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诉讼案件,A律师收费5000元, B律师收费20000元,你会选择哪个律师呢 ?

一个诉讼案件,A律师收费5000元, B律师收费20000元,你会选择哪个律师给你打官司呢 ?说说你的具体理由是什么 ? [图片]
关注者
971
被浏览
993,560

204 个回答

问他们保证不保证胜诉,然后挑选不保证胜诉的那一位。

都不保证胜诉的情况下,问他们在该法院认不认识人,然后挑选自称没有关系的那一位。

都没有关系的情况下,问他们最近忙不忙,然后挑选回答不忙的那一位。

都不忙的情况下,问他们的执业年限,选新律师的那一位。

同岁,选便宜的,或者你喜欢的。


理由如下:

虽然两位律师报价相差4倍,看似差异巨大。但既然律师分别报价5000元、20000元,我们逆推可以得知这个案件的标的额大概率在10-20万元左右,属于典型的小案件。

这里的小案件指的仅仅是标的额。小案件不一定不困难,有的小案件还非常疑难复杂。但是,小案件有小案件的特点:

一方面,律师费收不高,所以大律师看不上眼。所以,能来报价的,要么是年轻的新律师,要么是业务一直没做起来的老律师。

另一方面,不可能存在打点关系的问题,现在没有法官/书记员/助理冒着巨大风险去收个几千块钱,所以司法环节很干净。

这种情况下,我认为考察律师的优先次序应该是①人品和执业道德、②用心程度、③专业能力、④价格。

①人品和执业道德第一,保证胜诉是职业道德明令禁止的,所以如果律师给你保证胜诉,可以直接认定为人品道德不过关。第二,问法院有没有关系也是这个原因,但问法院有没有关系还有一层:正因为小案子根本动用不了关系,所以,如果有律师拍胸脯说关系过硬,那肯定是一个骗子,或者至少在误导你。

②用心程度:选不忙的律师。显然,他不忙才能在你的小案件上分配更多时间。回答“很忙”的律师,如果是诚实的回答,那么他没时间办你的小案子;如果是实际上没开单,很闲,但是硬说“很忙”的律师,第一他说了谎,第二他说谎的原因是不自信、心虚。你无法分辨他诚不诚实,但是无论诚不诚实都不要选就行了。

③专业能力:新律师一般理论功底扎实,老律师则实务经验丰富,各有所长,但是老律师如果综合专业能力比新律师强很多,早就做各种大业务去了,不会来小案子上和年轻律师抢饭碗。所以我觉得可以给年轻律师一个积累实务经验的机会。

④价格:到了这一步还没比较出差异,那么价格敏感的话就选便宜的,对价格无所谓就选投缘的。

可惜了,实际生活中大多数人都是反着选的,先选保证胜诉的,再选自称法院有关系的,然后选老的。最后败诉得很惨,到处哭诉,说律师行业全是骗子。

选律师和选医生治病一样,有的医生说会尽力但不保证治愈,收费10万,当事人犹犹豫豫;有的老中医说:你放心,5000块钱药到病除,我在冥界有很多资源,上礼拜六我还和阎王爷、上帝、哈迪斯四个人一起打麻将。当事人就兴高采烈地交钱了。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我(个人及律所)也会委托律师办一些事情,有非诉,有诉讼。

如果是简单的案子,我就交给我们团队的律师直接处理。如果是非房产案子,我们一般会在北京委托律师办理——北京有3万个律师可以选,可以轻松覆盖全国,上海只有2万律师,辐射面是江浙沪。所以基本上就是江浙沪从上海找律师,全国范围从北京找律师。

到目前为止,只要是能报价2万的案子,这种案子实际上是小案子,我们是100%不会请小案子报价5000的律师。

道理很简单,因为任何情况下,委托律师的前提一定是 案件的收益要大于律师费许多

一般客户肯花2万,换个角度有律师报价2万的这个案子,标的额正常也是二三十万吧。下图是北京市律师费收费指导标准的截图,做个简单地数学计算反推也可以得出同样的结论。

对于这30万的利益来说,花5000还是花2万,看似差了四倍,实际上区别不是很大,而对于客户来说,考虑问题其实是两个维度,第一个维度是“稳”,第二个维度才是“便宜”。

赢了官司赚30万,输了为0,律师费差了才1.5万,不可能把律师费的高低摆在第一位。在同样“稳”的基础上,才会选“便宜”。如果不稳,再便宜也没有意义。

如果这个30万的案子是100%会输,那么其实无论选收费1000,还是收费10万,并没有区别。相反,如果这个30万的案子100%会赢,我们就自己上了,何必请别人呢。

