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店魚狐--給我你的愛 (H限)@禁殿|PChome 個人新聞台
2011-03-14 00:00:00| 人氣2,466|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黑店魚狐--給我你的愛 (H限)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親愛的小海繪)

 

 

沒有比我愛你更虛偽的話。

 

「我愛你喔,阿狐。」他在你耳畔如此低喃,溫熱的舌尖將你已然燙紅的耳根輕含。

幾分鐘前才從香港出完諜報任務歸來的他毫無防備的現身在你早已打理整齊欲歇息的店裡,你正對於他沒事先告知的闖入而蹙起細長的眉,他卻只對你道了句「我好想你吶……」。

下一秒你還不及褪去可愛皮卡丘圍裙的身軀就這麼被他壓倒在了淨亮的桌案,他沒過問你意願便放肆地覆上你的脣瓣,你並沒有對這唐突的舉動感到反感,畢竟他總是來得突然。

是的,要不是他倏然道出那句話,你或許會就這麼縱容他的慾望。

「放開我,小魚……」你掙扎著抵推他那襲覆上的胸膛,「你已經累了吧?」

他不知道,你不喜歡從他的嘴裡聽到那句話。

那是他用來魅惑女性的慣用語,隨意奉上的情愛對他來說已成習慣,他自身也已無法細數那如星般繁雜的對象。

他的愛過於頻繁,所以你不喜歡。

「嗯?我精神好得很呢……」但他卻粗線條的絲毫沒悉覺你話裡的不滿,「幾個禮拜沒見面了,阿狐你都不想我嗎?」

是啊,他總是這樣,樂觀開朗又欠打以至於察覺不到他人的憂傷。

又或許是你習慣將情感隱藏,在他面前總笑得燦爛。

畢竟你和他相反,對於情愛沒有那麼的坦然。

「當然想了,小魚。」你驀然自思緒裡回過神來的擁上他的臂膀,噢你總是如此的寵溺他。「那麼,你想對我怎樣吶……?」

如果只是擁抱的話,你並不討厭他胸膛的溫暖。

只要抱著我就好,別說些多餘的話……你望著他俊俏的臉龐在心裡如此低喃。

你並不奢望任何人,包括他那廉價的愛。

「嗯?阿狐你是在誘惑我嗎……?」他見狀伸手撫上了你的頰,漾著無比的燦爛。「那就不能怪我在這裡把你吃掉了吶……」

他說著,大手同時剝落了你的衣裳。

當男人溫潤的脣舌襲上你下身的敏感,你彷若雕塑般無瑕的身軀不住弓顫,粗喘著在他壇中渴求解放……

魅笑著探舌將你濺揚的灼白舐下,他將你纖細的雙腿推扳,隨即填滿你的是他已然猖狂的慾望……

體內盈滿著他給予的溫暖,你伸手擁上了他的臂膀,無法抑止的甜膩融化在他的耳畔……

 

煩悶的不快感重壓在你的胸膛。

你很清楚的知道,它叫作罪惡感。

那是對於你刻意忽視他眸中閃爍的懲罰。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你察覺到當你們纏綿繾綣,你情不自禁的對他道出「我愛你」時,他所透露出的情感,是憂傷。

但你卻意志薄弱的沒能抑止撲倒他的慾望,化身為吃掉可憐小鹿的大野狼……

因為唯一適合妝點他那姣好臉龐的,只有笑容的燦爛。

所以你只能以肉體的相擁來佯裝,佯裝你神經大條到沒察覺他那曇花乍現的情感。

他不知道你有多在乎他。

你知道自己是個隨便就把情跟愛掛在嘴邊的混蛋,也知道開黑店的他沒可能會接受你給予的廉價……

即使你是發自內心的擁抱他,如此真摯的低喃著你愛他……他都不曾有所回答。

他從來沒跟任何人說過「我愛你」這句話。

因為給不起愛,所以他充其量只能說「喜歡」。

不論是牧染、孟尋、小短……甚至是阿翳和你,他都「喜歡」。

你也不過就和她們一樣,得不到他的「愛」。

為了掩飾自己內心的不快,所以你只能放縱慾望的抱緊他,藉此說服自己至少能夠擁有他……

但你們都很清楚這並不是愛,不過是在彼此的體溫裡尋求溫暖。

他沒有對你坦白他對你廉價的愛有多反感,你也一樣,沒能坦白的告訴他你有多渴望他的愛。

真是的,你到底在做什麼啊……

明明就把談情說愛視作理所當然,但你就是沒敢開口告訴他,你要的,是他的愛。

阿狐你這個大笨蛋……!

 

央小魚這個大笨蛋……!

