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夜之影.日之華-第一章 日常 - larry2016的創作 - 巴哈姆特

創作內容

6 GP

鬼滅之刃-夜之影.日之華-第一章 日常

作者:zara│2020-11-15 18:31:47│贊助:12│人氣:164
*注意事項*
*鬼滅之刃同人
*原創人物主角慎入
*正篇向,時間線在無限列車篇後兩個月
*原作角色歸鱷魚老師,OOC歸我

第一章-日常

「 前略,業師 霧嶋 江津郎道鑒,敬啟者:
  自拜別業師門下,久疏問候,萬分愧疚。
  近日柱合會議之上,蒙主公大人提拔,晉身為柱,雖仍有徬徨,惟適逢炎柱新喪,此誠危急存亡之秋,故受命之,但願以己身棉薄之力,報效主恩,亦不負當年拜於白梨山之情。
  新購得伏見月桂冠吟釀一壺,下月造訪之際,願與業師共飲之。肅此奉稟,敬請
道安
受業 綿貫 悠人敬上」

  「……寫好了。」放下手上的毛筆,悠人再次檢查手上的信紙有無任何錯漏字,隨即將信紙摺成三摺,並吹了聲口哨,本來在窗外樹上等待的鎹鴉便飛到窗邊。「麻煩你跑一趟,柳浪。」悠人輕喚鎹鴉的名字,並將信紙綁在鎹鴉的腳上。「使命必達!嘎!嘎!」名為柳浪的鎹鴉說完,便張開翅膀往目的地飛去。
  「真是,一如既往地聒噪。」悠人看著消失在天邊的鎹鴉,忍不住低聲抱怨。說起來,這隻鎹鴉除了聒噪之外,還老喜歡在戰況最混亂的時候衝入戰場,邊飛邊嘲弄那些吃人不吐骨的惡鬼,似乎在賣弄自己的靈活似的。不過,畢竟是從五年前就跟著自己到現在的夥伴,除了偶爾念他幾句之外,似乎也只能祈禱他能一直平安無事了。

  自從被任命為「柱」到現在已過了兩周時間,除了日常的巡視之外,偶爾還要支援陷入苦戰的其他同僚,某些與紫藤花屋的聯繫工作也被交代到自己手上,工作相較之前顯得龐雜許多,像這樣有空檔稍作歇息也不壞。或許是成為柱之後,平日的工作充足的緣故,最近的睡眠情形有所改善,不像之前每出一次任務,就會被同樣的噩夢驚醒……。
  想到這裡,悠人不禁搖了搖頭,左眼上的傷疤似乎又開始發痛。說也奇怪,再怎麼說也是八年前的事了,眼上的三道傷口也已經癒合,為何每次想到當初的事情時,癒合的傷口又會隱隱作痛?這個問題即使詢問過蝶屋的主人,精通醫術的「蟲柱」胡蝶忍,也並未得到過回應。

  「……這樣下去不行。」悠人更加用力的搖了搖頭,許是要趕走腦袋裡逐漸失控的思考。隨後,悠人便換上鬼殺隊的正裝,走出宅邸的書房,往後院的訓練場走去。心煩意亂的時候,只要站在訓練場的木樁上,保持呼吸就好-這是師傅當時教他維持心理平衡的方法。

  這座宅邸算起來也有些年歲了,應該是某位柱遺留下來的。兩周前被任命為柱之後,宅邸的裝修也按照自己的需求進行著。每位柱對於住的需求都大不相同,但鬼殺隊的後勤部隊「隱」卻能妥善的按照要求一一修整,不由得令人敬佩「隱」的工作效率。

  兩層樓高的宅邸本身並不特別,除了入宅門左側的儲藏室、右側的幾棵樹和水井之外,整座宅邸唯一算得上特色的地方,便是後院由無數根粗細不同-最粗可容一人盤坐,最細則是連單腳站立都有些許困難-木樁組成的訓練場,這些都是數天前才布置完成的。悠人走到後院,輕輕一躍,便站到後院最高,同時也是最細的木樁上。隨著呼吸的調節,閉眼想像被無數惡鬼包圍,緩緩拔刀,開始今天的訓練。

