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蛋糕﹝上﹞(轉)@我愛龍馬|PChome 個人新聞台
2005-08-05 14:21:10| 人氣1,01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栗子蛋糕﹝上﹞(轉)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總共是350元。」書店裡結帳的小姐,親切地將客人購買的書籍用紙袋包裝好。客人低頭翻找錢包,拿出幾個零零碎碎的硬幣放上櫃台。

叮!打出收銀機,開出發票,與紙袋一同遞給客人。
「謝謝您的惠顧!」櫃檯小姐唇邊富含笑意,盯著眼前嬌小的客人。
他臉頰微紅,快速的將紙袋收進書包裡,不想被人瞧見自己買了什麼書似的。

櫃檯小姐看〝小〞客人可愛的模樣,忍不住〝噗哧〞笑出聲,〝小〞客人發現,臉又更紅了些,帶著書包,拔腿跑出書店。

他買的到底是什麼書那麼神秘?
答案是────

哎呀!他竟然不准人家說啦!真是的……好吧!
那麼……大家猜猜看嘍!

。。。。。。

「嗯……」大大的眼珠,緊盯著眼前內部發紅、發熱的機器,不敢懈怠。
烤盤在裡頭轉啊轉,盛載一小塊米黃色半完成的海綿蛋糕,在熱度烘烤之下,蛋糕逐漸變成金黃色。

「嗯…看起來快差不多了,先來打奶油好了。」嬌小的身軀終於離開了烤箱前,圍著一件粉藍色的花邊圍裙,慢步走至料理桌前。
太一打算將奶油與栗子泥混合在一起,變成自己特製的栗子奶油。
首先,拿出打蛋器和調理盆預備,和四顆雞蛋。蛋白與蛋黃分開…………

過了五分鐘————

「嗯…怎麼一直有燒焦的味道?」太一抱著調理盆,專心打奶油,似乎已經忘記方才放在烤箱裡烘烤的海綿蛋糕。

「燒焦味…燒焦味……啊!!完蛋了!!」太一趕緊放下調理盆,衝到烤箱前,最後一刻看到的蛋糕還是米黃色的,現在已經變成黑炭色的!

「天啊~~~我做的蛋糕燒焦了啦~~~」太一欲哭無淚,手指快速的按下停止鍵,烤箱內紅色的光線慢慢消逝,直到變成灰暗。
心急的太一,一心只想著快些把蛋糕的〝殘骸〞給拿出,想親自為蛋糕〝驗傷〞,卻疑忘了……

「好燙!」太一疑忘了要先套上防熱手套,居然赤手去拿烤盤!?
手指上頓時浮現紅塊。

一邊是摔在地板上的〝黑炭〞蛋糕,一邊是開始紅腫的手指,太一站在原地,遲疑了一會兒,還是先收拾地板上的蛋糕碎屑,再到洗手台沖洗傷口,低著頭,若有所思……

。。。。。。

翌日。
陽光和煦,湛藍的天空,柔軟的白雲飄浮在上,是個好天氣!

下午掃地時間,太一拿著竹掃把如往常一般到外掃區打掃,隨風片片落下的枯葉,像是掃也掃不完似的,但太一沒有抱怨,還是盡著本分,乖乖低著頭把落葉集中。


「還是一樣努力啊……」

倏地── 一抬頭──

「亞久津學長!?你怎麼會來這裡??」太一抬頭,看著人高馬大的亞久津,有種壓迫感……可是,太一眼眶裡留露出的,不是凡人的驚懼,而是多到數不清的關懷與傾慕。

「我不能來嗎?」難道他就這麼不想看見他?

「不…不是!我是說…亞久津學長,這時候是掃地時間……」

「去他媽的掃地!」亞久津盯住眼前一片緩緩飄落的枯葉,快速的擒住‧捏碎。眼神凶惡,一副「和我作對者──死!」的姿態。

「嗯…呃……」太一不曉得該說些什麼,只好再三提醒社團出席率不佳的亞久津──「學長,今天的社團活動……你要來喔!教練他很看中你的呢!」

「我才不管那老頭在想什麼!」亞久津話一轉,不同對常人說的「別想命令我!」看著矮自己一截的太一,試著思考:『為什麼他總是那著努力在一件事上?對事如此執著?』
突然,亞久津眼尖一瞥,看見了太一手指上包裹著刺眼的OK繃,冰冷的心好像有什麼東西碎裂。

─奇怪了……我可是亞久津 仁啊!天不怕地不怕!他的手指怎麼了?關我鳥事?

「哼!」脾氣暴躁的他,轉頭,穿過落葉,離開太一的視線。

太一只是滿臉疑惑,望著亞久津離去,煩惱要是放學後學長沒來練習該怎麼辦?
眼睛往地下一看──

「啊啊!!學長把落葉都踢散了啦!!」

太一,仍舊繼續忙碌的清掃落葉……

。。。。。。

「栗子買是買回來了……可是……」太一站在料理桌前,看著一顆顆得來不易的褐色栗子,可是花了他不少錢呢!

─嗚嗚……我的零用錢……可是!為了他!為了這個日子!再多的犧牲都不算什麼!

太一緊握拳頭,往胸前一舉,發誓一定要完成「栗子蛋糕」!

