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在誰身邊,都是我心底的缺♣*1@Be ! bE ! Be ! ˙ˇ˙響爆﹎♣|PChome 個人新聞台
2008-02-05 21:30:21| 人氣443| 回應0 | 下一篇

 妳在誰身邊,都是我心底的缺♣*1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第一章》


  一個人的倔強是倔強
  兩個人的倔強是結束
  儘管,愛還在


 之一


  『你叫陳浩?』
 
  開學第一天,放學後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趕緊衝進漫畫店裡借漫畫,然而,當我才走出店門口時就聽見迎面有人喊住我的名子,抬頭我看見兩個穿著紅外套ˋ揹著紅書包的吊兒郎當的學長,我很確定我們並不認識,我有點杜爛在開學第一天就遇到壞學生來找碴。

  不良學生,站在我眼前的這兩個吊兒郎當的學長。

  左邊喊住我的那個高個兒嘴裡叨著香菸,而嘴角漾著魅力的笑意,高個兒的右手慵懶的擱在身邊一個看起來很台的瞇瞇眼學長肩上,而細長的眼睛則是瞇起直視著我制服左胸位置上新繡上的名字。

  原來如此,難怪他知道我名字;下意識的用漫畫擋住左胸,我有點忐忑不安的問:

  「我們……呃……認識嗎?」

  『就要認識了。』

  高個兒學長笑著說,左手靈巧的把菸彈熄ˋ讓煙蒂在空中劃出一道漂亮的拋物線,接著他搶過我剛租到的才出爐的心愛的漫畫,很有意思似的低頭研究著:

  『對味!名字我喜歡,漫畫也何胃口-----』

  『喂大佬!你這樣會嚇到菜鳥學弟啦!瞧他嫩的咧!啊哈哈~~』

  右手邊瘦瘦小小的台客模樣的學長打斷他ˋ說,接著這兩個人好似才說了什麼天大的了不起的可以得諾貝爾獎的笑話似的,抱著肚子誇張的笑了起來。

  不良學生。

  果真是個流氓學校,我不該鐵齒硬是要唸的;在心底我嘆了口氣,接著掏出口袋裡僅有的一百塊錢鈔票出來,只想快點把這件事情處理掉ˋ然後回家看我心愛的漫畫。

  「我只有一百塊,我不會跟訓導處打小報告,可是漫畫可以還給我嗎?因為這集我等了很久才終於借到的。」

  但沒想到這句話讓這兩個不良學長聽得更是笑到差點下巴沒歪掉。

  『你以為-----啊哈哈~~笑死我!大佬你看他啦!嫩雞一個嘛!哈~~』

  「阿台夠了啦!在笑下去他都要哭了啦。」把右手搭在我肩膀上,高個兒學長用一種好像我們早已認識八百年了的哥兒們口吻,說:『你這小子我喜歡!走!學長請喝茶!』

  「可是-----」

  『好狗運呀你這嫩雞!我們大老賞識你哦!啊哈哈~~』

  「.....」


  這就是我和大佬還有阿台認識的經過,在開學的第一個放學午後,漫畫店前,只因為一個名字,還有一本漫畫;沒頭沒腦,莫名其妙;我不知道大佬幹什麼獨獨挑上我這個在當時看來笨到幾乎呆的學弟當哥兒們,我只知道在那個淡到幾乎無聊的放學午後,卻是我人生真正甦醒的開始。

  而那天的太陽,很刺眼。


  在那個沒頭沒腦ˋ莫名其妙的放學午後,大佬還有阿台帶著我到學校附近一個隱密的巷子裡喝茶,是那種到處都有的平凡喫茶店,坐在到處都有的木頭四方桌椅上,喝著到處都有的冰透百香紅茶,唯一比較特別的是,店裡播放的音樂是當時已經不太流行了的流行歌曲〈我和我追逐的夢〉Repeat到底,一遍又一遍的幾乎煩死人。

