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淨心長老 - 國際佛教觀音寺

人物專訪:淨心長老

文章

淨心長老生平簡介

淨心長老生於1929年,於1950年依新竹法源寺上斌下宗長老出家。於1962年,投禮上白下聖長老門下,承接臨濟宗法脈,為上白下聖長老在台灣第一位嗣法弟子。

淨心長老畢業於台灣佛教律學研究院及日本京都佛教大學,於2001年榮獲泰國摩訶朱拉隆大學榮譽博士學位。現任光德寺住持、世界佛教華僧會會長、中國宗教徒協會理事長、中華民國宗教與和平協進會理事長、總統府無給職國策顧問、泰國朱拉隆功佛教大學台灣分校校長。

長老自1964年開始, 啟播「淨覺之聲」空中佈教節目。自1980年,負責中國佛教會所開播的「光明世界」電視弘法節目。於1967年開設「淨覺佛學院」以培育僧才,後與泰國摩訶朱拉隆功大學合作,在光德寺設立分校名為「淨覺僧伽大學」,第一屆學員於2003年入學。

淨心長老多年來矢志培育僧才,自1955年以來,每年開設戒壇傳授三壇大戒,從無間斷。本寺有感長老德高懿行,以紹隆佛種、厚植佛智於後學為志,實為佛門龍象,特於今年三壇大戒開壇之前夕,訪問長老,讓大家對長老多年來的弘法事業有所瞭解。


淨心長老籌辦淨覺僧伽大學 — 一所國際認可、全體學生均為出家人的大學學府。請長老談談堅持辦學的意義以及在辦學的過程中遇到的困難

淨心長老我們籌辦凈覺僧伽大學,那是在我擔任中國佛教會理事長的時候。有一次開會,大家都認為台灣有很多大學,可是,郤沒有培養出家人的大學。我們需要一所培養出家人的大學。所以,我就決意要負起這個責任。可是,以我們教育部的規劃,是沒有辦法很快實現這計劃的。因為需要有很多的土地和建築物。於是,我和泰國摩訶朱拉隆功大學商議,在台灣設立泰國摩訶朱拉隆功大學的分校,目的就是要培養出家人。這籌辦過程歷經不少艱辛,不過,過程還是很順利的。

 

: 長老是第一位漢傳佛教的領袖參加梵帝崗國際論壇,也首先邀請藏傳佛教領袖來台灣訪問,並參加國際上不同宗教界別論壇的先驅者,可否發表一下這方面的意見?

淨心長老: 那一次是梵帝崗邀請我們去參加的。當時,有一天跟教宗保羅六世見面。天主教很希望能與其他宗教對話。這交流是由他們先發起的。天主教和其他宗教是比較友善的。

至於邀請藏傳佛教領袖來台灣訪問,當時,我知道我們台灣的李總統,有意邀請達賴喇嘛,所以,我就達成這任務。在這過程中,一定要有政府的配合。我邀請了兩次,一次在李登輝的時代,一次在陳水扁時代,目的是要請他來弘法,不是為了其他的事情。我們也有邀請南傳佛教的高僧來弘法,我們都希望大家能夠多多交流,因為無論是南傳、北傳、藏傳,都是一家人,不需要分門別派。

 

: 長老六十多年來每年傳授三壇大戒,戒子人數多不勝數,近年更有增加藏傳、南傳,以及世界各地不同族裔的戒子,可否談談您的感受?

淨心長老佛教不同的派別本來就是一家人,雖然分為藏傳、南傳、北傳,但是我們是同一個根源。傳戒是為了續佛慧命,令比丘、比丘尼能延續下去。不管是南傳或藏傳,或其他國家的出家人,都必須經過這階段。不受戒的話,不能成為出家人。所以,無論是南傳、北傳、那一個國家的出家人,只要發心受戒,我們都是很歡迎的。

 

: 長老對於現今末法時代如何更好地去弘揚佛法,,有甚麼開示?