这是请律师这件事的第一层逻辑:稳定压倒一切。

律师很讨厌提“把握”,因为法律不允许律师谈“把握”,无论大律师还是小律师,普遍都把“拍着胸脯作保证”看做一件非常low的事情,以至于无论何时我们谈到“把握”这个话题,总是说某同行拍着胸脯保证100%打赢,而实际上这种同行我在律师界一个都没有见过。

“把握”恰好不是律师们喜欢的,而是客户们喜欢和感兴趣的,就是但凡他是个客户,就会要求律师做保证,同时,有部分有和律师打过交道的客户会知道,“要求律师做承诺”在这一行是不礼貌的行为,会在一旁制止(有多个客户委托的时候)。

为什么客户这么关心把握呢?因为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律师费无论多少都是白扯,如果能多花钱提高“把握”,这个钱就值得花。

而我们和普通客户最大的区别,就是普通客户其实不了解2万律师和5000律师的区别,以及他们对于把握的影响,而我们就明显的能够判断为什么2万律师更靠谱。

所以只要不是稳赢到我自己派房产律师去办的非房产案子,在京沪市场(注意这个大前提),我们100%会考虑用2万的律师,100%排除5000的律师。

要说为什么?那么我就举三个5000元律师的例子。


1、年轻律师

2、老律师

3、年富力强的靠谱5000元律师


先说年轻律师吧。有一个现在一年创收超过100万的我的学生,在好多年前,刚独立那会儿曾经和我交流过年轻律师的收费问题。当时他的收费标准就是几千几千的,以至于秦兵先生让我找他谈话,告诉他虽然他还年轻,但是律所接这么便宜的案子会拉低我们的档次,让他必须提高价格。

当时他是这么说的:徐主任,律所收费高,是因为律所案源多,你们不怕要高价把客户要跑了。但是对我们来说,一个月也恨不得没有一次机会,我们不得不报低价把客户拿下来。

他这里有一个误区,就是他以为客户谈不下来是因为他要的价格低。

其实不是,客户不委托,是因为客户不想请你,和价格毫无关系。哪怕是免费,客户也要考虑,因为客户会担心你把案子搞砸——本来可以赢的,省在律师费上结果输掉。

一般客户在问律师价格之前,是要见面的。客户很少会在线直接委托。

因为会见面,客户就不仅仅是根据最后的数字来决定律师,更多的是根据对这个律师的印象: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大学刚毕业两年的学生,办一个30万的案子,收费5000、8000特别正常,但是客户不会委托。是不是因为价格不够低?不是。

是因为客户认为你是个小孩儿,你怎么可能胜任这个工作呢?客户处于礼貌,不会告诉你他不请你是因为不想要你这个人,而客户说:我回去考虑考虑。而这个年轻律师,往往总结出一个结论,问题不是出在自己身上,而不是报价报高了。

客户不是对案子没把握,也不是嫌你贵,客户很简单是对你没把握。就算是客户认为很简单的案子,客户会担心你犯错,在法庭上说错话,写错字,把简单的官司输掉,损失的是30万。

这话说出来好像很残酷,是不是,很多年轻的律师很难受。但是我们能教育并改变客户吗?你在市场里,你能教育市场吗?你能改变整个消费群体对年轻律师的印象吗?不能。扪心自问,如果你是客户,如果你有的选,肖律师、史律师、张律师和王骁你选谁?

你可能要问:徐律师,可是你说你的案子会交给你下面的律师来办,你也看脸么?

我不看脸,我说了如果是房产案子,我会安排我团队的律师,因为他们是我培养的,但是,我一般不会用其他律所的年轻律师,因为,我不是对年轻律师没信任,我是对法律服务市场上其他律所培养年轻律师的能力没有信任

如果这个年轻人是余婧团队的,办过20件以上的离婚案件了,我完全放心把案子交给他,但是这样的年轻人收费也不是5000而是一个离婚案子6万起,如果我的亲戚穷的叮当响又偏偏要离婚,我请人家2万块来办离婚,我会觉得我占了人家4万的便宜。这只是举个例子,我没有穷的叮当响的亲戚。

如果这个年轻人是钱列阳团队的,办过很多刑事案件了,我也放心把案子交给他(她)。比如知乎有个 @王逸然 律师,就是大团队培养的年轻律师,我愿意花5万、15万甚至50万委托给她,除非光是发个律师函,5000是不可能请到王逸然的。