撕裂般地痛楚自下體襲然而上,令你沒能忍住的出聲咒罵。

不知該說他是體貼還是混蛋,那傢伙在歡愛過後總會替你打理好「案發現場」,然後在你醒來開店前離開。

你知道他是不想被牙奈他們發現你們在交往,也知道平時不會去拘泥這種小事的他是在為你著想……

但他不會知道醒來後發現他不在身旁,你有多受傷。

雖然不想承認,但那感覺就像一夜情後被拋棄的女人那般。

是如此的屈辱與不安。

當然那個總是縱情於聲色之中的他是不會知道的,不知道你有多在乎他,不知道你有多喜歡他。

你不像他能如此理所當然的將愛掛在嘴邊上,你所能給予的,最多就是「喜歡」。

他不曾過問你為何不能愛他,也不曾嚼著酸味問你你對他的喜歡是否就同你對他人的一樣……

他只是反覆的在你耳畔低喃那句話,即使知道你不會應答。

你無法給他相對應的愛,所以才無法對他說愛。

因為你的心並沒有強悍到能承受他為你而受到傷害。

因為你沒有資格去玷汙愛的高尚。

「別對我說愛啊,你這個笨蛋……」你不自覺的以悲啞的語調低喃出了聲道,「我跟那些女人不一樣,無法回應你什麼的啊……」

「那樣的話,只要你也愛我就行啦。」

伴隨男人猝然襲上的話,你不及防的跌入他寬厚的胸膛,「阿狐你才是笨蛋。」

「小魚……?」你錯愕的回眸望向那不知何時來到了你身後的他,「你不是回去了嗎……?」

他是什麼時候來到店裡的?你竟完全沒有覺察……

是因為你已鬆懈於對安逸生活的習慣?還是因為你方才滿腦子想的都是他……

「有東西忘在這,所以我回來拿吶。」他一雙有力的大手將你緊擁入了胸懷,「剛才在想些什麼?為什麼罵我笨蛋?」

你還不是馬上就罵回來了嗎……你在心裡吐嘈他。

「還不是因為你這傢伙縱慾過度了,笨蛋央小魚。」但你隨即伸手揉捏他那漾笑的頰,「偶爾也為被抱的我著想吧?你有沒有想過全身酸痛還要起來開店有多困難啊,你這個大笨蛋。」

這樣就好。只要你假裝沒聽見他剛才說的話,而他也沒打算延續下去的話……

「因為我很愛阿狐你嘛。」但他吻上你耳畔的甜膩話語卻輕易的打亂了你的計劃,「如果下不了床的話就不要勉強,我還養得起你的吶……」

你聞言沒能忍住怒意的賞了他記十萬伏特,不僅是因為他言語的輕佻,更令你感到煩躁的,是他又道出了那句話……

「阿狐你是想謀殺親夫嗎……?!」他佯裝吃痛的大手將你尖挺的顎一個扳扣,「我說我是哪句話讓你如此想不開到寧願守寡也要殺了我啊?」

噢你還真想再賞他一記鋼鐵尾巴。

「放手,央小魚……」於是你試圖掙脫他的箝制道,「你不是有東西忘了拿?」

「有啊,是很重要的東西喔。」但他卻倏地運勁將你的身軀側扳了過,「一直被阿狐你藏在這裡吶……」

他說著,大手覆上了你左邊的心房。

「你在說些什麼?」你見狀不解的蹙眉望著他問,「你是撞到頭了嗎?」

你可不記得自己有欠他心臟還是橫隔膜什麼的啊……

「我說阿狐你在這方面還真不是普通的遲鈍吶……」他因為你的話語而漾起了燦爛,「我要來拿的,是你的愛。」

你聞言如被雷劈到般地睜大了眸愣望著他。

然後當你回過神來時,你以沙鍋大的拳頭重擊向了他。

 

 

 

「一般人會在這時候出拳打人嗎……?!」你撫著傳來了痛楚的頰滿臉委屈的望著他,「你應該要撲上來說『沒問題,親愛的小魚』才對吧……!」

好痛……雖說早就料到他會生氣,可你卻完全沒想到他會用百萬噸拳擊就這麼毫不留情的打過來吶……

只能說你完全錯估這隻皮卡丘的等級了啊!

「你要的東西我沒有。」但他卻扳起了冰冷的面孔望著你說,「所以你還是回家去吧……」

「你有,但你卻不曾給過我。」你聞言伸手將他擁入了懷中低喃,「為什麼要逃避我的愛?為什麼你能給我的就只是喜歡而不是愛?」

「我們……不是戀人嗎?」

你問著,隨即察覺他的身軀在你懷裡不住抖顫……

「愛什麼的就算對象不是我你也能隨便說出口吧?」他細長的指梢像在壓抑著什麼似地抓皺了你的襯杉,「喜歡跟愛不是差不多嗎……」

「不一樣!對我來說不一樣,對你來說也是……!」你沒能忍住的出聲打斷了他的話,「我要的是你的愛,不是你拿來搪塞他人的喜歡,也不是我拿來逢場作戲的愛……!我要的是你,狐大,我要的是你對我的,毫無虛假的愛……!」

「回去吧,小魚。」但他聞言卻鬆開了擒著你的手,伴隨一聲輕嘆。「你要的東西,我們店裡沒有賣。」

回去吧……這就是他對你的回答。

這樣……到底算什麼啊……!

「為什麼你就不能試著去愛人呢,狐大……?」你再也無法抑情緒的上前扯住了他欲遠離的衣襬,「因為對象是我嗎?因為我是個隨口就把愛掛在嘴邊的混蛋,因為我的愛太過廉價了所以你根本就不希罕……」

「不是這樣的,小魚……!」他聞言緊握著拳出聲輕喊,那是你未曾聽過的蒼涼。「我不是不愛你,而是不能愛你啊……」

「因為我……不想因為我的愛而讓你受到傷害啊……」

他說著,於是那籠罩你心頭許久的陰霾豁然開朗。

一直以為他是討厭你到處放送情愛所以才不對你說愛,一直以為只要互相擁抱總有一天就能從他口中聽到那句話……

原來這並不是他害羞的倔強,也不是對你有所不滿……

他只是害怕,害怕一旦將愛給了你,你就會因為他而受到傷害。

你早該想到的,因為他是這樣一個的存在,所以親近他的人都難免會被波及而受傷……

如果他沒辦法保護你不受絲毫傷害的話,那他寧可將自己的情感封鎖起來,將你的愛拒之門外。

因為愛,所以不能愛。

你還真是個徹頭徹尾的大笨蛋吶……

「你到底是怎麼看待我的,阿狐……?」你一個運勁將他沒敢正視你的身軀擁入胸懷,「我可是那個能和你並駕齊驅的魚池央魚啊,才不會那麼容易就被傷害……」

「所以你不要那麼的寵溺我啊。」

你在他耳畔如此低喃,清楚的感受到了他聞言止不住的抖顫。

其實你不過是個被他寵壞的小孩。

因為無法給你愛,所以當你任性的向他索求愛時,他只能以笑容掩埋哀傷,任憑你將他的全部……除了愛之外的一切全部霸佔。

但你卻還是蠻橫的想要擁有他的愛。

因為你不過是個被戴著皮卡丘面具的怪叔叔誘拐的純情小孩。

 

