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陳晞文|當脾臟是一念之間的取捨 堅持者能在風浪戰鬥|香港01|即時體育

東京奧運・陳晞文|當脾臟是一念之間的取捨 堅持者能在風浪戰鬥

撰文:葉詩敏
出版:更新:

有理由相信,陳晞文是「瘋」的。
說的這種「瘋」,是她對風帆的執念。
名為陳晞文式的瘋狂,「一條斷裂肋骨將脾臟分成三截」,原來這只是她9年前奧運奮鬥史的序幕。

編按:陳晞文已完成東京奧運女子RS:X賽事,總成績為第8名。

▶▶▶緊貼2020東京奧運 最新賽程及消息

堅持有標準嗎?衡量一個人是否夠堅持,答案可能是「相對嘅啫」。假如以時間來作刻量單位,堅持16年終當上奧運選手的張小倫是很堅持;以血淚交織來說,單車隊也是相當堅持;以「玩命」來秤的話,那陳晞文該是極度堅持。

她在命懸一線時,總是先想到風帆。

名為陳晞文式的瘋狂,是她對滑浪風帆的執着。(余俊亮攝)

陳晞文上一次出戰奧運,已是2012 年的倫敦奧運。那年,她 21 歲。人生首個奧運,未出賽已幾乎賠上性命。而她,把一次意外轉化成了可以「講一世」的英勇事跡。

故事,要由這裏說起。

第一章:從此缺了整個脾臟

時間回轉到9年前,她在當地進行賽前集訓,於海中心突然被一架帆船撞至墮海。墮海那一刻,她無法呼吸,後來被救起送到醫院,全程清醒,卻動不了。她記得在垂危之間,只想到兩件事,「第一是我要活下來,第二是好想念滑浪風帆。」

2012年倫敦奧運,陳晞文在手術後不足兩個月出戰賽事。(Getty Images)

那次意外,她斷了8至12號肋骨,不知道肋骨的號碼即是哪幾條,只知道「斷了5條肋骨」這件事,相當恐怖。

因其中一條斷裂肋骨將脾臟分成三截,「要切」,因着專業的判斷,還未來得及思考人生,身體從此缺了整個脾臟。

她的脾臟原來可以只切除一半的,但醫生說,如此一來,康復會較慢。距離倫敦奧運開幕不到8星期。陳晞文決定索性整個切除。

陳晞文把一次意外轉化成了可以「講一世」的英勇事跡。(資料圖片/余俊亮攝)

她憶述道:「手術那天,醫生替我局部麻醉後,我見到很多格仔同星星,畫面都是白色,以為死了,不停大叫『我好驚』。」手術後一段時間,她每次去廁所都要媽媽陪伴在側,幫她拿着樽子,那樽子有一條喉管接駁她的身體,讓內臟排出的血流到樽內。

21歲,少了一個脾臟,「心肝脾肺腎」,依邏輯推論,連得埋來講也該是重要的吧。她願意為了奧運而從此五缺一。

奧運對陳晞文的意義大得,切除整個脾臟也願意。(資料圖片)

也許意志真的太強大, 手術後她奇跡地極速康復,由無法走路到行動自如,兩個月不夠,她竟能趕及出戰奧運。開刀的傷口即使癒合了,不怕嗎?她怕的,甚至現在還有陰影,但信念可戰勝一切,她要去人生首個奧運,而且要入前10。

你知道風帆是怎樣前行嗎?靠着身體前後擺動搖帆。而她就在一連6日、多達10餘場賽事中,帶着一條15厘米的傷疤在風浪中爭取最佳名次。

最終,她以第12名完成。

第12名,她說她不甘心,然後決意用4年全職訓練去衝下一屆的里約奧運。

不甘、悔恨,是最強的推動力。(Getty Images)

第二章:喜歡=討厭

心有不甘是最強的動力,然而在「刧後重生」出戰倫奧後,4年後她卻被後浪蓋過,無緣里約奧運。當時她已是「2014年亞運金牌得主」,卻在選拔賽把資格拱手相讓予當時隊友盧善琳。

