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Dominique Wilkins如何從跟腱受傷中再次站起來 | NBA | 動網 DONGTW
大家都在看
專訪Dominique Wilkins如何從跟腱受傷中再次站起來

球員名稱:Dominique Wilkins亞特蘭大老鷹隊前鋒 傷勢情況:1992年1月28日,32歲的Wilkins在對陣費城76人時右腳跟腱突然斷裂。 缺陣情況:缺陣了1991-92賽季的40場比賽,和1992-93賽季的11場比賽傷前數據:1991-92賽季場均28.1分,命中率46.4%傷後數據:1992-93賽季場均29.9分,命中率46.8%;傷後又繼續征戰了7年NBA,入選過兩次全明星。

你記得當你跟腱受傷時發生了什麼嗎? 我那時正走向前場,我甚至都沒有快跑。我只是在場上小跑著,然後我就聽到了東西斷裂的聲音,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異常了。我只是聽到了砰的一聲。我當時納悶地在想:「誰踢我一腳?」我轉過身去但發現身後根本沒人。我低下頭看向了我的腳面。發現我的跟腱徹底斷掉了。我根本沒法走下球場。這感覺就好像有人用球棒狠狠地擊打我的後腳跟一樣。這就是我的感覺。我不是在打比賽的時候受傷的,我只是小跑到前場想要參與進攻,我甚至都沒有快跑,然後我的跟腱就砰的一聲斷裂了。這是一場離奇的意外。

你是如何處理這一切的? 我當時在想該如何復出,也在想自己到底能否復出。那個時候的科技水平和現在有點不一樣。現在的科技比那時候更發達些。我不敢說現在的科技比過去發達得特別多,但它絕對要比我受傷那時候更發達。你們都知道那些評論員們是怎麼說的。他們都覺得我沒法復出了,就算我可以復出,我也不再是從前的那種球員了。他們覺得我會成為一名角色球員。那個時候,我下定決心想要證明他們都錯了。我也做到了。我開始了長達九個月的復健期,每天復健兩次。我重新回到了球場並且整個賽季都發揮出了我的最高水平。隨後的賽季,我幾乎場均可以拿到30分。

你是如何用這場傷病激勵自己的? 在我的整個職業生涯中,我一直都在證明人們是錯的。關於這場傷病也是一樣。當人們都說我沒法復出的時候,我對我自己說道「我的一生都在證明人們是錯誤的,這次也一樣。」我把人們對我的看法當做激勵自己的手段,來逼迫自己做到更好。我一直在不斷地努力復健,並且接受了水療。我使用了一種叫做「埃爾金」的儀器,它可以從四個不同的方向幫助你拉伸你的腳踝。我復健期的時候就一直在使用它拉伸腳踝。慢慢地,我重新恢復了力量。我用了很多方法來重新找回我腿部的力量。對於我這種類型的跟腱撕裂來講,我右腿的肌肉也遭受了損傷,因此我必須要讓右腿的肌肉重新發達起來。

你使用了哪種器械? 這種器械叫做「埃爾金」。它可以從四個不同的方向拉伸我的腳踝。你可以往它身上增加重量,以達到負重訓練的目的。當我第一次使用這個器械的時候,我甚至連1磅或是半磅的重量都沒辦法移動。我那時開始對自己產生了質疑。我連這個玩意都搞不定,我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重返球場了。但這只是復健的早期階段而已。我開始耐下心來並慢慢地訓練我的力量。我征服了1磅,然後是1.5磅,2磅。我能負擔的重量與日俱增。不久之後我就可以承受20磅或是30磅了,就像Elgin Baylor曾做到的那樣。 所以這個器械是以埃爾金-貝勒命名的嗎? (大笑)我知道他肯定很願意這麼想。如果這個器械以他命名的話,將會很不錯,他將會拿到專利稅的。

在你質疑自己的那段時光裡,你心裡具體想了些什麼? 那時候我32歲,正處在職業生涯的巔峰。當我遭遇了這種毀滅性的傷病後,我問我自己我真的能夠從這場傷病中恢復嗎?這是一場很嚴重的傷病。我的腳踝就像是一塊被撕碎的拖把一樣。當時看起來就是這個樣子。醫生不得不將斷裂的跟腱組織從我的小腿移除,再重新將其縫合。傷愈之後,我受傷的右腿其實比左腿更強壯一點,因為重新癒合的跟腱組織變得更厚了。但我必須要不斷地拉伸我的右腳踝。當我的跟腱癒合之後,我不得不每天都做大量的拉伸工作,以便重新找回自如活動的感覺。一開始的時候我很懷疑自己。但我好勝的一面佔據了我的大腦,我當時在想,我會重返球場的。我不擔心自己。當我準備好了之後,我認為我會回來的。當我重返賽場後,我將會同往常一樣蓄勢待發的。