  「夜之呼吸,壹之幕,夕落天。」略一低吟,只見悠人翻了身,左腳落在另一根木樁上的同時,深灰刀身劃出一道平直軌跡,隨即收尾。壹之幕是最基本的招式,用於對陣時尚稱好用,但軌跡略顯單一,需要配合腳力移動到鬼的身後給予一刀致命。
  「夜之呼吸,貳之幕,星初顯。」甫一落地,隨即出刀,刀尖刺出無數星點,最後一刀劃出流星般的軌跡將眼前敵寇的頭顱取下。貳之幕攻擊範圍廣泛,能給予鬼巨大的傷害,但除了出刀的手速之外,身體必須保持相對的平衡。
  「夜之呼吸,參之幕,月虧斬。」緩緩收刀,再以極快的速度連續拔刀,將每一刀的斬擊化作無數弦月自刀鞘中飛出,收下無數惡鬼首級。參之幕的威力遠大於一般的居合,但對於手的肌肉也是種負擔。
  「夜之呼吸,肆之幕,月輪華。」以單腳為支點,旋轉身軀並同時劃出無數斬擊,將自身包裹在多道軌跡形成的圓月之中。肆之幕重視腳部的配合與「圓」的概念,將所有的攻擊以圓型軌跡化解的同時給予多數敵人痛擊。
  「夜之呼吸,伍之幕,月隱步。」圓月散去,悠人開始在每根木樁上移動,每次都以單腳落地,且腳步變換的程度令人眼花撩亂。伍之幕著重在腳步的變換,絕不讓人看清自己的下一步落點,並藉此發動突襲。
  「夜之呼吸,陸之幕,魚腹白。」集中精神,隨著每一步踏出便旋轉身子,將全身上下的注意力集中在刀刃上,隨著旋轉的力量加諸在刀上,讓每一擊的威力都予以提升,最後向天際揮出致命一擊,將眼前的敵人盡數擊碎。
  「夜之呼吸,柒之幕,日初升。」隨著前一幕的完結,悠人再次站回最初的木樁上,並旋身拔刀,給予假想中的最後一隻鬼帶來名為死亡的救贖。比起腳步繁複的伍之幕與威力極大的陸之幕,柒之幕反而是趁隙的一擊,偽裝自己已經耗盡氣力,趁著敵人鬆懈之時給予出奇致勝的關鍵一刀。

  壹至幕一氣呵成,招招相連,宛如完整的一齣大戲。正當悠人收起長刀,準備自壹之幕再次練起時,宅邸外頭突然傳來一陣陣叫喚聲。「打擾了~夜柱大人~有您的訪客~」
  「這種時候,會是誰來這裡?」悠人不解的從木樁上跳下,走向玄關迎接來訪者。大白天的,會有誰來找自己?只見玄關站著的來人,除了穿著一身歌舞伎中時常出現的黑子外衣,臉部也被包裹的只剩下雙眼露出的人外,背後還站著另一名訪客。
  「奉胡蝶大人之命,給您送藥過來。另外,有您的訪客。」穿著黑子外衣的人說完,將手上的藥壺遞給悠人後便欲轉身離去。「謝謝你,後藤先生。另外,」悠人一邊向穿著黑子外衣-鬼殺隊後勤部隊「隱」成員之一-的後藤道謝,一邊看向站在的另一人。只見來人將罕見的酒紅色長髮用白色絲帶紮成雙馬尾垂在兩頰,身穿深紫色的正規隊服,外披著淺灰色短袍,臉上還戴著毫無雕飾的純白色狐狸面具。不待來人開口,悠人便面露微笑的招呼著對方。
  「這麼久沒見,看樣子妳過的挺好,透子。」悠人輕喚來人的名字,只見來人摘下狐狸面具,雖然面露些許疲憊,雙頰微微透出靦腆又帶著喜悅的紅暈,點了點頭。

