的) 書寫系統等,造成文化及語言延續上的阻礙。

在廣場旁的餐廳喂食自己一杯咖啡醒腦後,到隔壁的代理店恰尋前往馬丘比丘的方案。坐火車無疑是最舒適與安全的,但旺季需幾個月前就預訂好,不然只剩天價的散票。我嫌票價太貴,老闆提供另一種方式,即坐廂型車前往,價格全包但需忍受舟車勞頓與較大的風險,當時我沒有別的選擇,只能挑後者,活該愛來,乖乖的承受這一切吧 XD。

我在秘魯最愛吃的一道菜,叫 Lomo Saltado,炒牛肉、甜椒、馬鈴薯塊配上白飯,絕對比秘式中餐 Chifa 要好吃多了,在庫斯科某天中餐吃了 Chifa 後竟然出現反胃的現象… 不過這家餐廳的價格 25 索爾… 套句對岸用語… 太坑爹了,跟士林夜市那杯 250 元西瓜汁的坑殺程度相仿。

開始尋找位於廣場東邊的十二角石,印加人在庫斯科留下了許多無縫接軌的石牆,大都集中在廣場東邊的人行道上。石牆的建造據說沒有使用任何的黏合成份,單靠石塊與石塊之間形狀的嵌合,即使歷經了兩次毀滅性的大地震,依然屹立不倒直到今日。

古印加人到底怎麼計算與製作的,由於沒有留下文字,只能靠後代繼續猜測與推論了。到了附近,跟著正在拍照的遊客,便能輕易的找到十二角石 (Twelve Angled Stone) 的藏身處。

跟 Pucara 小村落一樣,庫斯科一般人家的屋頂上也有陶製小牛。


在稍遠離廣場的街道旁發現了一家經濟實惠的素人小餐廳,接連兩三個晚上都來光顧,客人很少,觀光客通常佇在門口看一看就離去,我樂得有機會跟老闆閒聊。出菜的速度很慢,需要耐心等待,不過觀看老闆在那迷你小廚房裡慢慢孕育自己的餐點也是一種小樂趣。

某晚點餐時,想說既然不敢吃炸天竺鼠這道名菜,不妨試試草泥馬肉,這樣秘魯才沒有白來。老闆把完成品端到桌上時,我心想:蛤?這就是阿?不知是烹調方式還是肉質本身的關係,嘗起來口感是偏硬的,沒有牛肉的嫩、羊肉的騷、鴨肉的勁… 說到底,也不知吃下肚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XD

感謝 1
anny78331
舊 2014-11-07, 14:58
此帳號為封禁會員
謝謝分享 ~ XDXD
正在計畫一個旅行
感謝 1
艾許
舊 2014-11-09, 00:56
[秘魯7] 馬丘比丘.失落的高級會所

圖文版:http://ashlifeitis.blogspot.tw/2014/04/blog-post_17.html



難掩發自內心真正的欣慰喜悅,微微顫抖著輕按快門,記錄下這振奮人心的一刻;只差那麼一點,就可能與這行星級的奇景失之交臂,直至現在仍依稀記得當時背脊的涼意。秘魯的大山深處,豈是居住在地球另一端的我容易來到的地方?

時間倒回三個小時前。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終於置身馬丘比丘 (Macchu Picchu),卻偏偏遇上霧鎖山頭。清晨的濃霧使能見度一度不超過五米,整個廢墟連小徑都深藏不露,更遑論看見整體的輪廓了。雖知世事豈能盡如人意,但重重的失落感卻如影隨形,揮之不去。

失落感哪來的呢?時間再倒回一天前。

抗拒高昂的火車票改搭廂型車,紫色路徑是它行駛的線路。在 Ollanta 過後,鐵軌繼續沿著烏魯班巴河谷往西北至馬丘比丘山腳下的熱水鎮 (Aguas Calientes),而廂型車需要順著公路以ㄇ字型繞過萬重山巒,過了 Santa Maria 後,進入岐嶇顛簸的小路,晃過幾段危橋來到 Santa Teresa 放風進食,抵達水電站 (Central Hidroelectrica) 下了車簽完到,還要沿鐵道步行 2.5 小時才能至熱水鎮 (黃色路徑),很不容易阿。紫色路徑大約 200 公里,大部份都是峰迴路轉的山路,故車程需耗費 6~7 小時。

水電站下車後跟著各國背包客開始健行,路上遇到一位強著,拖著行李箱,一路喀啦喀啦的辛苦前進。可以隨身攜帶雨具,山區的天氣變化陰晴不定摸以捉摸。

遇到跨河的鐵橋,不要直直的就走進去,在橋上遇到火車來襲,那就悲劇了,注意看右邊有一個行人專用的通道啦。

復前行了一陣,迎面而來的外國人,跟我說在這裡也可以看到遺跡喔!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發現所言不虛,目標總算是近在咫尺了。(握拳)

兩個多小時後,從一個漆黑的隧道出來再拐了一彎,前方終於出現當天的終點熱水鎮。

熱水鎮是馬丘比丘山下的補給點,多數人會選擇在此休息一晚,隔天清晨再搭乘巴士或步行上山,除了遊客與餐廳很多之外,並沒有其他的特色,廣場中央又可見印加王帕查庫提的銅像,因為據說馬丘比丘就是他於西元 1440 年左右下令修建的,跟明代修長城差不多同一個時期。