有一年我有个亲戚的亲戚的儿子,我真是不知道怎么表述我和他的关系,做一个中介还是什么工作,把客户的资料给卖了,然后被刑拘。这个案子小的已经掉渣了。从一开始就要排除我认识的所有一线团队,直接考虑刑辩团队培养的年轻律师。

我虽然有能力也有面子找到5000块的年轻律师,但是我不可能做这样的事。



想找5000的律师,我第一反应就是 老人和孩子。其实上了年纪的律师,收费反而低。

老律师就一定靠谱吗?

如果假设每个人的事业都是一个坐标系,横轴是时间,纵轴是业务综合技术指标,一开始起点低很正常,但是只要人的能力在线,一般来说这条线都应该是上升的。随着时间推移,起点低的人会越来越高,这也是这个行业“越老越吃香”的道理。

如果大家年轻的时候,你是10我是8他是9,差别不大,但是经过几十年的迭代之后,肯定会差距特别大,变成你1000我100他10。

所以到了最后,老律师基本上就两种:一种强到妖孽,一种弱到看门。

我相信可能很多人都没见过弱到看门的老律师,你们有没有想过,律所在招聘律师助理的时候,会有五六十岁的老律师给我们投简历——我们不敢要。而且这些老律师无一例外号称自己“业务能力很强”。

连收到简历的行政人员,非律师,他们的想法更接近普通人,而他们都会普遍的、第一直觉的反应:不靠谱。而他们的直觉往往就是正确的,就是真的不靠谱。

原来北京办公室曾经收购了一个律所,律所有个挂名合伙人,年纪我忘了,大概五六十的一个老太太,有一天突然来我办公室找我,要求成为我们律所的谈案律师。

她把自己一顿吹嘘,然后又把自己的老公一顿吹嘘,说她们如何如何擅长洽谈业务,其中有一句话让我印象特别深刻:我老公曾经一个案子收到过10万。

就算那么些年前,10万在我们这也不算什么高价,所以这件事被拿出来说,本身就很令人无奈。

后来这个挂名合伙人,经常来所里蹭打印机和助理用,前者还好,我们也不差这几张纸钱,后者就比较烦人,她用我们的实习律师,还不给人家钱。除了抠门,给不起也是重要原因,因为他们一个案子最多也就是收5000。

虽然人是挂名,但是一年能收多少钱,一个案子收多少钱,我们作为律所很容易了解,那这位女合伙人就是5000块律师的那种水平。收费是这个水平,办案也是这个水平——我无数次听到她在所里请教所里的实习律师怎么办案子,所里实习律师吭哧吭哧教她办案子的场面让我看的十分心酸。

上海办公室也有一个年纪很大的老律师,挂名合伙人,这个人和我只见过一次面,第一次见面,就和我谈,要把他名下的律所股份“卖给我”,并且要价40万。如果我不买,他就要这样那样。这一个小时的内容,我估摸着大概和川普要求搞几十万张选票的内容也差不多少。

我们聊了一会儿,临走的时候,他给我说,徐主任,还有一事情要你帮忙,我有个案子,代理协议,给我盖个章。然后就掏出一份协议:18万标的额的案子,代表刑事诈骗受害人,风险代理,前期2000,后期8000。

回到这个题,问我是请20000的,还是找5000的律师,我这脑子里一顿闪回,出现了无数老人和孩子,就没有一个靠谱的。

所以我奉劝那些选5000的人,如果你是客户,你们选5000,一定是因为你们认识的律师太少了。如果你是律师,那说明你内心觉得自己就值5000。你律师自己都不认可自己,别人怎么认可你呢?



办案的过程中,我们在全国各地,会遇到很多小区,大概有10%~15%的小区,业主代表是律师。

全国各地的律师成了你的客户,这样反过来也给了我一个,近距离观察全国各地律师同行的机会。而能买得起房子的,大部分都是混的不错的律师。

我和C主任认识,就比较有意思,因为他不是业代,而是一个案子的业主方的律师,因为办案遇到了阻力,所以请我过去帮忙。我收他一点钱,租给他两个年轻律师帮他开个庭。

C主任在一个县里做律师,在县里所有律师里面,创收排名第三,一年能达到100万,平均每年办理150个案子。

你们算算,就是平均收费几千元。

我前面说了,五千还是两万,这题如果在北京上海做,我就选两万,但是如果放到县里,这题要换一个数量级,比如五千还是一千五。

有的时候市场档次越低,数据的随机性也越大,这是我的经验。

在法律服务市场的最底层,一个快退休的老头,没有律师证的法律工作者,不能比这个条件再差了吧,他们也能收三五千的律师费,因为总有各种冤大头会送上门去被忽悠——这些人以社会底层劳动人民为主,很多本来12348一分钱不花的案子,也被忽悠着交大几千,服务水平还非常低。

