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拉哈德

(《Fate》系列中的登场角色)

语音 编辑 锁定 讨论 上传视频 上传视频
加拉哈德TYPE-MOON旗下《Fate》系列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在特典小说《Garden of Avalon》中首次登场。在动画《Fate/Grand Order -MOONLIGHT/LOSTROOM-》中正式露脸。
人物关系
纠错
关闭纠错
中文名
加拉哈德
外文名
ギャラハッド
Galahad
别    名
Sir Galahad
耍盾的
圣盾的骑士,学弟
配    音
堀江瞬
性    别
登场作品
《Fate/Grand Order》
《Fate/Grand Order -MOONLIGHT/LOSTROOM-》(特别篇动画)
《Garden of Avalon》
属    性
秩序·善
英灵阵营
出身地区
古不列颠
所属团体
圆桌骑士团

加拉哈德角色形象

编辑 语音

加拉哈德身份背景

加拉哈德 加拉哈德
亚瑟王传说中的圆桌骑士之一,兰斯洛特之子。
完美的骑士,被人称颂为背负次代圆桌的少年。虽然得到了圣杯,但也因他无欲无求而将圣杯还诸于天,他自己也归还天上。

加拉哈德人物外貌

加拉哈德 加拉哈德
加拉哈德的发色为银白,发型和玛修相似也是一边的头发刚好遮住眼睛,但是方向相反。身上的铠甲也是紫色,佩剑为红柄剑。
动画中似乎使用了父亲兰斯洛特的宝具:初登场的黑影(不为一己之荣光(For Someone's Glory)),以及在打斗时抢了芬恩的枪。

加拉哈德角色经历

编辑 语音

加拉哈德Garden of Avalon

圆桌之一,端坐于灾厄之席的骑士。
圣杯骑士之一。

加拉哈德Fate Grand Order

序章
加拉哈德 加拉哈德
迦勒底的英灵试作2号,附体于试验体玛修·基列莱特,触媒为英灵集结之地这个概念。由于对迦勒底不人道实验的不满而拒绝现界,而如果回到座上,身为依凭体的玛修也会死亡,因此隐藏在玛修·基列莱特身上数年。知道其真名的前所长马里斯比利已故。
First Order行动中,为了拯救濒死的玛修,将自己的灵基与宝具转移给了玛修后消散回归座。迦勒底的幸存者似乎没人知道其真名。
每每遇到圆桌相关人士就会看破玛修真名,然而截至第五特异点,没有一个英灵会说破。
在第四章末尾,Dr.罗曼称其灵格与所罗门同格,以下是原文内容:
Dr.罗曼:玛修,振作一点!保持心态,好好看看敌人!管他对手是谁,敌人也是Servant的吧?那么就有胜机!你体内的英灵可是被圣杯选中的英灵!英灵之格绝不亚于所罗门!
所罗门:哈——你说英灵之格?你真的把那种东西当作基准吗?无知即有罪。本觉得是个与之相配的智者,看来你们的司令官是个不值一提的魔术师。
(在FGOM4中,所罗门对其因缘角色“加拉哈德”有以下评价:
“同样是被神赋予了【实现愿望的机会】,所罗门选择了所求智慧,加拉哈德却无所求,所罗门虽然对这事抱有【为什么?】的疑问,但是潜意识里觉得【我本应该也这么做的】而产生了劣等感”)
第六特异点 神圣圆桌领域 卡美洛
在第六特异点为没有被狮子王伦戈米尼亚德召唤的圆桌骑士之一。
据玛修所言她身上的加拉哈德的灵基表明加拉哈德只有在小时候把兰斯洛特当做父亲,兰斯洛特和加拉哈德的关系应该不太好。但据兰斯洛特所言他还是想要搞好两人之间的关系。
活动 万圣节超级大南瓜村
此外加拉哈德的灵基对兰斯洛特有强烈的反应,FGO的万圣节勇者活动时,Saber职阶的兰斯洛特用不为一己之荣光(For Someone's Glory)变成了Berserker职阶的数据、宝具和外观,但加拉哈德的灵基仍然使玛修对兰斯洛特有严厉态度(伊丽莎白·巴托里〔勇者〕形容玛修那时的样子很恐怖)。

加拉哈德Fate/Grand Order特番

特番LOSTROOM中首次正脸登场,疑似异闻带从者。先后打倒了清姬大卫杰罗尼莫牛若丸亨利·杰基尔&海德芬恩·麦克库尔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Alter〕,告诉主人公藤丸立香因为人理修复所以这世界没有未来,看到FGO世界线未来破灭的走向。 [1] 