  宅邸內,悠人將泡好的茶遞給透子,透子低頭啜了一口後才緩緩開口:「恭喜您晉升為柱,師兄。」說到一半,透子突然頓了一下。「……不,現在……應該要叫您夜柱大人……吧。」透子說著,語氣透著一股靦腆,卻又飽含祝賀之意。
  「兩個人的時候還是叫我師兄就好了,而且,在我面前也就別這麼拘謹了。」悠人不禁伸手拍了拍透子的頭髮。眼前的她不僅是自己的同門師妹,幾年前也正好是自己救了當時被鬼襲擊的她。或許從那時開始,自己就被她當成偶像或是哥哥看待了吧。
  「……好。」透子臉上的紅暈似乎微微加深,宛若初熟的番茄,雙頰的笑靨也深了些。
  「說起來,最近過得如何?任務還順利吧?跟同僚相處得如何?」喝了一口手邊的茶,悠人開口問道。剛通過最終選拔沒多久,會有些擔心或許也理所當然。
  「我過得很好。隊上幾位前輩也挺照顧我的,尤其是戀柱大人,先前出任務的時候受了她很多幫助……」透子一邊說著,滿臉笑容可掬的樣子也讓悠人放心不少,畢竟這個師妹總有些拘謹,之前在師傅門下的時候還顯得有些怕生,現在的樣子也挺好的。不過,有些事情,悠人也想趁現在問。

  「對了,師傅之前寫了信要我問妳,」悠人微微正色,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最近如何?」

  透子表情有些繃緊的回答。「……最近比較不常出現,現在跟她也比較能溝通……」這個問題似乎有些沉重,透子的表情還有些凝重,說到一半就垂頭不語。
  「……這樣啊。」悠人語帶擔心,畢竟透子遇到的問題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雖然在白梨山時還有師傅可以幫忙,但要適應「她」的存在對於透子而言也並非易事。想到這裡,悠人又伸手輕撫透子的頭。「如果有什麼能幫上忙的,記得跟我或師傅說聲,或者找一個妳能信任的人,別老是自己擔著,好嗎?」悠人的輕撫似乎讓本來深感困擾的透子緩和不少。
  「……嗯。」雖然還是低著頭,不過從回應的語氣中,可以感覺到她的心情正慢慢地平復下來。

  「……啊,對了。」突然想起什麼似的透子叫了一聲。「之前我回白梨山上看師傅的時候,師傅給了我一樣東西,要我交給你。」說罷,透子從隨身的袋子裡拿出了一疊發黃的紙。「這是?」悠人接過紙堆,泛黃的紙堆密密麻麻的寫著無數個字。「這是……《夜無眠》的劇本?」悠人不解,雖然這套舊劇本是自己重現失傳已久的「夜之呼吸」的關鍵,但,師傅怎會把這套重要的文件交到自己手上?
  「聽師傅說,這是最近才找到的殘頁,想說對師兄會有幫助,所以師傅就要我送過來。」透子仔細地傳達師傅的意思。
  「原來如此。」小心地收下些許破舊的紙堆,悠人面露微笑地伸出手,輕撫著透子的頭。「謝謝妳送過來。說不定,這會是關鍵的部分呢。」只見被摸著頭的透子滿臉紅暈,伴隨著濃厚的笑意。

  正當兩人有說有笑的時候,時間也匆匆流逝。正當夕陽西下之際,窗外突然有隻鎹鴉飛來,「傳令!傳令!嘎!」兩人停下動作,仔細聆聽鎹鴉的消息。伊佐木透子,限期至巢鴨集合!惡鬼出沒!嘎!」
  隨著鎹鴉的鳴叫,透子連忙將手邊的東西收好,往玄關走去。「那我出發了,師兄。」
  「一切小心。」臨行前,悠人仍不忘提醒著。不過,憑自家師妹現在的實力,很快地也用不著自己擔心了吧。