  在劉德華的歌聲裡,大佬把玩著我心愛的剛借到的本來正想衝回家看個過癮而此時卻在他老子手上的漫畫,用一種找話聊似的口吻,他問:

  『你喜歡看漫畫?』

  「嗯呀。」

  『也喜歡畫漫畫?』

  「嗯呀。」

  『這就是你來考復興美工的原因?』

  『復興商工啦。』

  『閉嘴啦ˋ阿台。』

  「呃......嗯呀。」

  『你除了嗯呀之外會不會說點別的呀?』

  「嗯-----呃......」

  『好了好了,』巴了一下我的頭之後,大佬點燃一根香菸,再度瞇起他那雙尊貴的細長眼,好像要確認什麼似的ˋ問:『告訴我,你身上真的只有一百塊?』

  「嗯-----對ˋ對呀。」

  然後他們又爆笑了起來:

  『笨死了你這嫩雞!』

  『你白痴哦!下次如果真的遇到被勒索的話,不用真的把全部的錢掏出來啦!哈!』

  「......」

  巴了一下阿台的頭ˋ示意他閉上嘴巴別在笑了之後,大佬清了清喉嚨:

  『明天把你畫的漫畫帶來給我瞄瞄。』

  「呃-----」

  『隨便找個人報上大佬名字就會告訴你ˋ我們教室在哪啦!』

  於是我才知道,原來這兩個看似不良的學長其實只是無聊剛好晃到漫畫店於是看見我,而我之所以被大佬物色到的原因其實只是因我的名字叫陳浩而他叫陳富,或許還有那麼部分的原因是:從小就是獨生子的大佬,一直很想要有個弟弟,尤其是不像他那麼聰明的那種,例如說我。

  『如果我有個親弟弟的話,我會希望他就是你這呆樣。』

  有一次,大佬這麼對我說過。


  大佬和阿台〈因為整個人穿著打扮談吐行為台到一個不行,所以大夥都學大佬直接叫他做阿台〉是當時學校裡的風雲學長〈甚至阿台還是他們班上唯一沒被和連戰同姓的那個老師從窗外丟過作品的天才〉,穿著打扮不良ˋ感情紀錄不良ˋ思考行為不良的不良二人組,卻突兀的物色上我這個國中剛畢業的青澀笨拙的學弟當起哥兒們來,還紮紮實實的罩了我整兩年,甚至在他們升高三那年的暑假還正正經經的弄起工作室,包含我們所有復興回憶的工作室。


  工作室。

  工作室的前身是大佬位於家裡整層樓的地下室空間,身為獨子的大佬獨自擁有這三房兩廳以及在當年就首先乾濕分離的超大浴室ˋ還有本來應該是車庫結果卻擺了個撞球檯的撞球間,工作室不分日夜的總是開著過強的冷氣以及揮之不去的菸味;工作室在還沒有變成工作室之前是我們一夥人下課後老賴著廝混打牌ˋ喝啤酒ˋ看漫畫ˋ打撞球的場所;所謂的『我們』人數不一定ˋ關係不一定,有些人三不五時就跑來賴上一整夜,有些人久久才會過來露臉一次,而更多的人則不曉得到底是誰的朋友的朋友;工作室的人來來去去ˋ新舊交替,但大抵的固定班底還是以大佬為首,加上阿台還有我,以及一對吵吵鬧鬧的分分合合的總是熱衷在撞球間裡開發性體驗而且還不關門的情侶檔學長姐-----沙大和沙嫂。


  工作室。

  工作室之所以變成工作室,是因為大佬升高三那年的暑假,他老子突然一個念頭興起,說了一句:「我決定了!啤酒的年代結束了!」接著他老子口述於阿台ˋ要他畫了張室內設計圖,然後請大佬的室內設計師爸爸把原來的格局改裝成兩個擺有Mac以及高級音響還有幾張沙發床的工作間,客廳巧妙的擺設成有點正式又非正式的會客室,廚房加了L形的專業吧台還有幾只設計感強烈的高腳椅,依舊維持不變的是撞球間還有非請勿入的大佬的日室臥房ˋ他的私人空間。

