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者
4
被浏览
1,309

1 个回答

没有建设,只有破坏,对手无能,连任可期,精于利己,谋国无能,重建美国,第一公民。

葛约斯˙尤利乌斯˙特朗普,川建国。

连任对手分析

拜登是一个成建制派,这会天生带来底层选民对拜登的不信任;第二他是奥巴马时期的副总统,这一点会带来讨厌奥巴马时期政策的选民的厌恶;他在和稀泥,他一直要强调团结,可是团结谁?不可能所有人的利益你都能满足,特朗普可是告诉他的选民我们团结美国本土人,排斥外来移民;他无法对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发动攻势。

桑德斯是一个民主社会主义者,这对于美国政府与美国财团都不是一件好事;他挑战目标过于大了,对富人开战固然能获得大量的选票,可会面对富人在选举上的攻击,在获得总统之后,还要美国富人的反击;它虽然是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但是他是独立党派的代表,连民主党高层都不喜欢桑德斯,“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一个没有一些组织支撑的人是很难治理国家的,我佩服桑德斯的勇气,毕竟没有大企业的支持下,依然能完成选举。

华裔候选人是我认为最有可能击败特朗普的人,因为他的政策与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是相反的,特朗普要减税,杨要加税;第二是可行性,杨与桑不同,杨的政策是对互联网企业加税,因为互联网的特征是高强度的脑力劳动,去中心化的模式,互联网从业者基本上受过高等教育与不错的家庭背景,他们更加理想主义,许多互联网企业说不定还会支持杨;杨的第三个优势就是华人优势,如果杨当上了总统,那美国梦的适用范围又要加大了。

杨的华裔身份会成为特朗普的一个攻击点,如果杨成为民主党的候选人,特朗普估计就会适用民粹了,会强调他建墙的功绩,加大对移民的攻击力度,以此将经济政策辩论转化成政治政策辩论,这是对杨最不利的局面。

拜登不受选民欢迎,桑德斯又是一个孤独的战士,杨的身份成为了他最大的弱点(他只提出了经济方面的政策,而在政治理想与谁是美国人这个问题没有告诉答案),只要美国经济在美国大选前保持稳定,特朗普的连任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

现在是特朗普最幸福的时候,中美毛衣战阶段性和谈成功,伊朗也没有再跳,叙利亚也稳定下来了,国外情况稳定,不需要特朗普做出强硬的姿态维持民众支持,毕竟强硬是有代价的,有可能是支持特朗普选民的选票;连任的对手,有特点的都有问题,区区一个不一定能通过的弹劾,真是幸福生活的一点小瑕疵啊,邻近大选的时候,这群共和党员敢对抗特朗普吗?

香酥辣:幸福的特朗普zhuanlan.zhihu.com图标

只有破坏,没有建设。

他有几个竞选承诺,首先是吐槽美国打了太多的无意义的战争,小的口号就是要从叙利亚撤军,在经济上要就业,要资本回流,在对外经济上强调美国本位,反全球化,在移民问题上加强非美国白人的审查,对非法移民(主要是墨西哥的非法移民),对外的政策上,强调联俄,视伊朗为对手,中国为对手。

我将一点一点的分析,然后解释其政策的矛盾点与为什么我说今年是特朗普“百战百胜”的一年。

我不开始讲叙利亚的撤军,这是一个美国对中东政策的一环,将会放在后面讲,我在知乎上看见一个问题“特朗普会获得连任吗?”这个问题上面的回答认为特朗普会连任的原因多半是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经济好,股市好。

意味着到现在为止,特朗普拿得出手的政绩只有经济,只有美国股市,但是美国政府的负债近况与国际对于黄金的重视,美国加息了,美元回流了,那么美元的全球流通性就会出现问题,黄金升值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美元贬值了,我觉得美国房地产与银行投资的周期十年,十年前发生了什么?诸位好好先想想。

移民问题,实际上美国的移民问题在于墨西哥,而不是欧亚大陆的移民,但是美国民众的主义种族却对黑人与东亚人排斥,这就是美国两党对压制东亚人方面的原因。

只不过民主党是细分,共和党是减少东亚移民数量,因为地理的原因,导致东亚移民美国需要一定的经济能力,所以说对于美国来说对东亚人的移民限额是矛盾的,一方面美国的科技力量已经不能离开东亚精英,另一方面美国限制东亚的移民数量,这个政策自相矛盾。

美国最强的武器不是美军,不是华尔街,也不是硅谷,同化不同国家的能力。

如果知道当年反美游行的两位清华北大的女性都嫁给了美国人,拿到了美国户籍,你会相信其他人,身边的其他人会不会变成美国人?

这才是美国无敌于天下的利器,在不断瓦解他国的国家主义宣传的同时,自身安稳无恙,但是这利器特朗普用不了。

对墨西哥的建墙政策是治标而不治本,造成墨西哥移民的根本原因是美国与墨西哥两国的经济生活水平差距,只要这个大差距存在,墨西哥的移民就不可能消失。

但是建墙的作用在于提升移民成本,你原来是走路就到了,现在需要翻墙,能够非法进入美国的身体非常好,算是一种非法移民身体素质筛选。

美国搞乱墨西哥经济的做法会让美国的非法移民更多,因为在墨西哥生活不下去,不可能往南走去南美洲,人往好地方去。

美国通过搞乱欧亚大陆的经济来获得来自于欧亚大陆的优质人才的支撑是太平洋与大西洋的筛选,这个移民成本是非常高,只有一些经济状况比较好的人才能移民美国。

可是对于邻国来说,这样整只能加强美国的吸引力,当欧盟击败了南斯拉夫之后,中东通向欧洲的道路畅通无阻,难民们甚至不留恋捷克与意大利,一心去德法北欧国家,是欧盟内部也存在着经济差距啊。

