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战国时期的一些「弱国」是否曾在西周强盛一时?

「弱国」指实力弱小甚至默默无闻的诸侯或家族。
关注者
201
被浏览
102,357

17 个回答

谢邀,找到喜欢的题目非常开心,我列出几个吧

1.邢国(井)

邢国地望在现在的邢台市,是西周初期分封于河北太行山东麓的重要诸侯国,是周王朝拱卫北方,与戎狄作战的重要诸侯国:

昔周公吊二叔之不咸,故封建亲戚以蕃屏周。管蔡郕霍,鲁卫毛聃,郜雍曹滕,毕原酆郇,文之昭也。邗晋应韩,武之穆也。凡蒋茅胙祭,周公之胤也。[1]

由此可知,邢国是周公旦之子的封国。

在青铜器铭文中,这一点得到了证实:

隹三月。王令荣众內史曰辖井侯服。易臣三品州人。重人。鄘人。拜稽首。魯天子造厥瀕福。克奔走上下。帝無冬令于有周。追考對不敢彖卲朕福盟。朕臣天子用典王令。乍周公彝。[2]

这可能是对邢侯最初的册命记录,邢侯作器纪念的正是赫赫有名的周公旦。

另一件麦方尊也记录了这次册命,周天子对井侯青睐有加,让井侯进入了寝殿,甚至将天子的车马赏赐给井侯:

王令辟邢出坯,侯于邢。雩若二月,侯见于宗周,亡(尤)。会王馆旁京,□祀,雩若翌日,在辟雍,王乘于舟为大豊,王射大龏禽,侯乘于赤旗舟从。死咸。之日,王以侯内于寝。侯锡玄周戈。雩王在□,已夕,侯锡者讯臣二百家,剂用王乘车马、金勒、冂衣、巿舄。唯归,(扬)天子休,告亡尤,用龏义宁侯显考,于邢侯。作册麦锡金于辟侯,麦扬,用作宝尊彝,用□侯逆(覆),遲明令,唯天子休于麦辟侯之年(铸),孙孙子子,其永无终终,用造德,妥多友,亯旋走令。[3]

那么,为什么井国如此重要呢?在上世纪90年代,邢台市葛家庄发现了井国墓地,我们才得以确认井国的确切位置。井国所处的今邢台地区,位于太行山东麓,是抵御北方戎狄南下的重要交通节点。在著名的青铜器臣谏簋中,我们就能够看到井侯与戎狄搏斗取得胜利的记录:

戎大出于軧。井侯搏戎。王令臣諫以XX亞旅處于軧[4]

这件臣谏簋发现于河北省元氏县,该地区正是太行山著名孔道的井陉所在地,井陉也就是后来韩信凭借背水一战扬名千古的古战场。

除了重要的军事作用之外,井氏在西周时期,也在周天子内廷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唯三月。初吉丁亥。穆王在下淢㡴。穆王鄉豊。即井白。大祝射。穆王蔑長甶以逨即井白。井白是夤不姦長甶蔑历。敢對揚天子不显休。用肈乍尊彝。[5]

在穆王世标准器长甶盉铭文中,穆王对井伯评价很高。有人认为这位井伯即是邢侯,也有人认为井伯是井氏在王畿内的另一个支系。不管如何,井伯在宫廷中的地位非常高,先是成为司马:

隹六月既生霸庚寅。王各于大室。司馬井白右師【大玉】父[6]

后来获得了“公”的称号,成为周王朝权势最大的执政大臣:

唯八月初吉。王各于周廟。穆公又盠立于中廷。[7]
井叔叔采乍朕文且穆公大鐘。[8]

在西周晚期著名的禹鼎铭文中,我们知道拯救西周于既倒,生擒叛乱的噩侯的叔向父禹就是出自井族:

禹曰。丕显桓桓皇且穆公。克夾绍先王奠四方。肆武公亦弗叚望賸聖且考幽大叔。懿叔。命禹肖朕且考。政于井邦。肆禹亦弗敢憃。䁑共賸辟之命。呜呼哀哉!用天降大丧于下国,亦唯鄂侯驭方,率南淮夷、东夷广伐南国、东国,至于历内。王廼命西六、殷八,曰:“扑伐噩鄂侯驭方,勿遗寿幼。”肆师弥匌怵会恇,弗克伐鄂。肆武公廼遣禹率公戎车百乘、厮驭二百、徒千,曰:“于匡朕肃慕,唯西六、殷八伐噩鄂侯驭方,勿遗寿幼。”雩禹以武公徒驭至于鄂,敦伐鄂,休,获厥君驭方。肆禹有成。敢对扬武公不显耿光。用作大宝鼎。禹其万年子子孙宝用[9]