「我才沒有寵你呢,你這個自我感覺良好的笨蛋。」好不容易將思緒自他的話語中拉了回來,你隨即抬眸迎上了他的湛藍,「我只是……怕像你這樣到處拈花惹草的笨蛋走在路上會被人蓋布袋拖去打吶……」

你以自己都無法相信的愚蠢理由說著,噢他會相信的話才怪。

都是因為他說了那些話。

說自己是個混蛋,說自己的愛太廉價……

他不知道其實他對你來說有多麼的可愛。

你喜歡他那耀眼如陽的燦爛,喜歡他那狂妄的自大,喜歡他那不切實際的幻想……

喜歡他以甜美的字句輕吻你耳畔,喜歡他……

能夠將愛說得如此坦然。

從告白到交往,從親吻到上床……一直以來主動的都是他。

原來以為他只是抱著玩樂的心態,馬上就會厭倦無法給予他愛的你,去投奔那些女人的胸懷。

但他卻只是像個討糖的孩子般緊抓著你不放,不停的向你低喃情愛只為得到你相對的應答……

然後你才終於明白,你感到厭煩的、你所不喜歡的並不是他的愛,而是自己無法給予他愛。

你不敢告訴他你有多麼的愛他。

你憂擔一旦說出那句話,他就會因為你而受到傷害……

你耗弱的心臟無法承受失去他的重創。

所以你寧可現在痛一點,將對他的愛意全部掩藏起來。

但是當他說著那些自貶的話只為得到你的愛時,你高築起的城牆終於崩塌。

你沒想到自己竟如此殘忍的傷害了他。

你沒想到那個玩世不恭的他竟會如此渴求同是男人的你的愛。

你沒想到……其實你真的很愛很愛他。

或許就如同他所說的,你是如此的寵溺他。

因為無法給他愛,所以你自覺理虧的將其餘的一切都奉獻給了他。

而你現在……卻還想著要用那句話來將他寵壞。

「能像這樣傷害我的,就只有阿狐你吶……」他聞言將細長的指梢陷入你如夜幕般墨色的髮,「我才沒有脆弱到要你為了保護我而壓抑自己的情感……我向你保證,我央小魚會盡到丈夫的責任保護好自己和你不受到絲毫傷害……」

「所以,給我你的愛吧。」

他說著,即使有很多讓人想吐嘈的地方,你卻還是不由自主的淪陷在他胸膛的溫暖。

是從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開始吧。

綻放在他臉上的笑花就如朝陽般如此的耀眼燦爛,蠱惑你去迎向他的光亮。

一開始你並不習慣他隨口道出的愛,因為你覺得那太過虛假。

可是當他鼓起勇氣向你告白,當他深情款款的對你道出那句話……

你不可否認那就如淌著蜜的糖般。

然後當你回過神來,你已被他撲倒在了床上。

其實你早就愛上了他這個戴著乖小孩面具的無節操腹黑變態男了,不是嗎?

「真的可以嗎……?」於是你遲疑的望著他張口問道,「你……真的想要嗎……?」

你從來沒有給過任何人愛。

但如果對象是他的話……似乎也不壞。

「想要的都快死掉了吶。」他聞言一個運勁將你按壓在了牆上,「吶,皮卡丘哥哥,快給我糖吃吧?」

「我……」你感到難以啟齒的頰繪染了緋豔的羞赧,「喜歡……」

「嗯?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吶。」他壞心眼的伸指撫劃著你輕顫的脣瓣,「你剛才說了什麼嗎?」

央小魚你這個大笨蛋……

 

「我、我愛……」他在你胸懷以極細微的聲音如此低喃,「我愛你啦……」

最後那句是他豁出生命般傲嬌道出的話。

你聞言俯身覆上了他那甜美的脣瓣,舌尖趁勢滑入他不及防的牙關。

「唔嗯……」他那雙深邃的瞳眸因你的猝然而睜大,卻隨即主動的擁上了你的臂膀……

嘴角因他熱情的舉動而大幅上揚,你抬指將他尖挺的顎一個扣扳,放肆的掠奪著他誘人的佳釀……

脣舌將他的繞纏,你們嬉鬧似地在彼此的膜腔渴求溫暖,不及吞嚥的香甜就這麼自他白皙的脖頸向下流淌……

你迫不及耐的伸手將他的衣物扯開,溫潤的舌尖順著他姣好的頰一路下滑……

「小魚……」當你將他無瑕胸線上那誘人擷取的果實含弄住時,他敏感的身軀不禁弓顫,「現在不是……呃嗯……做這種事的時候吧……」

「今天就別開店了吧。」強勢的給予他不容抗拒的果斷,你探舌在他已然盛放的蓓蕾上反覆打轉,「說了我還養得起你的吧……?」

只要給他皮卡丘他就能整天歡樂的開滿小花,沒有比他更好養的人了吧……

總有一天你一定要取代那些黃色長耳生物在他心裡的位置吶。

「問題根本不是這個吧……」聞言雙頰繪染了緋豔的羞赧,他伸手將你欲襲上的身軀一個阻擋,「要是被小染她們發現的話……」

「這個時候你只能想著我喔,阿狐……」你霸道的在他胸前如此低喃,大手同時扯起了他褲腰上的皮帶,「不然我可是會很傷心的吶……」

「你會傷心才……」

沒打算讓他把吐嘈的話說完,你猛然伸手將他的身軀攬腰抱抬,隨即一個俯身將他撲壓在了桌案上……

「阿狐你就乖乖的聽話吧。」你笑望著他眸中的愕詫,趁他不及防之際以那缺乏彈性的皮帶捆束他的腕,「我要在這張桌子上,盡情享用你這可口的大餐吶……」

豔紅的舌尖輕舐了下脣瓣,你漾起無比的燦爛。

然後他像是祭壇上的可憐小羊般感到惡寒的一陣抖顫。

 