在你長達九個月的復健期內,你在某些節點取得過突破性的進展嗎? 我覺得第一個節點是當我能再次跳投的時候。在復健期,我曾嘗試跳投並嘗試灌籃,但我卻從空中跌落。我摔到了地上。我立馬抱住了我的腳踝。雖然我的腳踝並不疼痛,但我下意識地抱住了它以確保它沒事。這是我復健過程中的一個轉折點。我摔得不輕,但我一點都不疼,我的腳踝也沒什麼事兒。然後我心中就在想:「好,現在我要開始更進一步了。」從那時開始,我就再也沒想過我的跟腱傷勢。我花了點時間才讓自己努力不去想我的傷病。我繼續復健,並且取得了不俗的進步。我的腦子裡不能有「我沒法恢復到百分百」這種想法,因為我如果這麼想的話,一些糟糕的事就會發生了。我必須把這種想法逐出我的腦海。 特雷西-麥格瑞迪曾經經歷過膝蓋傷勢。我曾經跟特雷西交流過幾次,人們也經常問我:「當你受傷後,你都做了些什麼?」McGrady曾跟我說他傷愈後感覺不錯,但他卻一直無法忘卻他遭受的傷病,他對一些技術動作產生了心理陰影。我告訴他你是一名優秀的球員,你必須要全速前進。你必須要毫無保留。世事無常,無論發生什麼,你都要去面對並解決它。如果你無法毫無保留地使用你的膝蓋的話,到頭來,你將會對自己感到懊惱。

你記得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可以投籃或是灌籃的嗎? 大概是我開始復健後的第5或第6個月。

是什麼讓你曾經質疑自己?還是說這種質疑來得毫無徵兆? 是緩慢的恢復期讓我對自己產生了質疑。我覺得我恢復的太慢了,我想要更努力地訓練來加快我的恢復速度。有時候我有點兒訓練過度,我可以不這麼努力訓練的,但我當時覺得自己正在取得進步。隨後我每天都復健兩次,朝著我的目標努力前進。

你一天兩次的復健內容都包括什麼? 包括水療,在水中奔跑幫助我釋放了很多身體上的壓力。我藉助器械鍛煉我的上肢力量;我坐在椅子上踩腳踏車;我每天做8組小重量多次數的坐姿腿屈伸;我也做很多次的負重提踵訓練。我用我的肩膀負重,並藉助器械做很多次的提踵訓練。這就是我全部的復健內容,我復健的目標是增強我腳踝和跟腱的力量。 每天都來上這麼一套訓練,對你來說這有多困難? 每天的訓練都很耗費時間。但我當時並沒有感到這有多困難。當我現在回首那段歲月時,我很好奇我是怎麼做到那一切的。我那時候嘗試著把眼光放在長遠的目標上。如果我能堅持訓練並保持這種勢頭的話,我知道我會成功的。在我跟腱撕裂的四個月後,我開始注意到我取得了一點進展。那些訓練絕對是有幫助的。我花了大概一年的時間找回了自己的全部狀態。 當你重返球場後,你拿到了非常不錯的數據。我覺得你在退休前打得真的很不錯,你還進了兩次全明星。但你覺得你受傷後的比賽風格和受傷前有何不同嗎? 我的比賽風格的確有所不同。受傷後,我開始學習了地板流的技巧。在比賽中我更多地採用地板流的打法而非飛天流了。當我投籃的時候,我很感激自己還可以投籃。當我做出背身單打,勾手跳投,後仰跳投和打板投籃這些技術動作時,我很感激自己還可以做出這些動作。如果有時候我需要利用彈跳能力在空中得分時,我依然可以飛天遁地。這讓我更加感激自己呆在地面上的時光。

當你拄著拐杖重返球場時,你內心的情緒是怎樣的? 這很艱難。我覺得我需要到場來支持我的球隊。我記得當我拄著拐重返球場時,時間好像靜止了。比賽也好像靜止了,人們都難以置信地站了起來。我更衣室裡的幾名隊友失聲痛哭。這是我所經歷過的最感動的時刻。

儘管你在退休前的最後幾年打得不錯,但如果你的跟腱沒有受傷的話,你覺得你的職業生涯會更長嗎?還是說跟腱受傷和你的生涯長短毫無關係? 既有關係也沒關係。當我退休的時候,我還可以再打上個兩三年。在我生涯的暮年,比賽已經和是否勝利無關了,而和指導年輕人有關。那時候我想要讓剛進聯盟的年輕人融進球隊。我仍記得查克-戴利教練。願上天保佑他,他已經不在人世了。但我記得當我在魔術打先發的時候,我是全聯盟每分鐘得分最高的球員。我記得戴利教練告訴我,他會讓馬特-哈普林先發因為我們需要得分手。我一臉詫異的看著他。我記得我跟他說:「查克,我明白隊中有年輕人,你想要讓年輕人上場。但我在聯盟已經征戰了很久了。別用這些胡話來唬我。我說過我了解比賽。如果你想要讓他先發,儘管去做。但別跟我說你是為了加強得分。我場均18分鐘能拿到22分和7或8個籃板。」我當時真的覺得難以置信。我當時是一名非常高效的球員。當我加盟魔術後,我覺得是時候做些籃球之外的事了。儘管我的身體還能再打個一兩年,但我有種被聯盟拒之門外的感覺。

所以你是因為自己在球隊中的角色弱化才選擇退休的嗎? 沒錯。我那時候在享受著籃球帶給我的樂趣,我仍然可以打出出色的比賽,我仍然可以在場上蹦蹦跳跳。我依然在場上打著我自己風格的比賽。但他們想要讓這些年輕的球員代替我的角色,而這讓我做出了退休的決定。我沒有針對Matt Harpring,他是一名出色的球員,我愛Matt。我們是特別好的朋友。


翻譯作品鏈接: https://bbs.hupu.com/27936019.html

原文標題:Dominique Wilkins details how he overcame Achilles injury

發表時間:2013.11.5

原文作者:Mark Medina

原文鏈接:http://www.insidesocal.com/lakers/2013/11/05/dominique-wilkins-details-how-he-overcame-achilles-injury/?doing_wp_cron=1560372679.4703609943389892578125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7975335.html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