隔天凌晨天空仍一片漆黑時,便來到巴士站前排隊,準備乘坐第一班巴士上山,剛到時一個人也沒有,但半小時之內陸續前來排隊的遊客已擠得水洩不通。上了山進入園區後,因濃霧所擾,無法隨心所欲的拍照,便跟著一位英語導遊,聽他講解一些看馬丘比丘的門道。他指出,印加人是利用宗教來統治,政治上吸收名種文化納為己用,快速擴張。例如結繩記事,相傳便是由亞洲傳入。

馬丘比丘海拔約 2,453 公尺,不算太高,但身藏在群巒之中,以致於西班牙統治秘魯的 300 多年時間裡,都沒有發現這裡,使得遺蹟得以大致安好地保存至今日。1913 年國家地理雜誌以 4 本月刊來報導此地,加上一位「自稱」發現此地的美國學者賓漢 (Hiram Bingham) 寫了一本暢銷書「失落的印加城市」,自此馬丘比丘在西方世界打響了名號。

整個遺跡約由 140 個建築物與梯田所組成,建築物部分有神廟 (如上圖的三窗神廟)、住宅、城門、貯藏室、主廣場、觀星亭等等。根據較新的考古理論,當初生活在馬丘比丘的人,是由帝國各地挑選送過來的,負責服侍來訪的貴族,某種程度來說,馬丘比丘是國王與貴族的私人高級會所,平時或雨季時,貴族們還是生活在首都庫斯科的。

馬丘比丘 1983 年時被認定為世界遺產,並於 2007 年時被票選為世界新七大奇跡之一,成為秘魯最受歡迎的旅遊聖地,據說毫無限制的觀光活動,對遺跡本身也造成了傷害,過多觀光客的踩踏,使得邊坡每年都下沉了一點,連帶著破壞了上方的建築物結構。

濃霧漸漸散開之後,露出了中央的綠色大廣場與後方的住宅群。逛遺跡有一個既定的路線,很多是單向的,避免過多的遊客造成雍塞。

跟清晨的情況相比,這簡直是奇蹟出現了,繚繞的雲霧終於散去,太陽的反射之下,東邊梯田區顯得綠意盎然。左邊房舍群是貯藏室,右上方則是瞭望台,觀賞遺跡群的最佳視角在靠近瞭望台的附近,風景明信片應該是在那裡取景。城市獨特的水利設計,讓居民可以灌溉梯田,由於水源只夠支撐基本的人口,城市不會無限擴張。

馬丘比丘據說是由下往上慢慢修建而成的,採石場遺留下的這些巨大石塊,說明這城市在被遺棄的時候,尚未 100% 的完成。究竟如何將這些巨石變成建材並且無縫接軌,現代人還是只能繼續猜測了,是說工藝跟曆法都這麼強大的印加人,怎麼就沒有發展出一套文字系統呢?

接近十點左右,湧入的遊客數量增加許多,快要攻占整個山頭。

瞬間變成一個大晴天,反差實在太大,不過這是好事。

呃… 我想我沒有草泥馬緣,餵食小草理都不理我…

建築的屋頂部分已不復存在,只留下基本的牆面結構。

是說在這裡談戀愛好像還滿愜意的,不過你們爬得回來嗎?XD

城市與其底下奔流的烏魯班巴河落差可達數百米,很壯觀的景色阿。另外把第一張照片逆時針轉 90 度,會發現原本後面的山變成一張人臉,其中代表鼻子的山峰即為瓦納比丘 (Wayna Picchu),看別人網誌的照片,登山的路徑還滿陡峭,每天只限 400 人攀登,雖然上面的景色也是很美,但令有點小懼高的我望塵莫及阿 (掩面)。

瓦納比丘山上,也有梯田分布,就留給不怕高的人挑戰吧,我推出鏡頭拍張照即可。

上圖為 2004 年的電影「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The Motorcycle Diaries) 劇照 (擷自 YouTube),電影裡年輕時的切.格瓦拉 (Che Guevara) 也來過馬丘比丘耶 XD。

這個角度一坐下去,就不想回家了阿,一個美國阿伯從後面走過,看我坐在那邊遠目,忍不住上前跟我說,這個角度實在是太棒了,硬是要幫我拍張照,盛情難卻,我笑著把相機交到他手上,留下了這張影像。


馬丘比丘 get (✔),人生的 To do list 少了一項 XD。



此篇文章於 2014-11-09 11:39 被 艾許 編輯。
感謝 1
quinn662
舊 2014-11-11, 19:18
因為這邊剛好位在
1.南回歸線附近副熱帶高壓籠罩乾襙的沉降氣流
2.海邊的洋流是來自於極地的祕魯寒流
3.位於信風的背風面,越過山脈沉降後空氣變乾燥,信風經過安第斯山脈水氣都留在東面的雨林區

引用:
作者: 艾許 (原文章)
[秘魯1] 阿雷基帕.出差日本的冰山美少女
從利馬往南的路上,經過西部沿海的乾旱沙漠區,理論上海洋不是都挾有大量水汽嗎?為何沙漠可以與大海無縫接軌?
感謝 2
艾許
舊 2014-11-12, 23:26
引用:
作者: quinn662 (原文章)
因為這邊剛好位在
1.南回歸線附近副熱帶高壓籠罩乾襙的沉降氣流
2.海邊的洋流是來自於極地的祕魯寒流
3.位於信風的背風面,越過山脈沉降後空氣變乾燥,信風經過安第斯山脈水氣都留在東面的雨林區

您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專業啦 XD


主題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