「哈啊……」男人微涼的指梢在你下身的敏感上輕畫著圈,那如羽毛搔撫般地細癢感令你沒能忍住的低吟溢出牙關,「不、不要這樣……」

你感到難受的試圖抬手推開他的肩膀,無奈卻被那束痛你腕的皮革抵緩了力量……

「不要怎樣吶……?」壞心眼的抬眸朝你輕喃,他那溫潤的脣舌隨即欺上了你的輕顫,「是這樣嗎……?」

男人邪魅的問著,刻意趁你不滿的望向他時將你的一個吞含……

「哈嗯……!」視覺畫面的震撼伴隨他那包覆著你的溫熱膜腔狠狠的重擊向你僅存的理智思想,你急忙探齒狠咬住了脣瓣,要自己別沉淪在他給予的快感……

天知道如果就這樣無法開門營業,被小染她們察覺到不對勁而破門闖入的話,那景象會有多麼的難堪?

所以現在絕對不是乖乖躺在桌上當食糧的時候啊!

「你好過分吶,阿狐……」似乎對你打算壓抑的想法有所覺察,他倏地以銳利的牙磨刮著你已然腫立的圓端,「人家那麼努力的在取悅你,你好歹也有點反應吧……?」

「唔嗯……」敏感的下身被他的利齒給輕劃那剎,你沒能抑止力道的將自己的柔軟狠勁咬穿,「所以……才跟你說不要的啊……」

「才不要吶……」見狀伸指抹去了你脣際滴落的色彩,他細長的指梢沿著你白皙的胸線一個下滑,「好不容易得到你的愛了,我才不要輕易放開。」

你聞言錯愕的睜大了眸,噢這傢伙果然是個任性的小孩。

「笨蛋……」於是你一個抬身以被捆的雙腕環上了他的臂膀,將他那俊俏的頰擁入自己的胸懷,「你不要太欺負我了吶,要是被發現了怎麼辦啊……」

「那我就把你娶回家吧。」他聞言漾笑著在你胸前如此低喃,以那過於甜美的迷幻,「這樣……我就能夠獨享你的愛……」

「傻瓜。」你因他充滿佔有性的話語而好心情的嘴角上揚,「除了皮卡丘之外……我的最愛……一直都是你央小魚啊……」

將低語深烙在了他柔軟的瓣,你逮著他驚額之際一個運勁將他扳倒在了身下……

 

 

「我說親愛的阿狐啊……」望著那猛然改變攻守型式撲倒在你身上的他,你感到大事不妙的出聲輕喚,「你想做什麼吶……?」

「等我一下……」但他卻答非所問的將臉深埋入你的胸懷,隨即清脆的斷裂聲響自那環抱著你的雙腕襲來……

你剛驚訝的察覺到他額際因吃痛而冒出的冷汗,下一秒他就將那本應纏繞著他的皮革拋扔了開。

「阿狐你這個大笨蛋……!」終於從他那過於唐突的舉動中回過神來,你面露心疼的撫著他如斷線風箏般垂軟的掌大罵,「有必要做到這樣嗎?你想拿掉的話跟我說一聲就好啦,你這樣我也會很痛的啊!」

這個大笨蛋到底在想些什麼啊,居然寧可自扭斷手骨也要掙開,他就這麼不想被你抱嗎……

「就算我說了你也不會拿掉的吧?」他聞言瞇起了黑亮的細眸說道,噢居然被他看穿了你心裡的盤算,「而且這樣我才能處罰不聽話的壞小孩吶。」

你不解的望著他那自若將骨頭喬回去的從容神態,哪裡有不聽話的壞小孩?

「你剛才欺負我欺負的很開心嘛……」修長的纖細指梢將你上衣一個拉開,隨即他如果凍般柔軟的脣舌覆上你裸露的白,「所以我必須要好好的『報答』你才行吶。」

我說這位大叔你誰啊?!我們家那個天真無邪善良可愛的阿狐到哪去啦?!

「那個……用皮帶把你綁起來上下其手是我不對,我道歉吶……」於是你急忙伸手抵住了他的肩說,噢要是你現在不阻止他的話肯定會貞操不保的啊,「我說你不是怕被小染她們發現嗎?我看今天就算了吧……」

「反正你說了你會負責的嘛。」聞言無懼的將舌尖沿著你的胸線下滑,他刻意隔著布料將在你的上來回舔繞,「而且這裡都已經這樣了,總不能放著不管吧……?」

語落,他極為挑逗的探齒將你褲頭的拉鏈擒起,開啟了那道囚禁兇猛野獸的閘……

「唔嗯……」將你那印滿了愛心圖案的最後一道防線扯下,他微涼的指梢旋即纏覆上了你的慾望,「等、等一下……」

「才不要吶……」他刻意學著你方才無視他抗拒的語調如此低喃,修長在你已然充血的昂揚上反覆打轉,「說了要處罰你的吧……?」

「所以我不是已經道歉了嗎……」

所以說你應該要溫柔的摸摸我的頭給我原諒啊,至少看在我這麼可愛的份上……

「嗶嗄嗶嗄啾啾……嗶嗄嗶嗄啾……嗶嗄啾嗶嗄……!」

就在此時你那順應可愛老婆大人的要求而更換的詭異手機鈴聲很適時的發出了聲響。

然後本打算做出兒童不宜舉動的某人毫無意外的將背景在瞬間貼滿了小花。

沒想到那個被你視為最強悍情敵的皮卡皮卡反而救了你啊……

「喂?啊,是貓大娘啊……」趁著他背景上的花花還盛開,你急忙騰出手接起了電話,「我已經回來啦……啊?不用叫小貓來接我啦,我人已經不在機場……唔啊……!」

你倏地如被十萬伏特電到般地驚聲叫嚷,只因他竟逮著你專注於對話而毫無防備之際將你的一個吞含……

「這個時候你只能想著我吶……」再次諷刺似地抄襲你說過的話,他壞心眼的抬眸朝你無聲輕喃,「你的這裡好壯觀……」

「等……」你正打算出聲阻止他的行徑,無奈電話那端卻傳來了貓大娘擔心的問句,「啊?我沒事啦……剛才只是……唔嗯……只是不小心踩到香蕉皮……嗯……踩到香蕉皮先生跌倒了……呃啊……」