「唔…書上沒寫要怎麼剝除栗子殼啊……怎麼辦?」太一的手指開始玩起桌上的栗子,胖胖的果實、尖尖的頭,在桌上到處滾滾滾。
試著用手去剝,栗子的黃色果實還是沒有出現,只有因為力量過大,栗子再度滾滾滾,掉落地面。

「嗯…只剩下最後一個方法了……」

太一從廚房的抽屜裡拿出了────

刀鋒閃亮,砧板、栗子,準備好!眼神專注,切下第一刀────

「啊!好痛!!」不靈活的手指再度受到傷害。不是說太一第一次用刀,而是這次要切的東西,不是平面的,而是立體的,而且目標物又小,太一的力道一時拿捏不準,刀一滑,就劃到自己的手指。

這回,不僅是栗子殼沒切開,燙傷過的手指又加上了幾道刀傷。鮮血一滴一滴的染在白色的砧板上,怵目驚心。

太一趕緊抽了幾張衛生紙止血,搬出了醫護箱,拿出碘酒及OK繃……

。。。。。。

社團活動時間。

今天,亞久津出奇不意的居然來參加社團活動,伴佬也樂的高興,要亞久津和他一對一的練習。
亞久津剛開始進球場也是抱怨一堆,但還是拿起球拍,跟著教練到網球場最邊緣的場地做專人練習。

其他社員無不打了個冷顫,看到頭痛人物出現,怕自己講一句話或是作一個動作,要是惹到了亞久津,難保自己小命一條就會在一瞬間消失不見。
於是,原本和樂融融的氣氛,亞久津來了之後,大家都閉嘴噤聲,乖乖的練習。唯〝二〞不受影響的,大概也只有樂天派的千石和不怕亞久津的太一吧!

太一如往常一般,在網球場忙進忙出,一下子遞溼毛巾給學長擦汗,一下子撿學長們練習所掉落在地上的網球,一下子抱著一堆學長汗溼的衣裳穿梭,不知怎麼的,在一旁和伴佬練習的亞久津,心頭的怒火越升越大、越升越大……到了無法容忍之時────

「媽的!這什麼鳥練習!我要回去了!」亞久津氣憤的摔下球拍,無辜的球拍就這麼拋棄在地。

「這樣啊……這種練習不合你的口味嗎?亞久津……」剩下伴佬一個人在場上獨自唱著獨角戲。

就在亞久津正要跨步走出網球場時,看見了在一旁撿球的太一,銀眼一瞇,迅速,拉著太一的手腕就網球場外拖去。

「給我過來!」

「啊─亞久津學長……我還要收網球……」

「閉嘴!」

─情緒已經夠他媽的煩了!這個小子還想要火上添油?找死不成?

全體山吹網球社員,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亞久津疑似綁架的舉動將小小天真的太一給拉走,大家除了擔心,還是擔心,但卻沒人敢上前一步攔住他,除非……那個人不要命了。

「怎麼辦?太一不會有事吧?」

「什麼怎麼辦,人都被帶走了,都看不見了,你說能怎麼辦?」

「太一會不會被殺人滅口啊??」

「喂喂!你說那什麼鬼話?你希望可愛的太一死嗎?」

一群社員待亞久津和太一遠去後,開始東一團、西一團,討論亞久津和太一的去向,眾說紛紜。

只有伴佬仍舊笑笑的說:「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啦!」

。。。。。。

亞久津把太一帶到學校的陰暗處,確定四周無人後,強硬的把太一的手舉起,放在自己的眼前,好好看個清楚。

「很痛…亞久津學長……」

「這是什麼?」

亞久津不聽聞太一的痛呼聲,手抓攫太一手腕的力量更加緊握,執意要問出個所以然。

太一睜開眼,看著被高舉過頭的左手,指頭上包紮了許多OK繃。

「OK繃啊,學長。」太一吶吶的說道。

「廢話!!我不是問你這個!!」比起上次掃地時間看到時,又增加了不少……這個笨蛋!到底是做什麼是讓自己的手搞成這樣?

太一頭一次被亞久津那麼兇的口氣嚇到,身軀瑟縮了一下。

「我…我……」太一低下了頭,臉頰開始發紅。

─這…這要怎麼跟學長解釋嘛!這樣子就沒有驚喜啦!可是……亞久津學長的態度好像一定要我說出個原因……怎麼辦?

看著低頭臉紅的太一,亞久津頭一次發愣了。太一大概不知道,自己臉紅的時候,耳根子也會受到影響,開始泛出淡淡的淺紅吧!很想…..讓人一親芳澤的念頭在亞久津的腦海裡湧現。

─白痴啊我……在想什麼…..

亞久津漸漸鬆開了太一的手腕,讓他獲得自由,而低著頭的太一,圍在額頭上那過大的綠色頭帶又滑落下來,遮住太一的視線。

「哎呀……又滑下來了……」太一慌張的將頭帶重新調好位置,恢復直視前方的能力。

「算了!不問了!」亞久津與太一擦身而過,離開。
想逃離這份奇異的情愫。
想逃離這個該死陰暗的鬼地方!
讓他很想直接對太一……

該死的!!!

額上青筋直冒,受不了今天異常的自己,想等下去快速道路飆車飆一回發洩情緒,再買瓶酒好了……

「亞久津學長!你要去哪裡?社團活動還沒結束……」太一看著亞久津在夕陽下的背影,顯得好高大……好遙不可及……自己真的能夠達成目標嗎?

「……我明天還會來的……」亞久津淡淡的拋出這句話,不回頭,往太陽西下的地方離開校園。
他怕,一回頭,自己會做出傷害太一的事情……

留下,太一一個人,獨自站在陰暗處,回想著方才亞久津的怪異舉動……


大地被夕陽染得一片橘紅,有份奇妙的情感在此醞釀……

台長: 超愛龍馬ㄉ我
人氣(1,01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