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系

编辑 锁定
“明天系”是指市场对资本大鳄肖建华控制的数十家上市公司、金融机构的统称。名称起源于其上世纪90年代创立的以“明天”二字打头的企业。1999年9月20日,由肖建华妻子周虹文出任法定代表人的明天控股有限公司成立,成为此后肖建华资本运作的核心平台。 [1] 
明天控股公司总部设于北京,在国内,不仅控股、参股及曲线持有几十家上市公司,还构建了涵盖证券银行保险信托期货、PE、基金等机构的完整金融产业链,使明天系成为一家持有金融全牌照的民营资本机构。
公司名称
明天系
成立时间
1999年
总部地点
北京
企业精神
今日挑战极限,明天创造辉煌!
经营理念
低调、稳健、敏锐、专业!
实际控制人
肖建华
母公司
明天控股有限公司

明天系历史

编辑
根据媒体报道,从1998年染指第一家上市公司华资实业,明天系已经形成庞大产业,一度控股、参股6家上市公司、6家商业银行、6家证券公司以及浙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等多家金融机构,旗下关联公司达数十家。
明天系起家于肖建华之妻周虹文的家乡内蒙古。1996与1997两年时间,肖建华在北京成立了最初的四家公司,涉及媒体、机电,并初步涉足资本市场,其后又在内蒙古成立三家公司,随着1999年明天控股的正式成立,明天系早期运作平台基本搭建完成。
2007年太平洋证券的上市标志着明天系的壮大,当然,该公司在收购过程中的疑点也让明天系成为媒体捕捉的焦点。2007年之前,明天系主要通过政策盲点与市场投机获利,而随着太平洋证券的上市,明天系转型为实业和金融的产融结合体。
明天系通过网状的资本运作结构,上市公司不断成立子公司,旗下壳公司亦不断与上市公司成立合资公司,通过相互交易,塑造高科技概念、调节业绩或者套取、转移上市公司资金。
山东鲁能私有化太平洋上市等引发公众广泛质疑的事件中,明天系亦深度参与。
明天系内部汇集了大量来自北京大学等名校的人才,明天系的人才策略是“与聪明人同行;广觅、慎用、勤教、严绳”。还设有青年干部培养计划、人才储备库等,通过内部培训等方法使人才高度统一思想。

明天系规模

编辑
控股上市公司:明天科技( 600091)、西水股份爱使股份华资实业
参股上市公司:北方创业农产品、鲁银投资、新黄浦、东陵粮油(000893)、建新矿业、金地集团(600383)
不完全统计,明天系控股的金融机构已多达16家。
旗下券商牌照有太平洋证券恒泰证券、恒泰长财证券新时代证券等,此外还曾试图收购北京证券。不过此前有内部人士指,一度给其惹来不小非议的太平洋证券,目前已脱离明天系。
控股的银行为包商银行潍坊银行哈尔滨银行—据称其已退出,但未获证实,曲线参股的银行则包括天津银行厦门银行、泰安商业银行、包头大众城市信用社、温州市商业银行、宝鸡商业银行、内蒙古银行大连银行锦州银行等一众地方性银行。
保险领域。天安财险天安人寿、华夏保险、生命人寿、长城人寿都有明天系的影子,中再人寿、中再财险、新华人寿、国信人寿等多家保险公司也被其染指。
信托公司方面,明天系还控股新华信托、新时代信托,并且参股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北京国际信托等。
同时,明天系通过新华信托与杭州永原网络科技控股新华基金,合计持股56.25%;融通基金被新时代证券持股60%,后者亦为明天系旗下公司。
不仅如此,明天系还曾持有过西部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的16.57%股权。 [2] 

明天系风险处置

编辑
明天系持股的银行——包商银行在2019年被接管。 [3] 
截止2020年7月17日,明天系风险处置工作基于“一盘棋”布局,接管包商银行系先行“精准拆弹”,接管9家机构是随后的关键一步。
此次被接管的天安财险、华夏人寿、天安人寿、易安财险、新时代信托、新华信托、新时代证券、国盛证券、国盛期货,皆为明天系控股公司。
天安财险、华夏人寿、天安人寿、易安财险存在违反保险法规定的经营行为,触发了保险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的接管条件。新时代信托、新华信托存在违法违规经营行为,触发了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三十八条和信托公司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的接管条件。
其中,天安财险、华夏人寿、天安人寿、新时代信托,皆是由于大股东明天集团违规占款,资不抵债;易安财险公司治理混乱,导致偿付能力不足;新华信托内部人控制严重,存在经营风险。
新时代证券、国盛证券和国盛期货,则因隐瞒实际控制人或持股比例,公司治理失衡,根据证券法第一百四十三条、证券公司风险处置条例第八条和第六十二条、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第五十六条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其依法实行接管。 [4] 

明天系文化

编辑
明天集团以“创新、责任、包容、共赢”为核心价值观,纳百川、融细流,以感恩之心做民族事业,承担起企业公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服务社区,保障就业,共赢明天。 [5] 
人才策略:与聪明人同行;广觅、慎用、勤教、严绳!

明天系经验教训

编辑
2020年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收官年。过去两年,我国抓住了有利的时间窗口,妥善解决了一些风险突出的金融集团、脆弱且体量较大的城商行的风险。目前,我国金融体系风险总体收敛,金融管理部门有信心和决心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