  大佬花了整個暑假的時間把他一層樓的空間改裝成他心愛的工作室,完工之後便妥善運用他老爸的人脈已略低於專業的行情價碼接案子,然後在已略高於學生的行情把案子轉發給工作室裡的同學們,就這麼有模有樣的賺起其中合理的價差ˋ當起工作室的老闆來。


  工作室。

  大佬的工作室在我們那年代的復興美工具有某種檯面下的身分表徵:彷彿能夠進出它ˋ就等於擁有身分認同的工作室,而這樣的一間神秘工作室,竟是出自於從來不交作業的大佬之手。

  大佬在復興美工的整三年從來沒有親手交出過任何一篇作品,卻在他高三那年暑假紮紮實實的當起老闆來,而實際上大佬確實是比同齡的學長們早熟沒錯;大佬對運動沒有興趣,卻在高中時就長了一八O的身材,宛如運動員般的高大身材ˋ寬後肩膀ˋ深邃眼睛ˋ型男平頭ˋ寬寬嘴巴ˋ嘴角總漾著一抹壞壞的笑,以及家裡雖然離復興美工只有五分鐘的腳程ˋ卻仍然每天開車上下課......這樣加總起來就是迷倒所有女孩的全部了。

  而實際上大佬也果真沒浪費任何一個迷上他的女孩。

  所以我才更搞不懂,這樣一個萬人迷的風雲學長,為什麼卻獨獨挑上我這樣一個平凡到幾乎呆的學弟當哥兒們,甚至無視於我在設計方面的才能缺乏而熱情邀請我加入工作室〈嘗試過兩個案子之後,大佬不得不承認這是個錯誤的決定,於是要我改為幫他跑案子當AE〉,也是因此,我才得以有機會遇見大佬口中的『她』,而非『她們』。

  她,傳說中的大佬的正牌女友,奇奇學姐。


  這樣的一個大佬,成為奇奇學姐的男朋友,我不知道對她而言是幸還不幸。


  奇奇學姐。

  彷彿是一張明信片的畫面似的,當我無意撞見大佬和奇奇在工作室的日式臥室那幕。

  那天我終於成功跑到進工作室以來的第一筆案子,開開心心的來到地下室,然而ˋ當我打開地下室的大門時,裡頭奇蹟似的空無一人,就是異常的連吵死人的音樂也沒有,只唯獨大佬聲稱誰都禁止進入的日式臥房透出燈光來,而且門還沒關;站在黑暗之中,我看見日式臥房裡,人高馬大的大佬背對著我ˋ橫躺在奇奇學姐的腿上,像個溫馴的大寵物ˋ也像個正在撒著嬌的小男孩,而奇奇學姐低垂著頭,溫柔的替大佬掏耳朵。

  雖然看不見表情,但你就是看得出來ˋ他們打從心底幸福。

  寧靜的畫面,明信片似的畫面,而我想,如果給這張明信片一張名字的話,它應該叫做愛情。

  愛情明信片被我笨拙的腳步聲打擾,當我的腳不小心踢到桌子發出聲音時,奇奇學姐抬起頭,筆直的凝望著我,我們四目交接,不知道為什麼,我當下只有一個念頭-----逃!


  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在工作是裡遇見奇奇學姐。

  幾天之後,大佬把我找到工作是哩,他一個人做在廚房的吧台上,右手撐著身體ˋ左手拿起一瓶又一瓶的啤酒往嘴裡灌;大佬什麼話也不說,彷彿只是專程把我叫去看他老子喝酒似的ˋ抬起他尊貴的細長眼瞪著我,細長眼裡不滿的是因熬夜以及酒精而充血的血絲,透過眼底的血絲,大佬問我:

  「你信不信我有真心?」

  「吭?」

  「我問你!你信不信我有真心!」

  「呃......信呀。」

  「很好!我就知道沒看錯人!」

  「大佬......你怎麼了?」

  「愛不是要求對方為你改變!知道了嗎?」

  「大佬......」

  「永遠別奢望對方為妳改變!我說的是永遠!」

  那是大佬在那夜的混亂裡說的最後一句話。

  那也是我第一次以及最後一次看見大佬正正經經的表情。


  當我又開始看見大佬帶著不同的女孩子回工作室摟摟抱抱親親熱熱,卻又堅決不肯讓任何人踏進日式臥室ˋ甚至看它一眼時,我才明白原來那夜大佬往嘴裡灌的ˋ或許不是酒,而是仍愛著卻又不得不失去的苦。

  明知會走到這一步ˋ卻執迷不悟的苦。

  往後大佬總是嘻皮笑臉的告訴我,他老子又失戀了哭濕了幾個枕頭套,嘻皮笑臉的說ˋ不帶一絲真心的那種;而我只是在想:是不是每次那樣子的大佬ˋ其實只是在懷念那晚真心為失去而痛苦的自己?
 之二


  沒想到和陳富分手之後,我最懷念的竟是他的手。

  大而厚實的手,陳富的手,不肯安份的手,終究不是我該握上的手。


  那手在初見面時便在空中像我伸展,而地點是攝影社的教室。

  『奇奇?哇靠!超屌的名字啦!我可以認識妳嗎?』

  望著這一年級生伸出在空中的大手,我只花了一分鐘不到的時間,就讓這手的主人明白到我這個人很不好相處。

  我起身離開,裝做沒看見也沒聽見,存心故意要這吊兒郎當的手在空氣中僵住ˋ尷尬住。

  然而,沒想到當我才踏入攝影社時,這手竟追了上來,這手插在口袋裡,這手的主人吊兒郎當的說:

  『哇塞,學姐妳好厲害哦,連背影都可以看起來這麼不爽。』

  「你白痴哦。」

  『哦......你看起來很高,但其實並沒有嘛。』

  「怎麼不說是你長太高了。」

  我在心裡這麼咕噥著,但嘴裡還是不發一語,和陌生人說話並不是我的習慣,而實際上我的習慣是不和任何人說話。

  我於是只是轉過頭,瞪他。

  而這小子依舊是不當一回事的嘻皮笑臉著:

  『所以,學姐也是攝影社的嗎?那好,我就加入這個了。』

  隨便!反正我已經退出社團了,笨菜鳥!三年級有多忙你根本就不會曉得-----

  才在心裡囉唆這一堆時,沒想到這小子竟無恥的再次伸出手,而這次他不是要同我握手ˋ卻是直接把手張開罩住我的頭。

  『原來如此,我媽說後腦勺圓的人脾氣通常都不好耶!』

  「你白痴哦!」

  拍開他的手,本來是想摑他一巴掌的,但不知怎麼稿的ˋ結果我卻是氣得笑了出來。

  那是我們的手第一次的接觸,也是第一次我發現到他有一雙魅力的細長眼。


  『嘿!笑了吧!那可以NG重來了。』

  「什麼鬼?」

  『NG重來呀?妳不知道哦?』清了清喉嚨,他有模有樣的重複了一次:『奇奇?哇靠!超屌的名字啦!我可以認識妳嗎?』

  「白痴。」

  『嘿!學姐,我的名字叫陳富不叫白痴。』

  「隨便。」

  『學姐知道附近有什麼茶店嗎?這次搭訕有點久ˋ所以搞得我好渴,因為是妳害的ˋ所以讓學弟請你喝杯茶如何?』

  「我沒空跟個國中剛畢業的白痴喝茶。」

  然後我就走了,然後他的聲音從背後穿入我的耳膜:

  『我-----叫-----陳-----富!』


  也穿入我的生命,在復興美工的最後這一年。


  這白痴開始在每天放學後跑到我的教室等我下課,也不管我不理他ˋ就這麼自顧著跟在我身後走著;有時候他是好奇幹嘛我總是一個人獨來獨往?是不是因為太兇所以沒有人敢跟我做朋友?而通常我都懶得理他ˋ放他一個人對著空氣自問然後自答,而更多的時候,他倒是不當一回事的所幸就自己對著名字叫做奇奇的空氣聊起來。

  我真的很佩服他的無恥。

  『學姐你有被那個姓連的教到嗎?』

  連老師?