你硬是顫抖著將字句擠出牙關,他居然選在你張口說話之際輕咬了下你腫脹不已的圓端,肯定是故意的啊!

將你那滿是驚愕的可愛反應往眸中深埋,他以規律的節拍淫靡的吞吐著你的慾望……

「哈嗯……我……中午過後……啊……就會回去的啦……」不住自下身襲上的快感重擊著你的腦袋瓜,噢你巴不得趕快結束這通電話,「就這樣啦……唔呃……掰、掰掰……」

當你終於如釋重負的闔上了機蓋,直映入眸中的是他如狐狸般地狡獪。

「你這個笨蛋在想些什麼啊……」於是你急忙伸手阻止了他那惡趣味的玩耍,「要是被貓大娘發現了怎麼辦啊?」

你可不想因此變成貓大娘餐桌上的香噴噴美味配菜吶!

「到時候你就負起責任吧。」他聞言綻放出燦爛的笑花,豔紅的舌尖在你勃然的昂長上挑逗地打轉,「吶……你不喜歡這樣嗎……?」

「說什麼喜不喜歡……我根本就嚇死了啊……」你以纖細的指梢梳理著他那被薄汗玷溼而依附在額際的髮,「明明之前要你做都不肯的……你突然對我這麼熱情,我可是會怕怕的啊……」

一想到那個如君王般被人高捧愛載,自尊心高傲的他居然像隻嘴饞的小貓般吞含著你的慾望……視覺的宴饗與征服他的優越感就這麼重擊上你已然澎湃激昂的心臟……

還說什麼處罰,他根本就是想把你寵壞的給了你大把大把的蜜糖。

就是因為他如此的可愛,所以你才會緊握著不願放開吶……

「在想什麼吶……?」出聲對於你那活躍於頰上的燦爛……不或許該說是怪叔叔般變態的笑容給予不滿,他一個張齒輕咬上了你的腫脹……

「哈啊……!」這次沒了貓大娘的聲音徘徊耳畔,於是你清楚的聽聞了自己不住溢出的聲響,「等……呃嗯……等等啦阿狐……哈嗯……再、再這樣下去的話……」

「會怎樣呢……?」他聞言壞心眼的自你腿間抬眸問道,隨即溫潤的脣舌纏吮上了你的慾望,那調皮的手指還不時將你敏感的渾圓一個狠陷……

反覆襲上的快意狠勁撞擊著你耗弱的心臟,你在他情色的挑弄下忍不住發出連你自己聽了都會害羞的甜膩低喘,擒著他髮絲的細長倏地一陣抖顫……

大手慌亂的將他自腿間推開,你那大量濺揚出的灼白就這麼在他姣好的頰上玷繪了淫靡的色彩。

「抱歉吶,阿狐……」從情慾的餘韻中回過神來,你滿懷歉意的起身替他抹拭去你汙穢的灼燙,「好險沒讓你吞下去啊……」

「為什麼要道歉?」倏地將你欲逃離的細長抓了回來,他竟當著你的面毫不忌諱的舔舐著你指梢上的腥香……

雖然他馬上就狼狽的不住輕嗆,但你卻覺得這樣的他實在是太可愛了啊……

「笑、笑什麼啊……」清楚的望見你嘴角大幅度的上揚,豔絕的緋紅隨即渲染了他的頰,「我、我是第一次吃這種東西嘛……」

「好吃嗎……?」你聞言沒能忍住笑意的將他緊擁入了胸懷,噢他怎麼能夠如此可愛?

「味道好奇怪……」他像似要再次確認般地探舌舔拭著你仍殘留著菁華的掌,「吶,你平常都會把我的吃掉……那個真的有那麼好吃嗎……?」

噢你還真巴不得現在就馬上撲倒他,他問的這是什麼超級誘受的話?

「阿狐的很好吃喔……」於是你趁他蹙眉思索著之際一個俯身將他制壓在了桌上,「所以你也請我吃吧……?」

你笑問著,沒等他回答的就將他已然激昂的肉身沒入膜腔……

 

當男人鑑賞似地將你濺揚出的灼燃反覆品嚐,你感到羞恥的伸手掩住了頰。

嗚啊啊啊死了算了,你居然在他脣舌的挑弄下一點也矜持不住的攀上頂端,最後像個初嚐禁果的小鬼般在他壇中盡情釋放……

「真的很好吃呢……」將你羞澀的可愛反應納入眸中收藏,他壞心眼的如此笑喃,「阿狐你啊……準備當個一夜多次郎吧……」

「笨、笨蛋……」你聞言毫不留情的抬腿踢向他的頰,無奈卻被他輕易的接抵了下,「央小魚你這個大變態……!」

「嗯?這真是我聽過最棒的讚美了,尤其還是用你這誘人的聲音說出來的吶……」將你白皙的修長往兩側推扳,他調皮的指梢抹拭去你殘留的灼白,在你收顫著的秘境上盤旋輕劃……

「呃嗯……」察覺到他的纖細沒入體內的瞬間,你敏感的身軀不住弓顫,「拔、拔出來啦……」

「這裡可不是這樣說的喔。」指節順著溫潤無阻的滑入你緊窄的甬徑,他隨即放肆的舞動著輕快的節拍,「阿狐的這裡緊咬著我不放吶……」

「那、那是……唔嗯……那是幻覺啦……」聞言頰上繪染了緋豔的色彩,你急忙伸手將他的湛藍一個捏抓,「你一定是因為出任務太、太累……唔呃……所以……所以出現幻覺了……哈啊……!」

