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古代五言诗或七言诗居多,六言诗那么少?

已做修改,原问题为:古诗五言句或七言句居多,为啥没有六言句?
关注者
168
被浏览
17,382

10 个回答

在学习了 怎样使用辩证法温和(呸)曲折(呸)地回答(呸)问题 之后,我决定先吐个槽:
因为,题主认识到的古诗,好像和真正的古诗不一样。这种差异,可能是诸如妈妈搬家次数不够多,当地印刷、物流、电信等产业均不发达等外部原因引起的;也可能跟我一样,是过敏体质,看诗集的时候不小心吃了不少抗组胺药。

===================黑化结束==============================

问题略为含混,看起来有多种指向:
疑似问题1.古诗【=古代诗】为什么只有大量的五言句、七言句和较少的三言句、四言句,没有六言句?
疑似问题2.古诗【=古代诗】为什么只有大量的五言诗、七言诗和较少的四言诗、杂言诗,没有六言诗?
疑似问题3.古诗【=齐言古体诗】为什么只有五言诗、七言诗,没有六言诗?
疑似问题4.古诗中六言句、六言诗为什么少?

=======================================================

首先来看他们(或者你们,反正不是我们)文学青年的入门读物——离骚。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还是高·中·语·文·教·材里的一段: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屈原·离骚)

再看诗经:
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诗·卷耳)
维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诗·狡童)
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诗·褰裳)
鲜民之生,不如死之久矣。(诗·蓼莪)

其后:
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汉乐府·悲歌)
吾将囊括大块,浩然与溟涬同科。(李白·日出入行)
耻与众草之为伍,何亭亭而独芳。(岑参·优钵罗花歌)

好了,很明显,从风骚开始,我们就有六言句。疑似问题1.没道理。

=======================================================

纯用六言句的所谓六言诗:
和风习习薄林,柔条布叶垂阴。鸣鸠拂羽相寻,仓庚喈喈弄音,感时悼逝伤心。日月相追周旋,万里倐忽几年。人皆冉冉西迁,盛时一往不还,慷慨乖念凄然。昔为少年无忧,常恡秉烛夜游。翩翩霄征何求,于今知此有由,但为老去年遒。盛固有衰不疑,长夜冥冥无期。何不驱驰及时,聊乐永日自怡,赍此遗情何之。人生居世为安,岂若及时为欢。世道多故万端,忧虑纷错交颜,老行及之长叹。(陆机·董逃行)

朝日斜来照户,春鸟争飞出林。片光片影皆丽,一声一啭煎心。上林纷纷花落,淇水漠漠苔浮。
年驰节流易尽,何为忍忆含羞。(梁简文帝萧氏讳纲·倡楼怨节)【第二句第二字或作乌】

家住金陵县前,嫁得长安少年。回头望乡泪落,不知何处天边。胡尘几日应尽,汉月何时更圆。为君能歌此曲,不觉心随断弦。(庾信·怨歌行)

厌见千门万户,经过北里南邻。官府鸣珂有底,崆峒散发何人。
再见封侯万户,立谈赐璧一双。讵胜耦耕南亩,何如高卧东窗。
采菱渡头风急,策杖林西日斜。杏树坛边渔父,桃花源里人家。
萋萋春草秋绿,落落长松夏寒。牛羊自归村巷,童稚不识衣冠。
山下孤烟远村,天边独树高原。一瓢颜回陋巷,五柳先生对门。
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花落家童未扫,莺啼山客犹眠。
酌酒会临泉水,抱琴好倚长松。南园露葵朝折,东谷黄粱夜舂。(王维·田园乐七首)

已嗟别离太远,更被光阴苦催。吴苑燕辞人去,汾川雁带书来。愁吟月落犹望,忆梦天明未回。今日便令歌者,唱兄诗送一杯。(刘禹锡·酬令狐相公六言见寄)