加拉哈德绝对魔兽战线

加拉哈德被召唤并初次成功附身玛修的情节在第0话中展现。
现界后立刻明白了来龙去脉并表露出愤怒的情绪,操控玛修的身体(玛修的瞳色变为与特番中加拉哈德本人相似的淡金色)展现惊人的战斗能力突破迦勒底实验室的全部防御手段,作出类似特番中发动宝具的手势之时被玛修本体的意志暂时觉醒压制,清楚玛修的选择后轻声叹息、放弃身体的控制权。

加拉哈德unpublished material

设定
盾之从者。真实身份是亚瑟王的圆桌骑士之一,唯一在圣杯探索中成功的骑士·加拉哈德(虽然也有其他探索圣杯的骑士,但在最终意义上『成功』的就只有加拉哈德)
特殊对待的角色,会随着故事的展开而逐渐改变立场。
在动画版中作为简单易懂的新手教程角色,
在剧场版中则背负着『被遗留之人』『目送他人离去之人』这种主旨。
下述是剧场版中的流程。
【初期】
欧内斯特·格拉弗希尔召唤从者时,为减轻对自身的魔力负担而让英灵凭依在尸体之上。
(当然,风险也很大。无法灵体化是硬伤。虽然尸体提供者言峰忠告过『这样做并不好』,但哪怕是从者,只相信自己的欧内斯特也不愿意将“活生生的存在”安置在身旁。若是自己喜欢使用的『尸体』,就能够完全当作道具对待)
由于英灵只会在令其作为从者战斗时浮现于表层,所以除此之外的时候就是顺从于欧内斯特的不说话的尸体。
最开始既没有立江的意识,也没有加拉哈德的意识。
立江就像是仍在沉睡一般,
而加拉哈德则是由于不合常理的召唤,无法理解自己是怎样的存在。
摸不清东西南北的加哈拉德,会趁着每次战斗的短暂时间努力掌握状况,所谓的从者是什么、自己寄居的这具躯体是什么、欧内斯特又是怎样的人物,揣测着这些问题,最终对欧内斯特做出了「汝非吾主君」的判断,决定独自挑战圣杯战争。
由于这个时间点加拉哈德连自己的名字也不能确定,所以无法发挥出万全的力量。(虽然已一度败于Saber手下,但他能使出的只有盾牌。并没有真名解放)
Shielder成为了执着于『圣杯』这种存在,认为『那是我的东西』的落单从者。
(『我的东西』这种发言不足以成句,正确而言是『那是我必须获得不可的东西』。加拉哈德是为获得圣杯而生的骑士,同时也是获得圣杯后,唯一能正确处置的骑士。根据这一事实,亚瑟王传说中的圣杯可以说是他的东西)
这之后,与许多从者战斗,每次都保住了性命,逐渐回想起原本的战斗方式。
立江的意识也开始出现,除了圣杯,还展现出对曾一度打败自己的士郎与Saber的憎恨般的执着。
(※加拉哈德执着于Saber(亚瑟王),立江则是对在大火灾中幸存的士郎产生嫉恨。为了让立江对士郎产生嫉恨,当言峰、欧内斯特和士郎在教会中进行问答时,要让Shielder被「十年前的幸存者……」这句话引起震惊的反应)
【中期】
Shielder经历战斗之后,主人格逐渐变为立江。
加拉哈德开始渐渐回想起过去的记忆。虽然还不明白自己是什么人,但知道自己过去也曾探索过圣杯。但依旧不知道那是为了什么、自己是心怀怎样的使命、怎样的悲愿才会想要获得奇迹。
依旧不知道自己的真名(毕竟回忆起来之后,就能够使用Lord Camelot了嘛)
当Saber使用Excalibur的时候,加拉哈德逐渐明确了自己的名字,以及应该对Saber(亚瑟王)做的事。
另一方面,立江接受了加哈拉德的支援,为夺得圣杯战争的胜利而重复越轨的战斗。立江为维持自身(魔力补充)而杀人。虽然只凭借着不想死,以及对那家伙(士郎)的憎恨这种妄执而行动,但已注意到这样做有哪里是错误的,在这种过程中逐渐增强着实力。
(对于观众而言,则是处于要让他们强烈地感觉到「不早点解决掉这家伙的话会很糟糕啊」的立场)
【末期】
回忆起自己是什么人的加拉哈德,完全成为了给立江提供建议的角色。自己不过是被称作加拉哈德的英灵的一面。这时Shielder从者应该诠释为获得加拉哈德力量的立江。
看似是对立江感到同情,但顶多只是遵循着作为人们口中的英灵的存在方式而已。与作为完整的英灵被召唤的其他从者不同,加拉哈德真的只有一部分能被称作加拉哈德。他很清楚自己不能够介入现世。
(而这样的加拉哈德只会在与Saber(阿尔托莉雅)的战斗中浮现于变成,与后悔地认为自己是错误的王的Saber对决)
另一方面,立江。在城镇中徘徊,实际感受着十年的时间流逝,痛彻感悟到自己无处可归。将悲伤化作憎恨,并以此为原动力,但本人也注意到这是自己出于痛苦的无可奈何举措。
因为复活了,并且不想死去而徘徊着,但她早已知道真正最为正确的事物是什么——然而烙印于心中的恐惧、对蛮不讲理惨剧的记忆,以及被火灾夺走一切的怨念无法抹消。
就在这种氛围下,最终于言峰联手,成为了教会的愉快小伙伴的一员,赞成用圣杯进行破坏。
加拉哈德先生对这样的立江沉默不语。话说,这时候被Saber打败的加拉哈德的一面已经退场了吗?
末尾
Shielder作为落单从者奔走于各方势力之间。
虽然加拉哈德与立江的最终目的都是士郎与Saber,但是加拉哈德经历与阿尔托莉雅的对决过后,先一步升天了。 [2] 