  新隊員紛紛加入任務、新柱升任,先前遺失的劇本殘頁也被尋回,望著透子遠去的背影與逐漸西斜的夕陽,悠人不禁想著,鬼殺隊史的新一頁,說不定也正要開始。晚風輕拂,拂起悠人披在身上的淺色羽織,斗大的白色「滅」字也在升起的明月照耀下,漸漸閃耀起來。

*角色介紹:
伊佐木 透子(いさき とうこ/Isaki Tō ko
階級:辛
呼吸法:之呼吸
生日:5月17日
日輪刀:深灰色刀刃,刀柄裹白布,護手為五瓣梅花型,刀鞘白色,上頭點綴北斗七星圖案。
衣裝:正規隊服,外著銀色兜帽短袍,頭上掛著狐狸面具跟白色絲帶。

後記:
第一次更新,希望能越來越好。
狐狸面具、老劇本、曾經失傳的呼吸,
這些要素會在後來成為劇情的一部份。
另外,雖然應該很好猜,但困擾透子的
「她」會是誰
這點也請各位讀者慢慢去猜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823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鬼滅之刃

留言共 5 篇留言

桃姬
第一章的節奏還不錯,但是有點塞太多設定了,這樣一來看的有點辛苦,建議第二章開始再改進
加油,你會越寫越好的^^

11-16 01:00

zara
謝謝。11-16 01:19
上弦之壹黑死牟
夜之呼吸超容易聯想到月之呼吸,兩名自創角的設定獨樹一幟,至於那個「她」跟劇本,還有眼上的傷痕,八年前到底發生什麼事,真的好期待,但又好吊胃口,真想看到之後的劇情

11-18 22:28

zara
是有點像,不過又不太一樣就是了,你知道的,月之呼吸只有黑死牟會,又沒教
給其他人,後來他又成了叛徒,就算有人知道月之呼吸,又有誰要學了?日子還長,慢慢等唄,順便幫我評一下劇情。11-18 22:48
上弦之壹黑死牟
問一下開頭一堆敬語是你查的嗎?(好嚴謹)

11-18 22:32

zara
算是,畢竟信的用語我想盡量符合那個時代的氣氛,所以就仿造文言文的寫法了。希望信的內容還看得懂(對還在唸國文的五專生應該很容易啦XD)。11-18 22:45
上弦之壹黑死牟
是懂,but……很久沒看到了,國中的時候被這個弄很慘XDD

11-18 22:50

zara
沒關係啦,上五專後會再教一次啦XD,不像我這大四老人家,細節忘得差不多啦。11-18 22:52
上弦之壹黑死牟
或許吧,再來說一下劇情吧,很符合主題日常,文章長度適中,結尾適時留下疑問,相信以後會更好的,再來是人物


夜柱跟煉獄不管是呼吸法還是性格上差異都蠻大的,而他的呼吸法似乎融合其他現有呼吸法的一些特質,不過按照,八年前的事故跟傷痕一定對夜柱有不小的影響


再來說一下透子,雖然不是主角,但是我對透子更感興趣,「她」,「適應」,「遇到的問題不止一次」,忍對於香奈惠的死去都有這麼大的轉變,所以……這一位,還是兩位女人比夜柱本人更加感興趣

11-18 23:07

zara
八年前發生的事情是後期劇情的重要關鍵,現在還不能說;透子的設定,小劇透一下,是五感組外的第六人,困擾她的問題之後也會提到,而且會跟五感組的某人有些單獨的互動,所以現在也不多說。11-19 01: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larry20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鬼滅之刃-夜之影.日之華... 後一篇:鬼滅之刃-夜之影.日之華...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amempire對大自然感興趣的人
不管你喜歡什麼生物或賞鳥種植,都歡迎加入本公會喔~ https://guild.gamer.com.tw/about.php?gsn=14069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