而井伯的三子井叔则另立新的井叔氏小宗,1985年,考古学家在陕西长安张家坡发现了井叔氏墓地,其中M170号墓据信为第一代井叔之墓。

而进入春秋时期,在《左传》中,邢国和卫国两个姬姓封国之间互相攻伐,并曾经引戎人伐卫

  冬,邢人、狄人伐卫,围菟圃。卫侯以国让父兄子弟及朝众曰:「苟能治之,毁请从焉。」众不可,而后师于訾娄。狄师还。[10]

然后遭到了卫国的报复,国灭:

二十有五年春王正月,丙午,卫侯毁灭邢。[11]

卫国和邢国菜鸡互啄的故事可见于《左传》这里就不细说了。总之,西周时期权势极大的邢国到了春秋时期就不怎么重要了。

2.噩国

噩国也可称为鄂国,这个古国在西周之前即已建立

百姓怨望而诸侯有畔者,于是纣乃重刑辟,有炮格之法。以西伯昌、九侯、鄂侯为三公。九侯有好女,入之纣。九侯女不憙淫,纣怒,杀之,而醢九侯。鄂侯争之强,辨之疾,并脯鄂侯。西伯昌闻之,窃叹。[12]

根据史记的记载,鬼(方)侯、鄂(国)侯、西伯昌为商纣王时期的三公,被商纣王做成了肉干,可见噩侯的味道很好……不对,可见噩在商代晚期可能和周一样都是重要的方国。

那么这个鄂国在哪里呢?历史学家认为,商代的鄂国乃是在沁水一带,在清华简《系年》中有“晋文侯乃逆平王于 少鄂,立之于京师”的记载,所以也有人认为鄂最初的地盘在山西地区。

而在西周克商成功之后,噩侯被前往了遥远的南方,在一件流散于法国的西周初年青铜器铭文中记录:

疑卣
隹(惟)中(仲)父于卜噩(鄂)侯于盩(城),(诞)兄(贶)于宋白(伯)。公(姒)(呼)(疑)逆中(仲)氏于侃。丁卯,(疑)至,告,(姒)(赏)贝,(扬)皇君休,用乍(作)父乙宝(尊)彝。[13]

学者认为,这件器中“中父卜于噩侯”即是中父通过占卜为噩侯选择新的立国之所。

那么,噩国的新地望在哪里呢?历史上一直在探讨这个问题。2007年湖北省随州市羊子山发现一批西周古墓,这些古墓已经遭到盗墓贼盗扰,索性未受到重大损失,经抢救性发掘,羊子山西周墓葬重见天日,大量铭文表明这批墓葬为西周噩侯家族墓葬:

噩侯乍旅彝
噩侯乍厥宝尊彝

自此,西周鄂国的地理位置之谜解开。

在西周时期,虽然强大的噩国已经南迁,但是周天子显然仍然不放心,派出“监国”监视:

噩监作父辛宝簋。[14]

周天子还在噩地驻下重军,让姬姓曾国(就是曾侯乙那个曾)牵制噩国

隹(唯)七月甲子王才(在)宗周,令师眔(中暨)静省南或(国)相,八月初吉庚申至,告于成周,月既望丁丑,王才(在)成周大(太)室,令(命)静曰:令俾汝司在曾、噩

同时,噩侯还与周王室联姻,进一步巩固周鄂关系:

噩侯乍王姞媵簋。王姞其萬年。子子孫永寶[15]

在这件传世青铜器中,我们直到了,噩侯世系为姞姓,有一位噩侯之女嫁给了周王,称为王姞,这件簋就是她出嫁的嫁妆。

在厉王世,厉王南征时,也亲自与噩侯把酒言欢,一起裸(一种祭祀仪式),一起射(射礼),听起来很糟糕啊!