夜半金神羽猎,奔走山川百灵。云气旌旗来下,飒然已入青冥。
后宫婵娟玉女,自鞚八尺飞龙。两两鸣鞭争导,绿云斜坠春风。(姜夔·金神夜猎图二首)

其余如曹植《妾薄命》、陆机《上留田行》……皆全用六言。显然,疑似问题2.也
没有道理。

=======================================================

细心的都看出来了,以上都特意选的乐府或近体诗,没有古诗。下面来看,有没有足够成熟的六言古诗。
这里所说“古诗”,特指与阮籍《咏怀》等同体的诗作。成熟的古诗,至少具备以下要素:1.齐言,且没有大量地有规律地使用兮、而、于、之、也、些字等;2.偶句,且隔句押韵(首句也可以押韵),一韵到底;3.可以追求声韵骈偶,但律化没有完成,否则为近体。或者说,骚体不是古诗,近体不是古诗,乐府不是古诗,歌行也不是古诗。

奉辞讨罪遐征,晨过黎山巉峥。东济黄河金营,北观故宅顿倾。 中有高楼亭亭,荆棘绕蕃丛生。南望果园青青,霜露惨凄宵零。彼桑梓兮伤情。(魏文帝曹氏讳丕·黎阳作)
文帝此首,不是乐府。但与文帝五言诗《于玄武陂作》《于明津作》《于谯作》已经隔句押韵相比较,就句句用韵来看,此首并不似成熟的古诗。
【题外话:“中有……宵零”四句,与文帝“呦呦游鹿,衔草鸣麑。翩翩飞鸟,挟子巢栖。”“流览观四海,茫茫非所识。彭祖称七百,悠悠安可原”一般,有隔句对仗的意识。】

二人功德齐均,不以天下私亲。高尚简朴慈顺,宁济四海蒸民。(嵇康·惟上古尧舜)
万国穆亲无事。贤愚各自得志。晏然逸豫内忘。佳哉尔时可喜。(同上·唐虞世道治)
法令滋章寇生。纷然相召不停。大人玄寂无声。镇之以静自正。(同上·智慧用有为)
哀哉世俗为荣。驰骛竭力丧精。得失相纷忧惊。自贪勤苦不宁。(同上·名与身孰亲)
金玉满堂莫守。古人安此麤丑。独以道德为友。故能延期不朽。(同上·生生厚招咎)
位高势重祸基。美色伐性不疑。厚味腊毒难治。如何贪人不思。(同上·名行显患滋)
外似贪污内贞。秽身滑稽隐名。不为世累所撄。所欲不足无营。(同上·东方朔至清)
三为令尹不喜。柳下降身蒙耻。不以爵禄为已。靖恭古惟二子。(同上·楚子文善仕)
不愿夫子相荆。相将避禄隐耕。乐道闲居采蓱。终厉高节不倾。(同上·老莱妻贤明)
弃背膏粱朱颜。乐此屡空饥寒。形陋体逸心宽。得志一世无患。(同上·嗟古贤原宪)
不妨与中散的四言诗作比较,六言齐言诗仍然句句押韵,略跟不上时代。

蒲萄四时芳醇,琉璃千钟旧宾。
夜饮舞迟销烛,朝醒弦促催人。
春风秋月桓好,欢醉日月言新。(陆机·饮酒乐)
这首的问题在于,唐人聂夷中有同题作,并被作为“杂曲歌辞”,使得陆机诗也有本就是乐府诗的嫌疑。

既同摽梅英散,复似太谷花飞。
密如公超所起,皓如渊客所挥。
无羡昆岩列素,岂匹振鹭群归。(萧统,一说傅昭·貌雪诗)
至此,有成熟的六言古体无疑。

朝来户前照镜,含笑盈盈自看。
眉心浓黛直点,额角轻黄细安。
只疑落花慢去,复道春风不还。
少年唯有欢乐,饮酒那得留残。(庾信·舞媚娘)【第七句或作秪】
不少抄来抄去的文章,将此首与《怨歌行》并列,称二首“虽仍属歌行体,却初步具备了律诗的基本特点”。答主实难苟同。《怨歌行》乃乐府诗,而非歌行,此是其一。其二,诗题没有表明本首是乐府或歌行。退一步讲,这首诗即便是一首乐府,也具有古诗的体制。