「我現在精神可好得很呢。」逮趁著你張口說話之際又將第二根手指盡根沒入,他滿意的接收下了你不住溢出的嬌喘,「感覺得到嗎……?你的這裡在渴求著我的填滿吶……」

「我……啊嗯……我一點……呃啊……一點都、都不想知道啦……」伴隨他律動的猖狂,你抖顫的音節在室內反覆迴盪,「不、不要這樣……」

無法抑止的快意自下身襲然而上,你感到難受的將手中的細柔一個狠陷,旋即上身如觸電般地大幅弓顫……

「阿狐你看……這裡又流了好多出來吶……」魅笑著探舌將你激揚的腥香舐去,他那壞心眼的手指終於自你體內抽離了開,「雖然上面的嘴嚷著不要,但下面這張嘴卻意外的誠實嘛……」

你聞言感到羞恥的頰被紅暈繪染,「你這個笨蛋變態戀童癖男……!」

你不滿的說道,用力捶打著他的肩膀。

「喂喂,變態就算了,戀童癖是怎麼回事啊?」將你胡亂的攻擊輕易接下,他漾笑著以那尚殘留溫潤的纖細擒起了你鼓起的頰,「我可不記得自己有誘拐小孩吶。」

「你現在不就撲倒了一個跟皮卡丘一樣可愛的天真善良單純無邪小孩嗎?」你鼓著腮幫子這麼回答,還不忘露出了小兔兔般無辜的表情來搏人憐愛,「喏喏,小魚哥哥你不要欺負人家嘛……」

你佯裝稚嫩的嗓音朝他嬌喚,噢你愛死了此時滿佈他頰的愕訝。

雖然你馬上就見識到了為什麼大人都說小孩不能亂玩火的下場。

「阿狐你真的太可愛了吶!」隨即開滿了小花背景的他一個俯身將你狠狠撲壓,「怎麼辦我好想誘拐你啊……!」

「我說正常人不會有這種反應吧……!」你被壓得喘不過氣的出聲叫嚷,噢你完全忘了這傢伙是個會吃掉可憐小兔兔的大野狼……

「我們是正常人嗎?」聞言輕笑著反駁你的話,他順勢一個欺身將慾望抵向了你的敏感,「乖乖跟小魚哥哥走的話,小魚哥哥就送你好吃的糖,然後帶你去好玩的地方吶!」

「什麼哥哥……呃……你根本就是……變態怪叔叔吧……」察覺男人的炙熱在你收顫著的秘境徘徊,你難受的伸手推抵著他的胸膛,「而且……這才不是糖……」

「可是阿狐你看起來很餓的樣子吶……」肉身輕抵上了你的恥瓣,他壞心眼的低喃著邪魅的話,「你看吶,這裡在渴望著小魚哥哥我的糖……」

「笨、笨蛋……」下身本能的迎合著他已然腫脹的圓端,你感到羞赧的出聲輕喚,「不、不要這樣啦……」

「喔?是『不要進去』,還是『快點進來』呢……?」他壞笑著擒弄起你的激昂,挑逗似地在掌際輕撫把玩,「不說清楚的話我聽不懂吶……」

「這個惡趣味的大笨蛋……」聞言不滿的伸指捏抓他那帶笑的頰,你感到難受的牙尖不住抖顫,「如、如果……如果你想要的話……就、就直接進來……呃嗯……不用顧、顧慮到我啦……」

「我沒有說我想要啊。」但這傢伙得了便宜卻還欠打的賣著乖,「阿狐你是不是說錯什麼了啊?」

噢他肯定是故意的,央小魚這個笨蛋笨蛋大笨蛋……!

「快、快點進來啦……!」於是你顧不得羞恥的朝他輕喚,像個渴望君王寵幸的妃妾般張大了修長的腿迎接他,「再、再不進來的話……我、我就用十萬伏特電你這個變態吶……」

「遵命,我親愛的公主殿下。」聞言邪笑著將你的聖旨吻下,男人的炙熱隨即將你的狠勁貫穿……

「哈啊……!」緊窄的甬徑因男人肉身的勃昂而擴撐了開,你纖細的指節陷入他湛藍的海,將他柔順的細髮扯得凌亂……

「阿狐的裡面……好溫暖吶……」自脣際溢出了令人羞赧的讚賞,他順著你已然溼滑的甬徑一個深埋,任憑猖狂的灼燙在你體內舞動情慾的節拍……

「不、不要那麼快……啊啊……」下身伴隨他猛烈的攻勢大幅擺盪,你連脫口而出的音節都不住輕顫,「會……唔嗯……會壞掉的啦……」

「那就壞掉吧……」倏地一個伸手將你的身軀抱抬,他擁著你一個躺身倒在了身後的桌案,「能把你弄壞掉的……只有我……所以阿狐……把你的一切……都給我吧……」

「哈嗯……你、你不是……不是早就奪走了嗎……」跨坐的姿勢讓男人的慾望無阻的攻入你最深處的地方,你試圖抬身逃離,卻被他有力的大手給扣壓……

「我要聽你親口說出來……」與你高漲的體溫相形之下顯得冰冷的指梢挑逗似地在你的恥丘上打轉,還刻意遊移至了你吞吐著他的緊窄,「告訴我,你的一切……你那至高無上的愛……是屬於誰的吶……?」