  『真的很鳥耶ˋ那個姓連的!居然敢丟老子的作業,他以為他誰呀?』

  菜鳥就是菜鳥,連老師本來就是丟學生的作業出了名的。

  『......我就告訴我自己,好呀!今天老子肯交作業你還不懂得珍惜它反而還丟它,那就這麼辦好了!你丟出去的那張畫也會是老子在這裡交出的最後一張!』

  幼稚的賭氣鬼,會被連老師丟作業本來就是很正常的事,自尊心這麼強ˋ幹嘛還來學設計!

  『......我們班班代有夠台的啦!不過人倒是很義氣,我才說了一句白毛實在很欠揍,結果今天午休時他就在後面揍白毛......』

  白毛?流浪狗嗎?

  『結果白毛居然哭著抱阿台的大腿說:不要揍我啦!我們來當好朋友!哈!笑死我!結果阿台聽了更火就揍得更狠!我們看得都快笑死了。』

  『妳知道上星期學校鬧很大那件事嗎?有人被丟到廁所拖得精光海扁一頓,那個人就是白毛,真的是ˋ沒看過這麼惹人厭的傢伙......』

  白痴。

  『嘿!學姐,你們復興美工的人都這麼野蠻嗎?』

  「什麼我們復興美工?你自己不也是讀復興美工?」

  『哇!成功了!苦纏第八天,妳終於開口跟我說畫了,Yes!』

  「你白痴哦。」

  『學姐你有男朋友嗎?』

  「學姐沒空交男朋友。」

  『事業做這麼大哦?』

  「干你屁事。」

  陳富突然握住我的手,趕在我甩開之前,他快快說道:

  『請問學姐,我又高又帥又有錢,為什麼交不到女朋友?』

  「放手啦自戀鬼!」

  『我哪裡自戀了,我只是很平靜的表達我的疑問而已。』

  「說自己又高又帥又有錢,這還不自戀?」

  『我本來就又高又帥又有錢,幹嘛要假裝自己不知道這件事?』

  『隨便啦!你再不放手小心我揍你!』

  「要揍儘管揍,反正我不放手。」

  我瞪他。

  『好啦好啦我怕妳,這麼兇ˋ難怪沒人敢跟妳做朋友。』

  「干你屁事!」

  『呵!所以咧?妳看為什麼我交不到女朋友?』

  「干我屁事。」

  『當然干學姐屁事呀!因為呢ˋ如果我交到女朋友了的話,就不會再每天這樣煩妳了。』

  「謊話連篇。」

  『唔?聽起來好像妳很捨不得我不凡妳哦?』

  「屁咧!」

  『妳臉紅了。』

  「你很煩耶!這麼閒幹嘛不去找那些每天下課一起打情罵俏的學妹呀!」

  『哦~哦~被我套出話了!妳下課後明明就有在偷偷注意我。』

  「你白痴哦!」

  甩開他的手,我連忙轉向前走,因為不想他在看見我此刻的臉紅。

  『學姐!妳知不知道我做過最瘋狂的事情是什麼?』

  「走開啦!」

  『猜對了!是把一個不理我的老叫我白痴的學姐當街攔腰抱走。』

  「你敢!」

  『妳猜我敢不敢?』

  「你到底想怎樣?」

  『想要妳當我的女朋友。』

  「......」

  『嘿!附近有一家茶店很搞笑,從開店到關店都只放劉德華〈我和我追逐的夢〉,陪我去喝會冰透了的百香紅茶,然後我就答應不綁架妳。』

  「......」

  『還是說妳其實很想被我當街攔腰抱走?』

  「......」

  『拜託啦!我陳某人這輩子厚臉皮的配額已經快被妳用完耶。』

  然後我忍不住還是笑了:

  「你們復興美工的人都這麼野蠻嗎?」

  然後他寬寬的薄嘴唇在我面前笑開來,笑開來;凝望著那笑,我知道,我瓦解了;瓦解在那笑容裡,瓦解在愛情裡。


  瓦解。

  愛。

  愛情的美好在畢業之後隨著我選擇離開台北工作而走向挑戰,而我們,並沒有贏得這場明曰距離的測試;距離稀釋了愛情的濃度,而那雙不安定的手,則終結這場明曰距離的愛情。

  -----妳這週末又要加班?
  -----沒辦法呀,開發季嘛。
  -----那好呀,妳不回台北的話,我就找別的女生約會了。
  -----你知道我不喜歡你開這種玩笑。
  -----如果你下週末再不回來的話,這就不是開玩笑了。
  -----只有在你身邊的時候,你才肯安份嗎?
  -----對!

  我們都要求對方改變,我們都等待對方改變,只是我們都不肯為對方改變。

  -----傷害我很好玩嗎?
  -----原來妳在乎我?
  -----如果你只是想要我的在乎,不用那麼浪費力氣劈腿!
  -----我跟她又沒真的怎樣。
  -----我早就告訴過你了,你再招惹那些學妹一次,我們就分手。
  -----從一開始妳就知道我是這樣子的人了。
  -----我以為你改變了。
  -----誰叫妳要離開台北!
  -----我不像你家裡有錢,很抱歉,我得賺錢養活自己。
  -----那妳還是可以留在台北呀。
  -----那家公司的薪水比較高!
  -----妳只是不夠愛我而已,我還不夠讓妳愛到為了我留在台北!
  -----不用浪費力氣找藉口了ˋ陳富,就算我留在台北,你還是不會安份的。
  -----連試也不試,妳就知道?


  望著這個我生命中最初的男人,我看見我們的孤獨。


  被愛,卻孤獨。


  -----你永遠不會改變自己的ˋ陳富,我說的是永遠。
  -----永遠是什麼?
  -----永遠是你到不了的地方。
  -----妳的要求太高了,奇奇,不管是對別人ˋ或者對妳自己;永遠沒有人能達到妳的要求,包括妳自己。


  那是在我們最後一次的見面裡,陳富說的最後一句話。

  而那次,陳富不再握上我的手,凝望著陳富眼底的倔強,我知道,走完了,這愛情路,我們走完了。

  在那家我們叫它作〈我和我追逐的夢〉的茶店裡,在我們第一次約會的兩年之後,我們的愛情,在一次又一次的爭吵裡撕裂,撕裂,撕裂,終至磨損殆盡。

  在最後一次的見面裡,我凝望著那雙曾經溫暖過我的手,而最後卻只是環抱在他自己胸前,那是第一次,陳富在我面前沉默。

  而我只是在想;如果當時陳富握上了我的手,用他一貫的嘻皮笑臉ˋ再一次的發誓這絕對是最後一次,那麼ˋ一切是不是就會不一樣了?

  我想我知道答案。

  本質上永遠不會變的人,就算改變,也不會永遠的。


  而我只是在想:為什麼明明還被愛著,可是卻孤獨?

  孤獨。

  和陳富分手的那年,剛好蔡依林發行她的第一張專輯,每天下班之後,我把自己關在五坪大的房間裡,一次又一次的聽著〈The Rose〉這首歌曲,然後淚流,我知道很像很多人都對這個小女生感到討厭,但我想那不關我的事,我只知道這首歌很好聽。


  When the night has been too lonely,

  And the road has been too long.

  And you think that love is only,

  For the lucky and the strong.


  而當我終於解除Repeat鍵時,是因為家裡傳來父親上吊自殺的消息,父親走後只留下他生前大量的ˋ賣不出去的畫作,還有負債,還有母親的離開,還有......

  還有我長久累積終至引發的憂鬱症。


  那是我人生中最難熬的一年,而我最愛的男人,並不在我身邊。

台長: ♣° 綾╮
人氣(44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