加拉哈德宝具信息

编辑 语音
已然遥远的理想之城 已然遥远的理想之城
已然遥远的理想之城(Lord Camelot)
原文:いまは遥か理想の城(ロード・キャメロット)
等级:B+++
种别:对恶宝具
以白垩之城卡美洛的中心——圆桌骑士们所就座的圆桌作为盾牌的究极守护。
其强度与使用者的精神力成正比,据说只要内心不屈服的话,城墙就绝对不会崩塌。需要注意的一点是此宝具的保护目标并不包括宝具的使用者本人。
此宝具除了可以反弹攻击以外还可以用整座城来砸人的方式发动攻击(出自第六特异点玛修对兰斯洛特的话)。
『指向灾祸之时的片段(Around Round Shield)』
能让人从中得知圆桌骑士·加拉哈德之名的逸闻,与『灾厄之席』相关的传承所化成的宝具。
(在亚瑟王的圆桌中有着被称作「最危险之席」的空席。据说坦坦荡荡地坐在这个任何人都不坐的空席上的,就是兰斯洛特的儿子,少年骑士加拉哈德)
用『Round Shield』这一理所当然的名称让人以为是「盾牌」,藉此误导观众。其实并不是盾牌,而是圆桌(Table)。加拉哈德将自己所坐的「危险之席」的桌子当作盾牌使用。
这面盾拥有着高度的物理性防御力。话虽如此,并不是赫拉克勒斯那种『A等级以下无效』的概念防御,无法防御Bellerophon等级的直接轰击。但是在面对以Excalibur为首的圆桌骑士们时,会拥有高度的追加效果。
Round Shield带有特别的诅咒,被加拉哈德以外的人触碰到就会反转,向其刺出圣枪。
(这也是源自圣盾的逸闻。盾上刻有「持有此盾者乃圣杯之所有者,亦即吾主加拉哈德」,除加拉哈德以外的骑士将其拿在手上,就会从某处出现骑着马的白衣骑士,用枪对其猛地一刺) [2] 
『享誉盛名之时的圆桌(LordCamelot)』
圆桌是表示圆桌骑士们『没有上下关系』这种精神的存在,也是亚瑟王的居城·卡美洛的象征。
Round Shield最大展开时会用以太块形成剩余的圆桌部分,重现完全的圆桌,以此为触媒在面前展开圆桌骑士们的城塞·卡美洛城的城壁。
外表看起来就是拥有城壁形状的屏障。
「是否有其他比我更为合适的王呢」,在抱有这种疑问的亚瑟王眼中看来,英灵加拉哈德正可谓是『为纠正自己而现身的骑士』吧。
心怀迷惘的亚瑟王无法彻底杀死圆桌骑士,身为自己更加彷徨无措的内心之支柱的加拉哈德。
加拉哈德的宝具正可谓是对阿尔托莉雅(亚瑟王)的究极。 [2]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