「傻、傻瓜……」你聞言俯身擁上了他的肩膀,在他耳畔低喃出那道過於甜美的話……

「我的一切跟我的愛……一直以來……都是屬於你央小魚的啊……」

還沒來得及讓你將「除了可愛的皮卡丘之外」這句掃興的話說出來,他喜極的將你的語話深吻了下。

「唔嗯……」沉醉於他脣舌的溫暖與他壇中甘甜的香釀,你不住自喉際發出了滿足的輕喘……

「我就知道阿狐你最愛我了……」尖挺的鼻樑在你白皙的脖頸蹭竄,他著迷似地嗅聞著你那幽淡的髮香,「吶……可以把你弄壞掉嗎……?」

「不、不要問這種問題啦……」聽聞了他那過於露骨的邪魅問句,你的雙頰不禁泛起了羞赧,「就算我說不可以……你也不會乖乖聽話的吧……?」

所以他肯定是故意的啊,這個大壞蛋……

「阿狐你真的很瞭解我呢。」他聞言漾笑著將你敏感的耳根扣含,溫熱的舌尖在你的小巧上反覆繞轉,「可是沒有公主殿下的命令的話,我是不會行動的吶……」

噢這個壞心眼的大笨蛋……!

「我知道了啦……」於是你無奈的伸手撐按著他的胸膛,坐起身子的瞬間直滑入體內的腫脹令你沒能抑止的音節溢出膜腔,「哈啊……小、小魚……把我……呃嗯……把我……弄壞掉吧……」

「真的好可愛吶……」將你那嬌羞的神情往眸中收納,男人扣起了你的柔軟向下一個深埋,「您的命令我清楚的收到囉,親愛的皮卡丘公主殿下……」

體內的慾望伴隨身軀的沉淪直搗向了頂端,你細長的指梢深陷入他的胸膛,下身不住地迎合著他的抽插而大幅擺盪……

「啊嗯……不要……這、這樣……好深……哈啊……」

無法遏止的嬌吟隨著男人律動的淫靡聲響在室內反覆盪漾,你不及吞嚥的銀縷順著白皙的脖頸滴滑了下……

「嗯……全部……都進去了喔……」將你在他胸前烙下印記的纖細交扣了起,他要你將整個身體都交在他的手上,「感覺到了嗎,阿狐……我的全部……哈嗯……全部……都是你的吶……」

「傻瓜……」聞言俯身舐上了他誘人的柔軟,你在他的溫熱中低喃出了那句話……

「那是當然的……因為你……是我最愛的男人啊……」

你說著,於是那禁錮在他體內名為慾望的獸掙脫理智的束枷,像個討糖的孩子般貪戀著你的溫暖……

 

 


沒有比我愛你更虛偽的話。

但是為了你,我會試著去相信它。

因為,我是如此的深愛著你啊……

 

 

 

 

 

 

(聽說是無節操的後續桑)

從此,公主和王子便攜手迎向甜蜜蜜又充滿嗯嗯啊啊的幸福未來……

狐:卡卡卡!甜蜜蜜就算了,嗯嗯啊啊是什麼東西啊!這是什麼兒童不宜的童話故事啊?那個公主又是指誰啊!      

魚:當然是指嬌蠻的阿狐你啊,你看你在最後都一直嗯嗯啊啊……

狐:我說你肯定是聽錯了啊,我只會皮卡皮卡,不會嗯嗯啊啊吶!

魚:噢親愛的公主殿下你又傲嬌了嗎?不然這樣吧,下次你就皮卡皮卡的叫,肯定更可愛的吶……

狐:你這變態大叔想對純真可愛的皮卡丘做什麼啊……?!

魚:這還用問嗎……

 

 

當然是要甜蜜蜜的嗯嗯啊啊吶……!!!!!!

 

 

 

 

------

大家好,我是殿主狐大 !!

這篇是獻給央魚的生日賀文,祝親愛的央小魚生日快樂吶 !! (灑花)

不知道大家在食用本文時有沒有注意到,這篇文章包含本作者感言在內都有押到韻腳喔 !! (燦爛)

劇情方面則採用了傳說中的倒立吃甘蔗法 (不請你站著吃就好) 來鋪陳,從前面不敢說出口的愛到最後拋開一切的嗯嗯啊啊……親愛的皮卡丘先生你實在太可愛了啊 !! (慘遭十萬伏特電宰)

到處放送愛卻渴望被愛的央魚與被眾人愛戴卻不敢去愛的狐大……這兩隻根本是絕配吶 !! (別輕易做出官配宣言啊!!)

在此感謝親愛的小海播空繪製可愛的小魚與皮卡丘先生,真的超可愛的啊啊啊啊!!!!!!! (滿天花)

以及親愛的嵐所演唱的狐大很黑,雖然沒有說好的皮卡皮卡,但還是很可愛吶 !! (無比燦)

魚狐果然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組合吶 !!

最後感謝食用完本文的各位看倌,以後也請支持黑店特產的無節操嗯嗯啊啊喔 !! (這個就免了吧 ?!)

 

 

以下是歌詞先生吶 !!

