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曉穎母親專訪】痛失女兒 950 多天,潘曉穎母親仍常常夢見她,初時夢中的女兒或蹲、或躺,總之無法站起,看起來很虛弱,「好痛心。」悲劇後,潘太患上創傷後遺及抑鬱,藥物、輔導都未能讓她釋懷,「有時覺得自己真係好無用、好內疚,作為一個母親,咩都做不到,到依家都無法為女兒討回公道。」

每當夜深,潘太仍頻頻回想女兒遭棄屍台北的破爛草叢,骯髒氣味、野狗、蒼蠅與昆蟲,「諗起個女點俾啲狗食佢身體,揮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