「可能那時我過份自信而鬆懈,相反別人不停進步。」那次錯失奧運資格,腦海裏不停與退役的雜念周旋。「生涯中最難過就是輸了里約奧運資格那一次,真的很想放棄。」

放棄,與堅持是成正比的,有多想放棄,就要以多大的意志抗衡。問她最堅持的事是什麼,以為會是倫敦奧運,她卻說是這一次落選。

她幾乎一蹶不振。

因失落里約奧運資格,陳晞文幾乎一蹶不振,開始逃避和厭惡風帆。(Getty Images)

她找過中學老師傾訴,讀書好抑或繼續當全職運動員?而在猶豫不決的時候,她決定去旅行散心。她先後與母親和朋友到台灣澎湖,那裏是滑浪風帆的勝地。「兩次去到都唔開心。」然而在旅程的最後一天,她忍不住踏上滑浪板,搖着帆,心情變得輕快起來。「我找回初心。」她說。發現無論多不喜歡當下狀態的自己,她是真正熱愛滑浪風帆。

因為喜歡和討厭,其實是「同義詞」。

喜歡得,有一次她在英國踩單車時「炒車」,因為不想弄傷手掌,她落地時以手背支撐而鮮血直流。「比賽時要持帆,所以寧願用手背支撐。」

好癲,也好「堅」。摔倒僅是秒速之間的事,她的正常反應着實反常得很。

所以,她還是堅持下來了。

陳晞文感謝自己沒有放棄 肩負風帆隊榮耀征奧

9年後,陳晞文終於再踏上奧運賽場。(Getty Images)

第三章 「陳晞文!你想我點呀?」

8+1年後,她第二次征戰奧運。9年間,最深刻一仗是去年澳洲索倫托世錦賽,她在獎牌賽以第一名衝線,總成績排第10名,勝出隊內的奧運遴選。

第一名,好開心,她滿心歡喜搖帆回岸,人仍在海上,已聽見遠處傳來熟悉的責罵聲:「陳晞文!你想我點呀?」是教練陳敬然。

「死啦,他好似還不滿意,但我覺得自己做得幾好。」當時她心想,終於可以去到奧運了,喜悅大於一切,卻被淋了一盆冷水。「但教練對我期望原來更高,感受好大,他覺得我可以做得更好,即我還要更加努力。」

第一名衝線不代表最好,在教練鞭策下,陳晞文要更好。(資料圖片/余俊亮攝)

出發前會見傳媒那天,她說疫情下雖不能出國寓賽於操,仍能與教練陳敬然較勁。「他會出海同我比賽,好確實Show到我看有什麼不足,有時我都會跟他『拗』,但有些東西即使他退役10年都做得好過我,我真的『冇聲出』。」

9年,陳晞文說能再取得奧運資格,已足以證明多年的堅持都是值得,沒什麼需要再證明給人看,差最後一步,就是去到奧運比賽時怎向自己做返個交代。「除了自己,還有教練,因為我們都好努力。」

她感慨地說特別向教練交代,「屋企有大有細,他連細女出世都不在香港。他花很多心機令每一個運動員進步。」

以往她的故事離不開那個已不存在的脾臟,現在,教練是她生涯的一大部分、重要的存在。

相隔一屆,她來到最後的戰場。(陳晞文Instagram)

時間的修煉下她早已去蕪存菁,她唯一擔心的,是再受傷,無法以最佳的狀態應戰。

「提醒自己最緊要身體健康,9年前6月2日出意外受傷,6月2日那天突然醒起都有少少陰影,過了那一日,都要Keep住健康直到去到奧運航線上。」這個盛夏,她終於在日本江之島揚帆。在奧運的最終章,她再以陳晞文式的瘋狂躋身女子RS:X前8,打入了獎牌戰。

她在6場賽事後由總排名12名升上第8,後來在第8場愈戰愈勇,甫開賽便想爭做第一個「彈」出來,旁述說:「陳晞文好勇呀,Good Start!」

這就是陳晞文;敢搏、瘋狂。跌過痛過迷失過,堅持者便能在風浪中戰鬥。

延伸閱讀:陳晞文奧運消息

東京奧運直擊|陳晞文完成奧運最後探戈 「感謝自己還喜歡風帆」(按此)

東京奧運直擊|風帆女孩陳晞文奧運謝幕 她說走到這一步已無憾(按此)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