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法草案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難民法草案是中華民國政府於2005年提出,立法延宕多年的一項法案。規範包括難民認定的要件、程序及審查機制,提供難民資格申請人在台灣停留期間法律諮詢、醫療照顧、安置、收容等基本權利及支援[1]

立法歷程[編輯]

2005年,中華民國內政部提出《難民法草案》送交立法院,並未通過。

2006年,內政部與行政院大陸委員會提出更進一步的草案,擬將庇護對象擴大納入中華民國大陸地區的民眾;原擬訂名《政治庇護法》,後更名《難民法》[2],是優先推動立法項目[3]。2007年1月31日,行政院會議通過《難民法草案》,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說,請內政部會同外交部、大陸委員會等相關機關,務必向各黨派立法委員詳實說明《難民法草案》精神與制度內涵,早日完成立法程序[1]

2009年,立法院三讀通過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難民保護仍無進展。行政院重新將《難民法草案》送入立法院,並排除陸籍尋求庇護者適用,陸籍尋求庇護者需回到《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十七條做修法。

2013年2月,第一次的國家人權報告國際審查,國際審查委員根據兩公約發表第59號結論意見,指台灣現行法律並無明定「不遣返原則」(non-refoulement),不符兩公約;建議台灣儘速完成難民法立法[4]

2015年9月8日,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等團體在立法院召開「崩潰中的中共加緊迫害在中國的宗教及維權人士」聽證會,包括民進黨、國民黨立法委員、中國大陸維權人士、政府及民間代表,於會中呼籲中華民國政府庇護中國大陸政治難民[5]

2016年7月14日,立法院內政委員會連同國防外交委員會,由召集委員黃昭順排程審查《難民法草案》,並於當天出委員會,無保留任何條文,無需進行政黨協商。但該草案至今,無人再將之排程進行二讀、三讀。

2019年10月18日,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周宇修於第十屆總統文化獎頒獎典禮高喊「盡速通過《難民法》,拒絕晶片身分證,修改《集會遊行法》」[6]

2020年1月5日,資深媒體人楊憲宏接受《呷新聞》採訪時爆料,在《難民法》一讀通過之後他聽到,中華民國總統府對此案有意見,才延宕至今;如今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改口稱台灣不需要《難民法》,讓他相當失望[7]。2020年5月27日,網路政論節目《童溫層》主持人童文薰抨擊,蔡英文任職行政院副院長時支持制定《難民法》,如今卻阻擋《難民法》立法[8]

國際人權法系統[編輯]

有民間團體列為「國際人權五法」之一,包括《防治反人類罪酷刑罪條例》、《防治仇恨罪條例》、《難民法》的制訂,及《殘害人群治罪條例》和《入出國及移民法》的修訂[9]

中華民國曾接納難民的部分紀錄[編輯]

1938年水晶之夜後,納粹猶太人的迫害逐步升級,猶太人為避免被抓入集中營,只有離開歐洲,但要想逃離就必須獲得外國簽證,於是成千上萬的猶太人奔走於各國使館之間申請簽證。但1938年7月6日在法國埃維昂萊班召開的國際難民會議上,與會的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愛爾蘭紐西蘭等32國均拒絕接受猶太難民。此時駐維也納領事館人員何鳳山基於人道主義立場,不顧上司駐德大使陳介的反對,在中華民國駐維也納領事館向數以千計的猶太人發放了「生命簽證」。從1938年到1940年5月何鳳山奉調回國,2年間他共簽發多少張「生命簽證」其準確數字已無從統計,根據已找到的簽證看,一份1938年6月的簽證的號碼為200號,另一份1938年10月27日的簽證號碼為1906號,也就是說半年間他共簽發了近2000份簽證。1939年4月何鳳山被外交部記過一次。另外據統計,到上海避難的3萬猶太難民,超過了加拿大澳大利亞印度南非紐西蘭五國當時所接納猶太難民的總和。

1955年2月,中華民國政府美國第七艦隊護航下施行了大陳島撤退,將大陳島上的2.8萬餘名居民全部撤退到台灣本島。

1975年,中華民國政府曾接納來自越南高棉寮國等國難民約三千人。

1976年,中華民國政府推行仁德專案海漂專案。仁德專案接納越南難民約六千人,海漂專案接納中南半島難民約二千人,實質進行難民庇護措施,並提供其保護及協助。

2014年,由於《難民法》遲未通過立法,馬英九政府以專案許可發給九名滯留台灣多年的中國大陸民運人士法輪功學員長期居留許可,並將在兩年後獲得中華民國身份證[10]

2014年及2018年皆有來自敘利亞庫德族持假護照欲轉機至歐洲尋求庇護,卻遭內政部移民署遣返。台灣人權促進會於2014年2019年皆發文抗議,移民署已經違反國際法的「不遣返原則」。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