 

飛輪海--不會愛 

只好讓禮物安靜躺在我口袋
寧願看著你跟他快樂聊到笑開 YEAH~
當友情兩字不足形容我情感
心情都隨你轉彎

耳機它輕輕吻我耳朵 愛情歌聽不完
適合我們的從不是浪漫

你不會愛 我的愛 我明白
你的最愛 那一塊 哪天我才存在
我不會愛 你的愛 受傷害
所以寧願 安靜的等待

只剩下冰冷空氣陪我一整晚
寂寞卻多到塞車根本無法動彈 YEAH~
一翻身我在半夜突然就醒來
夢裏你的唇柔軟

耳機輕輕吻我耳朵 愛情歌聽不完
適合我們的從不是浪漫

你不會愛 我的愛 我明白
你的最愛 那一塊 哪天我才存在
我不會愛 你的愛 受傷害
所以寧願 安靜的等待WO~

愛你我慢不下來 沒有哪一天例外
跟自己比快 我會趕上你未來
HO~

你不會愛 我的愛 我明白
你的最愛 那一塊 哪天我才存在
我不會愛 你的愛 受傷害
所以寧願安靜的等待
(不怕空白 我繼續等待)

 

 

TANK--給我你的愛

詞:顏璽軒 曲:TANK 編曲:呂紹淳

等待一點一滴 你對我感到安心
感覺朋友關係 有了新的默契

便利商店裡 誰也買不到
我們最想要的東西 只握在 喜歡的人手上

給我你的愛 讓我陪著你去未來
給我你的愛 手拉著手 不放開
就算宇宙爆炸 海水都蒸發
只願你的記憶裡 有我的擁抱

我的最大幸褔 是發現了我愛你
靈魂有了意義 用每一天珍惜

便利商店裡 誰也買不到

我們最想要的東西 只握在喜歡的人手上

給我你的愛 讓我陪著你去未來
給我你的愛 手拉著手不放開
就算宇宙爆炸 海水都蒸發
只願你的記憶裡 有我的擁抱

雨和天空也有 相愛的可能
望著你的微笑 情不自禁

給我你的愛 讓我陪著你去未來
給我你的愛 手拉著手不放開
就算地球毀滅 來不及流淚
只願你的記憶裡 有我的擁抱

 


東城衛 & a Chord--夠愛

我穿梭金星 木星 水星 火星 土星 追尋
追尋你 時間滴滴答滴答答滴身影
我穿梭金星 木星 水星 火星 土星 追尋
追尋你 時間滴滴答滴答答滴身影

指頭還殘留 你為我 擦的指甲油
沒想走 你好像說過 你和我 會不會有以後

世界一直一直變 地球不停的轉動
在你的時空 我從未退縮懦弱
當我靠在你耳朵 只想輕輕對你說
我的溫柔 只想讓你都擁有

我的愛 只能夠 讓你一個 人獨自擁有
我的靈和魂魄 不停守候 在你心門口
我的傷和眼淚 化為烏有 為你而流
藏在 無邊無際 小小宇宙 愛你的我

你聽見了嗎 我為你唱的這首歌
是為了要證明 我為了你 存在的意義

世界一直一直變 地球不停的轉動
在你的時空 我從未退縮懦弱
當我靠在你耳朵 只想輕輕對你說
我的溫柔 只想讓你都擁有

我的愛 只能夠 讓你一個 人獨自擁有
我的靈和魂魄 不停守候 在你心門口
我的傷和眼淚化為烏有 為你而流
藏在 無邊無際 小小宇宙 愛你的我

愛你的我 不能停止脈搏
為了愛你奮鬥 就請你讓我 說出口

愛 只能夠 讓你一個 人獨自擁有
我的靈和魂魄 不停守候 在你心門口
我的傷和眼淚化為烏有 為你而流
藏在 無邊無際 小小宇宙 愛你的我
愛你的我..

我穿梭金星 木星 水星 火星 土星 追尋
追尋你 時間滴滴答滴答答滴身影

 

嵐--狐大很黑

詞:狐大

曲:周杰倫--牛仔很忙

 


叮鈴鈴鈴的風鈴 可愛皮卡丘圖印 貼著壁紙的牆壁 全是皮卡丘剪影

我用鈔票玩遊戲 玩大富翁遊戲 玩膩了還可以玩排七


我穿皮卡丘圍裙 配上黑框的眼鏡 手裡拿著計算機 要好好敲你一筆

如果你來黑店裡 一定要點東西 不然今天你走不出去( 皮卡 )


不用考慮了 不用考慮了 不用考慮不用考慮了 不用考慮了

什麼都一樣 隨便點一點 不管什麼都很昂貴的 你吃不起的


不用考慮了 不用考慮了 招牌有寫狐大黑店了 是你太笨了

坑錢呼喚我 黑店需要我 狐大很黑的 
 
 
(台:嗶嗄啾你真甲古椎 我這四處攏看耶丟你)

喔別對我看不起 開黑店很了不起 一年能賺進上億 還擁有員工福利

我冬天都開暖氣 夏天都吃剉冰 喔我的錢來自你錢包裡


來黑店要守規矩 每次食材都不一 想吃同一樣東西 就盡量討我歡心

不管你滿不滿意 點了就吃進去 不然我用十萬伏特電你 ( 皮卡 ) 


不用帶錢了 不用帶錢了 不用帶錢不用帶錢了 不用帶錢了

只要帶支票 隨便簽一簽 每天找錢我都找累了 手也很痠了


不用帶錢了 不用帶錢了 銀行沒錢可以先欠著 你來掃茅廁

坑錢呼喚我 黑店需要我 狐大很黑的


( 皮卡 )


不用帶錢了 不用帶錢了 不用帶錢不用帶錢了 不用帶錢了

只要帶支票 隨便簽一簽 每天找錢我都找累了 手也很痠了


不用帶錢了 不用帶錢了 銀行沒錢可以先欠著 你來掃茅廁

坑錢呼喚我 黑店需要我 狐大很黑的 ( 皮卡 )

 

 

台長: 狐大
人氣(2,466)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黑店魚狐 |
此分類下一篇:黑店魚狐--早安,皮卡丘!! (H限)
此分類上一篇:黑店魚狐--央小魚的生日願望 (H限)

Lan
我什麼都沒聽到什麼都沒看到啊!(掩面)

然後某些內容我擅自修改外加腦補了。
2011-05-24 21:47:33
版主回應
我說它會作為狐大黑店的主題曲永遠流傳下去的吶! (姆指)

欸不這篇是小魚的生賀,不能把壽星腦補掉啊!!
2011-05-24 23:22:50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