王南征,伐角、遹,唯还自征,在坯,噩侯驭方纳壶于王,乃祼之,驭方侑王,王休偃,乃射,驭方佮王射,驭方休阑,王宴,咸酓饮,王寴易亲锡驭方玉五嗀瑴,马四匹,矢五束,驭方拜手稽首,敢对扬天子丕显休),用作尊鼎,其万年永宝。[16]

看起来一派和谐,但是暗流涌动。在得到了周王朝的传统敌人淮夷的支持之后,噩侯驭方大举反叛:

呜呼哀哉!用天降大丧于下国,亦唯鄂侯驭方,率南淮夷、东夷广伐南国、东国,至于历内。王廼命西六、殷八,曰:“扑伐噩鄂侯驭方,勿遗寿幼。”肆师弥匌怵会恇,弗克伐鄂。肆武公廼遣禹率公戎车百乘、厮驭二百、徒千,曰:“于匡朕肃慕,唯西六、殷八伐噩鄂侯驭方,勿遗寿幼。”雩禹以武公徒驭至于鄂,敦伐鄂,休,获厥君驭方。肆禹有成。敢对扬武公不显耿光。用作大宝鼎。禹其万年子子孙宝用。[17]

这次反叛规模空前,让周人有了亡国之虞,以至于哀叹”呜呼哀哉!用天降大丧于下国“周天子调集了自己掌握的西六师和殷八师平叛,要求自己的军队”勿遗寿幼“也就是噩国的老人孩子一个都不能留,可见周天子已经急眼了。

周天子赖以威慑天下的西六师和殷八师在噩侯的反叛面前举止无措,军事行动未能成功。王朝卿士武公(可能就是共伯和)命令自己的大将叔向父禹(上面提到过)率领自己的私军加入战斗。吊炸天的叔向父禹在战斗中生擒噩侯驭方,平息了叛乱,挽狂澜于既倒。

在这次战争之后,噩国的命运是什么样的呢?是不是真的是老人孩子都被杀死一个都不留了呢?有人认为春秋初期仍然有噩国的青铜器出现,证明噩国没有被消灭,也有人认为噩国确实已经遭到扑灭,春秋初期的噩国乃是周天子重新分封的诸侯,姞姓噩国已被屠灭。

总之,在西周时期显赫一时差点灭亡西周的噩国,在春秋时期已经不再重要。

3.霸&倗

这两个国家我就不花篇幅来说了,具体可以看我这个答案:

以上。

参考

  1. ^《左传·僖公二十四年》
  2. ^《集成》,4241,井侯簋
  3. ^《集成》,6015,麦尊
  4. ^《集成》,4237,臣諫簋
  5. ^《集成》,9455,长甶盉
  6. ^《集成》,2831,师【大玉】父鼎
  7. ^《集成》,9900,盠方彝
  8. ^《集成》,356,井叔采钟
  9. ^禹鼎铭文(集成,2833)
  10. ^《左传·僖公十八年》
  11. ^《左传·僖公二十五年》
  12. ^《史记·殷本纪》
  13. ^《疑尊、疑卣铭文及相关历史问题》,张海
  14. ^新见鄂监簋与西周监国制度,《江汉考古》2015年第1期,田率
  15. ^《集成》,3928,噩侯簋
  16. ^《集成》,2810,噩侯驭方鼎
  17. ^《集成》,2833,禹鼎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虢国(西虢)。

虽然今人对虢国的主要印象只剩下了假道伐虢,但是虢国在西周实际上极为兴盛,长期担任周王室的重臣,三门峡地区的虢国墓群是虢国盛极一时的痕迹与证据。

哪怕是西周末年,虢国仍能在幽王死后拥立携王,对抗晋、卫、郑、申等畿内外诸侯长达二十余年,直到晋文侯攻杀携王为止。虽然之后虢国一度受到周平王的猜忌,但是当郑庄公擅权时,周王室立刻选择重新重用虢公忌父尝试取代郑庄公。晋国发生内乱时,虢公忌父又奉王命干涉晋国内政,挫败了曲沃代翼的计划。

不过曲沃一系的曲沃武公最终还是成功打败晋侯缗,取代翼城的嫡系成为晋侯。假道伐虢灭了虢国的就是武公之子献公。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