淨心長老: 在末法時代,要弘揚佛法是不容易的。對這方面還是沒有辦法有很大的突破。我在五、六十年前就在電台廣播,那個時候還沒有電視,電台也不多。所以,它的效果很好。後來電視出現之後,就利用電視廣播。現在電台、電視廣播還在繼續,可是效果並不那麼好。我們現在的弘法事業,除了要利用電台、電視之外,還要利用網路。我們這方面一直在做,效果很理想。

 

 

: 台灣佛教已蓬勃發展多年,現在中國大陸的佛教發展也很快。對於兩地的佛教發展模式、前景,您有何高見?

淨心長老: 台灣的佛教已發展到一個瓶頸了,沒有繼續發展了。大陸方面,可以說是非常蓬勃。這是因為他們有一個時期出了問題。當中有一個斷層。斷層之後,就出了一批年輕的出家人。他們的佛教學問,有些是很不錯,但有些是需要加強的。他們現在經濟很發達,巿面有很多公司,政府也會幫忙佛教。有些地方需要有佛教,讓出家人蓋佛寺、帶徒弟,這是好事情,可是,我認為在內容方面,可以再加強。


: 台灣如何可幫忙大陸的佛教發展?

淨心長老: 台灣在這方面多多少少都有影響。尤其是他們剛開放的時候,台灣無論在經濟或是佛法上,都對大陸有很大的幫助。

 

: 將來的趨勢如何?

淨心長老現在兩邊並不對立,可以自由交往。現在台灣的法師也經常到大陸開會,將來兩邊佛教也要多多交流,大家應該有更好的合作。

 

: 中國的大乘佛教經典是全世界最豐富的,然而在亞洲以外的地區,郤沒有得到廣泛弘揚。有見及此,我們寺院辦了一個目前美加最大的中英文大乘佛教弘法綱站。關於這方面的工作,長老有甚麼開示給我們?

淨心長老這網站當然是很好。大乘佛法之所以無辦法弘揚出去,最大的原因就是語言的問題。南傳佛教都是用巴利文,南傳的出家人對巴利文都有深造;藏傳佛教,因為他們流浪海外,為了要求生存,就要學習當地的語言。

要把大乘佛法透過網站用英文弘揚出去當中有些困難,困難在於我們大乘佛教當中的一些名相,要怎樣翻譯。漢傳佛教的弘揚,最大的阻力來自語言。應該怎樣表達出來,才能讓人明白。

 

: 得戒和尚對在歐美弘揚佛法有何看法,那一些經典比較適合在歐美弘揚?

淨心長老: 外國人一旦信仰佛教,他們是很認真和堅持的,問題是我們如何把最純粹的大乘佛法傳揚出去。主要是要用不同國家的文字、語言表達出來。

 

: 請長老開示現今僧伽應有的省思和責任?

淨心長老: 現在的出家人會省思的有幾個?現在很多年輕的出家人到寺廟出家,卻沒有一點使命感和責任感,也沒有想過佛教的未來,這是令人憂心的。優秀的出家人愈來愈少,所以我們在這方面要怎樣加強,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我們辦這個三壇大戒,要利用三四十天、兩個月的時間,希望可以薰習他們,讓他們日後可以成為較像樣的出家人。

 

: 使命感是來自教育,還是自己的發心?如何培養?

淨心長老: 使命感應該是來自他們自己的自覺。出了家,就得反思自己要做甚麼,不然,就談不上使命感了。當時我一出家,就想到中國佛教的發展。我就很用心去做,去思考如何能夠達到這目標。如何去宣教。這使命感是很重要的。現在的年輕人有使命感的大概也不多。這也是目前一個大問題。我想不只是佛教,天主教也面對這問題。我認為保持傳統是很重要的。末法時代,法慢慢就沒落了。以前的出家人的想法和現在出家人的想法也不同了。以前的出家人刻苦耐勞,現在的年輕人都經不起磨練。

 

: 所以我們很敬佩得戒和尚辦僧伽大學的精神和堅持。

淨心長老: 這是我們該負的責任。我們的僧伽大學本來是以培養台灣的出家人為主,可是現在台灣的出家人很少,都是外來的比較多。但這沒有關係,只要是出家人。現在很多越南來學習的出家人,他們回到越南都很優秀,都在弘法利生。越南的佛教開放沒多久,信徒很多。

中國現在佛教的發展也很不錯。可是,有的地方比較商業化。這是比較危險的。可是,大陸還是有人想把很純粹的正法的法脈保存下來的。

發佈留言