考虑到全国各地案件纠纷的标的额差距,其实北京上海和县里,也不总是差别特别的大——比如同样是常见的人身伤害侵权案件,赔偿也是六位数居多。县里律师和北京上海律师的最大的差别,就不仅仅在标的额上,也在对营销的理解和思考上——报价偏低可能是律师的个人习惯问题。几千块钱,算是法律服务行业的一个下限,在县里,大家都在下限上浮动,所以差距就不大了。

C主任是我做这题的时候,唯一一个我认为5000块可以产生2万块钱的效果,甚至,更高效果的律师。

我曾经问过C主任,为什么一个案子收费那么低。C主任说了一句话:都是朋友,不好意思收高价。

虽然是C主任花钱请我们的律师去帮他,但是我觉得我帮他的忙也不算小,我告诉他:你应该把价格提上去。

我给他算了一笔账,同样是一年100万,如果案均收费提高到2万,只需要一年办50个案子,工作量是现在的1/3,节约出来的时间你干什么都行,比如回家哄老婆,陪孩子。150个案子一年身体是撑不住的。

后来C主任大概是参考了我的建议,把收费提上去了,案子数量没变少,营业额翻倍了。不知道有没有从县里排名第三变成第二。


我觉得大家有个误区,就是觉得律师的能力和收费没关系。

其实律师的能力和收费成正比的。

有能力收到2万的律师收5000,凭各位认识的律师的数量,我认为是不可能找的到的,你们大概率是找到真的就值5000的律师,而不是什么酒香还怕巷子深,或者所谓网上的律师不靠谱。

所谓网上的律师不靠谱,其实也是一个误区。因为大家印象中找律师的途径就两个,一种是熟人介绍,一种是网上找。

网上找不靠谱,所以,熟人介绍靠谱,这是对的吗?

对我来说,这是对的,因为我认识的律师多,我是真的知道谁靠谱,谁不靠谱,我有他们电话。

就是这样,我也没到认识全国大部分产品靠谱律师的水准,比如干并购的律师到底哪家靠谱,我就完全不懂。你们看的出来吗,因为如果你们最近看电视,你们大概率都认识三个并购律师,他们三谁靠谱,有多靠谱,你能讲出来吗?

所以实际上有四种情况:

第一种,熟人介绍,靠谱的律师

第二种,网上找的,靠谱的律师

第三种,网上找的,不靠谱的律师

第四种,熟人介绍,不靠谱的律师

作为普通人,你大概率只能找到第三种和第四种,就是无论20000还是5000,都不靠谱。

对,我有没有给各位说一件事,特别遗憾,就是一个案子收20000的律师,也不怎么靠谱啊——在北京,一个离婚案件,最低是这个数,一个企业法律顾问,也有一年2万的,这个价位是个什么价位?北京市场价的下限。

就是说一群律师里面,一个普通的离婚案子,80%的律师都报的出来的最低价是这个价。比这个还低,连下限都没有了。

我觉得题主问这个题的意思是,有没有可能便宜的律师更靠谱,选便宜的还是选贵的问题,五千还是两万是个相对值。

我认为,对我来说,答案显而易见,选贵的。

但是对各位来说,恐怕选哪个,都是在不靠谱的律师里面选,选哪个没有任何区别。选律师,还是尽量根据律师报价之前的那个80%来决定选谁,而不是仅凭着价格来选,是比较明智的。

无论是什么案件,你都不是新中国建国之后的第一案的概率比较高,大部分在2万律师费这个水平的案子,都是量又大又足的案子,选一个办过这类案件的律师就是了。律师办过这类案件的数量越大,靠谱的概率也就越大。

律师的年纪太小,案件数量上不去。律师的年纪太大,学习能力又有限,有可能十年前业务很强,最近几年对业务不那么熟悉,所以从年富力强案件量大的律师里面找律师就对了。

而这种律师,大概率不会是5000的那个。于是,这题选B,下一题。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