这就是特朗普对墨西哥移民政策的矛盾性,虽然一时有效,但是他之后问题会更加严重。

特朗普的中东政策就四个字,亲俄敌伊,他一上台就走亲俄路线,被美国民主党与一些机构弄了一场通俄门,然后他的中东政策就哑火了一半,后面就走了美国传统路线亲沙特,亲以色列。

但是最近特朗普发现要现实他的一些承诺可以不走亲俄,走敌伊就行了,与伊朗和解是奥巴的政绩之一,不光完成自己的承诺,还能打击民主党(奥巴马)何乐不为。

但是特朗普不会对伊朗发动战争,原因有三,一是美国的经济问题;二是一旦不能快速解决伊朗,同时与中国的关系,与俄罗斯的关系没有缓和的话,东亚与东欧面临的压力是非常巨大;三是特朗普是商人不是战争狂人。

但是美军又不一样,美军在今年面对特朗普总统的撤军的言论是态度极其强硬,而民主党为了保证自己在中东的政治遗产(叙利亚地区的亲美民主势力)也反对特朗普的撤军。

面对美军与民主党的一直反对,特朗普不得不分化美军与民主党,美军要的很简单,一些油水非常大的经济黑洞性美军基地,一个美军基地能给美军高层提供不小的收入,所以说美军想开战。

特朗普的对伊朗的突然强硬源于两点,一点是对民主党阻止自己建墙的反击,另外一点是对瓦解美军与民主党在中东地区驻军的军事捆绑,进一步拉拢美军。

特朗普想要的是与伊朗的紧张态势,用可能与伊朗开战来吊着美军,同时破坏民主党对伊朗的外交成果。

接下来聊聊美国对中国华为的制裁,制裁这个东西只有强者对弱者的制裁有效,单纯的在通信行业制裁华为,是无用的,因为在行业中华为是强者,美国企业是弱者。

但是华为是一家企业,制裁方是一个政府机构,现在中间拉锯的状态,是因为华为在行业内是强者,美国政府是弱者,但是从力量方面来说,一个政府是大于一个企业。

美国现在还是中国的老师啊,手把手教中国如此打贸易战,美国加关税,中国也加,美国搞减税,中国也搞免征特定企业企业税,所以从另一个视角来说,中国依然可以从美国身上学习如何贸易战。

还有一点就是,美国制裁的公司,多半是高科技公司,并且已经有成果,那么中国的高科技企业补贴就按照美国出台的名单发吧,美国人帮我国筛选出来高科技企业的名单。

我觉得现在慌得是美国,因为美国找不到下手对象了。

香酥辣:特朗普政策的内在矛盾性zhuanlan.zhihu.com图标

特朗普是一个聪明人,但不是一个伟人。

按照过去的美国视角,特朗普是一个与其价值观相反的人物,叙利亚与俄罗斯是其这种价值观的死敌;但是按照《谁是美国人》作者所喜欢的以世俗为基础的新型价值观,叙利亚与俄罗斯就是盟友,土耳其与伊朗就是死敌,这种价值观会支持特朗普的中东政策“连俄敌伊”,这种价值观与特朗普身上的属性不冲突。特朗普可以利用现在的叙利亚局势找到与俄罗斯共同的立场,完成对俄罗斯关系的缓和,甚至可以助力一种美国新型价值观的形成,就看特朗普有没有一种新的视角与为美国献身的勇气了。

叙利亚这个中东的十字路口,被土耳其攻击之后美俄居然没有以强硬的手段反击,在这个时间点与打击对象上,美俄两个自身都有一些阻力,俄罗斯因为要消化在乌克兰的战果,也需要一个对象替自己吸收舆论压力,打的是美国的地盘关我俄罗斯啥事,盟友打盟友。

而美国的没有使用军事力量在于三点:

第一美国的经济不能出现问题,更不能被战争所拖累,一旦美国经济出现问题,特朗普的连任梦想就会破灭,毕竟特朗普唯一的政绩就是上涨的美国,良好的美国经济;

第二特朗普在连任竞选的前期不太可能做出支持民主党的行为,叙利亚的烂摊子是民主党的锅,特朗普在连任的时候给民主党擦屁股?

第三点是帮助叙利亚政府军,意味着打脸,同时使得叙利亚战争丧失了不少的理由,等于放弃美国在叙利亚扶植的势力,支持特朗普都是要求总统强硬的,帮助库尔德耗钱,帮助政府军打脸。

香酥辣:叙利亚,送给特朗普的礼物zhuanlan.zhihu.com图标

特朗普很可能历史评价

葛约斯˙尤利乌斯˙特朗普,川建国。

再说一下,我为什么判断打不起,一是美国不可能用压榨欧洲与日韩等国出来的利润去陷入一场不确定时间与投入力量的战争中,这对特朗普不利,也对美国不利;二是伊朗的问题在于没有实力伤及美国的根基,他需要时间消化在中东的成果,巩固自己的地位,要反击,但是不会开战。

我能看到美国霸权的衰弱,说不定还能看到第一公民的加冕仪式,这个世界变的越来越有趣,我越来越看不懂特朗普了,看不清的未知才是刺激。

香酥辣:美国民主的衰弱zhuanlan.zhihu.com图标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