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均瑜:政治凌駕專業 教協賊喊捉賊 - 20201202 - 觀點 - 每日明報 - 明報新聞網

觀點

黃均瑜

黃均瑜:政治凌駕專業 教協賊喊捉賊

【明報文章】通識科自推行以來,爭議不斷,直至今次《施政報告》,政府終於按課程宗旨及目標,對通識科進行大改革,包括精簡科目內容、更新評分制度,並將冠以新名稱等。一系列大刀闊斧的改動,引起了廣泛討論,在多元化的社會中,本屬正常。但我留意到教育界有號稱專業的團體作了一些不盡不實的評論,令人不吐不快!

「專業」精神是保護服務對象

政府公布改革後,立法會教育界議員葉建源(現已離任)即第一時間出來重彈老調,指摘政府「以政治凌駕教育專業」,違反了林鄭月娥上台後強調的「專業領航」方針。今時今日聽到教協仍然臉不紅氣不喘地自訛「專業」,不禁令人失笑。教協對失德教師的包庇與縱容,已是路人皆知,這樣還不止,早前還在隱瞞「播獨」教案的情况下去做民調和眾籌,教協還有何公信力可言?從來,「專業」的精神都是保護其服務對象,如醫生保護病人,律師保障其受託人,教師則要保護學生,讓下一代健康成長,從未聽聞「專業」是用來保護自己的,教協恐怕是第一人。

政府作為社會的受託人提供基礎教育,制定教育政策和方向,既是其職責,也是應有之義,不是由教協說了算,除非所謂「專業領航」被理解為由「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領航,才算是「專業」,亦只有從這角度去理解,才可以說教協是對的。

教協輕率地以「以政治凌駕教育專業」去標籤別人,而忘記了來自教協的教育界代表,剛剛跟隨了政治號令,辭去立法會議員職位,這是政治決定還是專業決定呢?莫說是徵詢選民,最低限度有沒有徵詢過會員意見呢?9月份向會員抽樣調查倒是有的,但得來的結果是基於會員「意見強烈」而留任,言猶在耳,卻又跟從攬炒大隊的政治決定而出爾反爾,這又符合程序公義嗎?舉凡沒有經過教協同意的,就是不合程序、不符專業?賊喊捉賊,「以政治凌駕教育專業」這標籤,教協才當之無愧。

另一點令人相當震驚的,是教協指通識科改動是將國教科「借屍還魂」!以「借屍還魂」來形容,是學民思潮黃之鋒污名化國民教育的把戲,現堂堂號稱「專業」的教育團體竟跟隨黃毛小子,拾人牙慧,令人震驚之餘,亦充分顯示教協對教育專業的踐踏!猶記得2012年葉建源親口說不反對國民教育,而只是反對洗腦式國民教育,現在教協以「屍」來形容國民教育,是否墮落至反對一切國民教育?

通識科改革加入了內地考察活動,隨即惹來強迫北上、若不願意會否遭懲處之說。其實從事學校教育的老師都知道,莫說出境,即使是學校的本地旅行,也需徵得家長同意,無法強迫。強迫北上之說竟出自號稱「專業」的人口中,無非是危言聳聽,製造恐慌。

唯一一點我同意教協的,就是今次的改動是大改動,除了頂層設計外,更需要顧及執行上的細節,做好支援,例如出版教科書需要時間,如何處理過渡期的教材?學校課時和人手配置,也要有調適的過程,教育局應深入細緻地把改革落到實處。

強調守法精神更重要

新高中課程由2009年9月開始推行。實施教改,是因為當年的考試過於偏重操練與背誦,於是希望透過一場改革,包括重新釐定教學語言、中學和大學學制、考評制度,以及課程結構,以培養學生獨立思考、批判性思維和創造能力,其中一個大動作,就是引入通識科。

過去幾年,教育界例如戴耀廷之流,不斷利用培養年輕人獨立思考為由,瘋狂散播「公民抗命」和「違法達義」的歪理。回首初衷,獨立思考固然重要,但即使是思想家也沒有踰越法律的特權。培養獨立思考之餘,更重要是強調守法精神。只談批判,不問是非,過猶不及,禍患無窮,把學生送上不歸路,絕非教育專業所為!

通識改革,勢所必然!

作者是全國人大代表、教聯會會長

[黃均瑜]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