OK,总结一下:比起乐府、杂体、近体来,六言古体确实极少,疑似问题3.勉强有一丢丢藉口,但仍然不成立。

=================自黑时间=============================

至于六言诗不流行的原因,个人观点是,六言诗结构比较呆板。五言诗可以作“夜中/不能/寐”,也可以作“起坐/弹/鸣琴”,四言诗、六言诗则没有这样的权利。
试比较(欢迎参与,233):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vs 大漠孤烟挺直,长河落日浑圆
风声动密竹,水影漾长桥 vs 风声吹动密竹,水影摇漾长桥
竹密山斋冷,荷开水殿香 vs 竹密山斋幽冷,荷开水殿清香
闻弦鸟自落,望火兽空惊 vs 闻弦山鸟自落,望火野兽空惊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vs 感时香花溅泪,恨别啼鸟惊心 vs 感时花溅清泪,恨别鸟惊中心
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 vs 清新庾信开府,俊逸鲍照参军 vs 清新如庾开府,俊逸似鲍参军
凉波冲碧瓦,晓晕落金茎 vs 清凉波冲碧瓦,曙晓晕落金茎 vs 凉波冲刷碧瓦,晓晕映照金茎
句式呆板,没有摇曳的姿态。纸上倒写着“动”、“漾”,嘴里念出来就是个皮皮——呆蠢肥。
关键词无法独立,难以凸出一点,六个字都差不多重要,几乎没有诗眼。这还玩个奶子?

因为这一缺陷,在文人诗迅速发展的汉魏晋宋齐梁陈,四六言在与五七言的竞争中全面落败,四言诗失去主流地位,六言诗则从来没有取得重要位置。到唐宋,六言近体在王维、刘长卿、黄庭坚等人手里稍嫌成熟之时,七言诗的地位已经无可撼动了。更何况,这种成熟,只是稍微找到了,使六言诗不至于太过沉闷古板的方法,并没有、也不可能使得六言诗在根本上获得比五七言更强的优势。
謝邀。

說「沒有」顯然不正確,且「六言詩」比「六言句」提法要更準確。單以句論,等於將詩歌肢解,恐怕不是好的分析方式。題主也沒有說明「古詩」所指為與近體相對之「古體詩」,還是包括古今體在內的「古代詩歌」,我猜想所問為後者,以此來答。

六言詩的高潮其實在宋,唐宋律化以後的六言顯然比古體詩有更多可取之處。這裡的六言,指通篇每句六言的詩歌,即齊言而非雜言。六言少到什麼程度呢?據統計,《全唐詩》中僅有六言詩75首(見劉繼才〈論唐代六言近體詩的形成及其影響〉,《文學遺產》,1988年第2期),這也就《全唐詩》收錄總數的千分之二左右而已。

產生這種文學現象的原因大致有三。其一,也就是從詩體本身來說,六言詩存在體式問題。這個體式問題又包括兩個方面,一是聲律,二是言辭。聲律問題 @夜小紫的答案中說到了一部分,我略作補充。趙翼在《陔余叢考》中說「此體本非天地自然之音,故雖工而終不入大方之家耳」,錢良擇更言其「音促調板」(《唐音審體》)。六言詩句其實是由三個雙音節構成,即二二二,不若五七言有二三/三二/二二三/三二二/二三二等諸多變化。五七言音節靈活,抑揚婉轉,近體之平仄更諸多變化。六言詩無論是古體還是近體,都過於「直方」(俞見龍《六言唐詩畫譜》),就是因「偶方奇圓」(湯顯祖《答凌初成》)的緣故。相應的,六言詩句用字也受二二二節拍的限制。以王維〈田園樂〉其六為例:

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花落家童未掃,鶯啼山客猶眠。

竊以為,這首詩完全可以簡化為五言(出律),且更雋永:

桃紅含宿雨,柳綠帶朝煙。花落僮未掃,鶯啼客猶眠。

究其原因,就在「復」、「更」皆為副詞以修飾動詞,可以省略。而「家童」、「山客」為偏正結構,也可簡化為中心詞。這樣一來,全詩的節奏從自始至終以二為音節轉化成了二一二的節奏,文辭也更簡練含蓄。當然,六言也有佳作,而成為佳作的原因正是某種程度上突破了詩體原有的問題。以同組詩其三為例:

采菱渡頭風急,策杖林西日斜。杏樹壇邊漁父,桃花源里人家。

前二句每字皆有其意,缺一字意義就不完整。后二句「杏樹壇」與「桃花源」皆是典故,且以三一二的句式打破了二二二的節奏,故自成六言特色,而不是五言添一字或七言減一字。

原因之二,是唐人就已經意識到的「六言為難工」。唐人皇甫冉〈酬張繼〉之序云「枉以六言詩見懷,今以七言裁答,蓋拙於事者繁而費也」,洪邁即從此引申出六言難工一說。詩人大多寫作六言詩少,少而不熟;六言詩又自有特點,須區別於五七言而自得其正,這兩條大抵是「難工」的原因。清人潘德輿《養一齋詩話》就說六言重在「自在諧協」,「若稍有安排,只是減字七言絕耳,不如無作也」。以蘇軾名作〈自題金山畫像〉為例: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係之舟。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

讀來頗似口語,三句更以設問形式引出四句,一體混成,毫無雕琢痕跡。當然,這首詩好不僅因為言辭本身,更因為「黃州惠州儋州」所含之深意。從整個時代背景來看,六言至宋,才算真正發展成熟,佳作頻出,如蘇軾、黃庭堅、王安石等人皆有不少優秀的作品。

原因之三,是六言詩始終被排除在主流以外。先秦以四言為主,或有雜言,至魏晉還有人以《詩經》之四言為正統,如摯虞〈文章流別論〉中說「雅音之韻,四言為正,其餘雖備極曲折之體,而非音之正也」。漢魏晉多以五言為上,如鍾嶸《詩品》就只論五言詩。唐之五七言盛行更與進士科有關,及其後便定型為五七言的天下了。古人對六言的評論以毀居多,如「與宮商不協」(李調元《詩話》),「六言本為別調」(靳榮藩),「六言甘而媚」(陸時雍《詩鏡總論》)等。只有少數詩論如《愛日齋叢鈔》給予六言詩體較高的評價。

六言詩雖自有缺陷,亦自有特色。有的六言詩正是以當行本色言五七言所不能,如唐代女詩人李冶的《八至》:

至近至遠東西,至深至淺清溪。
至高至明日月,至親至疏夫妻。

二二二的節奏實際變作一一一一二,又以至之復沓對比來表現兩種矛盾之調和,別有風味。又如黃庭堅〈西江月〉(當然,這是詞,不是六言詩,此處只借六言句以論)中有兩句:

斷送一生惟有,破除萬事無過。

兩句之末都隱去一「酒」字,頗顯俏皮,又讓詩意更為含蓄,這也是五七言所不能至的。


務酒者 的 個人聲明:

1. 原創文字,請勿轉載。不授權知乎以外任何地方及任何人的轉載,微博上如轉載請給出原文地址鏈接。

2. 任何有關中國古代文學、歷史或文獻的問題,皆以繁體字作答,這是出於對文獻文本的尊重,也能最大程度地避免歧義。若有異議,可以選擇不看,請勿在評論中作無意義回復,否則舉報或刪除。

3. 歡迎任何有理有據的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